《第三十四章》--zf110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10-10   共 0 篇   访问量:651
第三十四章
发布日期:2012-10-10 字数:4029字 阅读:651次
  高明月从省政府回到局里已经中午。
车进大门时他朝收发室看了一眼,见正好是苏桂兰值班,就叫停车,说我就在这儿下了吧。
他走回收发室,在窗外问:“苏桂兰你该什么时间换班?”
  苏桂兰从不反感高局长,笑着说:“就是现在,等罗里罗嗦的姚大爷来了就下班。”问高明月有啥事。
  高明月问:“还要去学校接孩子吗?”
  “他和任医生的儿子一起回来,不接。”
  “过马路可不安全。”
  “顺着街边就回来了,不过马路。”
  “中午别做饭了,带上孩子到我家来。”
  苏桂兰以为他又要劝说夫妻和好,警觉道:“局长的好心快免了吧,再劝也没用,我想得开。”
  高明月笑了,说:“告诉你件大好事,局里已经决定把新房分给你家一套。”说完瞧着等她惊喜。
  苏桂兰听了瞪眼不说话,发了好一会儿呆,叹口气问:“局里不想整人了?”
  高明月责备道:“不要开口闭口局里整人,不利于团结。”
  苏桂兰气道:“我和那几个小人团结不起来。利于他们会害死人,不利于他们会整死人。这些年局里就是这么过来的,谁不知道他周大头两口子从五七年就开始害人,我和他们讲团结?那不是要我也变成坏人吗?见了他们我就一个骂!不然憋气。”
  高明月生气道:“看看?又开始了,真是惹不得,好端端的说炸就炸,你这个好激动的毛病改不了吗?你才来几年呀开口就是五七年?”
  苏桂兰说:“我不是冲你,我说的这些没人不知道,他们是一贯的。高局长你见我造过谁的谣吗?你见过我平白无故和人吵和人闹过吗?我和他们争的事,有理没理不是清清楚楚吗?你不惹他,他偏要惹你欺你,就该认了吗?我哪一回是无理取闹?我不想受气错了吗?我……,”
  高明月摆手说:“好好好,你这一串一串的真受不了,记着带孩子一块快来,中午吃饺子。”说完摇头走了。
  苏桂兰交了班回到家,见儿子苗爽坐在门口发呆,就问:“咋坐地上不进屋呢,想啥,又把钥匙丢了?”
  任红正好出来要去食堂打饭,说:“这孩子一回来就有心事不高兴,问他又不说。”
  苏桂兰一看钥匙就挂在他脖子上,问:“为啥不自己先开门进去?”
  苗爽还是发呆。
  苏桂兰说:“这孩子又犯毛病了。”开了锁,双手托住儿子胳肢窝往屋里搬。苗爽浑身软塌塌的不配合,苏桂兰哈哈笑道:“比猪儿还重。”  
进屋后苗爽又坐地上,苏桂兰小心地问:“受老师批评了?生病了?”连问了好些个能想到的,见他还是不理人,气道:“这孩子今天又怎么了?故意要气人是不是?”
  任红在门外说:“我刚才看过不是病了,问问我家东东。”就喊:“东东你来,苗爽怎么了?”
  任红的儿子赵东跑来说:“他是小气鬼,我告诉他寒假要去我爸部队看飞机,他这个厚脸皮,也说要去找他爸爬大山看老鹰。我说山里只能看猴子,他就不高兴了。我揭发他书包里藏了好多东西,老师就批评,他就哭,说后天他爸过生日,就一直不说话不高兴了,不信你们去拿书包翻出来看。”
  苏桂兰和任红惊呆了。
大家沉默了一阵。
任红心想这孩子懂事了,心中不免难过,进屋去蹲下身怜爱地哄道:“苗爽的爸爸是个大县长,那里有条大江,江上有船,船上的梢公会唱船歌,船上还有帆,用它来借助风力。等苗爽去了,县长爸爸带你坐船好不好?”
  苗爽眼一亮抬头看任红,见两个大人正在使眼色,喊道:“你们都在骗我,爸爸妈妈他们不在一起了。”哇地大哭起来。
  苏桂兰以往编的解释全落了空,此时再也说不出啥。去坐在床上,眼泪汪汪看着地面发了一会儿呆,也不避了,当着孩子痛哭出来。
  苗爽吓得爬起来扑过去抱着喊:“妈,妈--!我害怕!”伸手去给她妈擦泪,呜呜哭着说:“我不藏东西了。”
  苏桂兰抱紧苗爽的头用脸压着说:“妈不为这个。”
  任红扭头难过,眼也湿了,起来走到门外说了声“锥心!”一把揽过儿子东东抚摸着脸说:“你要乖,你和苗爽是好朋友,不要争不要闹。”
  苏桂兰痛哭了一阵被任红劝住,就拉苗爽去洗了手和脸,自己也将就着擦了一把,笑笑说:“今天当着人就哭出来了,原来只在夜里忍不住了才这样,任医生见笑了。”
  任红知道她的性格好强在局里是数得上的,也是到了伤心处。于是说:“中午别做饭了,我去食堂打来一块吃。”
  苏桂兰就想起来了,说:“高局长还等我带苗爽去吃饺子,岔忘了。”
  任红说:“那就快去呀,高局长这人不错。”
  苏桂兰告诉她说:“局里又同意把新房分给我家了。”把高明月在收发室外怎样说的复述了一遍,又疑道:“原先那样死争活拼也不行,现在他们无所谓了?反倒送上门来?这里面不会有啥名堂吧?郑书记和周大头还没垮台呀?”
  任红也觉突然,思忖道:“怎么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是有点怪?不过你管他呢,钥匙拿到手再讲。”
  苏桂兰淡淡地说:“以前天天盼,把新家的样子想了又想改了又改,一会儿一个主意。听说谁家弄得好就赶快跑去瞧。那个人还在纸上画图,计划来计划去,把没影的家具一会儿画这儿一会改哪儿。唉!现在反倒觉得没意思了。”
  任红理解道:“家和万事兴,一闹冷冰冰。”陪着叹了一回,催她快去。
  苏桂兰打听道:“任医生,男人难过美人关是天生的吧?”
  任红听了噗哧一笑,用手擦一下泪说:“女人也怕过美男关,大概就是天生的。”
  苏桂兰听了愁眉不展,出来锁好门,牵着苗爽走了。
  任红望着她娘儿俩,独自叹息了一会儿,这才去食堂打饭。


  原来今天上午,郑泽容和高明月到省政府听报告,遇到了省委组织部长王荣军,就上前去打招呼。
  王荣军说:“我看见你们俩想起件事。”就把上次在芝兰县找苗清泉谈话时答应过帮他问一下分房的事对两人讲了,并说了看法,又特别交待道:“这不代表组织,只是我的个人意见,你们考虑考虑,行就办。”说完先进了会场。
  高明月就对郑泽容说:“你是书记你来定。”
  郑泽容略微想了一下,为难道:“就怕局党委意见不一致,不好办啊。”
  高明月也不捅破,说:“副局长人选的意见也不一致嘛。咱们局就是这样,早该定的事总也定不下来,真头疼。”
  郑泽容没听明白,问:“你是什么意思?”
  高明月说:“我的意见是,新房分给苗清泉,因为建好时他还没调走,排名又在前几位。周涛是老同志早该提副局了。行不行你看着办。”
  郑泽容哼哼笑道:“老高,做交易不好吧?”
  高明月说:“要是局里总定不下来,组织部从外面调个人来当副局长,周涛怪起来,那可是你给他耽误了。”
  郑泽容哈哈笑着说:“你可真高明。”
  高明月深知郑泽容的为人,怕夜长梦多,问:“如果定了我去给局里打个电话?”
  郑泽容说他来打。

  下午上班后,苏桂兰去办公楼找周涛拿新房钥匙,在一楼遇到了李明副局长。闲扯了几句后李明说:“治污办还有个会要开,有啥困难就来找我。”
  苏桂兰说:“还真有个事。人要是都调走了,分到的住房退不退?”
  李明说:“苗处长走了你不是还在局里吗?再说他还是省环卫局芝兰江治污办的副主任,待遇不变。”
  苏桂兰说:“要是我也调走了,这房空着没人住大家会有意见,会有人骂。”
  李明吃惊道:“等等,这话有点乱,咱一件件来。你想调走?”
  苏桂兰点头。
  “你为什么想调走?”
  苏桂兰嗤之以鼻。
  “为了哪事儿?”
  “对。”
  李明唉呀道:“不明智不明智,你朝哪儿调?”差点没说出来,你一个收发室看大门的,又没什么特长,要不是苗处长谁肯照顾你。
  苏桂兰说:“省运司大修厂,我大哥联系的。”
  李明啊道:“去当工人?”
  “对。”
  “胡整!你岁数都到这时候了,再从头学技术?不明智,欠考虑。”
  “我主意定了。”
  李明还要劝,见她一副倔强劲,心想算了,也不知老苗啥意见,别添事,感慨道:“局里这一走就是三个人,倒是走的干净彻底。一夜北风都吹去,昨日曾是满园菊。唉!这就是规律,事过空啊,世上没有什么事情到了最后不归于寂静的。”
  苏桂兰听不明白,望着李明说:“我们一家人分了走了你们照样过,有人看笑话让他笑。只是夫妻一场,帮苗清泉拿到新房钥匙,哪天他回来了,好有个落脚处,你怎么说一走就是三个人?只有我和我儿子两个人。”
  李明忙解释:“苗清泉去了芝兰县估计两三年回不来,你又要调到工厂去,梁艳梅的商调函也到了。这可不是局里一共少了三个人吗?”
  苏桂兰吃惊道:“那个狐狸精要调走?她想去哪儿?不要脸的是不是要追到芝兰县去?”
  李明说:“那地方穷山恶水算个啥嘛,别人是往北京调。”
  苏桂兰骂了声活该。
  李明问:“这还活该呀?北京是能随便去的吗?“
  苏桂兰说:“我骂苗清泉。”
  李明还想说点啥,就听见喊开会了,告别道:“这种情况下你就别调了。”应着走了。

  任红一直靠在医务室门口听他两人说话,离开有四五间办公室远,所以高一声低一声的也听不全,本来不想听了,正要转身,这时清清楚楚听见苏桂兰说要调走,兴趣又来了。后来又听见李明说梁艳梅的商调函也到了局里,更是吃惊,心想环卫局热闹惯了,屁大点儿事都能炒成大新闻,这回怎么保密保得这么好?
上一篇: 《仁人志士》     下一篇: 《第三十五章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651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三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