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zf110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9-29   共 0 篇   访问量:726
第二十二章
发布日期:2012-09-29 字数:4432字 阅读:726次
  这苏桂琴本是个不安分的,刚才正觉得餐厅里太冷清,就见进来了一群人,又都朝里面走了,便对广东仔说:“这么多桌子上百人也坐不满,平时就空着,实在可惜。”
  广东仔自顾喝酒,也不接她的话。
  苏桂琴又说:“还养了这么些人,肯定赔钱,不如包出去还能收份定钱,你说呢?”
  “隔行如隔山,没做过。明天我一早就走,耽误不起了。”
  “你敢,办完事下午走。”
  “明天中午走。”
  正说着话,苏桂琴又看见一个大胖子走进来,便仔细打量,心想吴副县长来了,这位又是谁呢,就猜这个一身鲜亮,土拉吧唧,假模假式,一步一晃的五短壮汉又是个什么官儿呢,看上去怎么和批发市场的那些搬运工一个味儿,身板儿一流的壮,走路就更像,双脚踏实有力。便又多看了几眼。又发现他头发梳得硬邦邦跟假的一样,不知用了多少发胶才定好这形状,头发倒比他那张脸抢眼。见他穿的比一般人好,皮鞋铮亮,绷着一张骄傲的脸,眼神居高临下,好像周围的一切他这个矮子还矮似的。见他也死瞧着自己,本能地挺起了胸脯,使足了心劲儿要把他的眼风给看下去。不料对方并不相让,眼神却更加痴馋无忌,竟看得人脸上热烘烘的像被他摸了一般难堪,心里“嘭嚓”跳起来,扭头不敢朝他那边看了。

  苏桂琴虽说不看了,却竖着耳朵听他们讲话,觉得那个方向有团气势压过来,竟搞得自己坐立不安,浑身不自在了,脖子和肩膀发僵,预感到会发生点啥,心慌意乱地等着。
  这时突然响起巴掌声,苏桂琴惊了一跳,正听见他说有股金光贵客来了这些恭维话,人已到了跟前,竟羞得不好意思低下了头,倒是广东仔老道,起身应酬着说:“来办点小事情,先生太客气啦。”
  朱德贵看都没看广东仔,一心只想和苏桂琴认识,一双笑眯眯的眼睛盯在她身上直打量,见她不肯抬头,有点不好意思,便笑道:“出门要碰见谁只有天知道。”就近又打量。
  苏桂琴听了猛地抬起头来,面有微红,笑一笑说:“哪有什么金光,哪是什么贵客。”说完觉这人凑得太近,笑的逼人,便慌慌张张往后扬身想避让,却分明闻到了一丝香水味儿,是女人堆里才有的,奇怪一个男人还用这个,眉一挑扇着手说:“什么气味呀这么冲鼻子!这里的男人还兴熏这个。”和朱德贵对笑了一眼。
  朱德贵这回看真切了,心想这小婆娘一口好白牙,脸蛋子红扑扑的,眼仁和别人的不一样竟是浅色的,飕飕地往里吸人啊,那里面还真有个自己。眼眨毛就像洋娃娃,小鼻子生的瘦巧有棱,脖子白嫩不皱,胸脯实实在在,其他也好,就说:“一看你就不是个凡人嘛,嘿嘿。”
  苏桂琴听了羞着说:“远点儿笑,吓人。”说完一看他还在死盯着,便皱起眉头问:“有你这样凑近了死看人的吗?多亏眼睛没长牙,不然就咬上来了。”起身换了个座。
  朱德贵听了哈哈大笑道:“我这个人太笨,看人慢,该骂。你不知道,今天你姐夫来看我,进屋就闷坐着不说话,临走还对我使了点小性子。我倒是没往心里去,他可能还在生气。”
  苏桂琴听他口气这么大,以为定是个什么了不得的官,又不便直问,就说:“你们官家打的什么肚皮官司我不懂,也不想懂,你寻到我跟前来有事吗?没事各吃各的饭,吃完了走出餐厅兴许就不再见面了。”
  朱德贵想起来了,对李金华说:“催菜快点上。”
  李金华说:“快不了,吴副县长在里面吃饭,我要先顾他。”
  这话被苏桂琴听到了,心想他原来比副县长的官还小,倒来我面前摆谱装大,差点被他唬了。这时苏桂琴就做起大来了,也对李金华说:“管理员,我们想吃顿安静饭,不想有人来打扰。”
  李金华就小声劝朱德贵说:“朱老板你就别再多事了,客人烦了,她可是从省城大地方来的,不像你的那些土相好,见了你像见了天蓬大元帅似的。”
  这话恰巧又被苏桂琴听见了,心想原来这是个爱拈花惹草的猪八戒呀,自恨多情,心中不悦,于是了翻脸,哎哟一声羞恼道:“我说土里土气的来了个什么活物呢?还抹了点儿女人味的香水,笑得像个腊猪头,脸皮子比干肉还厚硬,原来是个口袋里有几个小子儿在跳的朱老板呀。”说完一拍桌子站起来,冷眉冷眼说:“烧包烧到我头上来了,这里是县委招待所不是野猪林,你看人就像狗闻臊,是不是见个女的就要伸鼻子?再不走就不客气了!”
  朱德贵的脑子哪里转得过苏桂琴,不明白好端端的她怎么就翻脸发起威来了,刚刚还活灵活现的眼珠子像被冻住了,又糟心又发傻,嘴唇动了几下却讲不出话来。
  李金华一看不好,急忙先把朱德贵劝回桌,再撇下他跑回来小声讨好苏桂琴说:“你骂的对,他的外号就是叫猪头,是个天生的大草包,承包了县里几个破厂子就敢对谁都傲气,骂得痛快,该骂,已经吓得知道错你消消气。”
  苏桂琴想起刚才,他的那双猴子眼向舌头一样舔着看自己,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只恨自己没眼水认错了人,羞恶道:“山猪也敢来这种地方吃人饭,人不遭殃才怪呢,他调戏了我,今天这事儿不算完!”李金华就哄劝半天,最后说:“你吃饭,不要理他。”
  苏桂琴喊道:“不行,我吃不下去了!”
  广东仔怕惹事,劝苏桂琴算了,倒把苏桂琴劝委屈了,说:“他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骚扰客人,把我看成什么了。”哭着抓起个碗来,“啪”地一声摔碎在地上,怒冲冲指着朱德贵就开骂,像吃了多大亏似的,众人都惊了。
  朱德贵哪里会想到是苏桂琴先高看了他,以至敬而生盼,被审看得羞怯了。到后来知道他什么官都不是时,自觉吃了大亏,这才恼怒。正在发愣,又被摔碗的响声惊得一抖,听她当众骂出些难听的话来。心想这个肥婆娘翻脸好快,平白无故就敢使威耍泼。这时从里面跑出好些人来,个个都吓着了,盯着傻看,倒像朱德贵真的怎么她了,做了什么出格的事,他哪里还能忍得住,也想发作,忽然听见人群里有人说:“这个野鸡婆又到这里来发疯,她有神经病。”一看走出一个姑娘来,听见她又说:“摔得好,摔一个我就少洗一个,全都摔了才阿弥陀佛呢。”便愣住了。
  苏桂琴一眼认出这人就是小楼的服务员吴珍,因吃过她的亏,没敢立即顶回去,冷笑不语。
  吴珍对朱德贵说:“你是有眼无珠的山棒,她是新县长的小姨妹,县长都要让她十二分,我们就更要敬着她忍着她怕着她才对,不然又惹出她的母猪疯来,倒霉的还是我们。”
  朱德贵听她说得痛快,眼睛顿时一亮,叹了声:“好厉害的嘴。”又对吴珍解释说:“我根本就没想惹她,只是好心好意的想和她认识,谁知道她会突然这样。”
  苏桂琴听了驳道:“我好端端的没招谁,你流里流气地看我缠我那叫想认识?根本没安好心。”
  李金华怕惊动了在里面吃饭的吴副县长,劝散了众人,又把苏桂琴她俩哄到里面去开了一个单间,重新安排了菜饭,陪着坐了一会儿,并表示对吴珍跳出来惹祸的事非常气愤,拍胸脯打包票说一定严肃外理,罚她去烧锅炉,不让她再接触到客人。又自我批评了一通,请苏桂琴原谅。
  苏桂琴在批发市场做服装小生意峙,常吵常闹,哪里受到过这般尊重,加上李金华又添了两样恭维菜,耳朵软了,凶气也消了,体体面面下了台阶,对李金华说:“比这厉害十倍的场面都经过,这算什么呀,我才不跟乡巴佬一般见识呢,行了你去忙吧。”
  李金华一直哄到苏桂琴肯端碗吃饭了才出来,再忙着跑去大餐厅找朱德贵,见他正和吴珍哈哈说笑,那神态倒像是刚才他把苏桂琴给骂痛快了,就笑他这个人的确是个猪脑子,对这边的担心也就放下了,走过去对吴珍说:“看来客房部不要你是很对的,餐厅里也不能要你,从明天起去锅炉房铲煤吧。”
  吴珍惊问为什么?
  李金华沉下脸反问:“工作需要,不行吗?现在请你回洗碗间去,站好最后一班岗。”说完指着里面要她马上离开。
  吴珍气得扭身就走,解下围裙朝空中一抛说:“不干了!都是舔肥的。”
  朱德贵瞪眼喜道:“你看你看!小腰扭秧歌似的,有味儿,很有味儿。以前咋没见过她呢?”
  李金华说:“快吃饭吧朱老板,你不是还要去见黄书记吗?”
  朱德贵质问道:“菜呢?桌子上的菜呢?什么都没有啊让我吃啥?”
  这时朱大喜提着一大包土特产回来了,问朱德贵够不够,说完放到桌上。
  李金华说:“我看暂时不要送了,另外找个时间吧。”把刚才发生的事对朱大喜说了,又把苏桂琴上午大闹小楼的事对两人讲了一遍。
  朱德贵听了问道:“照你这么说,这婆娘是先挨了吴珍的打,再来把气撒我头上?”
  李金华说:“这倒不是,听她骂你的那些话,我想可能是误会你调戏人。咱朱大厂长怎么会看上她呢是不是?更不可能调戏,只是怕苗县长知道了未必不这么看。”
  朱德贵嚷道:“是她调戏我了,妈的先把一双迷魂勾勾眼要给不给地抛给老子,还装害羞,老子还以为是真的呢,谁曾想刚靠近她就翻了脸,这不是在耍老子吗?”
  李金华听了嘻嘻笑道:“你可怎么办?”
  朱德贵气得抓起桌上的土特产就扔,气愤道:“省里来的有啥了不起,那里是天上吗?咱这儿就是地上吗?王八蛋,还以为自己是下凡来了?他妈的!是老子们这些乡巴佬养着他们。”
  李金华吃惊他竟说出这样的话,被人听见可不得了,这是要上纲上线的,赶紧劝他说:“买了就买了,都给我,餐厅收下了,这么好的东西。”
  朱大喜一头雾水,问今天这是怎么了?
  李金华叫朱大喜快把东西捡起来提到餐厅库房去。
  朱大喜不敢听他的,望着朱德贵说:“二哥,那里头有板鸭有缠丝兔还有好些呢,都是挑的最贵的,咱自己留着吧。”
  朱德贵发气说:“老子扔得起!”吓得朱大喜不敢说话。

  吴广忠他们在里面听说新县长的小姨子和朱德贵在大餐厅里闹起来了,相视而笑。吴广忠说:“大家可能已经听说了这两天发生在招待所的事情,看来今天是高潮,上午闹了现在又闹。我要特别提醒,不能把领导干部亲属的不妥当行为,拿去和这个领导乱联系在一起,这是决不允许的。马秘书长你去处理一下,我们接着谈经济效益与污染的问题,我还是那句话,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要认清什么是发展中的问题,更要认识到,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只能在继续发展中去解决,以问题压发展的本质是什么?大家来谈吧。”
  马文武出来关上门,先去了趟厕所,等到了大餐厅人已经散了。他看见东西散落了一地,朱德贵正用脚踩,听他骂道:“不识抬举的娘儿们。姐夫跟别人连了裆才赏了个县长当。把地委定下的人都顶了。这省里都是些啥玩意儿,官帽子想给谁就给谁。老子也贱,把脸伸过去让这婆娘打。”吼一句踩一脚,十分恼怒。
  马文武听了大惊失色,心想这些事怎么会传到他的耳朵里,知道这个朱德贵犯起横来没几个人治得了他,急忙转身回去找吴广忠。
上一篇: 《知人善用》     下一篇: 《第二十三章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726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二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