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绝唱_亲闻亲历_扫花网
《行走》--山野长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6-12   共 0 篇   访问量:1454
绝唱
发布日期:2012-06-12 字数:2230字 阅读:1454次
  回乡下老家,从房后绕小路上山,走到上房山墙头,看见沟崖上斜着的桑树,叶子已经快长成满月孩子的小巴掌了。

  从老家回来没几天,儿子放学回家,买回几十条蚕宝宝,养在盒子里,放在客厅的榕树下,太阳一出来就照着它们。

  桑叶和春蚕,几乎同时生长。有时疑惑,桑为蚕生?蚕因桑活?

  我以前从没养过蚕,想着李商隐的诗句,倒想看看蚕是如何作茧自缚到死丝尽的。

  刚从卵里出来的蚕宝宝,只有白线头那么细长一点,趴在叶间几乎找不到,它们好像也不知道吃,我和儿子每天担忧它们会被饿死。忽一日,下班回家,看到它们开始吃了,丢进一片新叶子,一眨眼就啃出几个小洞。又过两日,一夜起来,一堆桑叶全光光了,仅剩几枝叶脉。我的天,吃的好快呀,小家伙们挨饿了吧?我小心地把它们一条条捡出来,倒掉蚕屎、碎叶梗、铺进新叶,再把它们放进去。它们的身子一天比一天雍肿,身上的颜色变得灰白,大口猛吃,白天彻夜不停的吃,吃……

  吃的那样专注,窸窣窸窣,一秒半秒也不停歇,它们迫切和神速的贪吃相,好像这一生只为吃而来,要吃尽天下之桑。半夜醒来,上厕所经过客厅,月光洒在窗上,什么声音?这么急。难道是风挟着雨刮过竹林?侧耳细听,哦,是蚕吃桑叶,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噬声满屋。它与众不同,不是一般常说的悦耳,低低的,密集,急切,如仓促跌落的雨点,越下越急,越下越密,到后来干脆响成一片.........

  月光从窗台跳到沙发上,跳到榕树下。嫦娥姑娘来了?她听到声音来看小家伙们?

  它们没明没夜的吃了三天,终于吃饱了,饱的不能动了,开始嗜睡。嗜睡的几天不吃也不动,身体变得一天比一天透明,透的能看透它背上的那根青筋,吃进的桑叶就全部变成丝了,开始往外吐。

  它们并不是一吐丝就做茧,它们先选一个中意的空间,或角落,或正中,或桑叶上……然后边吐边结,网成一个小丝屋,在丝屋里做茧。丝屋稀疏,可以清晰看见它们蹲在里面忙禄。它们先从底部开始结出一个轮廓,转身摆头把自己一层层结进去,结顶时,上半身甚至整个身体几乎完全抬起来,绕来绕去。随着丝茧一层层增厚,它们的身影也一点点朦胧起来,慢慢的身子看不清了,看不见了,影影绰绰看见头还在摆动,最后头也看不见了……

  我听见心裂口的声音........

  我想,任何一个亲眼目睹蚕做茧自缚的人,无论他是如何的心肠都会如我这般疼痛吧?

  绝望之极,我赶紧去捏蚕茧,软软的,它们还在里面动,我把它们拿起来对着太阳看,还依稀看到它们吐丝不迭的身影,等到茧子结实变硬,这只蚕的身影就永远的消失了,成了蛹。

  它们世上一遭,这么忙碌,为何?

  看着一个个粉色的、白色的、杏黄的、浅黄的、天蓝的、玫红的小花生一样的丝茧,它们独具匠心的造色,任何一个色彩大师也会浮想联翩。蚕啊,你们吃一样的桑叶怎么结出不同颜色的丝茧啊!这是你们纯净的闺房?还是你们每个不同的梦想?碧绿碧绿的桑叶,羊吃进去,拉出来黒臭溜圆的粪蛋,为什么蚕吃进去,就能吐出绵长柔滑的丝线呢,蚕和桑叶,真是上帝的苦心安排吗?

  唔,榕树上还结了俩个茧呢!它们爬上,想最后看一眼外面的世界?

  不止一次我就想,做茧自缚,是人对蚕贬义的总结,人非蚕,焉知蚕做茧是自作自受,自取灭亡?不做茧成蛹,何以蛹化蝶?

  深藏茧中的蛹,想什么呢?做梦吗?是不是梦见自己化成蝴蝶在万花丛中翩翩飞舞?

  一周以后,蛹化成蝶,从茧子的一端钻出来。雌蝶大,翅膀上的花纹深,雄蝶小,颜色也较浅,它们并不飞舞,只是在原地稍作走动,偶或扇一下翅膀,雌雄交配以后,开始产卵。生产的过程始终不挪动一下,下卵时,浑身紧绷,身子僵直微翘,翅膀张开,整个身子因用力而微微颤抖,小小的身驱似乎承受不了凝聚起来的力量,几欲跌倒。产下的卵小米粒大小,刚产下是淡黄色,慢慢呈灰褐色。我天天颤颤的看着它们,等它们产完卵,就把它们放出去,外面春光正好,有大片大片的花丛,漫山遍野的野花呢。不料想,它们产完卵以后,却立不稳了,踉踉跄跄再也动弹不动了,歪倒那里,翅膀微微的抖颤,抖颤,越来越慢……

  它们死了,有的躺着,有的站着,都张着翅膀。微风过来给它们梳理,一层纯白,庄重,素净,分明是五颜六色的茧啊!难道蚕它懂得白即空,空即无涯?

  蚕,一生无言。我一直以为,它们每一次都以生命超越自己,它的尽处,一定有片花丛在等它,它可以在万花丛中飞舞的,殊不知,殊不知……

  其实,一只蚕的一生从头至尾就吐了一根丝。一丝多长?闭上眼,我看见蜿延的驼队载着五颜六色的丝线、丝绸、锦缎……从长安出发往西到印度、希腊、中亚、欧洲……

  现在,我写着文字,蚕在身边吐着丝。同一时刻,罗马大街的贵妇人,巴黎酒吧的舞女,她们风情万种丝衣飘飘,怎么会想到,在世界东方的土窑洞里、在青青山林的茅棚下、在孩子们的书包里,多少只蚕正在为她们身上的一件丝衣、为中国乃至世界的丝绸文化而慷慨悲歌呢?

  

  

  

  .

  

上一篇: 《邂逅雪》     下一篇: 《五月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454次 | 联系作者
对《绝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