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山野长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2-01   共 0 篇   访问量:926
一个人的雪夜
发布日期:2012-02-01 字数:1773字 阅读:926次
  一夜冷雨,刚把黎明从热被窝里拉出来,雪,就来了,纷纷扬扬了一天,终于躺在夜的臂弯里,安歇了。

  雪躺了,我呢?一个人,悄悄出来了,人迹稀少,街灯独自温暖着。雪地上,我的身影老长老长,回头远望,我的一遛脚窝,一对对在路灯下亲昵…….

  看看周围,雪,似乎彻底停了,仔细看,楼与楼狭小的空隙还有,不是向下落,而是横着神秘的飘过去。再瞅瞅灯底下,哦,灯下有,似乎雪专门在那儿落似的。在灯光下,从那高高的黝黑的天空上,落下了稀疏的雪花。太稀了,好像她害羞自己来的太弱小,又像是先悄悄地探寻一下人间的消息。我张开手指,接住雪花,雪偏不往手上落,鼻子尖倒凉了一下。好不容易手心上落了雪,灯光下一看,跌坏了两角。这个可怜的残废了的雪花乖乖地在手心闪着光,只一会,连一点痕迹都没有了,这单薄的孤独的雪花这样软弱,经不起一点的温暖啊!像我此刻对周围的感受是那么多,那么纠结,那么动人心弦,悄无声息的敲打着我的心房,却不知道这究竟是些什么,一切都难以述说和形容,当你努力扑捉万分感动时,一切却像雾一样温柔的飘走了。

  不觉就转到城外的河堤上,四下张望,雪野中除了树、树下的灯和堤外的河,就是我了。

  灯影下,影影绰绰鱼贯散步的人群,因为雪,都不来了,此起彼伏的音乐,锁在孤零零的小屋的角落里想着心事,双双对对的恋人终于躲在了爱巢把石椅空出来,让雪坐上去。上天恩赐,我得以,独独占有这母怀般的雪夜,撒娇、任性、甚至为所欲为……

  唔,雪椅上还长着两只手呢,一大一小,张开着,凹入雪。哦,旁边还写字,“妈”、“我”,弯下腰,把手伸进“妈”字里,用指肚暖着,低呼“妈——”

  “亲,你怎么还像个孩子?”

  谁在说话,看看周围,仍然是我一个人,是母亲吗?

  长久沉睡的母亲,这会儿,醒着吗?雪化后就是春了,这会儿,黄土下的母亲兴许辗转难眠,惦记着园中的红梅呢。

  小径从园中出来,把我带进去,黑暗让一切都安静下来,连碎石甬路都静静地躺在雪野中,走在上面,雪沾到脚上,石子从雪中露出来,一粒一粒嵌在雪中,像开了的梅。梅在竹旁,摸黑找到梅,丛丛梅树都悄悄站在夜色中,指着天空。雪上的天空碧蓝碧蓝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的天,高的像要遁这尘世而去,它是害怕梅把心事写上去还是怕我扯下一片天书呢?暗夜里看不清梅的颜色,摸住那些枝条凉凉的湿滑,轻轻一攥,能感觉花蕾在手心胀鼓鼓的躁动,它们红了吗?妈,我怎样,我如何,才能告诉你,让你知道,这一树一树的花蕊蕊、花骨朵都快开了……

  狗,“汪汪汪”咬着黑夜,把河那边的一片灯火早早的偎入山怀,老家的瓦屋前进进出出的脚印,又被雪埋住了吗?乡亲们在干什么,午夜以后,母亲翻山越岭的还能在雪中找到回老家的路吗?

  农事里的乡村,过了小寒,父亲们会最后一次打量一遍,结结实实靠在墙根的粮囤,把挂在房檐下的?头、锄、铁叉都拿下来擦的锃亮再挂上去,把大扫把、木叉、铁锨、箩筐挪到牛棚的角落,所有的农事结束了,整个村庄安静下来。地头,积好的粪肥,像一个个小山包,埋在雪下,只等开春,青麦盖着雪被,空下来,等着耕种的白地,斗大的土坷垃,被雪一点点剥成粉末,残存着的带着雪帽,满地打滚,等到开春会是怎样的光景呢?难得安闲,今夜,他们一定会围在炉火边,说着开春那些事,不外乎东家打算盖新房,西家趁早娶媳妇到明年这时候就能抱孙子,自家的苹果园……母亲怀里的小儿熟睡了,整个小人儿照在火光里,嘴角搐动一下笑了。院里的黄狗汪汪叫两声,不出声了,意思是说邻居来了,不一会,铁锅上的玉米或是豆子“噼噼啪啪”迸到地上,他们没有酒也不喝酒,他们以为,家有余粮心中不慌,只有自家种的粮食才能让炉火烤得通红。“吱呀”门响,在场院玩雪堆雪人的孩子哧溜着清鼻涕,把冷风裹到屋里,拽掉帽子,头上冒着热气,额发滴着水珠。母亲飞快到院里挖一盆雪,挛成雪球,不由分说,把孩子按到凳子上,脱去湿透的鞋袜,一手抱脚,就着火,用雪球在孩子青红的脚后跟上磨擦,雪水滴到火里,扑哧扑哧响……..

  一个人的雪夜,偷偷的想着这些,一不留神,返了雪孩的静欢……..

上一篇: 《转身之间》     下一篇: 《永远的乡土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926次 | 联系作者
对《一个人的雪夜》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