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言风语》--一缕清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10-24   共 0 篇   访问量:1810
蚂蚁小说七则
发布日期:2011-10-24 字数:5883字 阅读:1810次
  《喜酒》

  

  刘局的大公子今日婚喜,单位几个有车的年轻人一大早就驱车赶到他家帮忙。一则接人,二则搬酒。

  酒店桌位早已订好,一切也用不着刘局掏腰包。但是能省还是要省的,为单位省钱也就是为自己省钱嘛。这算来算去,能省下来的也只有酒钱,从家里拿酒亦显得自己清正廉洁。更何况每年收礼不少,刘局又有藏酒之好,家里的酒也着实不少。

  这不,几个年轻人开着私家车跑了几个来回才算把准备好的酒拉完。

  临近中午的时候,婚宴即将开始。这时一辆卡车来到刘局家门口,下来八九个壮小伙。他们打开门,径直走了进去,出来的时候每人搬了两箱上等的好酒。他们忙碌着不知跑了多少个来回,才算把卡车装满。

  邻居虽然见惯了大礼小礼在刘局家进进出出,但是仍感到有些不解。这酒不是早晨就搬完了吗?

  司机解释说,参加婚宴的人比预期的要多,还来了几位大领导,而且大伙高兴喝得也多。你也知道这醉酒不能开车,刘局一时找不到那么多车,就叫我开个卡车来了。

  两点多钟的时候,几辆小车停到刘局家门口。一帮醉醺醺的年轻人搬下剩余的酒,扶着摇晃的刘局长往家走。

  邻居惊道:刘局啊,一卡车的酒喝得就剩这么点了?!

  刘局也惊道:什么一卡车?!

  待邻居道出原委,刘局一下冲进屋内,随即传来声嘶力竭的喊声。

  

  

  《玩笑》

  

  小兰自知闯了祸,那段时间也变乖了,周末也不拉着刘华逛街了,也很少要零食吃了。每次刘华再接到妈妈的电话,她都老实的在一边大气不出。

  一切源于小兰当时的一句玩笑话。

  那日,刘华和女友小兰在KTV里玩得正高兴,华妈妈突然打来电话。小兰很配合的关了音响,只听电话那头又是同样的嘘寒问暖,钱够不够花云云。

  活泼的小兰挽着刘华的手臂,听着他们母子的对话。刘华竖起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姿势。生怕口无遮拦的小兰此刻会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母子两人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小兰轻咳了一声,好像领导讲话前的预告。刘华转过头刚对她略皱了一下眉,只见小兰凑近电话筒,很深情的说,亲爱的,盖好被子,会感冒的。

  刘华一听,当即傻了脸。

  只听华妈妈那头怒道,好啊小子!让你好好上学,你竟敢给我胡来!说完就挂了电话。

  小兰捂着肚子躺在沙发上笑得直打滚,只剩下刘华一个人坐在那里叹气,这下完了。

  第二天,惴惴不安的刘华来到银行查看自己的账号。果然里面剩下的4000多元都被转走了。

  当初华妈妈给他办卡的时候,办的是一本一卡,妈妈拿着本,刘华拿着卡。妈妈定期往本上打钱,然后刘华就可以拿着卡取钱了。虽然多扣点手续费,但是华妈妈可以掌控刘华的经济命脉,比较放心。

  这下好了,因为小兰的一个玩笑,所有的钱都被转走了。随后刘华才发现这并不是最可怕的,他的生活费也从2000元降到了600元,如今物价飞涨,生活费下降,真是祸不单行啊。

  小兰家境一般,为了给她分忧,刘华几乎不让她花钱,所以小兰也很少跟家里要钱。看来以后要同甘共苦了。

  

  

  《最后一句话》

  

  “你给我等着!”

  今天一大早李老太就和自己的儿媳妇吵了起来,噼里啪啦地摔了不少东西。最后儿媳夺门而出,给李老太留下狠话。

  十点多钟的时候,亲家砸门而入。李老太和自己的丈夫老王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亲家一进门就责怪李老太,说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王家的穷鬼已算是你们幸运云云。李老太与之理论,亲家大怒,朝李老太的肩膀上捶了一拳并将其推倒在沙发上……

  第二天,李老太就搬到了女儿家里住。这一住就是五年。期间两个儿子和女儿劝了她无数次让其回去,李老太都坚决地不走。她说,非要我回去跟你爸过的话,我就去死。至此,儿女们不再相劝。

  老王虽然是个倔脾气,这五年里也来了几趟,但是李老太愣是不跟他说一句话,跟他回家更是不可能。

  床头难有百日孝。后来老王瘫痪,长期躺在床上,两个儿子轮流照顾他。直到最后,每天给他送一碗饭,也懒得再悉心照料。

  老王走了。李老太听到这个消息后面部表情复杂,说不上高兴,也看不出哀伤。只是她仍不肯回家送老王最后一程。儿女纳闷,这多大的怨念能让她对死人都不能释怀。好说歹说,出殡那天,李老太还是在女儿的陪伴下来了。

  看到老王的遗体,李老太突然激动了起来,牙齿在抖动中不停的碰撞。她突然抬起右臂,指着老王大声喊道:“你个老东西,你终于死了!当初他(亲家)打我,你在旁边看着你都不管!你个老东西!终于死了你!!”

  李老太干涩的老眼此刻盈满激动的泪水,这是五年来,她对自己的老伴说的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茶座》

  

  老王拎着大包匆匆来到候车室,今天再不回去就赶到年三十了。他乘坐的是晚上七点五十八分去兰州的K1027次列车,此时已经七点半了。

  候车室里又分东西两个候车厅,东边候车厅门上面和里面显示车次的电子显示器都坏掉了。老王仔细看了看西候车厅的电子显示器并没有K1027,那么应该在西候车厅等车无疑。

  没有显示器,不知道车晚不晚点,如果两辆车发车的时间差不多又怕上错了。老王竖起耳,仔细听着检票口拿着喇叭的工作人员报告到达的车次。

  此时,那个工作人员正站在茶座的广告牌下面。茶座,也叫休闲候车室,通常收费十元,给一瓶矿泉水,可以看电视,环境稍微好些。至于它所谓的可以上网什么的,多是忽悠人的。

  只听喇叭喊道,385、快1207次的旅客上茶座!385、快1207次的旅客上茶座!

  老王一听喊道了自己要乘坐的车次,而且很多人都涌向喇叭那边,自己也跟着去了。但是还没走到地方,就见一些人又折了回来。

  他不明所以,但是回家心切,生怕误了火车。直冲冲的朝喇叭走去。

  收费十元!收费十元!喇叭说。

  春运了,老王来城里汽车涨了3块,打的要多加5块,难道买了票上火车也要多加钱?

  老王没有多想,掏出十元钱,给另一个工作人员。那位工作人员塞给了老王一瓶矿泉水。

  三分钟后,老王弄明白了,自己花了十块钱从一个候车室到了另一个候车室。

  

  

  《抢购》

  

  刘华远远的就看到马路对面露天舞台上穿着古装的美女宛如天仙,歌赛天籁。他盯着天仙直往前冲,还差点被车撞了。

  天仙表演完毕,露出真相,原来是个爷们,在玩反串。然后主持人告诉大家下个节目是苏州美女的舞蹈,请等候。接着就是插播广告,介绍自己的3G手机。

  主持人可能怕苏州美女不足以吊起大家的胃口,或者广告过于让大家反胃,在介绍手机的时候不时往台下丢几袋洗衣粉什么的。大家看有便宜可赚,纷纷争抢,人也越聚越多,更何况后面还有苏州妹妹的舞蹈可以欣赏呢。

  正在大家为免费洗衣粉抢得起劲的时候,主持人说了,接下来要免费丢手机了,而且只有十部。

  他做了一个丢手机的姿式,台下摩肩接踵的人群疯狂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像在疾风中不知所措的摇摆着的乱草。有的人脚被踩肿了,有人眼镜被挤掉在地……

  主持人见状说,这可不行啊,手机丢下去还不被挤坏了。这样吧,改丢卡片,谁拿到这十张卡片就去旁边的柜台领手机。只有十张,只有十张哈!

  正在他准备发卡片的时候,他又说了,那么好的手机,白送!但是要交500元的话费,要用我们的卡。这500大元是话费,是话费哦!那么超值的手机,只是让大家用我们的卡,交的钱全部充值话费,而且只有十部,只有十部哦!大家说值不值!值不值!

  值!大家异口同声。

  好!我现在可要发喽,只有十张哦!主持人挥舞着手中的卡片。

  台下的乱草仍疯狂的摇摆着,混乱而有力。

  很快,抢到卡片的人闪身来到旁边的柜台随着500大元把卡一起交给售货员。接二连三的很多人都挤到了柜台前,一会儿功夫又是人山人海。

  刘华因为身上只有400元钱而不得不遗憾的在旁边冷眼相观。这时他发现,除了个别人和他一样在一旁观望外,其他人都拿到了卡急着去兑换手机。而主持人仍在向台下发卡,刘华看到他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卡片。

  

  

  《恶人之死》

  

  臭儿是桃溪村的恶霸。欺负人占别人的便宜不说,就连谁家的鸡鸭跑到了他家都会变成他的腹中餐。他还用棍子和绳子自制了一个专门用来套狗的工具,路过他门口的狗,套着就拉回家煮了。只要他走在街上,狗见了他都绕道。

  臭儿的恶很彻底,不仅对乡亲对乡亲的宠物如此,就连自己的老娘也不放过。

  上周是臭儿的妹妹出嫁,别人给了五千块钱的订金,妹妹交给了老娘。臭儿就跟自己的老娘要钱,老娘说这钱是给你妹妹买嫁妆的,不能给你。臭儿一个拳头过去,自己的老娘猛退几步一下栽倒在地上。臭儿紧跟过去,夺走了钱。

  村里人对臭儿恨之入骨,自然都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别的村子一打听,也不敢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他。

  后来,有人贩子从四川弄来了一个妇女,两千块卖给了臭儿家,做了臭儿的媳妇。

  臭儿家的农活,全部都是他的媳妇干的,臭儿坐在树下抽着烟哼着小曲监视着自己的媳妇干活。晚上还要回家做家务。

  臭儿的话她是必须听的,如果喊了她一声没有马上回应,哪怕是第二声才回应就麻烦了。臭儿就一个大脚飞过去,狠揍一顿。

  那次臭儿捉到了一个斑鸠,媳妇给他弄丢了。大冬天的,臭儿把自己的媳妇扒光,把一大桶凉水倒在她身上。

  臭儿的生理有点问题,也没个孩子。他虽然没有精力,但是有足够的体力,经常在自己媳妇身上咬得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牙印之深,恨不得撕下一块儿肉。老娘劝他去看医生,臭儿不但不领情,又扇了自己老娘一耳光。

  老娘和媳妇两人常常抱着偷偷流泪。

  那天臭儿过生日,一回来就看到了桌子上丰盛的晚饭。臭儿这天或许是受宠若惊,也异常高兴,老娘和媳妇也破天荒的陪他喝了酒。只是饭没吃饭,臭儿就不省人事了。

  半夜,四野阒然。两个拿着铁锹的身影在不停的挖掘着什么。

  第二天,臭儿的娘就告诉乡亲们说自己的儿子出去打工了,去了很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乡亲们都很高兴,有人背地里咒骂道,最好死在外面别回来了!

  一个星期后,老娘就张罗着给自己的儿媳找婆家。她说,自己的儿子不会回来了,她亏欠儿媳太多,一定要给她找个好婆家。

  

  

  《我姓李》

  

  今天是国庆节的第二天,单位的小赵值班。

  这是小赵第一次值班。听说上级领导可能查岗,他就一直坐在电话旁边守着,生怕漏接领导查岗的电话。

  铃铃铃……

  “您好!这是某某局!”小赵赶紧接了电话。

  “恩!有什么事吗?”对方问。

  “没!没有!”小赵赶紧回答。

  “恩!那就好。有什么事通知我。”电话那头道。

  “好!好!”小赵忙说,他小心的问,“您是哪位?”

  “我姓李。”

  “姓李?”小赵脑中迅速的搜索着县委县政府办公室、纪委等哪个领导姓李。

  然而正在小李迟疑的片刻,只听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响声,对方挂掉了电话。

  “领导生气了?”小赵又急又怕,脑中仍在不停的想到底是哪个姓李的领导。

  在苦搜无果的情况下,他无意间看到了办公桌上的值班表。他眼中一亮,今天值班的主管领导不就是李副局长嘛。

  一定是他!

  只是平日里见到李局长给他打招呼,他都是点头而过,轻易没有听到他说话,所以也听不出他的声音。再加之固定电话虽有来电显示,但不会直接显示名字。小赵又一直想着是县领导查岗。也难怪他一时想不到是自己的副局长。

  假期过后,小赵提前半个小时来到单位。李局长一来,小赵就主动来到他的办公室请罪:“对不起李局长!我以为是别人查岗,那天没有听出是您!对不起!”

  “恩!没事!”李局长一点头,挥挥手让小赵出去。

  这时小赵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他吸取教训,把主要领导的号码全都背住,也更加注意每位领导说话的语气。

  春节值班的时候,小赵的主管领导仍是李局长。

  铃铃铃……

  电话响起的时候,小赵一看来电显示知道是李局长。

  他赶紧接了电话:“您好!李局长!”

  “恩。”李局长意味深长的一声鼻音好像还算满意,“有什么事吗?”

  “没有!您放心,有什么事我第一时间通知您!”小赵赶紧表态,“您忙吧!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守着就行了。”

  “恩。”李局长挂了电话。

上一篇: 《高槛低能论》     下一篇: 《影视剧随感一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810次 | 联系作者
对《蚂蚁小说七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