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人文集》--读书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8-28   共 302 篇   访问量:1612
檐水叮咚
发布日期:2011-08-28 字数:1350字 阅读:1612次
  病卧以来,睡得很是无序。夜里往往清醒,黑暗中张着眼睛实在无聊,就想开灯看看书。终因妻的鼾声而放弃——这么多天下来,她认真地伺候着我的起居饮食,无微不至,确实也很累的。

看不看书不那么重要了。

  忽然,窗外传来铁皮雨搭“梆当,梆当……”的声音。“哦,下雨了!”

  听着响亮的声音,想象着从六楼顶上悠悠而下的落水,思绪渐渐走进声响的深处,记忆中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

风雨山村,老槐树下,茅檐低垂,雨脚不绝。檐水涟涟,滴滴答答,如诉如语。有久旱逢甘雨的欢悦,有久雨云不开的幽怨。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檐下,春水明静,夏淋粗犷,秋落清丽,冬雪飘絮。有时看着随风悠悠而移的“连阴泡”,晶莹透亮,彼此牵挂,自然激动有加。一串串行走中的破灭连连,而后来者的牟然萌生,很是自然,充满了诗意。再看看檐水的脚印,错错落落,散而有韵,大致成行,可吟可诵,浑然天成。

  和茅屋比肩的,还有几间古老的瓦房。听爷爷说那是祖上未竟的事业。说是久远以前,祖上筹建故宅,到这几间时,诸事已毕,只待瓦瓦。不幸当家人溘然辞世,忙乱中,下一辈人只是胡乱地把瓦撒了一下,聊表完工之意。之后就是分家、另居……再也无人问津了。荒时暴月,后人力薄再也无力去整修完成,竟成憾事儿。

  风雨中,百年易过。有的只是修修补补和口口相传的故事,随手撒成的屋面,瓦行弯曲,檐边不整。雨落时,檐水虽比茅屋规整一些,也终是一首随口而吟的古风或散淡写意的歌行,尚在期待修改律韵……

  檐水叮咚中,故事层出;如律似散里,韵致常新。耳闻目睹,终不如亲而为之!有一天,对时兴推荐上学无望的我,不顾祖父母,父母的劝拦,随本家叔叔学做砖瓦了。我想在那些新建的瓦房上,谱写自己的诗行。

  骄阳似火,背灼炎光。每天,沉重的脚步丈量着作坊轮台到场子边沿的距离,累得十分深厚;阴雨连绵,心疼时日,无奈饱睡一场以后,随叔叔们再去做屋檐的瓦当。

  那种名叫“滴水、勾檐、猫头”的东西,图案古朴,富含诗意。和上一堆专用的泥,搬来半干的瓦坯,放端正“花货”模子,一把泥摔下,一片瓦坯插上,小心地拿出来,精心打磨之后,再小心地摆放好。真有“吟安一个字”的感觉!但在那个饥馑的年代里,瓦当的图案总幻化成一个个月饼,细细品着其中的滋味……

  风雨阴晴里,檐水叮咚中,茅屋不见了,槐荫下老南屋拆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规整的新瓦房。每逢天雨,地上的诗行严整多了。律韵响亮明了,敲得父老乡亲们心情舒畅起来,再也不用为茅屋怕风惧雨而操心了。我也高兴地聆听着由自己劳动成果鸣奏出的诗韵,心里比吃了月饼还甜呢。

  如今,村子里房舍“洋”了起来,冬暖夏凉的青堂瓦舍变成了一座座平房、小楼房。然而,人们抱怨着闷了,热了!下雨了,没了檐水的歌吟,那平面上的水汇集到几根管子里,仿佛瀑布一样,短暂轰然而下后,再也没有诗的韵致了。

  “梆当,梆当……”耳畔雨搭的声响烦心聒耳,思想中的那些诗行渐行渐远了。我深切想念那过去的老家了!

  

  2011.8.23
上一篇: 《七律《为洛阳市诗词学会嵩县分会成立歌》》     下一篇: 《听溪(天池山笔会作品)
责任编辑:伏牛狼 | 已阅读1612次 | 联系作者
对《檐水叮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