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人文集》--读书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7-08   共 302 篇   访问量:1256
阅卷信笔
发布日期:2011-07-08 字数:1286字 阅读:1256次
  一年一度的中招评卷今年回归城里,避开了风景区。其实那几年在那里的原因,主要是为了评卷老师们的身心。环境幽雅,空气清新无疑会提高工作效率。而今年的下山,则有下山的理由,住宿在家,花费不再落于宾馆。

  早饭后,领导动员、分配人员、分配任务,然后学科再度分配任务,吵吵嚷嚷之后,同事们渐渐进入状态,笔声嚓嚓,卷页哗哗。窗外,雨也来了,一时清风习习,凉意阵阵,暑天有雨,真是天爷施恩。

  看着淅沥雨丝,不由得想起了前几天那场突如其来的冰雹,于是抬头看看路旁那伤痕累累的树木,心中又是一阵寒意。

  中招考试,年老无缘参加,也没有兴趣去关注试卷的内容,现在大家都在评判,作为“管理者”无事可做,读读试卷吧!

  题的类型还是旧规,问题设置也平和,读到现代文阅读部分,前后共两篇文章,其一是《漓江情韵》,光看题目就文气十足。也马上想到那“甲天下”的桂林山水,那一年游览漓江的记忆也渐次清晰起来。

文章开头:“雨霏霏,雾茫茫。”哦,也是雨天的际遇,雨天的心情。随着诗一般的语言,走进诗一般的意境,瘸腿艄公,瘸腿鹦鹉,同病相怜,心有灵犀,彼此相应,自食其力,自强自立的精神,给这绝佳的山水圣地平添了一曲别样的韵致。作者笔下的画面,一帧帧流淌,艄公、鹦鹉“相看两不厌”,身残志不残的精神感动了作者,也感动了我,我不知道考场上可曾感动那些学子,写下来的答案是扣着题干,干干巴巴的应试,还是真切的受到感染和激励?

  文章的末尾括号内的署名很熟悉——丛维熙,看到这个名字,心里一阵感慨,最早认识丛老是文革期间读他的《南河春晓》。在非常时期,从父亲包药的废纸堆里,扒出了几本好书《黄水传》《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还有《南河春晓》,一个人钻在屋里悄悄地读着,书中的故事动人,形象鲜明,记忆深刻,《南河春晓》读了许多遍,后来遗失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有点怀念,当是由于书破,没有封面,也不知道是丛老的作品。文革之后,广播小说《大墙下的红玉兰》开播,进而知道《南河春晓》也是丛老的佳作。

由于丛老生活曲折,感受深刻,连续写了一系列同一题材的作品,被称为大墙系列。文革中荒唐的岁月,荒唐的事物,错位的人物,构成了那些沉重的过去,给人留下深刻的记忆。可惜至今没看到原著,广播也听得很差,那时农村有线广播信号极弱,从不计其数歪歪扭扭的电线杆上走来时,不知道还保留多少分贝,收音机也是一个奢想而已。

  如今网络发达,可以随意点击,信息应有尽有,是不是可以寻找一下往日那残留的想念?找出来读读听听?这几天下载的《林海雪原》很不错啊!

  不是年纪渐老偏爱老作家们的著作,也还真是觉得他们那深厚的生活底子,写作的谨慎态度,流露的昂扬精神,笔下流畅的语言,竖起的鲜明形象等等实在是现在文坛上缺少的东西啊!

  雨渐渐停了,室内明亮了许多,揉揉花眼,文中”心灵相通“这句话一闪一闪,是啊,读写之间的心灵也需要相通啊!

上一篇: 《凤仙花开》     下一篇: 《七律《为洛阳市诗词学会嵩县分会成立歌》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1256次 | 联系作者
对《阅卷信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