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牛狼文集》--伏牛狼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1-30   共 444 篇   访问量:1318
过年了
发布日期:2011-01-30 字数:1235字 阅读:1318次
  年来了,鞭炮的声响,对子的红火,赶年集人流的涌动,还有写在人们脸上不同的笑意……粘耗子的吆喝很个性,买竹编的生意也不赖,惯常响彻县城大街小胡同的“焦麻糖(油麻花)……”听不见了,她歇了嗓子回家为家人炸麻花去了!

  

  想起了乡下的“年”,勾起联想的是前些天回家做豆腐,是走在村里背一捆柴禾做火烧豆腐的惬意,是从前村里拍打着下粉条的场景,是少年时潺潺流过村边的“莘乐渠”……说不清了,意象万千,纷至沓来——年存活在记忆了,挥之不去奈之何?

  

  年关是个历史名词,时代的落英缤纷着,各有各的存在理由。伊河这条河流出崖口淤积成平原,有的冲积扇很明显,湿地上到处是鸟群翔集,滩地里水稻飘香,水渠中大小鱼儿多的是……就在这样的环境里,一年又一年,成长可是个快乐的过程,而年不过是个情结。

  

  过年了,平时自己做的链子手枪,玩过的碟溜,拿出来到场院里空地上,谁不必说的谁的好,一起玩开心得很……喝了腊八粥,年味在嘴里香甜着,缺吃比缺穿的滋味不好受——过年就可以吃上好饭,平时穿破的衣服也快要被新衣替换掉了,前后窟窿的棉靴也要被母亲做的新鞋顶替了。走向新年,感觉到现在还清晰如昨!

  

  那时候,年下穿的袄是翻新而后加个新布衫,而棉裤是套条单裤穿,记不起是否有帽子了……那是个挨饿的时代,红薯面包些萝卜丝粉条刚出锅热腾腾一下子能吃五六个,白馍很少,还有花卷子,到了除夕吃顿包饺子,大年初一早上起来已经吃不多了——父母说不敢多吃,怯伤了胃;最高兴是跟着家人串亲戚,可以吃好的还能挣五毛压岁钱!

  

  有一年去大姑家,走到上坪街上,见羊儿在啃吃对子。很惊奇,很稀奇,忍不住问女儿“羊在吃啥呀”?“吃草”“草是啥颜色”?“绿色”!“现在草是红色吗”?“雪是白色”。“羊儿抹口红了吗”?女儿答不上来了。我知道,那一年雪特别大,一尺多厚,没草吃的羊门,急得只好扬起蹄子肯吃“对子”。贴对子用的是稀面糊糊,聊可充饥……

  

  又该过年了,妻子只割了点瘦肉剁饺子馅,就没有买很多猪肉;去大张又割了几斤牛肉,到集上再弄二斤羊肉包些饺子;青菜还有细菜随手可以买到。吃好了,也穿暖了,年下的味儿反而没有从前的感觉了……

  

  自己动手写一副老对子,字迹歪歪扭扭,觉得挂不出去贴不到门上去!字儿挂起来精神不精神,人家一看便知道了。不过是在找一种感觉——“自古耕读人家收获多,从来书香门第幸福长”!这和“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说的是一个理儿。

  

  年下说来就来了。正月初一已过,初二也就打春了……年好过月难熬,时间公平而公正。迎春惜春,走向春天,许多希望还在路上。

上一篇: 《“残忍”无法遮蔽》     下一篇: 《我是“黄教练”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1318次 | 联系作者
对《过年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