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8-04-08   共 772 篇   访问量:3181
读史札记:英雄悲音
发布日期:2008-04-08 字数:2922字 阅读:3181次
  

  英雄也有软弱、疲惫、无助、绝望的时候。在这样的情况下,英雄想些什么,我们很难知道,只有凭空去臆测推想。

  但好在一些英雄人物留下了其在某一时段的歌咏之作。这些作品有的很有可能是后人伪作,但这又有什么呢?如果照这样的怀疑方法,我们的史书中又有多少所谓的“史实”是靠得住呢?!反正这些作品已经印入了这些英雄的身体,让英雄的形象更为丰满,并且作为英雄形象的一部分和英雄的事迹一样感动着我们。

  《史记》里项羽兵困垓下,“兵少食绝,汉军及诸候兵围之数重。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项王乃大惊曰:‘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项王则夜起,饮帐中。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于是项王乃悲歌慷慨,自为诗曰:‘力拨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数阕,美人和之。项王泣数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视。”项羽的一生,力拨山、气盖世,威名赫赫,到最后却落于惨败,连自己的美人、名马都保护不了,连连发出“可奈何”、“奈若何”的长叹,英雄末路,美人迟暮,怎不叫人心酸作痛,黯然泣下。《项羽本纪》中这支歌很好的烘托了项羽的悲剧色彩,也使英雄的形象更具人化、更加丰满。

  

  荆轲刺秦王,燕“太子及宾客知其事,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羽声慷慨。士皆(左)目(右)真目,发尽上指冠。于是荆轲就车离去,终已不顾。”此曲就如一部精彩的电影演至高潮时奏响的主题曲,烘托了荆轲赴死前的悲壮气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透过这两句悲壮之歌的字意,我们还可以看到,英雄当时的心中是复杂的,有无畏,有无奈,更有凄落。

  荆轲本卫人,嗜酒喜饮,深沉好书,曾经“游于邯郸,鲁句践与荆轲博,争道,鲁句践怒而叱之,荆轲嘿然逃去,遂不复会”,又“尝游过榆次,与盖聂论剑,盖聂怒而目之,荆轲出”,可见其不好与人争强斗胜。荆轲与其所要行刺的秦王也往日无怨今日无仇,为什么要刺秦王呢?全乃受太子丹等人所诱,激于义也。燕太子丹因质秦期间受虐待而恼恨秦王,找到国内一个叫田光的勇士为其报仇。田光自觉年岁已老无力,怕不能担此重任,就推荐了荆轲。田光将此事说与荆轲后怕荆轲不去,当着荆轲的面就自杀了。一个人付出生命的代价让另一个人帮自己忙,你说那个人该帮还是不帮呢?荆轲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推向了矛盾的焦点,进退维谷。就是在太子丹以保家卫国的名义向其陈述了一大通大话后,荆轲还是想了半天才说:“此国家之大事也,臣驽下,恐不足任使”。太子不依不饶,“太子前顿首,固请毋让”,荆轲强应下来后,太子“于是尊荆卿为上卿,舍上舍。太子日造门下,供太牢具,异物间进,车骑美女恣荆轲所欲,以顺适其意。”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到这时,荆轲已是弓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过了些日子,秦军大军压境,太子丹见荆轲还没有前往刺秦的意思,就又去相请。荆轲无奈,去劝说秦叛将樊於期自杀,以提其人头作为晋献秦王的见面之礼,好取得信任借机会下手。没想到那樊於期异常爽快,立马就自杀了。已有两位义士为自己刺秦之行献出了生命,荆轲除了前去刺秦王,已经没的选择。

  太子丹为荆轲刺秦王之行专门寻找打造了一柄利器——徐夫人匕首;并精挑细选了一勇士——秦舞阳作陪。荆轲却还在迟疑着等一个人同去。“太子迟之,以其改悔,乃复请曰:‘日已尽矣,荆卿其有意哉?丹请得先遣秦舞阳。’太子又一次相逼,且这次说话阴阳怪气的。“荆轲怒,叱太子曰:‘何太子之遣?往而不反者,竖子也!且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强秦,仆所以留者,待吾客与俱。今太子迟之,请辞决矣!’遂发。”从这一怒一叱可见荆轲刺秦王之十分的不愿与无奈,对逼自己刺秦者的厌烦与恼怒。他那临别时悲歌的苍凉与无奈,那一去不愿回头的心情就不难理解了。

  

  如果说项羽和荆轲吟唱发出的是英雄未路之悲音,那么我在《三国演义》里见到的两段悲音却是出自事业正旺盛、如日中天、威风凛凛的领军统帅之口。

  一段悲音是周喻所唱。你听:“大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呤。”这一段是《三国演义》第四十五回“群英会蒋干中计”一节诸将会饮时,周瑜酒后“自起舞剑作歌”。此时周瑜贵为都督,心怀计谋,对灭操踌躇满志,按说不会发出悲音。但你细分析他所唱的歌词,前两句没什么问题,叙发了远大的志向。但最未两句却忽然直转,从踌躇志向跌入一种淡淡的无奈之中。这不是对敌军的畏惧,而是一种对人生自问自答的感慨和思考。人的一生应该如何度过呢,大丈夫当如何处世实现自我人生的价值呢?对这个疑问,周喻先是回答自己,要“立功名”。那为什么要“立功名”呢?答:“慰平生”。为什么要“慰平生”呢?“慰平生”又为什么非要“立功名”呢?周喻回答不上来自己了。他感到很迷茫很头痛很烦乱,干嘛想那么多呢?他觉得自己是喝多了,于是改口唱道:“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呤。”周瑜的前半生事业爱情可谓一帆风顺,少小年纪已名扬东吴,统领大军;又将江东第一美女小乔娶回家中,俱可谓达到顶峰。他所吟唱的“立功名”“慰平生”可能只是幼时之志,如今酒后唱起忽然觉得这类志向实在寡淡无味、空空如也。不禁自嘲自己是将醉狂吟了。另外这歌里也透出对怕失却现已拥有的爱情与事业的忧虑。所以我说这是悲音。

  另一段悲音出自曹操之口。曹操虽被后世不少人称为奸雄、枭雄,我一样当其英雄看待。在《三国演义》第四十八回“宴长江曹操赋诗”一节里,在与东吴大战之即,曹操大宴群臣,横槊而歌,歌曰: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青青子襟,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呤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皎皎如月,何时可辍?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宴,心念旧恩。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这段歌词苍凉、大气、深沉,很不错。但却被一个叫刘馥的臣下指为词里有不吉之音,恼得曹操一槊将刘刺死。此段多半是小说里之虚构,这首诗倒确是孟德所作,但其作此诗并非在此时此地,诗中有不吉之言也纯属迷信和后人杜撰。诗里对人生苦短、忧思太长、求贤不至、事业渺茫的怨叹倒是有的。这类悲音发自一个表面看来自负、大气、奸诈的“奸雄”、“枭雄”之口,似乎不可理解,但细细想来此种悲叹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英雄也是人呀!因为有这样一首歌,千年前的神话人物便多了层凡人的感情,也更具人化了。

  诗(歌)以言志。脱口而出的诗句往往是内在感情甚至是潜意识的真切流露,里面包含着此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并因此隐隐蕴含着此人一生的走向轨迹。通过对英雄人物事迹的了解,透过这些简短的句字,我们会对人类之精华的英雄人物内心世界有更多的了解、参透更多的历史和人生玄机。

  

  

上一篇: 《爱情的河》     下一篇: 《说“乾”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3181次 | 联系作者
对《读史札记:英雄悲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