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清衣》--清衣素颜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12-18   共 0 篇   访问量:1321
雪落小城静无声
发布日期:2010-12-18 字数:1520字 阅读:1321次
  不知是雪约梅香,还是梅香引雪,总之,在一个安静的冬夜里,当气象预报说小城明日将有雪时,一幅数月前看到的梅花雪月的奢美景致转瞬已浮至眼前:泛黄的纸面上,雪月分明,梅香隐约,配一行清秀的小隶“雪映梅花梅映雪”,想让人不喜欢都难。而后,任由眼神和心神沉迷于梅花、雪、月三者交光互映处,细细地品味“人间,春色如卿无限美;月下,梅花和雪一般衣”的清新和素雅,和“小庭微寒,一树梅花一树雪;子夜无眠,半窗明月半窗幽”的空寂和孤独。如此,不知不觉,夜就深。

  

  夜深了。在夜的深处,陡然忆起《五灯会元》有载:相传,宋时法常法师在入寂前的清晨,依《渔父词》的声律写下《楞严一笑》之词“此事楞严尝露布,梅花雪月交光处。一笑寥寥空万古,风瓯语,迥然银汉横天宇。蝶梦南华方栩栩,斑斑谁跨丰干虎。而今忘却来时路,江山暮,天涯目送飞鸿去”,书毕,就塌收足而逝……法师圆寂了,可其对人生的审视,对“生命的逝去,犹如寒潭雁影,雁去而潭不留影”的达观、淡定和从容,却在周庄梦蝶亦蝶梦周庄的“物我归一”的澄澈里流传了下来。

  

  夜更深了。在夜的深深处,在不停循环的《楞严一笑》中,陡然还想起联坛一幅咏雪的名联:始于纷乱,终作清白。两手托腮,暗思忖良久,这才间或懂了数日前尚仁的有所思之《曰留》里的“曰留曰去曰平居,转棹江湖意未如。一事无成心力乏,五年消得故人疏。时光回溯疑骑虎,道路崎岖费觅驴。或跨在渊潜勿用,中天有月落徐徐”,其实是对一场主题为“当一切尘埃落定”的人生演出的安静叙说。演出完毕,月落中天,晨曦渐明,另一场“始于浮华,终于平静”的演出又缓缓拉开了序幕。

  

  午夜已过,子夜将至,一直敲打着窗棂的风和雨里又多了些些入骨的冰冷,隔壁的房间里又传来了电视遥控器清晰落地的声音。不自觉地起了身,哭笑不得地站在了隔壁房间的门口:那个年近五十的男人,果然又是看电视看着看着连眼镜也没取下就歪着头睡着了,遥控器大抵也是从他那只还在被子外面的手里滑落出去的,真不知道若是让这个家务活基本上不沾边却还经常反过来批评我这也没做好、那也没做好的男人单独使用一个房间,那个房间会是怎一个“乱”字形容得了?孰料,这般想着想着,竟不禁偷笑出了声。

  

  男人迷糊中睁开眼,意外地看到我一脸的偷笑,颇有些抱怨:几点了,还不睡觉?我嘴上虽应承着“这就关电脑睡觉”,心却留在了电脑关机之前看到的《影像志》之《凤凰,火》的字里:“火,搭建起最华丽的舞台。浴火重生,典籍里记载,那是一种名为凤凰的神物,有着鸟的形状,如梦想般轻盈。凤凰飞翔的姿势里,分明藏着火的影子,一样的御风而行。原来,只是换了一种方式,重生。所以,不必悲伤……久病的文字,也风化成凤凰的一根羽毛,飞去了九重云宵。灰烬里藏着一个秘密:一颗沉睡的种子,正努力举起明天的高度。”

  ……

  

  那夜,前所未有的安睡到天明。

  

  清晨,起床,刷牙,洗脸。微凉的水拍在脸上,盈手的是肌肤的细嫩和柔滑。一家人收拾妥贴、准备妥当之后,一起出门时,天空中飘起了今冬的第一场雪。和往常一样,先送小丫去学校,一路上反复叮嘱她在教学楼的楼道转弯处一定要小心慢行,因为楼道转弯处上上下下的人多且杂,容易被撞摔在地上。小丫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习惯地和我说了声“妈妈,再见”,再径直朝二楼的教室走去。而我,也迅速转身走进悄无声息的漫天大雪里,小心谨慎地走向前方一个个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

上一篇: 《此岸到彼岸之行》     下一篇: 《梧桐枝上的春天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321次 | 联系作者
对《雪落小城静无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