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死亡》--太阳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6-10   共 0 篇   访问量:550
穿越死亡
发布日期:2016-06-10 字数:5226字 阅读:550次

  光荣树    (二)

  人家说你不是说是三百块吗?怕了吧,下不来台了吧?现在为啥又变成了一千?生产组的钱没数呀,平时也不知道你贪污了多少!

  嘘----

  没良心!

  治他!

  整他!

  住口!言家丁又嗥了一声,会埸上又鸦雀无声了。

  一阵难耐的静寂之后,言家丁又开腔了。事儿,咱们大伙儿都得来回想想。你说说,王叔家真正是欠那千把块钱吗?叫我说,不是!压根儿就不是欠不欠的问题,就是往后的日子没法过呀!你想想,人家王叔就桂生这一个孩娃呀,桂生没有了,精神打击不说,老俩的年龄一年大一年,以后依靠谁?日子咋过?伯叔哥弟侄子们,咱大家伙儿都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反过来说,王叔家穷,那是肯定的,咱们村里的人,都穷。咱要是不穷,咱要是都很富,咱还会去开山伐木吗?王叔家要是不穷,要是很富,他还会要那千把块钱吗?今天开这个会,我就是想和大家再商量商量,这山还开不开,这木还伐不伐,这根雕木雕还弄不弄!

  弄!还弄!

  一些人表态了。一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吭声。

  老少爷儿们!咱开山伐木,第一天就出了事,死了人,出师不利,这很不幸。但是,咱们不干,就没有出路!咱们不干,谁也不知道咱们的葛条麻草鞋还得穿多少年月;咱们不干,谁也不知道咱们的黑油灯还得点几朝几代;咱们不干,谁也不知道咱们无名谷的蚰蜒小路还要走到何年何月;咱们不干,谁也不知道咱们的茅草奄子泥皮房子还要住到是柏叶落呀还是驴出角;咱要不干,谁也不知道咱们今后的盐油米面还有多少保障!不过,我说这也不是吓唬大家,我只是给大家提个醒儿,究竟弄,还是不弄,还要看大家的意见,大家的想法。

  弄,弄,弄吧,还是弄吧,再不弄都该喝西北风啦!

  弄吧,弄得好了,咱今后可不过那受症日子啦!

  弄,好好弄!弄好了,把咱们的小学再好好弄弄,叫孩娃儿们都正儿巴经地学点能处,可是甭再象咱们了,笨得跟猪样,啥都不会弄!

  那情弄了,你再不弄,那王桂生不就等于是白死了,死得不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了!

  老少爷儿们,依大家的意见,咱这事还是弄了好。依我看,要弄就得大弄,咱们大家也得鼓鼓实劲。我还是老想着桂生这档子事,不管咋说,人家桂生是因公的,因公啊,把命都献出来了!命啊,人,一生能有几个?你想想!我想着咱村中心挂车脚子的大皂角树,是咱们村的寿星,是咱们村的光荣。也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那树身上有块干疤吗不是?因此上,我想着咱们就在这块干疤上做做文章,叫小二和才娃他们把那块大干疤给饱平喽,以后,只要是对咱们村有大功的,咱们就把他的名儿或者是他的啥子东西弄到上面,也叫他们跟大树一样光荣光荣!大家说中,还是不中?

  中啊,中啊,可中!

  弄吧,弄吧,弄得美美儿哩!

  弄吧,给他们弄上。

  弄吧,给他们弄上,也鼓鼓大家的劲儿!

  好好好,咱弄,咱弄!不过,我还有一个想法,还是说桂生这事,我想着,不管咋说,人家桂生是为咱无名谷因公那个的第一人,咱就先给桂生弄上,大伙说行不行?

  行啊,弄上,先给桂生弄上!

  中中中!

  行行行!

  王小二,李才娃----你们俩木匠再操球个心,负球个责,把大皂角树上那块干疤好好弄弄,弄点洋漆,打个底儿,镶个边儿,先把桂生弄上!

  中中中!

  行行行!

  王小二、李才娃领了任务,丝毫不敢待慢,就张罗着去弄那大皂角树上的干疤去了。当俩木匠准备好锯子、刨子、墨斗、砂布等木工家什来到大皂角树跟前时,才知道他们上了言家丁的当了,这个嘴上没毛说话不牢的家伙,给他们出了一道一辈子都没有碰见过的难题!他们往日做木工活,都是把要做的物物件件平放在地上或者是木工专用的长凳上,该锯了锯,该拉了拉,该刨了刨,该砍了砍,可以随心所欲,左右逢源,把要做的物物件件弄得光光滑滑滋滋泥泥漂漂亮亮,这下子咋弄?树在地上长着,在长着的大活树上干活,不能扳倒,不能颠倒,不能翻个儿,不能拿在手里闭起左眼挂眼儿,不能放在木工凳上锛锛砍砍,打从落地来到人间,压根儿就没有做过这种活呀,我的乖乖!真真是年轻人尽想些年轻事,难煞人也!

  刚开始,大面积弄的时候,首先是把那大疤上的鼓肚子凹腰的地方用锛锛平,这道工序似乎还好弄点,尽管离地有六、七尺高,放个桌子上去还都能弄,都不太耽误多大的事,这轮到把那干疤溜边锯方的时候,可让俩木匠做住难了。用锯锯吧?大家知道那棵大皂角树八人合抱粗细,你锯啥东西,锯子总得比被锯的物件长出好多才行,才能拉开,才能弄。你想想,那八个人合抱粗细的大树,要横着在树身上锯,哪儿有恁容易,你谁能弄来恁长恁大的锯?再说了,你要是竖着锯呢?!

  上去碰个大钉子,俩木匠去找言家丁交差去了。

  家丁,那事俺弄球不成,一辈子见都没见过在长着的树上干活儿!

  那咋弄不成?我就不知道那咋弄不成?

  那你去看看吧,你跟俺一路到大皂角树下看看到底能弄不能弄。我看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言家丁不知深浅,立立即即答应说去。嘴上没说心里却想你们这些人呀,干了多年的木匠活,咋会恁是呆板?那不和平时干活一样吗?这回不就是把青杠木桦栎木姜子木腊子木黄楝木浑椿木变成了皂角木了吗?

  言家丁和两个木匠一起来到大角树下,王小二说,家丁,这干疤上的不平的地方大概都锛平了,这一下得把整个边儿锯的四四方方的,俺弄不来恁大的锯,俺弄不来,你去给俺弄一把,要不,这事我看八成是弄不成了。

  恁怕人?弄不成也得弄!言家丁嘴里说着,心想叫我看看到底得用多大的锯?他心里想着,一看那八人合抱的树身,大概一估摸,心里说乖乖,这锯只怕得三丈长!你们去弄嘛,叫我去弄,干脆叫我也把木匠替你们当了算了!弄吧,你们弄吧!

  唉唉唉唉----家丁,这事可不是恁球简单的呀,你就是弄来大锯,横着能锯,上下着、竖着你咋锯?你就是有日天的本事我看你也是大眼瞪小眼,也一样锯球不成!

  小二,才娃,反正这事不管再难弄,也得弄,不弄不中!这个方法弄不成换那个方法,老方法用不成,你们给我换新方法,不管翻来还是调过去,不管说到天东地西,这事还得弄,百想法儿还得把它弄好!就这吧,下边的事你们俩看着办吧!言家丁说完,笑笑,便撤着要走。

  唉唉唉唉-----家丁家丁,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就老憨记住这一条路?不会想想别的办法,非得往这大皂角树上弄?王小二见言家丁撤着要走,立立马拽住言家丁的衣裳襟说。

  不不不,不中不中,就这一个办法,因为只有这棵大皂角树和村西头的大白果树才是咱们村的象征,才是咱们村的见证,才是咱们村的光荣,其它啥都代替不了,你们慢慢磨对吧,反正你们要抓紧,我也不给你们限制时间。言家丁说完,便无可奈何地笑笑,走了。

  这下子,大树下剩下两个老木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哭笑不是,只好看着大树搅起脑汁子来了。

  小二,不中了那样,弄边儿时咱不用锯咋样?

  不用锯咋弄?

  我说咱那样,边上打上墨线,打上以后,咱不用锯,咱改用凿子凿。就贴住墨线一下一下地凿,不是也能凿出齐刷刷的边儿来?李才娃说。

  王小二把眉头皱了几皱说,这样也会中,不过就是太是费事,太是慢。

  你怕费事咋弄?咱不弄中?

  那就慢慢弄吧,反正他也没有给咱限时间。王小二又说。

  于是,两人就凿,就象凿的不是大树,而是凿的鸡蛋,要把鸡蛋的外皮硬皮凿透还不能叫伤了内里的白皮软皮,不能叫蛋清蛋黄流出来一样,他们凿得年长月久,一米见方的木边,他们俩人轮换着整整凿了三天!为了防止凿刃钝了把边弄坏,他们还专门把他们的磨石搬到皂角树下,三天时间,把凿子磨下去了半寸,把磨石上弄了两个公分一道深槽!

  边的问题解决了,更难的是咋把疤面刨光的问题。没办法,他们就先把那疤心间正中的屁股大小一片用刨子刨光之后,没门儿了,于是,他俩就圪蹴在树下盯着大皂角树上的那块被他们改变了根本面貌的干疤看。直看得年长月久,楞是想不出好方法来。

  兄弟,要不中了咱那样咋样?这一下是王小二有了办法。

  你说咋弄?

  不行了咱就弄个宽木铲裹起做木匠活用的砂布一下一下地磨磨搓搓打打,把它弄平弄光,你说中不?王小二说。

  李才娃儿皱着眉头想了想说要说别的也没有办法,也只好这样了。不过,开始要用粗砂布,后来要用细砂布。

  对对对,中中中!

  于是,俩人就用砂布裹着宽木铲,在那块干疤上又是磨又是搓又是打。

  你猜猜这一米见方的地方俩人弄了多长时间?

  五天,乖乖,整整五天!

  这下子,干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方方正正的又平整又光滑的白面子!

  王小二和李才娃把大皂角树的那块大干疤弄平了、打光了,来说把王桂生咋往上边弄。

  家丁,家丁,树上那块大干疤弄平了,也刨光了,你说给桂生咋往上边弄吧!

  弄好了?

  弄好了。不行你去看看?

  中,我去看看。

  言家丁就和王小二、李才娃一路来到村中的大皂角树下。

  言家丁走到大皂角树跟前,用手摸摸那块被两个木匠弄得很是光滑的干疤,说弄得透光,我说中吧,你们要说不中,看看这弄得多平,多光,多美!美是透美,可这会还不能弄。

  咋?

  你们忘了,我不是给你们说了,这还得好好打个底儿,镶个边儿,再往上弄嘛!言家丁说。

  还打底儿镶边儿?

  打底儿镶边儿。

  中中中,你说咋弄就咋弄,你说咋弄就咋弄。王小二说。

  那底儿咋打?那边儿咋弄?

  底儿用上好的笨漆漆三遍布三遍,交替着弄。弄好以后,再弄点红洋漆漆三遍,把它漆成红色儿的。

  恁费事?

  越费事越好。

  那边儿咋镶?

  漆了布了以后,您再找四条上好的木条子,挑成好看的牙子,炖点儿胶,把它粘到四边,把它框得四四方方的,就成了。到时候再说咋给王桂生往上边弄。

  言家丁说完以后,走了。

  一王一李二位木匠便如法炮制,五天以后,一个周周正正大大方方精精美美的光荣牌给古捣成了。

  家丁,成了,成了,你说咋弄?王、李二木匠告言家丁说。

  成了?

  成了。

  成了赶紧叫何老师去写字。

  何玉民老师便在最上面写上了光荣牌三个字。这三个字是楷体的,字写得很有功夫。这三个字的颜色是黄色的。黄字写在了红“板”上,柔和、分明。

  轮到王桂生三个字,是魏体的,白色的。魏体字庄重、大方。白字写在红色底板上,红白分明。红,象征光荣;白,表示人们对死者的哀思与怀念。王桂生三字的下边,是几行黄豆粒大小的正楷小字,简要叙述了王桂生的生卒年月日和简要生平。根据组里的规定,再下边必须挂一件死者或者是伤者小时候的一件遗物或爱物。当时,向王家人要桂生的血衣,王家人不配合,说人都死了,还能啥球能!就在苦于没办法的时候,言家丁突然想起王桂生小时候耍的一个陀螺还在他家,就慌慌忙跑回去拿了来,叫王小二在上边钉了个钉儿,又在陀螺上钻了个眼儿,穿了根绳儿,挂在了光荣牌上。

  十四   王小二时小强冉有明都

  上了光荣树

  继王桂生之后,王小二、时小强和冉有明都上了光荣树。

  王小二是做木雕时锯掉了一根指头,它的纪念物是一个小钓鱼钩。王小二小时候老好钓鱼。

  时小强是上山崩树根时飞起来的石头砸坏了一只胳膊。他的纪念物是他小时候放羊时常甩的一支响鞭。

  冉有明是上山背木头时在一个陡坡上蹬错了脚,掉到山崖下面摔断了一根肋子。他的纪念物是一把小刀子,他小时候爱拿着小刀子在娃娃堆里揪住娃娃妞妞们的头发装着是杀猪,总把那些胆小怕事的娃娃妞妞们吓得唧吗乱喊叫,为这事小有明回到家里没少挨揍。结果长大了,他竟真得学会了杀猪。


上一篇: 《穿越死亡》     下一篇: 《蛇女郎的端午情殇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550次 | 联系作者
对《穿越死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