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死亡》--太阳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6-10   共 0 篇   访问量:608
穿越死亡
发布日期:2016-06-10 字数:5051字 阅读:608次

  十二  深更半夜,无名村炸                 响了三声黑炮(一)

  王振怀一干人等拿着言家丁写的条子到言五金家的牛棚牵牛去了。

  王振怀以开山伐木的受害人和胜利者的双重身份出现在言家丁家的牛棚里。当时正是连天晌午,村里人埋过王桂生都回了家,吃了中饭,躺在床上睡大头觉去了。瞌睡大的、能睡着的都呼噜呼噜睡着了。瞌睡小的,睡不着的,就躺在床上想王家人今天是咋回事,自家死了人,非让言家丁披麻戴孝是啥道理呢?言家丁他是为了发展村里经济才组织大家伙儿上山伐木的,也不是为他自个儿,何苦让人家披麻戴孝呢?出事儿了只是出事儿了,何苦拿不相干的人来出气呢?翻来复去,百思不得其解。想不出究底就狠往深处想,睡不着就狠往深处睡。你可甭笑话我用这俩狠字用白了,该用很字,其实我是想借此来强调他们想把事想清楚、想睡着的强烈愿望。结果是越想越想不出答案,越想睡着就越睡不着。

  王家人以开山伐木的第一受害人和胜利者的双重身份悄悄走进言家的牛棚,解开那头顶值钱的南阳种牛牵着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言家。

  言五金和韩小菊两口子正在生王家人非要让言家丁为王桂生披麻戴孝的暗气,对王家人的过分做法愤愤不平。两口子甚至想到他这是啥意思呢?莫非他们言家两口子的气数快要尽了?寿限快到头了?要不为啥非要叫家丁为他一个不到三十岁的毛孩娃披麻戴孝呢?要不是,象这样的特殊事故,在干大事、大工程中出现一、二也是难免的,再说他王家人当时都跑到哪里去了?还是家丁最先跑到跟前,背起王桂生就往家跑,心想如果能抢救过来也是最好不过的了。自己的孩娃背了死人臊气不说,不找你王家人的事吧还不说,你们却反过来倒打一耙,非叫俺言姓人为你王姓人披麻戴孝,这是从何说起呀?这是啥球道理呀?再一个是孩娃家丁,是气迷了是咋,人家叫你为王桂生披麻戴孝你就真的为王桂生披麻戴孝?这吧还不说,你千不该 你万不该,你不该又在那种埸合掰开巴掌打你哥哥的脸呀!这是咋了?这是咋了这?这到底是咋了这?!

  言五金和韩小菊正在想得一世八结二五成十,咋会忽然听见牛铃铛响了呢?而且响声由小到大,现在又由大到小了?这是咋回事?言五金、韩小菊两口子越想越不对劲儿,于是,就翻身下床,跑出门外来看。当他们跑出门外时,见王振怀一干人牵着他们老言家的牲口已经走得好远了。于是,言五金就破喉咙倒嗓地喊王振怀----你拐回来----你为啥偷弄,弄走俺言家的大种牛?

  王家人听见了,回话说,这是经过言组长批准的,有言组长的手令!王家人说着,头也不回地牵着牛自顾自往前走。

  他们不停,撵----

  言五金对韩小菊说。于是,两口子就撵,飞风样在后边撵。王家人牵着牛不紧不慢地走着,言五金和韩小菊不大一会儿就撵上了。

  振怀哥,你,你们这是为了啥?这到底是咋着嘞?前晌叫俺言姓人为你王姓人披麻戴孝,眨眼功夫又来偷俺言家的牛?这道底是咋回事?当时你们王桂生出事时你们都跑到哪里去了,恁高恁陡的坡,俺家丁把桂生背下坡背到村头,衣裳都被你们桂生的血湿透了染红了,你们看见没有?就这吧不说,你们还毛不找,却倒找毛(毛不找,倒找毛,谐音,凸凹俚语,意为胡找岔子、倒打一耙),又是叫俺家丁给你们桂生披麻戴孝,又是来偷俺的牛?这天下还有公理没有?

  哎哎哎哎,言五金,你话可要说清楚了,啥,我们偷你们牛?你刚才就说了一遍,我都没有过多追究,这一会儿你又说是偷,你道底说说谁偷你们老言家的牛了?王振怀真有点愤愤不平的味道。

  我说你偷牛了,我现在还是说你偷俺牛了,你现在手里还攥着俺家的牛紖,你现在还牵着俺老言家的牛,你王振怀还能抵赖?你王振怀能咋着我,你王振怀敢咋着我?言五金和韩小菊一齐上了,唾沫星子喷了王振怀一脸。

  你再说一句,你再说一句?王振怀质问着,说你知道个屌,我走到路上,拾了根绳,拿着就走,谁知道走到这里,听见你们喊,扭过头来一看,后头咋会跟头牛呢?王振怀神秘兮兮地说着,把牛紖递给同族人,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窜上前来扯着巴掌要打言五金、韩小菊两口子。你说,你们说,到底谁偷你们家的牛了?

  就你王振怀偷俺老言家的牛了,王振怀偷牛了!说走着走着拾根绳,哼,鬼会相信!

  啪----啪----啪----啪----

  王振怀扯开巴掌在言五金的脸上发狠地煽了两个来回,把言五金的嘴煽出血来。

  哎呀-----大家二家都听着,不得了了呀,王振怀偷牛又打人呀----大家都来看吧----韩小菊那女高音在无名谷、在无名村久久回荡。

  全村在家睡大头觉的人都跑来了,睡不着,想心事的人是听见韩小菊的喊声跑出来了。睡着了的人是被睡不着的人往外跑时那沉重的咕咕咚咚的跑步声惊醒的。

  全村人都来了,都围在言王两家和那头活着的脏物----南阳种牛的周围。

  大家二家都听着呀----王振怀偷牛又打人呀----

  大家二家都听着呀----俺没偷牛才打他呀----

  不要脸,不要脸,事实面前不承认呀,这世界上还有没有理了呀,啊?

  对对对,大家都说说,明明是没有偷,宁歪着是偷,这世界上到底还有没有理了呀,啊?叫大家评评理!

  对对对,叫大家评评理!大家看看,俺来牵牛,是言家丁言组长批准的呀!你们大伙看看,我这里拿的有言家丁言组长批准去他们家牵牛的手令呀!大家看看,我请大家看看!

  言家丁同意王家人到他们家牵牛的条子在人群中哗哗啦啦地传开了。

  人群中不住有人咂着嘴说真是,真是批准条子,真是家丁组长写的字,一点不假。

  这言家丁言组长今天是咋了呢?

  言家丁言组长今天是喝迷浑汤啦?

  王振怀一说他有言家丁批准的条子,言五金、韩小菊就注意听了。他们见王振怀大大方方地拿出一张条子让人们传看着,知道不会是假的,再加上又听见人们的议论,那是可以断定无疑了。听到这里,言五金、韩小菊不由分说扭头呜呜呜呜地哭着走了,哭着回家了。哭着回家的路上,言五金、韩小菊两口子都在思忖这家丁是咋了呢?

  于是,王家人牵着那头南阳种牛象战胜国的代表人物押着俘虏押着战利品回国一样,以胜利者自居,丝毫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看样子,他们今天办的不是丧事而是喜事似的,说说笑笑回家去了。

  王家人牵着言家丁家的那头南阳种牛走了不远,尚未散去的人群中突然暴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狂喊:不中----

  只见生产组副组长、和言家丁一块上洛阳考察、回来给乡亲们大喷洛阳的刘二红不依了。只见他飞风似的追王家人去了。

  俗话说理不顺气死旁人。今天全村人都对王家人的所作所为感到困惑感到吃惊感到不满,看不顺眼,想发泄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这会儿见刘二红撵王家人去了,不让王家人牵言家的牛,为大伙出了气,于是,大家就不约而同地也追赶上去,为刘二红助威加油去了。

  大伙撵刘二红也是撵王家人的时候,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都尖尖细细粗粗重重高低不平地喊道不能牵牛----不能牵牛----那人群,那尖尖厉厉粗粗重重的喊声象大雨象风暴象雷霆象海啸,劈头盖脑地朝王家人卷了过去。王家人看自己犯了众怒,想跑,但那头庞然大物却怎么也跑不快,直气得他们咬牙切齿。没办法,他们有的在前头拉,有的在后边赶,还是走不了多快。

  气煞人也!

  说时迟,那时快,不一会儿,刘二红和一二百号大大小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撵上来了。刘二红最先赶到。他撵上之后,不由分说,左右开弓,在王振怀的脸上来了两个来回,说你强抢民牛,不得好死!一句说完,拽过牛紖,牵着就往回走。

  呸----丢人,偷人!

  呸----丢人,没牛不要,偷牛!

  呸----

  呸----

  人们群情激奋,简直要爆炸了!

  王家人眼看看村人都向着言家,心里再委屈,表面上不敢再有什么动作,死了人又犯了众怒,如丧考妣般回了家去。

  王家人今天办了丧事又受了村人的羞辱,禁不住恼羞成怒。他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家里死了人,还是因公,这是言家丁在孩娃的追悼大会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地说过的,那为啥村人咋都不向他们王家呢?他们王家是无名谷开山伐木的第一个受害者呀!村里人是咋了呢?孩娃死了,也算是为集体捐躯了,蛮想着既然是因公死的,叫生产组给赔点损失,但是,明着说让生产组赔,未免有点不太对劲,于是,他们就变着戏法说是让生产组给点丧葬费,补偿点经济损失,没想到,言家丁却说只能给三百。三百,对他们来说,太少了点,因为他们太穷了呀,桂生家已经两个多月没能吃上盐了!自家死了人,向生产组要补偿,也是出于无奈,也是因为太穷了呀!要是家里有吃有喝,谁会去干那王八蛋事!今天为了啥叫言家丁为桂生披麻戴孝呢?要说他们清清楚楚古往今来就没有那个道理,他们是想着用让言家丁给桂生披麻戴孝来震他言家丁的,叫他知道王家人也是不好惹的,因公死了人,不给点补偿你言家丁是下不了台的!我们就没有去找别个去要,谁叫你是生产组长,开山伐木又是你亲自组织的,我们不找你找谁!你言家丁说生产组只能给三百,俺也知道生产队拿不出来更多的钱来给俺补偿,可俺们穷成这样,又为公家死了个人,就这样平白无故地算了?就生产组拿那三百块钱就算了?俺王桂生的命就只值你那三百块钱?你言家丁说了,生产组没钱给,把你家的南阳种牛给搭上,那也行啊!管他是啥呢,只要能变成活钱俺都要!谁叫俺穷成这呢?人穷了,不行了,装不起刚强了,言家丁你原谅俺吧!

  言家丁,反正你表过态了,要把你家的南阳种牛给俺作为对俺桂生因公死亡的补偿,村里人不让俺要,俺非要不可!不能明着要,俺偷着要。你可知道俺偷着要也是经过你言家丁言组长批准的!

  夜深了,这是埋罢王桂生后的一个晚上。今天是农历五月二十九,是月黑头天,全无名谷都黑得象墨汁一般。言家丁,言五金,韩小菊,你们睡着了没有?全村的大大小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你们都睡着了吗?俺王家又去言家的牛棚了,俺又去牵那头南阳种牛去了。你们不要大惊小怪,这可是三天前已经证实过的了,你们大家都知道这是言家丁批准了的,同意了的,俺既不是偷,更不是抢,说句丢人话,俺拿一个大活人换他言家丁一头南阳牛,没占多大便宜吧?也够寒碜了吧?去了,俺去了,俺去偷,不!俺去牵言家丁家那头南阳牛了,你们大家都安安生生地睡吧,安安生生地睡吧!

  第二天,也就是埋罢王桂生的第四天,言五金发现他家的南阳种牛丢了,不翼而飞了!

  五金,那还用问,那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啊,哈哈哈哈---- 

  五金,他偷咱的牛,咱到乡派出所告他去,便宜他哩!

  五金,他家人死了,那是他自己不小心,人家都跑了,他抱住大树听啥他听?他不是自己找死呀?找生产组啥麻烦?给他补球啥偿!

  五金,生产组给他补偿他为啥弄你们的牛呀?咱依不了他!

  五金,咱家丁是生产组长可不是生产组呀,凭啥咱的牛给他去顶生产组的补偿?没门儿!

  五金,他要是不讲良心了,咱也不给他讲良心,咱去把他刚刚埋了的王桂生扒鸡巴出来,扔在野地叫狼拉狗啃,看他生气不生气!

  五金,咱也去报服他一家伙,咱去偷偷把他王桂生的坟扒开,把王桂生的死尸弄鸡巴出来,打条狗装进去,叫他在三年之后起坟时,发现当年他家死的不是个人,而是条狗!

  五金,他把咱的牛赶跑了,咱去下毒把他家的猪狗鸡猫全全部部药死,叫他也过不成安生日子!

  五金,咱家丁是头朝外的人,干着正事,咱不和他胡来,咱给他来正经的,咱大大方方去派出所报个案,叫人家把他弄走,一头南阳牛值两千多块,至少也判他三年五年,叫他去正儿巴经地受受洋罪!这样,咱到哪里都说得过去,到哪里都不丑!


上一篇: 《又一颗良心,魂归故里》     下一篇: 《穿越死亡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608次 | 联系作者
对《穿越死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