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关于梦想》--正版授权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6-10   共 0 篇   访问量:952
第二章 关于梦想
发布日期:2016-06-10 字数:7769字 阅读:952次

梁仁才语录:所谓梦想?就是每天六点钟喊你起床,凌晨两点才肯让你睡觉,而你还为之乐此不疲的事情。

很多人都认为上海繁华似锦,笙歌不休,乃是中国一等一的国际前沿大都市,是梦想家的天堂。于是,很多志大高远的人,千方百计的走入上海,渴望在这里一展个人的人生抱负。

梁仁才便是这样志大高远的人,从小就是。

梁仁才,男,1988年二月初二,他出生于HN省一个四面环山的村庄。

这个村庄在八十年代还是很信奉封建迷信的,他们相信一句祖先传下来的俗语,叫“二月二,龙抬头。“

于是,龙年龙抬头之日降生的梁仁才,被家里人当成了宝贝,认为这孩子将来便是那抬头之龙,是个大能人,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梁父得此子后,喜不自胜,特地跑到村子里颇有威望的神算子李瞎子家求取名字。李瞎子拿出铜钱一番摆弄,言道天神赐仁才二字,希望孩子成为仁义富具才华之人,梁父大喜,丢下一张足够一家人吃半个月的、两斤的粮票给李瞎子,感谢天神赐名。

时光荏苒,眨眼之间梁仁才便到了参加高考的年纪。

这时候的梁仁才早已在县城里道听途说了不少外面的花花世界,这其中,他对上海有了无尽的向往。

2002年,高考志愿上,自信满满的梁仁才将第一志愿第二志愿第三志愿等等,所有能选的地方,全部写下了“复旦大学”四个字。

要知道,高考对梁仁才这样的农村孩子来讲,意味着的,可并不仅仅是找到一份体面的好工作,更是飞出农村、鱼跃龙门的一张门票啊。

填写志愿的时候,梁仁才的表情很庄严,如同一个狂热的爱国者,面对用鲜血铸成的五星红旗。

梁仁才有资格自信满满,因为他的成绩一直都是全市前茅,是学校和各位老师认定的北大清华的种子。

当然了,任谁在考试的时候,顶着一个三十九度的头颅,都不可能发挥出正常水平的,所以,这次高考,梁仁才没能进入他梦想的复旦大学,没能进入萦绕他心头的上海。

村子里的乡亲们迷信,认为梁仁才太傲,整个志愿表那么多机会,他却偏偏全部选成一个,这样的行径触怒了老天爷,老天爷整治他,让他发烧……

梁仁才决定复读,他只能复读!

梁仁才的家境隶属“寒门”,寒到什么程度呢?

梁仁才家住的房子还是以前地主家的那种土坯房,半夜入梦后常常被不时掉下来的土疙瘩吓醒。21世纪啊,竟然还有人住在这种土坯房中,这绝对是寒的不能再寒的门弟了!

那时候市场上还没有比较大的豆腐渣工程,危房的概念还没有衍生出来。但这使用了上百年的土坯房,绝对是当下中国最危的危房了。

2002年,复读费用2000元,对于家境贫寒的梁仁才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是,梁父近乎砸锅卖铁的东拼西凑,还是在梁仁才开学之前,凑足了梁仁才这一年的复读费。

梁父没有对梁仁才说什么大道理,甚至根本就没有对梁仁才说话。

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虽然本身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是他心中却有一个念头:娃愿意读书,咱就供,吃糠喝汤也得供,不能让娃像自己一样没本事。

复读的一年时间里,一切都是按部就班。梁仁才每天做固定的繁重的课业,巩固着越发扎实的功底,静静地等待着高考的来临。

很快的,2003年的高考来临了。

梁仁才是自信的,哪怕经过第一次高考的失利,也没能改变他的这种自信,因为那不是他自己的问题。

不过多少的,梁仁才还是有了一些“收敛”。梁仁才有时候是有一点小迷信的,他怕真的像村人所说的一样,自己的行径会遭天所妒。

所以这一次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梁仁才仅仅是在第一志愿上填写了复旦大学四个字,表情一如02年那次的庄严凝重。

至于第二志愿第三志愿之类的,便让他们空着吧!反正就算考上了,自己也不会去的。

还好,这一次考试相当的顺利。

至少,刚刚考完的梁仁才是这么认为的。梁仁才在众多亲朋的询问之下,谦虚而意气风发的回答着:问题应该是不大的。

梁仁才这个回答果然是谦虚的,因为他用到了“应该”这个不表示十分肯定的词汇。但是这种谦虚,只是梁仁才表现给亲朋看的,他的心里早已经开始狂喜:上海,我马上就来了!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梁仁才的成绩竟然会比预估成绩少了130多分……

梁仁才百般查询,打了无数个电话,结果却是被一道陌生的仿佛远在天际的冷冰冰的声音告知,自己数学成绩是零分。

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雳,狠狠地落在了梁仁才的头顶,劈的梁仁才头晕目眩。

零分?怎么可能?

这是梁仁才听到“冷冰冰哥”的声音后,产生的第一个想法。梁仁才最自信的学科,可就是数学这一门啊!

没有填写考生信息吗?

无稽之谈,哪个学霸在面对考试,特别是高考这种近乎鱼跃龙门的考试里,会忘记填写考生信息?至少,梁仁才填写考生信息的画面,他是历历在目,绝无错乱的。

最后,还是梁仁才的班主任托朋友查询才知道,原来,某个考生的父亲极度有钱有势,花费大力气将一些考生的某科成绩据为己有了,其中某科成绩,可能就是……

至于这名考生,听说都没有走进高考考场。

讲理吗?

跟谁讲?

呵呵……

梁仁才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为什么那些有点权势的人可以如此这般无法无天为所欲为,为什么他们可以心安理得若无其事的盗窃别人千辛万苦取得的成果?

为什么?是谁给他们这样的权利?

还要继续复读一年吗?

暂且先不说那高昂的复读费用,梁父能不能承受的起。如果明年依然有这样或那样的意外情况,梁仁才该怎么做?继续复读吗?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

可是,放弃吗?

梁仁才千个、万个不甘心啊……

梁仁才最终还是选择了复读,但是他在心底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还是不能够进入复旦大学,那自己便跟着村子里的人,一起到外省去做苦工,绝不再给贫困的家庭增添负担了。

这一次,梁父依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清楚,这一次梁仁才的高考失利,是那些大人物手眼通天,不怪娃。

万幸,这一次的复读,老天爷终于没有为难梁仁才了。

梁仁才如愿以偿的考入了复旦大学,鉴于第二次高考中遇到的被人盗取成绩的原因,梁仁才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新闻系,决定学习相关的知识,来揭露社会上黑暗的存在。

至于梁仁才毕业之后,能否利用这些知识揭露一些无法无天的人物,目前我们一无所知……


上一篇: 《第一章 人才?任裁!》     下一篇: 《又一颗良心,魂归故里
责任编辑: | 已阅读952次 | 联系作者
对《 第二章 关于梦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