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老舍大师的文学语言》--hjsky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5-25   共 0 篇   访问量:638
学习老舍大师的文学语言
发布日期:2016-05-25 字数:4911字 阅读:638次

清明前夕,我再次参观了人民的艺术家、语言大师老舍先生的纪念馆。仗着居住京城近水楼台,这已是我第三次来此参观了。重要的是崇敬、向往、学习。每次都有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发现,不同的观感。

首次参观随络绎不绝人群进入,印象中迎门有个大金鱼缸,这是老舍大师写作休息片刻时的喜好。有会客室、卧室、工作室、展览室、书房等,都不同程度展示着老舍大师的作品、书信、书法或与中外友人照片等。标准的四合院落保持着原样,这是党和政府重视和关爱人才哦!

第二次参观时,直接进展室,映入眼帘的是:冯玉祥对老舍人品的评价:“老舍先生到武汉,提只提箱赴国难,妻子儿女全不顾,赴汤蹈火为抗战!老舍先生不顾家,提个小箱子撵中华,满腔热血有如此,全民团结笔生花!”巴金对老舍《茶馆》评价:“我又看了一次《茶馆》的演出,太好了!这是真实的生活。短短两三个钟头里,我重温了五十年的旧梦。”曹禺对老舍作品评价:“他的作品有些是永垂不朽的,他作品中的‘幽默’是今天中国任何作家所没有的。他的一生著作在群众心中,在世界文学史上也是有地位的。”

这次我特地选择临近清明节参观,一为祭奠,二为更好地学习大师的文学语言。直入书房,单看门旁前言,就知老舍大师对我国文学艺术的贡献了。——“说到北京,总会让人想起老舍,想起他笔下那些活灵活现的北京人,祥子、虎妞、祁老爷子、大赤包、王掌柜、常四爷、程疯子……老舍是北京的,也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他的作品和人格魅力,为我们打开一扇通向至真至善的大门。

是的,老舍大师风趣的语言,不仅幽默,在此基础上那一篇篇与底层百姓心连心的大作,那同情弱者为之呐喊书写的巨著,至今仍鼓舞着亿万中国人民,如《骆驼祥子》、《月牙儿》、《我这一辈子》、《四世同堂》、《龙须沟》、《茶馆》等。老舍大师1951年被北京市政府授予“人民的艺术家”光荣称号。他曾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及北京市文联主席。他在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一年多后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瑞典评委们仅看到《骆驼祥子》这部作品的开头部分,就觉得这位作家的语言功底与思想了得,获得了最高的投票,评委会决定把诺奖授予老舍先生。但当得知他已不在人世,很是惋惜。每当想起这段历史,痛失文学巨匠不仅让中国乃至世界人民皆痛哉!惜哉!

是的,这一个个荣誉的背后,艰辛自不必说。单说那一部部宏伟著作,不仅凝聚着大师的智慧、心血、思想的结晶,更是“千砖万瓦”叠起啊!换言之,是语言的堆砌,它就像高楼大厦的柱子,缺少了它,也就无从谈起了。老舍大师在《名人自述》中说:“写作有一定的条件,爱清洁秩序的人往往好安静,我就这样。把我放在一个毫无秩序的地方,我实在无法工作。”

是的,语言来自心声,人喜秩序,这一部部著作的语言,也定有秩序,即有着特殊意义的。他的语言特色鲜明,通俗易懂,情景相融,风趣幽默,善用最简洁的文字、最清楚明快的表达要写的东西。有着节奏韵律的优美,应了苏轼那句名言:“发纤浓与简古,寄至味于淡泊。”

《龙须沟》中丁四一番话,方知底层人的生活状况:“他妈的,我们蹬三轮的受的这份气,就甭提了。就拿昨儿个说吧,好容易遇上个座儿,一看,可倒好,是个当兵的。没法子,拉吧,打永定门一直转悠到德胜门脸儿,上边淋的,底下趟着,汗珠子从脑瓜顶而直流到脚底下。临完,下车一个子儿没给还不算,还差点给我个大脖子拐!他妈的,坐完车不给钱,您说是什么人头儿!我刚交了车,一看掉点儿了,我就往家里跑。没几步,就滑了我俩大跟头……”

读着这样的文字,仿佛身边站着一个穷困潦倒、衣不遮体,在风雨中,任汗水浑流,恭敬为有权势的人服务,结果白服务不说,还要挨揍甚或没生命保障,窝心火的穷苦人呀!

《茶馆》中,王利发掌柜一段话:“我呢,做了一辈子顺民,见谁都请安,鞠躬、作揖。我只盼着呀,孩子们有出息,冻不着,饿不着,没灾没病……我老没忘了改良,总不肯落在人家后头。卖茶不行啊,开公寓。公寓没啦,添评书!评书也不叫座儿呀,好,不怕丢人,想添女招待!人总得活着吧?我变尽了方法,不过是为活下去!是呀,该贿赂的,我就递包袱。我可没做过缺德的事,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就不叫我活着呢?我得罪了谁?谁?皇上、娘娘那些狗男女活得有滋有味的,单不许我吃窝窝头,谁出的主意?”

老舍先生不愧是语言大师,原本生活中看似平常的事,经他的丰富想象,笔墨调和,迁想妙得,忽然就不同寻常起来。让人觉得旧社会一个精明能干、左右逢源、自食其力的茶馆掌柜,却落得无法生存的窘境。读来让人心颤不已,达到向黑暗社会控诉的效果!

《骆驼祥子》中:“六月十五那天,天热得发了狂。太阳刚一出来,地上已经像下了火……”

这样的语言让人震撼!写得妙!形象!权威!让我辈汗颜,恐怕任我们再学十年,也不定赶上呢!英国作家毛姆说:“写作是门精妙的艺术,只有花费很大功夫才能学好。”而写作的表达工具是语言啊!要不,哲人怎说:人的才华是有些天分呢。

用老舍大师话说,他学语言大致有三种:“多读有名的文艺作品,多练习各种形式的文艺写作,多体验生活。

啊!这几句话隐含着许多奥妙,它需要我们下十倍、二十倍的努力去学习研究。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当然,既需要一定的悟性,更要持之以恒啊!俄国的文学巨匠托尔斯泰曾寄语文学青年:“你们要掌握历代优秀作家们掌握的那些,再继续前进!

是的,我辈若能如此,何愁我们的民族,不兴旺发达!何愁我国的文学艺术,在世界文学之林不高高耸起呢!

老舍大师将永远活在亿万人民心中!他在文学方面对人类有着巨大贡献。他的思想、他的语言艺术,会永远照耀着后人前进的路!

可叹的是,这样有才干的大师,在那人妖颠倒的年代,也无法生存,让人心寒。我走出纪念馆如此想着,天空竟下起雨来,那仿佛是我从心底流淌的泪哦。

上一篇: 《孽欲情债》     下一篇: 《父亲啊 母亲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638次 | 联系作者
对《学习老舍大师的文学语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