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走在人生边缘(二十三)》--漆平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4-13   共 0 篇   访问量:1168
奔走在人生边缘(二十三)
发布日期:2016-04-13 字数:2781字 阅读:1168次

祝大夫又被病人告了。告给了市长热线。接电话的当然不会是市长,电话那边的声音很客气,这让病人家属有些感动,市长真好,他想。甜美的声音耐心听完了他十五分钟的漫长陈述,中间简洁的问了几个问题,哪里住的院,哪个科室,主管大夫姓名,要求解决什么问题,核实完毕,甜美的声音说,希望你耐心等待,一周之内有关部门会给你一个合理圆满的答复的。他一连串说了好多谢谢,那边轻柔的挂了电话。这个电话让他确信:共产党确实像新闻里讲的一样,是为人民办实事的。他突然就放松了,心里几天来积聚的不满与郁闷,因为这个甜美的声音和圆满的回复而晴空万里了。他觉得真的应该感谢党。虽然一直未能真切的理解与感受党到底是什么。

有电话打到了县卫生局办公室。然后有电话打给了祝大夫的院长。院长打电话找她核实情况。“有病人反应你私自推销药品,市长热线要求我们作出答复。”院长直截了当。她当然知道院长一直对她不存好感,她便接着说:“药品推销的事是有,但不是我强行卖给他的,他当时是同意的。再说,咱们医院几乎每个科室都有这种情况,院长你也应该是知道的。”“咱们只说你的事,别的科室的问题还没到上级追问的程度。”院长上火了。“市卫生局责成县卫生局认真调查处理这事,它关系到医院的形象,关系到你的工作前途,希望你能配合相关部门的工作,减少自己与医院的损失。”话已至此,祝大夫明白,事已不是小事了。她说,好吧,下午我跟医务科吴主任谈吧。

药品一直是医院的一个顽疾。总有些大夫,就像苍蝇逐臭一样追逐着药品背后的好处。每个院长都想解决,但总是无法禁止。毕竟这是个崇尚金钱的时代啊。院长自然生气,她们捞了好处,自己跟着受气,还辩解什么!

中午,祝大夫给政府办的一位朋友打了电话,虽然是曾经十分要好的朋友,但近些年来已疏于联系。也便不好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了。正好朋友也闲着,两人就山南海北聊了一阵,以消除彼此之间已然形成的陌生感与拿着手机却无话可说的尴尬,最后,祝大夫谨慎地将话题引入了主题。她说,市长热线这类问题你们怎么解决啊?那边回答说,按照有关程序,责成有关部门或人员解决,并且市长专线会回访,若对方对处理不满意,会让有关部门继续处理,这个关系到单位的考核,领导一般比较重视。末了,她追问了一句,你怎么问这个?祝大夫说,有个朋友有点小事,刚想起来,顺便问一下。然后她挂了电话。

祝大夫才知道院长真不是吓唬她,这事也许还真麻烦着呢。医务科吴主任依旧坐在她宽大的办公躺椅里,保持着一贯的严肃,见祝大夫来,打过招呼,开口便直入主题。她说,之前我们已经跟对方沟通过了,对方反应的问题大部分是事实存在,需要你配合处理好。以便给上级部门回复。她用征询的目光看了一眼祝大夫。祝大夫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点头,表示同意。吴主任接着往下说,对方的要求是:你赔偿他的损失,包括药费,自己在外面买药治病的二百七十元费用,并且赔礼道歉。祝大夫有些为难,钱倒也不多,并且也没有敲竹杠的意思,但要她赔礼道歉,她有些难以接受。当着吴主任的面,她不好再说自己没过错,不接受道歉这一条。但转念一想,私下跟对方说吧,也许对方的态度不那么坚决呢。她便对吴主任说,费用交医务科,完了我跟对方打电话。吴主任也不再说什么。祝大夫交完钱出来,就感觉有些委屈,不就一盒药吗,不就一百块钱吗,何必大动干戈呢?

病人家属一听是她的声音,就有些不高兴。她讪讪地问:你媳妇伤口好些了吗?那边说:没有,你那药就没效果,还贵得很!你不是凶得很吗,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明显幸灾乐祸的语气。祝大夫长长出了口气,安静了三秒,她觉得自己快要发作了,但她不能发作,她告诫自己。她说,药当时是你们同意用的,其他人效果也很好的,那边说,反正我没效果。要不是你强行推销,我会要?祝大夫无话可说了。她感觉情绪要失控了,又要发作了,便赶紧挂了电话。躺到床上,却怎样都睡不着。

大约又过了一周,祝大夫又接到了吴主任的电话。吴主任非常不高兴地说,上面要求两天内妥善解决问题,不然怕会更麻烦。祝大夫知道,自己必须亲自到病人家里去一趟。她找来病例,找出地址,好不容易找到了病人家门口。敲门,开门的是个老人,热情地招呼她进门。她全把祝大夫以为是儿子或媳妇的朋友。因为家里的亲戚她都是认识的。她接过她手里的东西,跟媳妇喊,艳红,来亲戚了!老人提着东西让祝大夫赶紧进屋,自己跟在祝大夫身后,很高兴很意外的样子。屋里来探病的女人见有人来,赶紧起身让座,客气地去倒茶。祝大夫挤出笑容:“这两天好些了吧?”对方不冷不热地回答:“也没完全好,疼的轻一些了。”  探病的女人也许猜到了来人的身份,起身告辞了。屋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气氛有些低沉而压抑。病人的婆婆一个劲的劝祝大夫喝茶,吃自己烙的油饼子。祝大夫象征性的喝了点。病人的态度倒也可以,婆婆十分淳朴厚道。看来关键在于家里的男人,而他不在。祝大夫说,我给你拿了些碘伏棉签,给你换个药吧。病人很配合地躺好了。她查看伤口,换了药。伤口愈合得还算不错,但确实比正常病人慢一些。祝大夫跟病人说了,强调说,再三四天就没问题长好了,绝对不会有后遗症什么的,以后有问题随时打电话。病人的脸色明显缓和下来,但还是不太说话。祝大夫就说,我平时病人最多,事情也最多,有时候对你们不够耐心,语气不好,你们就谅解一下。她顺手掏了五百块钱来,说,这几块钱你买点东西补一补,权当是交个朋友,不打不相识嘛。以后妇科方面有什么问题,尽管找我。病人推脱不收,她将钱塞在病人手里,“你一定拿着,是我一点点心意,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病人就收下了。祝大夫便起身告辞。老人一直把她送到了车跟前。她要上车的时候,老人突然说,“你放心,他再也不找你麻烦了,要在找你麻烦我跟他算账,你这么好的人,我那儿有时候不成材啊。”说完转身低着头匆匆离开了。

晚上,祝大夫有拨通了病人的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明显柔和了。祝大夫的心又装到了肚子里。但这事带来的阴影却在她心头久久未散。                             


上一篇: 《第二章 第二节 中有千结》     下一篇: 《逆流勇进 6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168次 | 联系作者
对《奔走在人生边缘(二十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