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行》--乡村狂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6-26   共 0 篇   访问量:1017
缘定今生
发布日期:2010-06-26 字数:5075字 阅读:1017次
  很早就想写我的妻子,可总是担心写不好,影响妻的情绪,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那天看了一篇精彩的抒情散文是写在学生时代与痴情相爱的女同学擦肩而过,错过了一生牵手的机会,几十年来悔恨不已,二十多年过去了,还是经常思念,伤怀满腔。看到此,我不由想到了陆游和唐婉的事,也想到了我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少年青年和现在的中年,顺着这条思路一捋,就越发觉得有写妻的必要了。回想起来,在懵懵懂懂的少年,我就有了心中的偶像少女,那只是一种心念。在情窦初开的青年,我又有了心仪的姑娘,那也是心中的向往。有时人家的回头一笑,凝眸一望,手臂一挥,就觉得是对我的会意。我们之间一直没有说过话,在那个年代,男女同桌,中间是还要画条线的,直到同村的一个女同学有一天给我开玩笑:你要小心啊,某某可是向我经常问起你,你们是否有意思了,我赶紧否定,只是在心中更加向往,也更加小心翼翼,唯恐同学们有人看出来,直到高中毕业分手,我们也没有向对方表露过心迹。她留在学校复习准备参加高考,我由于家庭困难返乡务农,她在我们毕业的一个周末,拿着学校教导主任和班主任的一封信来找我,说学校班里同学们都想让我回校复习备战高考,她也是这个意思,还说只要我回校,我们俩个可以相互帮助,共同努力,依我们的成度,一起考上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在那个年代只要考上大学,就是国家干部了,我们就能在一起工作了。我拒绝了她,也拒绝了我的机会,她流下了眼泪,失望地一个人走了,我送她到村口,她不时地回头看我,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直到望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我才流下了无奈的泪水。后来她考上了洛阳师专,给我来了两封信,我一封也没有回。后来听说她毕业分配在洛阳工作,生活很幸福,我只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她。将近三十年了,我始终将她埋在心里,有时翻起毕业时的照片,或偶尔想起她,都是在祝福她,只有在心里。因为我已经不是我个人的了,我是属于家庭的和社会的,我已经有了许多的责任。我后来到学校代过课,后来又到村里跑起了公事,再后来我就经人介绍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和妻一见就似曾相识,只是不知在哪里见过,其实我以前连妻住的村名也没听说过,冥冥之中只觉得是上天的按排,注定了我们今生的缘份。只从我们相识相交相知,牵手二十七年来,我们风雨同行,贫富同心,冷暖同住,饥渴同饮。一路相携走来,有过艰难困苦,有过温暖幸福,有过曲折坎坷,有过坦荡通途,可我们从来只有相互鼓劲,共同拼搏,发奋图强。从没有叹息过,没有埋怨过。仔细回想,妻的优点实在是太多了,妻的品德实在是太好了,妻的形象实在是太美了。不是我存心讨好我的妻,也不是我自吹自擂,你就看我的妻是怎么一路走来的吧:

  我和妻是经襟兄介绍认识的,见了两次面说了两次话,第三次见面就买了两条毛巾两双袜子包了八十块钱就算定婚了。以后我们就不时地相互走动。她兄妹七个,排行老四,家庭小富,我单根独苗,家境贫寒,和父亲想依为命。她家地多我经常去她家干活,我家没人做饭,她经常来我家洗衣做饭,相处一年后我们就结婚了。那时结婚可比不得现在,我们俩个人化了一百块钱,一人买了一身公安蓝衣裳,寻了一辆嘠士车,把妻拉到家,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妻到我家后,我真体会到家中有女才是家的滋味,自从妻过门后,我和父亲的饭菜吃得可口了,我们的衣裳穿得干净整齐了,我们的院里养了猪鸡牛,鸡是她从娘家逮来的鸡仔,牛是她从娘家牵回的牛犊,院墙根下种满了青菜,我们的的小家充满了生机。妻的孝顺是出了名的,每次做中饭,第一碗都是由她盛好端给父亲,我偶尔一次先盛好想喝,就会被她端起送到父亲手里,饭后没人她就会数落我:咱爹恁大年纪了,地里的活都是他干的,头一碗饭一定得给咱爹吃。时间一长,我也养成了这种习惯。,父亲是逢人就笑,见人就夸,一个村的老头儿老婆儿一个个眼气得不得了,说父亲是娶了儿媳妇,得了亲闺女,父亲是乐得合不拢嘴。一年后,我的儿子出生了,父亲只要得空就把孙子抱在怀中顶在头上,不让我和妻摸。儿子使我们的家充满了欢乐,妻在家里是干的更起劲了,她是相夫教子,孝顺老人,缝补浆洗,打扫庭堂,衣食饭菜,饲鸡喂牛,把我们的家打理得是井井有条,里外干净,我们的家是其乐融融。

  然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我们的儿子两岁时,妻又怀了我们的大女儿,就在女儿出生的前一个月,父亲因病突然离我们而去。父亲的辞世对于我们这个家来说不蒂于是一个晴天劈雳,那时我只顾在村里慌张,父亲忙地里,妻忙家里,我是地里家里都很少管,父亲去世的那天是农历四月二十七日,我们把父亲安葬后,就开始割麦了。我因为平时干活很少,一个人根本不能把麦子割了拉回家的,妻怀着九个月的身孕,和我一起拉着架子车翻坡下沟,在火辣辣的日头下割麦装车,拉稍扶把,。我让她歇歇,她始终不肯,没事,一会儿就完了,咱没有恁注贵。一个村的人劝她说,你不敢那样干,身子要紧,麦糟踏点算到,妻倔强地一扬头说,没事,一会儿就完了。村里的好心人实在是看不下去,就抽空给我们帮忙,写到这里,我在心里一直感激我们村里那些好心的人,是你们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帮了我们,我和妻永远不会忘记你们。打麦晒粮,收粮入仓,妻和我一起并肩携手,吃饭的时候,我们将好吃的互相推让,再苦再累妻没有吭过一声,默默地和我共度难关。

  把麦晒好后,我们把麦放到了襟兄家。我和妻背井离乡,赶到了我父亲的老家,原属许昌市的禹县神垕镇梁桥村,于农历五月二十一日,生下了我们的大女儿,生下大女儿后。我和妻商量,待女儿满月后我们好回家,一儿一女透好,妻坚决不同意,说等女儿满月后,送到她大姐家,让她大姐抚养,要为我再生一个儿子,动员我说:你看你一个人多可怜,有事连商量的人都没有,我说生孩子是多痛苦的事,咱养活两个孩子已经不容易了,妻把头一扬,没事,一定要再生一个。我看妻的态度坚决,也只有按妻的意见了。女儿刚满月,妻的大姐就把孩子给抱走了,女儿在她大姨家长到七岁要上学,才回了我们的家,到现在大女儿还是给她大姨喊妈。

  女儿是在我们回家的路上被妻的大姐接走的,我和妻携刚满两岁的儿子又回到了我们的家。在将近的三年里,我是农忙和妻一起收种,农闲我去外面打工赚钱,妻在家是忙完地里忙家里,还要照顾孩子,喂养猪牛鸡,从没有说过一声苦,喊过一声累,只是妻白晰的皮肤变黑了。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的家又有了起色,在第三个年头,我们的小女儿降生了,妻生小女儿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场,我什么也不懂,妻指挥着我接生,看着妻在生产时撕心列肺般的难受,我的心灵感到了振憾,妻为了给我生女儿是过了一道鬼门关呢!为此我提议让所有的丈夫都要看着妻子生产,谁还会和妻说不呢?小女儿出生后,妻累得昏睡过去,我望着妻流下了泪。妻啊!你太辛苦了,可你从没有说过一声。我去给妻烙了兹面馍,妻慢慢地吃着,望着女儿无力地笑着,我在心里想,小丫头呀,你长大要敢待你妈妈不好,我是不会答应的。 在小女儿半岁多的时候,由于我在村里跑着是最年轻的人,也是舅舅的关照,我到了乡政府工作。妻在家可是忙坏了,在一个秋天的下午,我提前下班回家,邻居说妻去地摘绿豆了,我急忙往地里赶去,半路上妻回来了,妻把一个大编织袋用布条绑着上口和一个下角,装了满满一袋豆角斜背在背上,胳膊上还跨一竹篮豆角,怀中抱着女儿,儿子扯着妻的衣襟跟在身后。我走上前接过了妻背上的袋子和怀中的女儿,背过脸去哭了,妻说:没事,快摘完了。还有一次,我被舅舅叫去训了一顿,他说他回家碰见了外甥女,也就是我妻从地里回家,肩上扛着一搂子草,手里牵着牛,两个孩子扯着跟在后面。让我回去立即把牛卖了,我回家和妻商量,妻不同意,说没事,牛不能卖,没有办法,我只得让襟兄帮忙,把牛给他一个本家喂养,我们两家忙的时候都犁地,妻才勉强同意。

  转眼几年过去了,三个孩子都上学了,因为从小都吃过苦,也都挺懂事的,学习也都很努力,妻也轻松了一些。可这时候,上级政府部门一纸调令就把我调到了百里以外的异地工作。我犹疑着不想去,妻听说后也掉泪了,但她很快就把泪一擦,头一扬说:没事,你请去了,家里孩子有我来,你要照顾好自已。妻就是这样的坚强。我上班一去就是月二四十天的,我和妻总有些不习惯,因为离家远,每次回家总要给妻撇一些钱用。记得有一次刚给妻几百块钱没几天,妻就说没钱了,我说这回咋花得真快,妻笑了说,这几天邻居们买化肥向我借钱,谁张开嘴我能不给,咱有事人家都帮忙,我赶紧点头,赶紧给妻掏钱。妻生活一向简朴,有一次我回家看到一件上衣很好看,就给妻买了回去,妻满心欢喜,可一问价钱,立马变脸,要我给退回去,我真是没法退,为此,妻还给我呕了两天的气。

  孩子们眼看着都长大了,连小女儿都要离村上初中了。妻一个人在家很孤单,我就给妻商量,想让妻跟我到我工作的地方去,我给她算经济账,你去了,乡中和我的单位一墙之隔,孩子们都能回家吃饭,我也在家吃饭,能省钱还能吃得好。妻勉强同意,但提出一个条件,得有事干,光闲着做饭不去。恰好我有一朋友在我工作的地方,开一莹石选厂,需要一个净化水工人,我就让妻去了。妻去上班,距我的单位有一里多地,我没事就骑车去送。几天后,妻不干了,要学骑单车,我虽然不太愿意,可知道妻的脾气。因为学骑车妻摔了不知多少跤,磕破了胳膊和漆盖,身上也摔得青一块紫一块,我心疼她不让她再学,她说没事,一定坚持。现在妻骑单车的水平比我还要好。

  妻好任死理,用书面语言叫原则性很强,一次我给一个老乡帮忙办了一件事,老乡的事办好后来给我说,捎了十斤玉米渗,二十斤花生,临走时妻非给老乡五十块钱,老乡说都是自家地里出的,说什么也不要,妻坚持不要钱就让把东西捎走,为此争得面红耳赤,最后还是硬把钱塞进了老乡的口袋里,回头给我说:老乡种点粮食多费事吧,咋能白要哪?妻到我的单位住后,我一改往日的习惯,把所有的工资奖金都给妻保管,有时也和朋友们合伙做点小生意,把所分利润交给妻时,妻总要问清是什么钱,再三地交待我,咱一定正道挣钱,不是咱的咱一分也不能要,再急也比以前强。我曾经在一篇日记里自豪地写到:不爱钱的女人你有吗?

  三年后,朋友的选厂转让,妻在我的单位闲居,妻不干了,非要回老家,说在这里会是长法。没有办法,我只有在城里买了住房,托人给妻在县中药厂谋了一份事情,算是从乡下混到了县城。妻在药厂干的很好,和同事们处得象兄弟姊妹一样,一次下班回来满脸怒气,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车间主任太不讲理了,我替工友们干点活他不愿意,亨我来,我给她说在单位上班就是这样,领导说了算,不能和领导顶,妻说领导也得论理吧,我替工友干活又不要钱,也不耽误我的活,有啥不对,我说领导说的对不对都得听,妻反驳说,不对为啥要听,我只有笑笑,后来妻还是和车间主任吵了一架,闹到了场长处,场长批评了车间主任,妻才罢休。妻是个闲不住的人,在场里不是替这个干就是替那个干,工友们谁都想和她交往。回到家里不是拖地就是抹桌子,把家里拾掇的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东西摆放得有条有理,井然有序,比宾馆好不逊色,我到家就会想起:室雅何需大的名言。

  进城几年了,妻还是保持在家的本色,穿的衣服总是最便宜的,但干净整齐,贴身合体。给我买衣服总要拣好的,有点价钱的,说男的整天在外面跑得体面些。别人总任为我的衣服很好很多,可别人不知道我的衣服是多年积攒的结果,妻把衣服洗净熨好总是悬挂起来,就连内衣也是一洗一熨折叠整齐,摆放有序。妻年近天命,我让她去做做美容,她舍不得花钱,一次也没有做过,总是笑着说,嫌我老了,别人可说我象三十来岁,还有人追我呢。仔细一看,妻还真是没有一点苍桑的感觉,依然是身材阿娜娇小灵珑,面容清秀温瑞靓丽,举手投足风采依然。 孩子们只要回来,就搂着他们的妈妈不撒手,喜欢得不得了,把我晾在一边,看着他们母子母女亲密的样子,我的心里也充满了幸福。

   我们的家现在虽然清贫,但和谐温馨,地方不大,可干净秀雅。三个孩子也很争气,儿子大学就要毕业,大女儿大学毕业被分配到省电子教育馆工作,小女儿虽然淘气一些,学习成绩也较优秀。我在乡政府工作,紧张不累,妻在中药厂上班,忙中有序。这就是我和妻用爱心拥有的家,在这个家中,妻的贡献比我大,在我的心中,妻永远是我的最爱,我和妻的缘份今生注定,来世重续。

上一篇: 《红歌声飞》     下一篇: 《时代呼唤鲁迅文化
责任编辑:李清竹 | 已阅读1017次 | 联系作者
对《缘定今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