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扫花网留言区与网友互动交流!
首页 > 论坛
罗飞

新手上路

发帖数93

注册日期2016-04-30 09:51:14

最后登录2020-11-28 17:51:34

加关注

阅读:45 | 回复:1伏牛山云岩寺记(乔缙)

发布于:2020-11-19 09:33:53

伏牛山云岩寺记(乔缙)

   河南嵩县西南三百里,有山曰伏牛,耸拔数千仞,盘错四百里。怪石虬松,崔巍岈峭,豁尔屏开,双峰对峙,钜区中夷。曰:云岩寺前横踊水,摄梁[2]入寺,大雄巍峨,左伽蓝,右禅堂,钟阁在前左,藏乘居殿后,铅[3]松茂卉,凌云蔽日。过此已上,石磴崖梯,攀缘跻摄,越二十里,及[4]临绝顶。横亘坪,曰大漫也。龙鳞之石,翠羽之木遍岭巅。中央泓水,碧石壁彻,内坎小池,古龙湫也。池水澄澈,寒气凛冽。数步之外,侵逼肌骨,虽盛暑犹隆冬也。石开小窍,有物时出,长尺许,牛首麟股,虬髯鹰爪,游衍波面或岸表,再入再显,久而复潜。

   本郡尝以岁旱,种植焦萎,官民祈祷,久莫之雨。乃启洛之明藩,伊王遣官赍香,诣山拜祷,以净瓶轩[5]岸几,扣拜之,久,瓶水自生,满函而发。不日,霖澍大作,禾苗勃苏,灵感之迅速若此。非直泽佑方民,实足以护法卫教。远近高腊,欲跻圣果者必以此为窟宅。霞庵云窦,遍满陵谷。东抵黄连朵,西武鸡脚蔓,南域石淙,北界寿圣,嶙峋插汉,颉颃泰华,睥睨衡霍,俯看烟云,将峻极于天地也。

   始唐,自在禅师[1]访遴[6]开创。师,吴兴人,姓季氏。依径山禅师,受具足于南康,见马大师,发明心要,因承马祖。命持书谒中国。师将行,咨大师曰:弟子别后,归何所止?大师曰:逢牛可止。遂即其道,达此境,闻俗呼野牛岭,乃询其故,对曰:闻有牛齿人,甚狠恶,虽猎者犹惧。师默忆前记,踌躇而进。方至凸岭,值此神异,遂祝之曰:果符先师之言,尔乃前导,吾从后随。牛即泯然从导,且行且顾。及涉西寺之基,皆蹲踞,少时及绝顶,牛忽不见。俄而烟雾晦冥,雷音震壑,变化莫测,乃知牛即神龙一化耳。此开创之由也。至今山人于野牛岭铸铁牛以像之,故号伊阙伏牛,自在禅师也。

  皇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独空居此,复加葺理。后有亮公、广公接续兹者。觉公照堂,禅栖岁久,稔达颠末,恐后世遂无碑以传,杖锡下山,远涉徵记。

  夫伏牛,天下名山也;云岩,天下名刹也。野牛降伏而山名,白云吐岫而寺号。山与寺相掩[7],寺与山相倚扶,草树阴森,藤萝交络,钟鼓齐音,殿堂伦奂。心因境静,境逐心闲,可以修最上乘,解第一义。造乎其源,入乎无相,所谓转惑见为圆智,脱群迷为正觉,舍大暗为光明,必依此而得之也,于是乎记。

 

[1] 唐自在禅师(741-821年),俗姓李,吴兴人(今浙江湖州市南),南禅马祖道一弟子。756年左右,自在禅师往南阳香岩寺(今南阳淅川县南香严寺)慧忠国师处送信后,于嵩县南白河乡上寺住持云岩禅寺,“一居岩岫,永离嚣尘”( 宋代《高僧论》)。自在禅师史迹遗存很少,仅宋代的《高僧传》、《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和明代以后碑刻、地方志等零星记载,

[2] 摄梁:指上台阶时提起长衣。苏轼《后赤壁赋》有“予乃摄衣而上。”

[3] 铅:青色。《书·禹贡》“铅松怪石。” 《说文》云:铅,青石也。

[4] 及,疑当“乃”。

[5] 轩,疑作“置”。

[6]“遴”,或当误字。

[7] 此处疑有脱字,掩下疑脱“映”。“掩映”正与下“倚扶”相对。


罗飞

新手上路

发帖数93

铜币44两

威望11点

贡献0点

注册日期2016-04-30

最后登录2020-11-28

加关注

1楼  回复于:2020-11-19 09:55:00

伏牛山地名由来考证


    伏牛山,位于中国河南省西南部,属秦岭山脉东段余脉,西北-东南走向,绵延两百余公里。山势西高东低,北接熊耳山、外方山,南接南阳盆地,东部遥接嵖岈山。是黄河、淮河和长江的分水岭。它地处北亚热带向暖温带的过渡地带,是河南省境内平均海拔最高、人类活动相对稀少、自然生态保存完好的山区。


   伏牛山地名由来,查未得详论。自明代以后流传广泛的唐自在禅师降服野牛而得山名说,迄今为当地官方及民间所沿用。


   唐自在禅师降伏野牛得伏牛山名,源出最早见于明成化年间(1465~1487年)兵部郎中乔缙所撰写的碑记《伏牛山云岩寺记》“野牛降服而山名,白云吐岫而寺号”和明正德十三年(1518年)河南府嵩县主事王官之撰写的碑记《伏牛山云岩寺记》“嵩治城南三百里山曰伏牛。考之邑志,犹唐号自在禅师者,次岭颠闻野牛狞恶噬人,师适遇牛,偎首卧地者降服然,故名之”,伏牛山得名均与伏牛山云岩寺唐代自在禅师有关。


   唐自在禅师(741-821年),俗姓李,吴兴人(今浙江湖州市南),南禅马祖道一弟子。756年左右,自在禅师往南阳香岩寺(今南阳淅川县南香严寺)慧忠国师处送信后,于嵩县南白河乡上寺住持云岩禅寺,“一居岩岫,永离嚣尘”( 宋代《高僧论》)。自在禅师史迹遗存很少,仅宋代的《高僧传》、《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和明代以后碑刻、地方志等零星记载,此外还有当地民间传说。


   伏牛山地名,在唐代以前史迹资料中暂未见记载。


   《水经注》作者,北魏郦道元(466或472—527年),在鲁阳郡(今河南鲁山县境内)太守任内考证伏牛山北麓汝水发源地时写道:“汝水出河南梁县勉乡西天息山,《地理志》曰:出高陵山,即猛山也。亦言出南阳鲁阳县之大盂山。又言:出弘农卢氏县还归山。《博物志》曰:汝出燕泉山,并异名也”。而且“既在径见,不容不述,”是亲临考证的结果。从郦考证汝水源出天息山的记述可以证明,北魏时期还未出现伏牛山一名。


   伏牛山最早出现在唐代地理书籍《括地志》中。


   《括地志》由初唐魏王李泰主编,李泰(619—653年),字惠褒,小字青雀,唐太宗第四子。太宗贞观十二年(638年)奏请修撰《括地志》,贞观十六年(642年)成书。据《括地志》,“汝水出鲁山县西伏牛山,亦名猛山”。


   中唐另一部地理著作《元和郡县志》云:“汝水出鲁山县西一百五十里天息山,一名伏牛山”。《元和志郡县》作者李吉甫(758-814年),字弘宪,赵郡(今河北赵县)人,官至宰相,书成于唐宪宗元和八年(公元813年),亦因年号为书。


   两部唐代地理志中伏牛山地理位置及地名相符。


   考证伏牛山得名时间,是从郦道元“汝水出河南梁县勉乡西天息山”至李泰“汝水出鲁山县西伏牛山”, 即郦考证汝水(508-512年)至唐《括地志》624年成书的一百年时间内。如从南北朝后期伏牛山地区连绵战乱和政权辖属频繁更迭的情况判断,伏牛山地名的正式确定,不可能出现在南北朝后期,而应在南北统一后的隋代,即581年-618年的三十八年间。


   伏牛山名称的出现,除唐初地理志书外,另有唐诗可考。


《全唐诗》宋之问


【游陆浑南山自歇马岭到枫香林以诗代书答李舍人適】晨登歇马岭,遥望伏牛山。


孤出群峰首,熊熊元气间。


太和亦崔嵬,石扇横闪倏。


细岑互攒倚,浮巘竞奔蹙。


   白云遥入怀,青霭近可掬。


   徒寻灵异迹,周顾惬心目。


   晨拂鸟路行,暮投人烟宿。


   粳稻远弥秀,栗芋秋新熟。


   石髓非一岩,药苗乃万族。


   间关踏云雨,缭绕缘水木。


   西见商山芝,南到楚乡竹。


   楚竹幽且深,半杂枫香林。


   浩歌清潭曲,寄尔桃源心。


   诗中的伏牛山即今名,是诗人游历陆浑南部山水时所作。   


   宋之问(656?~712年),字延清,汾州(今山西汾阳市)人。一说虢州弘农(今河南灵宝县)人。初唐时期的著名诗人。【自歇马岭到枫香林】诗作当时宋正值仕途上春风得意,字句中除了文采洋溢,更表露出宋心情的轻松与得意。武则天(624-705年)对宋诗欣赏有嘉,夸奖宋“文理兼美,左右称善”。【自歇马岭到枫香林】是这个时期游历时所作。宋于景龙三年( 7O9年)由朝廷修文馆直学士贬为越州(今浙江绍兴市)长史,之后再也没回到长安,直至三年后被杀。


   709年,唐自在禅师还没有出生。


   从伏牛山得名时间可以推断,明代伏牛山云岩寺碑记所称伏牛山得名于唐代中后期自在禅师降服野牛一说存在谬误,并延误至今。


   伏牛山得名原由,今考证有两种原因,一是此山形同伏牛说,二是此山多“伏流”说。


   因形同伏牛而得名说。在近现代山脉划分确定以前,伏牛山仅限于天息山(或猛山),即今河南嵩县白河上寺龙池墁周边数十平方公里的地域范围。邻近有大盂山(今河南嵩县车村镇,具体位置不详)“在鲁山县西五十里。山顶低洼,四围若城”(汉《汝州志》);尧山(今河南鲁山县西石人山)“滍水出尧山”(汉《水经》);太和山(今河南嵩县车村镇南摘星楼)“尹规,……南阳太和山中仙去”(晋《神仙传》)等山。与邻近众山一样,伏牛山在当时也只是个很小的地理概念。隋代开始的伏牛山地名说,应与当时有人认为山势形状如伏牛的传说有关。但是,今无论是考证伏牛山大的山脉概念,或考证龙池墁三角架(海拔2202米)、玉皇顶(海拔2212米)等小范围地形,均不见其形同伏牛,因此,形同伏牛而得名说缺乏地理上、直观上的依据。


   晚唐诗人薛能在《全唐诗》【伏牛山】中说:


虎蹲峰状屈名牛,落日连村好望秋。


不为时危耕不得,一黎风雨便归休。


   作者薛能(817—880年),字太拙,与宋之问同为汾州人。他认为伏牛山峰形同虎蹲,并在诗中为形同虎蹲却被冠名伏牛而抱屈。


   可以看出,无论虎蹲或牛卧,伏牛山可能因山形而名。


   薛与自在禅师时代相比稍晚,其诗中的伏牛山屈名与自在禅师降牛看不出有丝毫的瓜葛。


   因伏流而得名说。《词源》称伏流“潜伏于地下的流水”,《百科》称伏流“地表河流经过地下的潜伏段”。


   伏牛山地表河水多伏流。自伏牛山主峰龙池墁而下,南出上寺、北出白鹰河、东出东风,溪流河水多潜伏于倾山荫渚、茂林卧石之地下,各数公里长的流水内伏流地貌特征明显,故伏牛山也是名副其实的伏流山。


   循“嵩治城南三百里”伏牛山之伏流北下,有伏流城遗址。《元和郡县志》“伏流城,即今县理城,东魏孝静帝武定二年所筑,以城北焦涧水伏流地下,西有伏流阪,因以为名”。明末清初地理学家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中有这样的记述:“嵩县……,伏流城在县北。魏收《志》:东魏武定二年,置伊阳郡,治伏流城,仍领南陆浑县。隋初,郡废,改县曰伏流。今其地有伏流岭,亦曰伏流阪,北去废陆浑县二十余里”。伏流城的存废,以及伏流城因出伏流而名,唐李吉甫和清顾祖禹说的已很清楚,但伏流岭、伏流阪和伏流城的称谓,说明最起码在唐代以前,伏流是当地使用范围很广的地理概念,而源出汝水和伊水的伏牛山之伏流,对赖之以生息的当地居民来说,无论在地理上、人文上都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隋朝废伊阳郡,改在伏流城南二十里傍伊水置伏流县,弃北魏之前天息山、猛山、大盂山、还归山、燕泉山甚至高陵山之异名不用,而使用伏流山(伏牛山)统一称谓,亦自然会成为顺理成章的依据。另外,伏流山与伏牛山在字句读音上的同一,也会成为隋朝时期形成伏牛山称谓甚至是官方称谓的重要因素之一。


   另据实地考证,“牛”,读音niu(阳平),而今天的河南南部一带仍读古音ou(阳平)。因此,当地民间断无伏牛(ou阳平)一说,伏牛(niu阳平)应为伏流或当时云岩寺“四方禅侣,丛萃其门”后的流传所致。


   伏牛山地名的演变,存在伏流与伏牛在读音上的同一性和传说地貌形同伏牛两种因素交相影响的可能,隋朝官方地理名称的统一,应使得伏牛山地名得到正式的确定。


   综上考证,应纠正明代以来伏牛山得名于唐自在禅师降服野牛的说法,确立伏牛山得名于隋朝,地名起因为形状伏牛和水出伏流说。


 


                       戈明


                         二零一零年元月于郑州


首 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 页  共1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