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扫花网留言区与网友互动交流!
首页 > 论坛
罗飞

新手上路

发帖数47

注册日期2016-04-30 09:51:14

最后登录2018-10-18 13:13:33

加关注

阅读:517 | 回复:0舒婷:洁白的祝福

发布于:2018-07-19 15:52:13

只有那支火炬继续燃烧,

把夜空照得更暗了。

              ——苏联小说《动荡的九月》



  我和姐姐插队的村庄隔河相望。我们一天见几次面,每次见面总觉已隔很久很久。

  姐姐拿着针线,经过那边村口的小亭子,亭边秀竹摆动清风如水;走过颤悠悠的小木桥,桥下溪瀑在嶙峋的怪石上雕出千百簇水晶花;穿过这边村口的晒谷坪,我在坪上手摆着扬谷机(当地人叫做小风车):阳光的金色稻芒和稻芒的芳郁阳光,在我和姐姐的含笑相视中,飞舞如金尘。

  姐姐来帮我绗被。她有一双巧手,和十八岁姑娘体贴入微的温柔心肠。

  我捏着手电筒,穿过这边村口的晒谷坪,四周狗吠汹汹,织成一张绿莹莹的网;踢踢踏踏走过小木桥,溪边长长的菅草里,远处月光蒙蒙的梯田中,蛙声一片清凉;那边村口的小亭子里黑糊糊一片,据说亭子里自缢过一位受虐待的童养媳。姐姐住的小竹楼在半山腰上,焦灼的灯光时时掀动素花窗帘,催我加快步子拾级而上。

  我来伴姐姐度过寂寞的夜晚。我除了有一颗朝光亮与温暖飞奔的心,还有十六岁那种年纪特有的莽撞和书呆气。


  我曾经是一个怯弱的小女孩。

  每一朵小花都给这个孩子带来莫名的冲动,一阵狂喜或者悲哀。她把小小心弦上这些尚不能理解的颤音真诚地填写在学生作文上,却被"资产阶级情调"的利剪粗暴地粉碎。于是,她不再信任文字,拂去这一条小路上的足迹,以免被跟踪。

  十六岁的我,外表是自食其力的知识青年,内心还是那个受到伤害的小女孩。

  是什么时候你猜透了我的秘密,高举一支因纯洁而格外明亮的花炬走进我的情感里永不退去呢,姐姐?

  是不是那个寒冬,我搁下柴担望着半山一树老梅出神,你从我无言的忧伤中看到你自己忧伤的无言了吗,亲爱的姐姐?


  我直起腰,压在背上的群峰无声滑落,浑身一阵轻松。

  该收工了。

  搓搓手上的泥巴,脚伸到田水里淘了淘,踏上山坡。晒蔫了草尖尖不知几时又悄悄复苏,钻着、拱着,顶着赤足痒酥酥的。

  浑圆的落日像一枚巨大的火种,它砰然投掷的地方,溅起一片火海。霞晖成束地、均匀地,无声呼啸着横越天空,庄严、深邃、孤注一掷似的美得叫人五脏俱焚。

  “霞光万道,霞光万道……”我着魔似的反复念叨。这几个普普通通的字瞬间甩去一切虚饰,从作坊与标语中脱颖而出,在几千年历史为背景的广阔天空中,灿如星辰。古朴久远的魅力与自然和谐一体,并且一点一滴深入骨髓。我的灵魂匍匐于地,请求宽恕。

  只有重新认识自己的母语,我们才能重新认识自己呀。


  我心旌摇摇的目光刚从渐渐敛彩的远天收回,便看见溪岸那边,在竹林和梯田之间弯弯绕绕的田埂上,轻盈地走着你。你一定比我先收工回来,换了一件浅色衣裳,刚洗过的乌发散披肩上。

  双手捧着一朵云,你窈窕颀长的身姿在竹影、水光中移动,飘近。哦,你就是我那一度背过脸去而今又无限渴望亲近的缪斯女神吗?

  一枝野百合!

  刚下过那场暴雨,在黄潭边割稻的你,突然看见雨后的潭中,娉娉婷婷开着一枝雪白的花。你毫不犹豫涉过齐胸的潭水,向它伸过手去。你不会游泳呀,姐姐!是的,我知道了,当你的希求仅仅是出自对于他人一种纯真的祝愿时,所有善良的神们,环绕在你周围。

  “等等,让我洗洗手。”我躲开你,踮着滑溜溜蒙着青苔的卵石下到溪底。回头我看见你微笑地伫立在高高的岸上,柔发丝丝缕缕都是淡淡的夕晖,一身芬芳。

  姐姐,你不就是一枝纤尘不染的百合花吗?


  今天,夕阳巡视我的窗台,寻找当年枯萎的花瓣,引起我的迷惘。

  我记起那天暮色里,杵声此起彼落,牛哞哞地被牵着,甩打尾巴,剪影般贴在小桥上。

  姐姐容光焕发地陪着我,沿着渐渐宽展的溪边,向炊烟缭绕的村庄走去。我还高高挽着裤管,衣服满是汗渍,辫子沾着稻草,但却幸福地捧着你的礼物。几个顽皮的村童前前后后地追逐着,唱歌一般叫嚷着:花的新娘,花的新娘!

  我是多么美丽。

  我们是多么美丽。

  最美的不仅仅是那如花的年纪。我在这里写下的也不只是对你的思念,姐姐。我在记忆中保存这一枝永不凋谢的花——洁白的祝福,献给一切追求真与善的眼睛,愿心灵美丽。

1985年




   舒婷(1952年-),原名龚佩瑜,中国女诗人,出生于福建龙海石码镇,舒婷是朦胧诗派的代表人物,崛起于20世纪70年代末的中国诗坛,她和同代人北岛、顾城、梁小斌等以迥异于前人的诗风,在中国诗坛上掀起了一股“朦胧诗”大潮。1969年下乡插队,1972年返城当工人,1979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1980年至福建省文联工作,从事专业写作。住在鼓浪屿。


首 页上一页下一页尾 页  共0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