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扫花网留言区与网友互动交流!
首页 > 论坛
罗飞

新手上路

发帖数48

注册日期2016-04-30 09:51:14

最后登录2018-12-16 11:28:46

加关注

阅读:950 | 回复:0陈慧瑛:参星与商星

发布于:2018-07-19 15:49:10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杜甫:《赠卫八处士》

  

  如果没有这次偶然的邂逅,也许,他会像一颗陨落的流星,永远消失在我记忆的天幕上……

  暮春三月的一个星期天,满街裙带飘香,一城花光照人,我带着女儿小眉来到松杉园。远远地,便见一位身着咖啡色西服、华侨模样的青年“绅士”正对着喷水池里的白鹭拍照。走近了,恰好那“绅士”也转过脸来——啊!是他?两双眼睛--他的和我的,同时凝然不动。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先启口。

  “上礼拜,乘‘鼓浪屿号’——你调回厦门工作了?”他的眉宇间,透着惊喜,亲切地抱起小眉。我们信步往万石岩山上走去。

  满山相思树,错落成林。

  “记得吗?这片相思,还是我们当年种下的!”他望着我。

  我想起了!二十年前的三月植树……

  那时,我们正上高中,他十六岁,我十四岁;他是侨属,我是侨生;他当学习股长,我当语文科代表;他享有"小爱因斯坦"的盛名,我呢,同学们昵称“小冰心”;他的理想是当科学家,我的愿望是做文学家。在班级里,我们都是佼佼者,学习优良,“抱负”远大。人以群分,自然而然地比较接近。 

  每当夕阳西下,钟声催晚时分,我背着书包,独自沿着两旁长满合欢、紫薇、夜来香的深田路漫步回家,往往可以听得一阵轻微的沙沙声滑过背后,在身旁戛然而止——本能告诉我,是他!这时候,他一定下了单车,陪我缓缓地穿越大街小巷,走回家去。

  一路上,我们总是漫无边际地讨论:从卢浮宫的绘画到荷马的史诗;从嫦娥奔月到人造卫星;从干打垒到薄壳建筑……他是一位聪颖、深沉而博学的人,在我蒙昧的少年时代,曾给我许多智慧的启迪。

  可是,我们也经常因为意见分歧争得面红耳赤。比如,对于报纸上的每一个铅字,我都不容置疑,他却说:“报上的话,也不一定都可信,有真话,有夸张,也有假话。”我认为中国的一切都比外国好,他却说:“也不见得,西方的科学水平就比我国先进!”在这种时候,我便觉得,我们的心,隔着一条河。

  但不管怎样,我们是班上人人羡慕的好朋友。

  经过了决定人生去向的紧张的高考阶段,他考上了上海一家著名的工科大学;我录取于故乡一所综合性高校。怀着七分喜悦三分惆怅,我们匆匆握别各奔前程。从此,黄浦滩头的鸿雁,频频飞来鹭水之滨。

  两年后,“文革”开始了。原来担任系学生会主席的他,因出身华侨资本家,连参加“红卫兵”的资格也没有。“一月风暴”刚过,他便神色黯淡地回到了家乡。

  在低气压的日子里相逢,彼此都郁郁寡欢。

  “这么大规模的群众运动,你怎么回家当隐士来了?”我责问他。

  “什么群众运动,运动群众罢了!”

  “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你怎能袖手旁观?”我生气了。

  “怕是革文化的命呢,多少文明被摧残了!”

  当时,我虽不是“造反派”,更不是闯将,但对“文化革命”的正确性,是深信不疑的,他的话,听了多刺耳!我们失去了共同的语言,彼此倦眼相向,意趣索然。

  六十年代后期,我们终于毕业了。我上了太行山当农民。他去到湘江畔做木匠。几年里,山山水水隔离了我们。一九七二年秋天,我们在故乡的车站不期而遇。

  他告诉我,打算申请出国,问我意见如何。经历了多年的风吹雨打,我比较成熟了,但对他的决策,我仍感到意外:

  “为什么要离开祖国呢?”

  “直接的理由是继承财产。真正的想法是希望出去学点东西——目前国内,读书有罪,学非所用,千里马绑在将军柱上!当然,我还会回来的,离开祖国不是我的愿望。”

  我沉默。

  “我还想邀你一道走呢——科学是没有国界的,必须拿外国先进的技术为我所用,我们的国家才能兴旺发达。闭关自守是不行的!”

  他的话,我并不以为然,但人各有志,不能相强,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只好不欢而散。 

  离别前夕,他约我到海边谈谈。我们坐在沙滩上,半规明月,一天星斗,海正涨潮,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咸味和不知名的花香,时有夜渡的水鸟贴浪滑翔……故乡的秋夜轻盈似梦,我却心重如铅。

  “记得吗,天蝎星座在哪?大熊星座在哪?”他希望我像少年时代一样无拘无束、谈笑风生。

  我仰望星空,噤口无言。

  “我们是天上的两颗星,对吗?”他柔和地望着我。

  “是的!”我淡淡地回答。

  “织女星和——”

  “不!参星和商星。”

  “为什么!”

  “有一段难越的距离,横亘着我们!”

  他垂下头,眼中落下一颗小星星。

  次日,我们又离开故乡远走天涯。虽然,彼此仍时有青鸟往来,但也止于朋友的通信而已!鉴于他对社会、对现实的看法过于尖锐、冷酷,与我当年那种一片丹心、满腔赤诚的书生意气、赤子肝肠互不吻合;鉴于他那豪富的华侨之家、威风的洋楼、势利的亲戚,与我冲淡的情怀,桀骜的性格大相径庭,我们之间,终于无法逾越“友谊”这一命定的界限。时光老人把我早年生命的朝霞,都撒向了洁净的友谊天穹。

  不久,他出国去了。头几年,逢年遇节,都有华翰万里远来殷殷探询。“道不合,不相与谋”,我只字未复。后来,我调动了工作,从此,鱼沉雁落,音书断绝。年复一年,我勤勤恳恳地躬耕在祖国的教育园地上,渐渐把他给淡忘了。 

  谁料想,鬼使神差,十年后的今天,竟在故乡植物园里戏剧性地相会。

  “你一家都在国外,还回厦门干吗?”我问他。

  “家乡办特区,我特意回来看看——十年前,我就告诉过你,开辟经济区、吸引外资,接受外国先进技术,这是我国富裕的捷径之一。记得吗?你还说过我是推销资本主义呢。现在的政策真好。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中华振兴,大有希望!”

  他兴高采烈地告诉我,这次回乡考察特区,特区管理委员会的同志陪他参观了特区机场工地、东渡码头泊位、玻璃钢游艇装配车间、印华地砖厂、雷诺士骆驼牌烟厂、索尼电视机安装公司……他认为厦门发展经济潜力很大。他是建筑工程师,他家又是某国著名财团的大股东,他希望通过实地考察,为家乡建设“略尽绵薄之力”,并鼓励港澳、国外中、青年一辈华侨实业家、企业家为建设特区、振兴中华作些贡献。

  我听了,心潮起伏。我至今不能赞同那种当母亲处于危难之中,儿女却拂袖而去的做法。然而,十年浩劫,多少才华横溢的知识分子纷纷外流,这,难道都是他们个人的过失?

  历史已证明了:从前他剖析社会的目光是敏锐的,真正的无知者是我。况且,为了“四化”建设,他远渡重洋而来。他并没有忘了祖国、忘了故乡。他对祖国这缕真诚的情意,像一座桥,终于把两颗隔绝的心沟通。

  我们边走边谈,不知不觉已踏上天界峰。俯瞰山下母校秀丽的红楼,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当年我们作伴读书的校园、走过的街巷、散步的海滩,我也一一重游了!‘千里来寻故地’呀……”停了一息,又说:

  “我们是两颗对转的星!”

  “参星和商星!”望着湛蓝的天空,我脱口而出。

  是啊,我们是广阔天宇里的两颗星,各自沿着不同的轨道运行——生活的轨道虽不同,对祖国的爱却一致。走过了漫长曲折的小路,我们终于找回失落了多年的友情。

  啊,商星和参星,各自把光辉洒向大地,隔着永恒的晨昏,隔着美丽的银河,两颗星,遥相致意!



陈慧瑛,女,1946年生于新加坡星岛,归侨,祖籍福建厦门。厦门市作家协会主席、厦门市文联副主席。

著作有《无名的星》《展翅的白鹭》《月是故乡明》《厦门人》《南方的曼陀林》《一花一世界》等18部,发表诗文3000余篇共600余万字,获国际、国家部级以上文学奖项3项。其中《梅花魂》入选2003年人教版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六年级上册。


首 页上一页下一页尾 页  共0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