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社区!
首页 > 论坛
罗飞

新手上路

发帖数294

注册日期2016-04-30 09:51:14

最后登录2018-05-27 22:35:44

加关注

阅读:277 | 回复:0東皋子後序

发布于:2018-05-02 20:26:16


作者:呂才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60》

君姓王氏,諱勣,字無功,太原祁人也。高祖晉穆公,自南歸北,始家河汾焉。曆宋魏迄於周隨,六世冠冕,國史家牒詳焉,君性好學,博聞強記,與李播、陳永、呂才為莫逆之交,陰陽曆數之術,無不洞曉。大業末應孝弟廉潔舉,射高第,除秘書正字。君性簡放,飲酒至數鬥不醉,常云:「恨不逢劉伶,與閉戶轟飲。」因著《醉鄉記》及《五鬥先生傳》,以類《酒德頌》雲。雅善鼓琴,加減舊弄,作山水操,為知音者所賞。高情勝氣,獨步當時。及為正字,端簪理笏,非其好也,以疾罷,乞署外職,除揚州六合縣丞。

君篤於酒德,頗妨職務,時天下亂,藩部法嚴,屢被勘劾。君歎曰:「羅網高懸,去將安所?」遂出所受俸錢,積於縣城門前,托以風疾,輕舟夜遁,隨季版蕩,客遊河北,去還龍門。武德中詔徵,以前揚州六合縣丞待詔門下省。時省官例日給良醞三升,君第七弟靜,為武皇千牛。謂曰:「待詔可樂否?」君曰:「吾待詔祿俸,殊為蕭瑟,但良醞三升,差可戀爾!」待詔江國公,君之故人也。聞之曰:「三升良醞,未足以絆王先生,判日給王待詔一鬥。」時人號為鬥酒學士。

貞觀初以足疾罷歸,欲定長往之計,而困於貧。貞觀中以家貧赴選。時太學有府史焦革,家善醞酒,冠絕當時。君苦求為太樂丞,選司以非士職不授。君再三請曰:「此中有深意,且士庶清濁,天下所安。不聞莊周避漆園,老聃恥柱下?」卒授焉。數月而焦革死,妻袁氏,時送美酒,歲餘袁又死。君歎曰:「天乃不令吾飽美酒!遂掛冠歸田。自是太樂丞為清流,君後追述焦革酒經一卷,其術精悉。兼采杜康儀狄已來善為酒人,為《酒譜》一卷。太史令李淳風見而悅之,曰:「王君可為酒家之南董。」君曆職皆以好酒,鄉裏或咍之,因著《無心子》以喻誌。

河汾中先有渚田十數頃,稱良沃。鄰渚又有隱士仲長子光,服食養性,君重其貞素,顧與相近,遂結廬河渚,縱意琴酒,慶吊禮絕十有餘年。河渚東南隅有連沙盤石,地頗顯敞,君於其側遂為杜康立廟,歲時致祭,以焦革配焉。

貞觀中,京兆杜鬆之、清河崔公善繼為本州刺史,皆請與君相見。君曰:「奈何悉欲坐召嚴君平?」竟不見。崔、杜高君調趣,卒不敢屈,但歲時贈以美酒鹿脯,詩書往來不絕。

君又葛巾聯牛,躬耕東皋,每著書,自稱東皋子。晚歲醉飲無節,鄉人或諫止之,則笑曰:「汝輩不解,理正當然。」或乘牛駕驢,出入郊郭,止宿酒店,動經歲月,往往題詠作詩。好事者錄之諷詠,並傳於代。

貞觀十八年終於家,時年若干。臨終自克死日,遺命薄葬,兼預自為墓誌。所著詩賦,並多散逸,鳩訪未畢,且緝成五卷。又著《會心高士傳》五卷,《酒譜》二卷,及注《莊子》,並別成一家,不列於集雲。


首 页上一页下一页尾 页  共0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