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社区!
首页 > 论坛
罗飞

新手上路

发帖数282

注册日期2016-04-30 09:51:14

最后登录2018-01-22 14:03:47

加关注

阅读:512 | 回复:3方言保护,慎说非遗

发布于:2017-10-29 07:52:05

 【摘 要】近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在各级政府主导和社会各界力量的共同参与下,取得了卓有成效的成果,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认同与重视;与此同时,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文化认同”已经成为普遍关注的一个话题,身处地球村的村民们越来越重视自己母语或是方言的独特魅力,而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现实情况却是,全世界范围内近几十年来发生了语言品种的大规模灭绝,我国也出现了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语言濒危或方言衰退问题。一些警觉的学者也纷纷将保护方言的策略锁定在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层面,仿佛只要将其列入非遗,就为其扣上了一把安全阀。然而,方言入非遗,不管是从概念范畴,还是从可操作性上都不具备条件。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4/view-4415889.htm

  【关键词】语言;方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策略 

  一、问题的提出 

  前段时间,无锡新闻就“倷伲无锡佬小弗会港无锡闲话”(我们无锡小孩子不会讲无锡方言)做了一个专题采访报道,内容不用讲也一目了然,就是目前国内普遍关注的“地方方言保护与否”的话题。地方方言保护与否的论争,当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自从1956年新中国发布《国务院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确定“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普通话”为我国通用的规范语言后,地方方言保护与否的论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加之,2001年《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出台后,在各地推普过程中引发过诸多误解,也使得论争愈演愈烈。笔者重新关注这一“冷饭”是有感于前段时间我们正在开展申报评审第三批无锡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过程中,家里人看到前面提到的无锡新闻的话题时突然问了一句:“无锡闲话啊能进你们非遗呢?”当时没太当回事,就随口回了句“官话”:“不是什么都可以进非遗,也不是什么一说保护就非得进非遗”。后来觉着有必要研究探讨一下,便查阅拜读了一些相关文章,顺便也谈谈自己的一点粗浅看法,不周之处,还请方家指正。 

  二、何为“方言”,是否需要保护 

  (一)何为“方言” 

  方言是“地方语言”的简称,最简单的定义就是指一个特定地理区域中某种语言的变体。方言可分地域方言和社会方言,地域方言是语言因地域方面的差别而形成的变体,是全民语言的不同地域上的分支,是语言发展不平衡性而在地域上的反映。本文所讨论的“方言”指的就是这类“地域方言”,俗称“地方话”。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多方言的国家,共有80余种民族语言,30 余种文字,而拥有 10 亿多人口的汉民族在长期生产生活中也形成了北方方言、吴语、湘语、赣语、粤语、闽语和客家话等七大方言,还有许多数不清的次方言和地方土语。以纷繁多样的多民族语言和方言为依据的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异彩纷呈,形成了多元统一的中华文化。 

  (二)是否需要保护 

  方言是否需要保护,一直以来就是学界争论不休的话题。持否定意见的一方认为,保护方言,是逆历史潮流,是“开倒车”行为,是与国家推广普通话的政策背道而驰的,不利于文化交流。如中国音乐家协会的孙焕英先生就谈到:“一个统一的国家,实行标准化,是一种必需和必然,或者曰规律。……没有标准化的语言文字,在统一的国家里,是件很可怕的事情——甲县的人到了乙县,就是聋子;乙县的人到了丙县,就是瞎子。竟至没法交流、不相往来。”如果这还可以视作比较隐晦的批判保护方言之举的话,那么南京大学文学院董健教授就算是直言不讳的抨击了,他指出:“一则,从现在的社会大环境来看,推广方言不合时宜。二则,世界上语言的消亡与存在,应该顺其自然。三则,从整个文化经济的发展来说,语言总数不断减少是一种社会进步。有的语言短期内不会消亡的,应该给予尊重,而不是一味地去发展它,方言丧失虽然是一种损失,但人类历史的发展就是在不断地折损中前进,只要‘得大于失’,就无可厚非。”而对方言保护持肯定意见的一方认为,方言是语言的基础,是文化认同的基础,甚至是民族自信的表现。致力于晋方言研究的山西大学教授乔全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方言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语言样品,是一种不可恢复的历史记忆,是一种不能再生的文化基因。一种动物的消失会导致生物链的缺失,同样,一种方言的消失,意味着文化链的缺失。”长江大学的陈红莲和张立平在《方言的生存现状及保护》一文中,更是对此有着详细的诠释:“方言代表着中国文化的多元性。不同的地域形成了不同的地域文化,而这些特有的地域文化都是以方言为载体的。方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各种地方戏曲和说唱艺术都是以方言作为其创作和记载的方式的。方言是普通话的源泉。方言是最贴近生活的,语言中最鲜活的成分还是蕴涵在方言当中。普通话中很多鲜活的词汇来自于方言,没有方言,普通话也就不复存在。” 

  综观上述论断,笔者认为无论是从事实判断出发,还是从价值判断来看,保护方言,都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因为,只要知道方言是语言的基础这样一个逻辑起点即可。实际上,除了学界的诸多争论之外,现实生活中已经有很多保护方言的言论付诸行动:2004年杭州政协有提案《保护杭州方言,防止历史文化名城内涵缺失》、2005年上海政协有提案《保护本土文化之一:沪语的规范与推行》,均提出“方言具有独特的人文价值,应该加以保护”;在2010年,因广州市政协提议增加普通话电视频道,引起市民误读成“推普废粤”而引发了一场“粤语保卫战”。其中,最令笔者关注的是,某位全国人大代表从方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角度,提出“将方言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予以保护和发展”,由此又引发了诸多关于方言是否该列入非遗名录加以保护的讨论。讨论之外,还有行动,许多地方敲不开国家级名录的大门,转而求诸市级名录,海州方言被列入连云港市级名录,湘乡方言被列入湘潭市级名录,福州方言被列入福州市级名录,万全方言被列入张家口市级名录。 

  三、何为“非遗”?“方言”是否属于“非遗” 

  (一)何为“非遗” 

  “非遗”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简称。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定义与范畴,在我国可以有两个文件作为依据,一个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03年通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另一个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1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定义是:(1)“非物质文化遗产”,指被各社区、群体,有时是个人,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各种社会实践、观念表述、表现形式、知识、技能以及其相关的工具、实物、手工艺品和文化场所。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世代相传,在各社区和群体适应周围环境以及与自然和历史的互动中,被不断地再创造,为这些社区和群体提供认同感和持续感,从而增强对文化多样性和人类的创造力的尊重。在本公约中,只考虑符合现有的国际人权文件,各社区、群体和个人之间相互尊重的需要和顺应可持续发展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按(1)定义,“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以下方面:口头传说和表现形式,包括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媒介的语言;表演艺术;社会实践、礼仪、节庆活动;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传统手工艺。 

  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中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定义是:本法所称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各族人民世代相传并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以及与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相关的实物和场所。包括:传统口头文学以及作为其载体的语言;传统美术、书法、音乐、舞蹈、戏剧、曲艺和杂技;传统技艺、医药和历法;传统礼仪、节庆等民俗;传统体育和游艺;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 

  (二)“方言”是否属于“非遗”范畴 

  “方言”是否属于“非遗”范畴?笔者以为,从现有的关于非遗的概念范畴和实际操作层面来看,方言都不属于也不适合列入非遗保护的范畴。首先从概念范畴上讲,方言之所以会被有的学者认为是非遗范畴,在笔者有限阅读范围内,发现有以下表现:有的学者是根据其所理解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关于非遗的部分描述性定义,即“口头传说和表现形式,包括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媒介的语言”,就据此将语言文学类归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并认为其归类依据在于“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宣布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条例》明确地将人类口头与非物质遗产划分为两大类:一是各种“民间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包括语言、文学、音乐、舞蹈、游戏、神话、礼仪、习俗、手工艺、建筑术及其他艺术、传统形式的传播和信息等传统民间文化表现形式”;“《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的定义分类法,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划分为五大类,口头传说和表述为首类,包括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媒介的语言。”;有的学者甚至连语言属于“非遗”范畴的依据都不论述,文章伊始就说“汉语方言是一份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语言多样性是文化多样性的基础,也是其重要组成部分,因而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宏伟工程中,语言文化遗产的保护尤为重要”“民族语言文字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中国各地方言”等,没有经过论证就想当然的将语言贴上非遗的标签应当说是不负责任的。 

  “方言”抑或“语言”,是否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范畴,“所有这些疑问或其他相似的问题的出现,主要是因为没有很好地把握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基本概念和范围。”实际上,“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个有特定含义的专用语,作为被认定的专用语,不包括目前存活的所有‘非物质’的文化形态,例如宗教、语言以及日常生产生活方式等。”另外,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技术层面来看,方言列入非遗也并不恰当。我国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评审委员会评委乌丙安教授就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国56个民族的语言多种多样,各地方言种类千千万万,自然都是最基本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表现形态。但是,语言的抢救和保护是一项科学性极强的、十分复杂的工作,它需要运用语言学、语义学、音韵学等专门学科的方法和记音、标音、翻译、注释等专门手段,还要用现代高科技设备进行操作,才能奏效。鉴于我国目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进程还难以承担这样难度大的工程,所以,民族语言及各地方言土语的普查将在以后的规划中列入日程。目前的口头遗产的保护,也只限于口头文学的范围。” 

  四、结语:慎谈“非遗”之后,“方言”保护的路径 

  通过阅读方言保护的有关文章,笔者发现,主张将“方言”或“语言”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加以保护的学者以语言文字学学者居多,这也从一个侧面充分表明,经过多年来政府主导和社会各界力量的共同参与,非遗这个舶来品,已经从昔日不为人知演变为今日的竞相追捧了。不过这也令笔者感到了一种隐忧。既然方言不符合也不适合列入非遗加以保护,那又可以采取哪些保护策略呢?笔者并非从事语言学专业工作,不敢班门弄斧,仅谈一下个人浅见,以作引玉之功。首先,要加强宣传,树立文化多样性意识。作为政府代表或官方的媒体切勿宣扬方言“土俗”、“粗鄙”的观点,而是应当鼓励说方言,如一些地方台专门开设了用当地方言说新闻、谈天气、聊家常的栏目,事实证明就是一种很好的实践;其次,要加强研究,尊重方言自身特点,整理记录保存。方言保护需要根据方言自身的特点加以保护,比如定期开展全国范围内的方言普查并记录保存,以便研究其演化流变之势;此外,各级政府还应当制定有利于方言保护的政策法规,编纂方言词典,编制地方方言教材并列为学校课堂教育内容等。 

  参考文献 

  [1] 钱乃荣.方言和普通话会不会相互挤压[N].解放日报, 2009,12,28. 

  [2] 孙焕英.影视抑方言,歌坛怎么办?[J].汉字文化,2006(5). 

  [3] 颜云霞.方言保护,不止是语言问题[N].新华日报, 2012,12,6. 

  [4] 乌丙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界定和认定的若干理论与实践问题[J].河南教育学院学报,2007(1). 

  [5] 陈红莲,张立平.方言的生存现状及保护[J].玉溪师范学院学报,2005(8). 

  [6] 聂聆.方言与文化遗产[N].人民日报海外版.2009,7,14. 

  [7] 王振顶.语言文学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利用研究[J].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4). 

  [8] 吴永焕.汉语方言文化遗产保护的意义与对策[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8(4). 

  [9] 黄涛.语言文化遗产的特性、价值与保护策略[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8(4). 

  [10] 瞿霭堂.民族语言文字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J].民族翻译,2010(4). 

  [11] 王健.西方国家方言保护的启示[J].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5). 

  [12] 乌丙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界定和认定的若干理论与实践问题[J].河南教育学院学报,2007(1). 

  [13] 祁庆富.《非遗法》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J].中国摄影家,2011(9). 

  作者简介:张伟(1980- ),男,无锡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馆员,研究方向:非遗保护;杜臻(1984- ),男,南京博物院民族民俗研究所,馆员,研究方向:民俗学。


罗飞

新手上路

发帖数282

铜币44两

威望11点

贡献0点

注册日期2016-04-30

最后登录2018-01-22

加关注

1楼  回复于:2017-10-29 07:56:00

  李德俊进入农户收集方言,与老人研究方言。

  近日,山东省滨州市政府公布了第三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和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扩展名录,《阳信方言》一书等成功入围。该书是一部用原汁原味的地道阳信方言创作的个人文集,文集所收文章划分为三个板块:方言故事、方言词语和方言风物。“方言故事”语言诙谐幽默、小故事中蕴含着朴实的生活哲理;“方言词语”追根溯源,从长辈的记忆中发掘出许多有趣的风土掌故;“方言风物”则深入挖掘富有地方特色而早已淡出人们记忆的风俗、物件,夹杂着童年野趣和陈年往事,勾起人们许多的美好回忆。看到这本书,就不得不提起作者李德俊。全媒体记者 孙秀利蝌蚪就是蛤蟆鲶子进门就是屋哒床子壁虎咱叫蝎虎溜子加尔模子啥意思夏天去摸蛸螅牛冷了你就穿棉猴快去搬个杌子头今门后晌喝粘粥使坏就是打破锣疼了你就说声“佛”混的老好叫气沫吃完饽饽吃馍馍感冒咱叫不爱动干净利索叫板正骗人骗事叫误聋不和人一样叫邪风娘来,吃饭咧!

  这一段顺口溜就出自李德俊的《阳信方言》系列丛书,标准的方言发音,不仔细研究每个字就不会知道到底是啥意思,而在这一段视频里,这段方言顺口溜幽默有趣,极具地方特色,生硬的文字变得富有活力,仿佛一个个跳跃的文字蝌蚪在编唱歌曲。

  一个旱烟盒子,一把烟斗,今年刚刚退休的李德俊仍然保持着少有的老百姓特色。虽然喜欢抽劲道很大的老旱烟,但他的家里一尘不 染,屋里也没有烟味,整洁的书房和家居能折射出他

  持之以恒

  的性格。

  看起来文

  质彬彬的他同时也饱含山东大汉的味道。记录方言,始于创作

  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李德俊非常喜欢文学创作,从1983年开始,他就在各类刊物上发表作品,慢慢地积累了一定的文学基础。 19岁时,热爱文学的李德俊进了工厂。“那时能看到的报纸杂志很少,找到一篇小说就能高兴好几天,比如刘心武的《班主任》,我就一个字一个字地抄到小本上反复看。”为弥补文化课上的缺失,他趴在蚊帐里抄字典,背字典,把《人民文学》上难写的字记全了。在文学热兴起的上世纪八十年代,他逐渐在《哈尔滨青年》、《青年文摘》、《中国农民报》等刊物上发表散文,后来集结出版散文集《幸福不能迁就》。

  1983年,李德俊回到阳信参与创办县电视台。自此,脖子上挂着相机,肩膀上扛着摄像机,开始了他的记者生涯。1988年第一期《阳信新闻》节目就是他参与拍摄制作的,两年后,阳信一夜间降了100多毫米大雨,他拍摄的很多珍贵镜头被中央电视台采用。

  2009年,李德俊偶然看到当地晚报副刊上有一个方言专栏,满肚子都是方言故事的李德俊,很快写出一篇《程校长讲课》寄到报社,没几天就发表了,随后他又寄了一篇,很快也发表了。“从那时起,用方言创作的热情被激发了。”他知道,方言创作需要幽默为作料,以生活底蕴为基础,所以一有空闲,他就从积累的幽默“仓库”里“扒拉”,加上平时听来的,看来的,想出来的事,从此成了方言栏目的常客。记者经历让他有了接触方言的机会

  李德俊一直没有出书的念头。“之前我也从没有见过报社的编辑,有一次在电话中交流,他说,李老师你写的方言真不错,我看你可以出本书了,也算为挖掘地方文化作点贡献。”他还是没有这个念头,直到一次文友小聚,有朋友说:“世界闻名的收藏专家马未都呼吁拯救方言,你赶紧出本书吧。”这次,他心动了。“听到拯救方言这个说法,我很震撼,方言土语能有这么重要?我上网查马未都的资料,看他对方言的看法,有句话是:方言的魅力在于它成长的环境,如果由于我们这代人一时疏忽,让它永远消失,那我们就是民族罪人。”

  2011年5月,第一本方言集萃出版,收集62篇方言故事作品。有人问他:“你是啥工夫折腾出来这些东西的?”当时,他还未退休。他笑着回答:“是你们喝酒的时候,打牌的时候。”

  这些方言,就出现在记者生涯每一天的生活中。“只要有两个年长的一起说话,我就凑上去听。比如,我有个老太太邻居,教孙子看图识字,可她不识字,就指着蚂蚁说"米羊",孩子就跟着说"米羊"。她指着乌鸦说"老鸹",孩子就跟着说"老鸹",一家人乐坏了,老太太还挺纳闷。再比如,一个小伙子说,我是昨晚上回来的,父亲一听就火了,你坐在碗上,你还坐在锅上呢!儿子赶紧改口,说是"夜咧后晌"回来的。”

  “当地人接受不了普通话,现在好多了。你如果在外面回来用普通话说话,村里人就会说你"拽个啥也",刚出去两天就拽,所以很多人还得回到这种原始的方言中。”李德俊介绍:“就比如说问你去干啥,当地人就说:"你做啥滴?俺上跑滴。"意思就是去下地干活,语言简洁明了,一句废话没有。”

  “驾校滴这个程校长啊,一口滴阳信土话,学员们听了格格地欢气。他着急了,就喊着俺不管你是睡土炕的穷老百姓还是家产万贯的大老板,到这里就是俺的校生(学生),你开车也得讲良心。上个月下雨,一辆好车看见人不减速,还故意溅人家一身水,看人跺脚还直欢气。没想到,一辆拉石子的大车就在他车前头,他一下子就钻进大车腚底下去了。这是啥,这就是缺德的报应。”这是李德俊发表的第一个方言作品《程校长讲课》,语言诙谐有趣,土话乍听起来土得掉渣,其实里面有道德有味道,表达感情最痛快。这些土炕上的烟袋锅子和唾沫星子“道道格外多”!

  “蚂睖蚂睖来吔,穿上大花鞋吔;蚂睖蚂睖飞呀,有人后边追呀;蚂睖蚂睖走哇,放条大黄狗哇;蚂睖蚂睖跑喔,你也跑不了喔。”“蚂睖”就是蜻蜓,李德俊说,一听这歌谣,小孩子扛着笤帚扑蜻蜓的画面一下子就飞到心里了。

  百度文库有一个词语“花卧单”,它的词义注释,用的就是李德俊的文章。李德俊写到,花卧单细小茎秆里有丰富的乳白汁液,掐断就会渗出乳白色小水滴,如果滴到水里,瞬间就会散开,幻化出五颜六色的图形。孩子们就想法创造出一种游戏,比赛谁能滴出最美的图形。

  不仅是花卧单,李德俊告诉我们,滨州方言里有很多普通话难以对应的词汇。比如农民使唤大牲口的词,向左和向右这两个词连拼音都拼不出来。但这些词喊起来痛快,说起来舒服,饱含诗意和韵律。李德俊认为,在北京话基础上衍生的普通话“年龄”还太短,没办法融汇几千年的方言。

  方言里饱含很多民俗知识,李德俊介绍,鲁北土坯墙上有“婆婆眼”。早前鲁北民居在卧室和外屋之间的土墙上,有一道通透的垰蹹子(墙上掏出的洞),婆婆可以顺着这个洞,随时监视在外屋忙活的儿媳妇,俗称“婆婆眼”。媳妇在锅里添多少水,蒸了多少馍馍,放了多少油,婆婆在里屋看得一清二楚,可以“横挑鼻子竖挑眼”。

  顺着方言,李德俊慢慢从乡村风物摸索到了地方民俗,又触摸到老百姓的生活智慧。他小学五年级时接触到本地一门土课程《常识》,里面这样讲耪棉花地的民谣:“头遍浅,二遍深,三遍四遍下狠心,五遍六遍浅上来,七遍八遍莫伤根。”农民总结,棉花一生需要八次耪地,每次耪地深浅要求都不同。只有在合适的时段用了合适的力度,才能收获银花一片。

  随着现代机械、化肥农药的进入,耪地也不需要那样反复了。这样的民谣在消逝,李德俊有些怅然地说,消逝的不仅是民谣,还有太多的方言风物,千年的传统智慧也在消逝。孩子们再也难见到织布用的梭子、冬天穿的蒲窝、鼓风用的风葫芦子,抽烟用的火药、火镰、火绒子……

  口头禅里,韵味无穷,智慧无穷。李德俊坦言,自己只是采撷到方言大海浅滩上的几朵微小浪花,但已经是乐趣无穷。 方言不是第二外语,不是昨天的回忆,方言是渗透在血液里的精神,这条路无穷尽,他将一路坚持。走不动路了,也可以耳朵里抓词,心里琢磨事,为滨州方言多尽一份心,多出一力。“这是我的责任。”他说。

  李德俊得过的部分奖项

  2012年4月,著作《阳信方言集萃》被评为山东省史志系列“八个一优秀”读志用志成果入围奖(滨州市唯一奖项 奖金5000元);

  2012年7月,著作《阳信方言集萃(1—3卷)》被评为“第21次滨州市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优秀奖 。

  2012年2月,被吸收为中华母亲文化促进会会员。

  2013年5月7日,被滨州市人民政府批准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阳信方言)传承人。《阳信方言》部分内容

  儿:娘,烧钟里火里么?俺吃里饭韩得上书佛底连。

  娘:火是早烧钟联。你爹上坡(pao)里干活韩木回来,等他回来一堆(zui)吃班,不啥不凉里蛮。

  儿:俺爹上坡里干啥地连?是刨地国啊还是拔娘火柴啊?

  娘:他木说,大伴儿里剜研息地连。你先抄抄屋的床子,我上你根生婶子家拿她了擀面轴子,后晌咱擀旗子喝。

  儿:肚子老卧地慌韩让抄地,苕除放在哪啦?

  娘:你个熊孩子,大人忙地木法,叫你抄个地咋周啊,韩累舍你蛮!你瞎蛮,苕除捏不在灶火旮旯里蛮,别麽样连,抄完地你先吃饭班。

  儿:对咧,俺三叔家的头狗(牛马等大牲畜)不老实吃食儿,三叔说叫俺爹有空过去看看。

  娘:你三叔也是,知不到你爹凑周(感冒)刚好里蛮,他家里有事就找你爹,咱家里忙舍他也不来巴巴头,啥东西啊!行连,你别管连,吃饱里快上书佛地班。

罗飞

新手上路

发帖数282

铜币44两

威望11点

贡献0点

注册日期2016-04-30

最后登录2018-01-22

加关注

2楼  回复于:2017-10-29 07:58:00

  江苏的昆曲、评弹,安徽的黄梅戏,天津的京东大鼓、快板,闽南的南音,客家的山歌,从这些国家级非遗项目中,大家可以轻易地发现一个共同点,即它们都是以方言表现的艺术形式。

  方言的形成和发展体现了地方历史,方言词语记录了地方风物。不用说方言直接保存了多少传说、故事、民歌,就连非语言的艺术创造(如音乐、舞蹈、绘画、建筑)和宗教信仰、民俗活动也广泛地留存在方言词语之中。中国语言学会副会长戴庆厦曾大声疾呼:“方言式微,文化遗产保护将成空中楼阁”,方言与文化的紧密关系由此可见。

  但由于现代化进程加快,方言文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据上世纪50年代调查,我国共有367个戏曲剧种,但在最近30多年中已消亡了100余种。这些现象引起人们对方言的关注,特别是近几年,随着非遗意识的提高,关于方言是否该列入非遗名录的讨论越来越多。

  讨论之外,还有行动。许多地方敲不开国家级名录的大门,转而求诸市级名录,比如海州方言被列入连云港市级名录,湘乡方言被列入湘潭市级名录。今年两会期间,一位全国人大代表还提交了关于“将方言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予以保护和发展”的建议。

  应该说,不管讨论、行动,还是提议,对于方言是好事,对于文化多样性来说也是好事。然而,方言算不算非遗?该不该把方言作为非遗的一个类别?笔者就此请教过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的有关负责人和专家,他们先后明确向笔者表示过,按照联合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的定义,语言不是非遗,只是非遗的媒介之一。

  依此看来,各地将方言列入非遗名录,实际上已“犯规”,但是不是“犯错”还值得商榷。毕竟在世界范围内,中国的民族语言以及方言的数量之多、内部差异之大、承担的文化之重都是罕见的。所以,是否该把语言作为非遗的一项内容,的确尚存探讨空间。这可能也是国家没有对地方喊停的原因之一。

  不过,笔者认为任何探讨不能背离两个原则,第一,不该把申遗当作最终目的,保护才是最终目的。第二,保护方言存在一个“度”,对于一些使用范围小、正在自行消亡的方言,可采取研究性保护的方法,通过编写方言志、搜集民间谚语、歌谣和故事,整理民间音乐、地方戏曲、曲艺等形式,保存在博物馆里。 



(责任编辑:黄维


罗飞

新手上路

发帖数282

铜币44两

威望11点

贡献0点

注册日期2016-04-30

最后登录2018-01-22

加关注

3楼  回复于:2017-10-30 10:37:00

方言是由其历史背景和特殊地理、别样水土、气候特征、生活习惯、风俗人情、性格特点等方方面面因素长期起作用而形成的,其表达本身包含了极大而又丰富的文化意义。


我国历史悠久,幅员辽阔,地域差异大,也形成了各地各具特色,千差万别的地域性方言。
方言,顾名思义,地方语言矣。
不同地域的方言,也可以说是地域性“小外语”,让外地人有如听“天书”,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实在无法“欣赏”那种叽里咕噜的“鸟语话详”。
方言具有五种鲜明特征:特定的地域性、特殊的发音、特有的表意、特别的词语、独特的风格。
我们国家有多少种方言,恐怕很难界定,也说不清。


方言是活色活香的原生态语言,是气象万千的“语言物种”,是千姿百态的语言奇葩,也是民族语言的宝库与文化瑰宝,理当珍惜。


方言,既是人类语言的“标本”与“活化石”,也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言,也是保护民族语言文化,保护民族语言的丰富性、多样性。地域方言,作为语言文化,也应该“百言争鸣,百话齐放”,而不应该只是普通话“一话独放”。因此,我们应该为方言创造一种宽松的生存环境,以期更好地保护方言,以避免方言的日渐式微与衰落。应该看到,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随着现代化城镇化的进程,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村年轻人融入城市,随着人们越来越追求时尚,方言越来越被冷落,一些方言确实越来越式微,面临衰落、消亡的危机。因此,保护方言也来越显得重要和迫切。为此,笔者以为,是否可以考虑在一些方言重点地区,乃至全国各地广播电台与电视台分别设立方言波段与方言频道。笔者是想,既然广东可以设粤语广播电视波段频道,其他地方的广播电视为什么不可以设方言波段与频道?在这方面,各地电台电视电台倒是应该向广东学习,开设方言波段与频道,推出方言节目,尤其是新闻节目,更应该推出方言新闻。各地电台电视台推出方言新闻节目,好处多多:对当地受众有亲和力、吸引力和凝聚力;提升广播电视的知名度,扩大新闻的受众面和影响力;对于保护和传承方言具有重要作用。



首 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 页  共1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