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社区!
首页 > 论坛
罗飞

新手上路

发帖数148

注册日期2016-04-30 09:51:14

最后登录2017-09-20 21:49:38

加关注

阅读:1196 | 回复:0《那山那人那狗》剧本赏析

发布于:2014-11-25 14:37:29


1、 日外 清晨的田野间

镜头随意的在晨曦之间穿过,轻轻地触摸到一些藏在雾中的清晰的线条,有树的枝叶,有高大的屋
檐,还有镜子一样的田畴。就在这浓淡之间,虚实之间,渐渐有了一片村庄和屋宇的轮廓。


2、 日外 村头

因为早,还很静。

偶尔有孩子的哭声和断断续续的鸡鸣。

镜头穿过曲折的村间小路,捕捉到一扇亮着灯的窗。

[画外音]

儿子:我的乡邮员生活是从一个非常普通的早晨开始的。


3、 日内 屋内

南方有特色的水乡民居,既保留了传统的风格样式,又带有改革开放以后,农民生活富裕起来的一
些痕迹。

屋子的中央摆着一个大邮包,父亲正在非常熟练的把大包的邮件、报纸、杂志很有序、很科学的往
邮包里放。这工作虽然没有什么难度,但他的得心应手和有条不紊能让你看的入神。高高大大的儿
子站在一边,嘴里的早饭还没有嚼完,眼却一直没有离开父亲的手。

[画外音]

儿子:我一睁眼,就发现我爸把我装好的邮件又都掏了出来,别说他对我不放心,第一次走这么远
的山路,我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不过我也没想太多,一回生,两回熟。


4、 日外 屋门外

狗在屋门外的空地上来回走着,这是一条浑身发亮、让人望而生畏的黑贝,它精干的身体和缎子一
样的皮毛充分显示着它的高贵和不羁。充满了智慧和警觉的狗的眼睛。


5、 日内 屋内

父亲在系邮包的搭扣了。

从厨房里传来母亲清脆的洗碗的声音。

儿子伏在桌上,看父亲为他画一张草图。

父亲:来回一趟,223里,要占3天,中间歇两个晚上。

儿子:我知道,你来了回了的,我还不知道?

父亲:(没理会儿子,继续说自己的)第一天,就是今天,你要走80里上山路,翻过天车岭,到望
风坑,九半垅,住下。明天一早起身,要赶到寒婆坳,再过摇掌山,葛藤坪,然后到大月岭,住下,
这又是80里。第三天起早一口气下山,还是80里。

儿子:我第一天要是能多走点儿,没准两天就能赶回来。

父亲:干上了,就不是一天两天,三趟五趟……

儿子:(打断)我知道。

儿子折好图装在身上。

父亲敏感地意识到儿子不爱听,便立刻停了下来。


6、 日外 门外

狗仍在来回走动,它有些烦。


7、 日内 屋内

父亲理着绳子。

父亲:我嘛,早晚是要退休的,班也是你自己愿意接的,可这是个苦差事,说不定你干不了多久就
要后悔。

儿子在照镜子,没太把父亲的话当回事。

镜子里出现了母亲的身影,手里在收拾东西。

母亲:现在吃穿不愁了,当农民也没有什么不好。你爸回来了,你要想当工人,就进城去当嘛。

儿子:妈,你不懂,乡邮员是国家干部,我接班和进城打工可不一样,过几年我也是国家干部。咱
们家一定得有国家干部,妈你说是不是?

父亲:我算什么干部,我们支局长才是个股级。

儿子:当个支局长也不错,他原来不就是个乡邮员?

妈:山路难走,妈比你知道。

母亲也照了一下镜子,脸上有一点忧郁,又有许多向往。

父亲拿了绳子去捆邮包。

父亲使足了劲要把邮包捆的紧些。

儿子弯下腰,从父亲手中接过绳子,轻轻松松地把绳子煞的很紧。


8、 日外 院内

东边越来越亮,曙光穿透了晨雾,把院墙、屋檐涂抹得明晃晃的。

狗的身姿也愈发地清晰了。

听见响动,狗一回身。它看见儿子从屋里走出来,肩上背着大邮包。狗愣了一下,它走到跟在儿子
后面的父亲身边,目光里充满了疑问。

父亲拍了拍它的头。

狗还是看着他,又看了看儿子。

儿子已拉开了院门。太阳光一下子就射了进来。在狗看来,这是一个既高大、又陌生的背影。


9、 日外 院外

门外便是路。

狗一直守在父亲身边。

父亲:(蹲下身,看着狗)老二,从今天起,我不进山了,支局长不让我干了,虽然我还不算太老,
可我的腿疼老治不好。他们让我退休,我退,你不能退。你得带路,得招呼人,得跟他做伴儿,听
见了没有。

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很低,有些伤感。

狗的屁股上轻轻的挨了一脚,它往前趔趄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踢它的儿子。

儿子:老二,咱们走。

老二又转回父亲的身边,没有跟儿子走的意思。

父亲:老二,该进山了,听话。

狗抬起头看了父亲一眼,眼里是不满和疑惑。

父亲:没你不行,他路不熟。

已经走出几步的儿子回过头来。

儿子:老二,过来,别等我用链子拴你。

父亲想起了什么似的返身往回去了。

狗也跟他回去。

儿子:老二,你回来,小心我揍你。

老二回头看了儿子一眼,儿子对老二做了一个手势。

狗一扭身,进门去了。

儿子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儿子:没你我还省心呢,(对院里)我走了。

儿子往上纵了纵邮包,大步走了。

儿子背着邮包过了桥,他朝自家门口看了一眼。

父亲再次出现在门口,他已穿上了出门的衣服,狗依然跟在父亲的身边。

母亲站在门口。

母亲:等等你爸,他要跟你走一趟。

儿子:妈,你有事就找许万昌,我托付过他了。

母亲:路上当心,别喝脏水。

这时父亲已上了桥,老二跟在他的身后。

父亲:(对老二)妈、妈的,叫得亲。

父亲朝儿子走去。

狗跟在一边。

母亲目送着一老一小的背影。

10、日外 进山的路

一条路通向远方,两边是水田。

太阳已经出来了,红红的一片追在他们的身后。

狗走在父亲和儿子的前面,父亲和儿子两个长长的影子罩在它的四周。它下意识的躲开更高、更大
的那一个,*近更熟悉的那一个。

身后那个年轻的身影加快了脚步,罩住了狗。

老二的屁股上又轻轻的挨了一脚。它往前跑了两步。

儿子:老二,怎么慢吞吞的?

父亲:它晓得路长,暴食无好味,暴走无久力。

儿子:我看是陪您走得久了。


11、日外 进山的路

迎面就是山,山如同一个屏障,挡在父子两人的面前。小路朝山里伸展开去,山的上半部,依然罩
在雾里,进山的路却很清晰。

这时,可以听见山里传来的鸟叫声,儿子用双手比画成望远镜,朝山里搜寻着。大山对于他来说,
虽不陌生,但依然好奇。

山势崎岖,一望无边。


12、日外 山里

晨雾在散,在飘,在没声响的奔跑着,朝一个方向劈头盖脸的倒下去,最后留下一条丝带、一帕纱
巾、一缕青烟。

眼前的景色突然清晰起来,山、山坳里的梯田。


13、日外 山路上

父子两人沿着山间的石径向上攀,和苍茫的大山比起来,两个人的身影显得很小,狗的影子就更小
了。


14、日外 山路上

山路越来越窄了。狗的身手很敏捷,它沿着石径轻巧的向上走,走过一段,便回过身来看看后面的
父子两人,它有些轻视的瞥着有点手忙脚乱、不时把邮包往上纵的儿子,儿子这时也顾不上再搭理
它了。

父亲走在最后,大邮包在他的眼前晃晃悠悠的。

父亲:老二,别跑快了,他还没有走惯。

儿子:我没事。

偶尔有山民下山,肩上背着背篓之类的东西。

儿子有些笨拙地和对方互相让路。父亲告诉他,这种时候,两个人都要向右侧身,儿子一边走,一
边练习向右侧身让路的动作;在狗看来十分可笑。


15、日外 山坡上

阳光耀眼,山中的景物也清晰起来。

父子两个登上了一道山坡,路平缓了一些。

[画外音]

儿子:越往上走,邮包越重,背着它走三天,真够我受的,好几次想放下喘口气,可总不能一上来
就让我爸觉得我干不了。再说,我爸这岁数都背的动,我也不能就这么服软,他不说歇,我就不歇。

父亲:老二,歇一下。

老二停下脚步。

儿子“咚”的放下邮包。

父亲:慢放。

父亲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儿子咧着嘴揉着肩膀,又使劲活动着双臂。

父亲则敲了敲腿。

两人不约而同地:父子:累吗?

两人又都停顿了一下,不知下面该说什么,儿子兀自笑了,又扭过头去看山。

儿子四下眺望,对视线之内的景色感到很新奇,对视线之外的景色也十分向往。他又把手比画成望
远镜。

父亲在看儿子,也挺新鲜的。

父亲掏出一支烟来,独自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

父亲:(一边捶腿)一片茅草阻河水。我老了吗?

狗听到父亲的话,马上回过头来,跑到父亲的身边,它已经习惯于做父亲的听众。

儿子:(头也不回地)支局长不是说了,这是组织上决定的。

狗知道父亲今天有了说话的对象,不是在和它讲话,失望地扭头走开了。

父亲:蜈蚣也吃了,叫鸡公也吃了,还花了局里那么多药费,怎么就不见效呢?

儿子:支局长不是说了,你退了休,一样可以治病。

父亲:(不快地)我不是在说治病。

儿子:你就是在说治病嘛。

父亲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父亲:老二,过来。

狗扭过头,高兴地跑到主人身边,它对两人的话不投机多少显得有点幸灾乐祸。父亲指了指自己的
腿。

老二懂事的趴在地上,让父亲的腿放在自己的身体。

父亲把水倒在手心里让老二喝。儿子回过头来,接过父亲的水壶喝了几口。

儿子:你回吧,我一个人能行。

父亲:一出太阳,这山里就热。

儿子:你放心,我晓得走的。俗话说,路在嘴巴上。

父亲看了儿子一眼,站直了身子。

父亲:老二,赶路了。

狗熟门熟路的走在前面,父亲不理儿子,继续向上爬。儿子背了邮包,自己跟自己笑了一下。


16、日外 山间

阳光在一笔一笔地勾勒着山的轮廓,把山尖染成金色。这时刚才走过的山脚又被雾遮住了,没着没
落的山好象浮在水中。


17、日外 山路上

父亲、儿子和狗继续向山上走,狗仍旧在最前面。

儿子一边走,一边拧着一个小半导体,不多的几个台换来换去,没有什么可听的,还有杂音。儿子
就关了。

儿子:这山里走几里路见不到一个人,就是神仙也要闷死了。(回头)神仙为什么要住在山里?到
哪都不方便。

父亲:神仙会腾云驾雾。

儿子:(一边爬一边喘)我要是会腾云驾雾,别说这点儿邮包,早就改变山区面貌了。

儿子脚下一不留神,趔趄了一下。

父亲:这话说得离谱,人可不敢把自己看的太高了。我看你,能把邮件送好就不错了。

儿子又打开半导体,找到一个唱流行歌曲的台。

儿子跟着小声唱起来,渐渐的,他的声音盖过了半导体。

老二回头看他。

儿子也回头。

儿子:你一个人走路唱不唱?

父亲:不唱。

儿子:闷不闷?

父亲:看着脚底下。赶路嘛,有啥闷的?

狗突然叫了起来。

儿子:老二见我唱,它也唱。

父亲:它不是唱,是报信呢。

果然就到了山顶,可以看到山腰里零零星星的村落了。

18、日外 山顶

在一块大青石上,父亲把邮包打开,把放在最上面的邮件和报纸拿出来,捆成一个小包,又把邮包
捆好。

父亲:那就是望风坑了。这包邮件全是他们的,每次送到村委会,要发走的邮件也在村委会。不过
你要记住,倘若有葛荣的信,你要单独拿出来,弯两里路送到她家去,她家和村秘书家打过架,秘
书不给她转信,她丈夫在外面当木匠,盼信盼的心焦。还有,王五行是一个瘫痪,他大儿子在部队,
要是有了汇票,你要亲手交给他,他那在家的细仔不正路,以前瞒着他取过汇款。

父亲抬头看了儿子一眼。

父亲:都记住了?

儿子:记住了。

父亲:你可要上心做,这山里的人,指望着咱们呢。

儿子:(眼睛转向山腰上的村落)他们是不是很盼着你来?

父亲:那当然,几天不见省长没关系,几天不见我可不行。

儿子开玩笑地作了个仰视父亲的动作,但他确实被父亲的叙述所陶醉。

父亲:老二,我们下山。

19、日外 下山的路

父亲、儿子与狗的背影,步履显得轻快多了。

小村在望。

[画外音]

儿子:他们为什么要住在山里?

层层叠叠的民居。

父亲:他们都是神仙的后代吧。

20、日外 山村小路

太阳挂在树梢上,碎碎的树影铺得东一片、西一片。房屋错落有致地依山排列着,四下静悄悄的。

狗的主观镜头:一级一级高高的台阶。

狗熟门熟路的进村。

儿子不时东张西望,一是因为第一次来,同时他也期待着他们的到来在小山村引起的震动。村里没
有见到几个人,偶尔有人经过,和父亲打着简短的招呼。

父亲的回答也一样的简单,也就是“来了”、“刚到”之类,如果人家用询问的目光看儿子,父亲就补
充一句“我儿子”,人家就冲儿子笑笑,没等儿子收起笑容,人家就已经匆匆走远了。儿子有些失望,
他所期待的轰动并没有出现,那表情就象一个初次登台但没有得到掌声的演员。

父亲一边走,一边指指点点,告诉儿子一些他应该知道并且应该记住的事情。

老二嫌他们走的慢,有点不耐烦了。它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往前走。

21、日外 村中

老二走过一家院外,院外层层叠叠,有一些摞在一起的兔笼。在狗的眼里,这些兔笼很大,里面的
兔子也怪里怪气的,它有些怕,往前几步,往后几步,又大叫了起来。

父亲:老二,别叫了,别吓唬兔子。村里还*它们致富呢。

老二住了嘴,没精打采的走了。

父亲:(对儿子)下次你也要提醒它,它老是不习惯这些笼子。

22、日外 村委会门前

拐过一个小弯,就是村委会的门外。

父亲伸手推开虚掩的院门,院子里静静的。

23、日外 村委会院内

这是一座颇有地方特色的山区民居,很古旧,但很有情调。院子里也没有人。

狗到一边的一个水槽中喝水。

父亲又推开照样虚掩着的屋门,屋里也没有人。

24、日内 村委会屋内

儿子背着邮包,高高大大的在狭小的屋子里转不过身来。

父亲:把邮包放下,坐下,边歇边等。

儿子:(放下邮包四下望着)怎么没有人?

父亲:大白天的,谁能专门在这里等你来?我们又不是来视察,要人家夹道欢迎。

儿子:那我们要等多久?

父亲:老二一叫,就知道了。

儿子不再说什么,打开那包邮件,分好了类。

父亲从什么地方熟门熟路地找出了一支竹烟筒,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

25、日外 村委会院里

院门一响,狗叫了两声。

从门外匆匆地跑进来一个中年汉子,他一边快步朝屋里走,一边把卷得高高的裤腿放下来。


26、日内 村委会屋内

汉子跨进门来。热情地。

汉子:来了?

父亲:秘书,又上山了?

汉子:想盖房呢,备料去了。老二叫的时候,我在那儿,一路冲了下来。

汉子用手指了一个高不可攀的位置。

儿子的表情有些惊讶。

父亲:这是我儿子。

汉子一边手忙脚乱的给他们倒水,自己先喝了几口,又递给父亲,扭过头来冲儿子笑,再递给儿子
一杯,那笑容够纯朴。

儿子却故做严肃的要他在需要签字的地方签字。

汉子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一边签,一边用疑问的目光看着父亲。

父亲:以后我这条邮路,就由他来跑了。

汉子:那你呢?要当局长了吧。

父亲:我么,以后愿意来,自然还可以来。

汉子:外面来我们这里的老师、医生、储蓄员、公安个个都能当劳模、当干部,就你,光是走啊走
啊,这么多年。

父亲看了儿子一眼。

儿子的表情不太自然。

父亲:我还没有嫌久,你倒嫌久了。

汉子:儿子都这么大了,你是不该受这份辛苦了。

父亲:好了好了,把寄出的邮件拿了来,我们赶路了。

汉子:学校王老师那里有个什么报名表要交出去,昨天没有送来,我去取一下,这就回来。

象匆匆来一样,汉子又匆匆地走了。


27、日内 屋里

屋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父亲低下头去抽烟。

儿子伸过手去。

儿子:我来试试。

父亲:我还不知道,你也抽烟。

儿子:你不常回家,你回来,我就不抽。

父亲笑了一下,咳起来。

父亲:老二呢?老二。

老二从外面跑进来。

父亲指了指腿。

老二趴下,让父亲的腿跷在它身上。

父亲:(对儿子)你以后可别跟我学,为了抄近路老是蹚冷水,落了病不好治。

儿子:你蹚冷水谁知道?

父亲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不知该怎样回答。他深深吸了一口烟。

父亲:这条路,就我一个人跑,我又不能整天跑到领导面前去叫苦。一个月前,支局长陪我跑了一
趟,他掉了眼泪,说他该死,怎么当了两年支局长就没想到这条路这么苦,他说他要给我请功,没
有想到他一面拉你去培训,一面要我写退休报告。

儿子:那乡里村里的,也不给你写封表扬信?

父亲:写倒是写过,我没让他们寄。哪有自己给自己投递表扬信的,再说,乡亲们长年累月地在山
里,谁又表扬他们了?你也记住了,不兴自己喊苦,不象条汉子。

父亲:走,我们出去迎迎他。

父亲站起来的时候有些吃力,儿子想扶一下,手伸出去了,但没有碰到父亲。

儿子背起邮包,跟在父亲的身后。


28、日外 院内

老二冲到院门前,但他没有钻出虚掩的院门,而是转回身来看父亲。

父亲一把拉开院门,一愣。


29、日外 院外

院门外面的石阶上,围了一群人,大家的脸上都露着憨厚的笑容。

儿子背着邮包站在门口,也愣住了。


30、日外 山坡上

山坡上,中年汉子取了信朝这边跑来,他的身后跟了一串儿高高矮矮的小学生。


31、日外 村委会院外

儿子和父亲站在门口。

站在斜坡和平地上的乡亲们看着他们。

父亲:(对儿子)来看你的。

儿子:看我干吗?

父亲:没见过你吗。

儿子:那我该怎么办?

父亲:你不是等着人家欢迎你吗?

儿子:我没有……真没有想到……这可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

儿子窘迫得脸都红了,不知该怎么办。

父亲:(对大伙)这是我儿子,以后他跑这条邮路了,你们有什么事,就找他,找他就跟找我一样。

儿子使劲点了点头。

乡亲们还是看着儿子笑。

小学生们挤进人群,脸上的笑更动人一些。

父亲从汉子手中接过信,小心的放进儿子背上的邮包。

父亲:忙吧,我们也该走了。

汉子:行了行了,以后有的看。(对身边的孩子)快回去上课,撒尿撒到村委会来了。

孩子们又踢踢拖拖地往回跑了。

大家让出一条路,笑眯眯地看着父子两个上路。

老二已经等在前面了。

儿子不断的回过头去,向乡亲们挥手告别。

父亲却一直不敢回头。

走出好远,乡亲们还在。

32、日外 山路上

老二走在前面。

儿子不知道从哪捡了根树枝插在邮包上,把小半导体挑着,在父亲眼前晃来晃去。半导体里在播放
着热闹的广告。

在他们的脚下,有曲曲弯弯的公路,公路上偶尔有汽车经过。

儿子:其实这样的路段,可以搭便车的嘛。

父亲:邮路就是邮路,该怎么走就怎么走。

儿子:可象这样没有人家的地方,我们根本没有必要这么走。

父亲:这么走踏实,有准头,你以为公路上的汽车都是给你预备的?

儿子: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行?

父亲:我才不会去站在路边给人家陪笑脸。

儿子:那也可以搭班车呀,花钱买票没有问题吧。

父亲:就那么几个站,几趟车,还没有我准时。

儿子:摸摸规律嘛。

父亲:(生气了)邮路就是邮路,象你这么整天想着投机取巧,还跑什么邮路?

儿子:我投机取巧?以后直升飞机落到山顶了,咱们还这么走啊走的,谁还要你送信?

父亲不说话了,儿子也不说话了。广告又浮了上来,父亲一把扯下树枝,关了半导体。

儿子也生气了,独自加大了步子,朝前走了,没几步,就把父亲和狗落远了。

他们就这么一前一后,离的老远。

33、日外 山里

儿子一个人在山路上走,他回头看了一眼,没有父亲和狗的影子。

儿子继续向前走。

拐过一个弯,儿子又回头看,没有父亲和狗。

儿子有些不安,他放慢了脚步,最终停下脚步。把邮包*在山石上,等着他们。

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过来,儿子有点紧张了,他开始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

34、日外 山里

等他拐回两个弯,已经有些着急的时候,看见老二独自站在路中间。

儿子:老二,人呢?

老二看着儿子,不说话。

儿子:他去哪儿了?你怎么回事?

老二还是看着儿子,不说话。

儿子着急地向四面张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父亲从路边的树林中走出来,一边走一边系着裤带。

儿子长出了一口气。

父亲却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父亲:老二,走吧。

儿子无可奈何地跟在他们的后面。

35、日外 山中

正午的阳光透过树梢,把四下里分割的明暗分明。

一个岔路口,老二习惯的走了大路。

父亲:老二,走这边。

一边走一边看图的儿子有些不解。

儿子:进村怎么不走大路?

父亲:我有封信要送。

儿子:哪封?

父亲:在我身上。

父亲说着走到了前面。

儿子和狗跟在后面。

36、日外 小屋前

阳光和阴影勾勒出小屋的明暗。

独处的小屋显得有些凄凉。

屋前的阳光里坐着一位老人,她的脸上刻满了沧桑,一双粗大的、操劳的手放在膝上。

她的眼睛注视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地方。

她好象听到了什么。

老人:是老二来了?

她的两只手在身边摸着什么。

老二却远远地站住了。

父亲走上前去。

父亲:五婆,还好吧?

老人:好,好,你快坐。稀饭在罐子里,老二,给。

老人把摸到的什么吃的东西朝老二扔去,却扔到了儿子的脚下。儿子发现老人看不见,十分惊讶。

他把吃的东西踢给老二,朝前走了两步。

父亲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老人。

父亲:五婆,你的信。

老人一把接过,用大手小心地抚摸着信封。

儿子发现,信封上有邮票,却没有地址,是一片耀眼的空白。

儿子朝前跨了一步。

父亲用手挡了他一下。

老人:谁呀?是会计吗?

父亲:五婆,是我儿子,以后你的信就由他来送了。

老人:(有些迟疑)他送,行吗?

父亲:五婆,他年轻着呢,我们都老了。

老人:我老了,你不老,你不是才47岁吗?

父亲:您记性好,我来的那年47岁。

老人小心的撕开信封,抽出信纸,当然那也是一张白纸。

老人把信纸抖开,抚平,里面有10元钱。老人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她仔细的把钱收好。 老人把白纸
朝父亲递了过来。

老人:念吧。

父亲看了儿子一眼。

父亲:(念信)奶奶,您好,您的身体还好吧,眼病没有犯吧,腰痛也好些了吧?

老人:问了多少遍了。

父亲:我这里一切都好,我的工作也十分繁忙,一时还抽不出时间来回去看您。您在生活上如果有
什么困难,就告诉送信的乡邮员,他会尽力帮您解决。

父亲说到这里,抬头看了儿子一眼。

老人:他老让我有事找你,下次你写信告诉他,乡邮员换人了。

父亲:五婆,我不是跟您说了吗?乡邮员换了我儿子,他做和我做是一样的,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告
诉他,(父亲把信纸递给儿子)让他给你接着念信。

儿子接过信纸,心情有些复杂。

儿子:(念信)您一个人在山里住,真是不容易,城里的生活条件要好得多,真应该接您出来看看,
让您安度晚年……

父亲捅了儿子一下。

儿子抬起头,老人在使劲揉着眼睛。

儿子:(迟疑了一下)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老人:完了?

儿子:完了。

儿子把信递给老人。

老人把信装进信封,仔细收好。

父亲:五婆,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老人:没有,会计刚刚来过。

父亲:那我们走了,回信我会替你写好。

老人:让你儿子写吧,听他念信,就好象听见我孙子说话一样。

儿子有些感动,他在老人面前蹲下身来,轻轻拍了拍老人的手。

儿子:五婆,我会再来看你。

老人:我的信多,你得常来。

父亲:老二,走了。五婆,我们走了。

老人挥了挥手,雕塑一样的坐着,听着脚步声渐渐远了。

37、日外 山中

父子两个还是一前一后。

儿子:她的孙子为什么不给她写信?

父亲:五婆的儿媳妇难产,孩子是她用米汤喂大的,结果成了这个方圆几百里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
的孩子,我还记得我给他送来录取通知书那天,他哭着跪在地上,他说,我要走了,这不是在做梦
吧。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每年新年寄一张贺卡,春节寄一张汇款单。城里人是忙,可他哪知道,
他爸死后,他奶奶除了想他,就没有别的念头。我也是没办法,才想了这么个笨主意。你也记着,
过个十天半个月,就去看看她,给她随便念上几句。

儿子:你交代的我当然可以去做,可要不是我跑这条路怎么办?换了别人,谁会象你这样?

父亲欲言又止。

38、日外 山中

山色随时间的变化而变幻,从浅灰到深蓝,分成了不同的层次。青山在桔色的夕阳之中,有说不出
的美丽与动人。

39、日外 村头

村子坐落在山间难得的一片缓坡上,黑色的屋顶与木质的楼阁带有浓郁的少数民族特色。一条小溪
缠缠绵绵地绕村而过。

老二终于找到可以飞奔的平地,它跑了起来,跑得很舒展,很漂亮。

老二在田埂上舒展的跑过。

老二跑向一个在溪边的菜地里挥着锄头的身影。

儿子也打起了精神,加大了步子。

40、日外 地头

老二跑到低头干活儿的人身边,使劲地摇着尾巴,在她的身边绕着圈子。

干活儿的人直起腰来,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身上穿着侗族特色的日常服装,漂亮的大眼
睛闪着光。她朝老二跑来的路上寻找着乡邮员。

41、日外 路上

暮色里,是儿子高大的身躯。由于是在田埂间的小路上走,父亲的身体完全被儿子遮住了。

42、日外 地头

姑娘看得有些发愣,她不知道朝她走来的这个年轻小伙子是谁,可他又确实是朝自己走来的。老二
在姑娘身边绕着圈表示好感,姑娘竟浑然不觉。

儿子越走越有精神,因为他也看清了姑娘漂亮的大眼睛。

儿子走近,面孔越来越清晰了,这张年轻英俊的面孔也是很容易让女孩动心的。

忽然,父亲一步没踩稳,一只脚踏进了田里,这样,他才从儿子的身后闪了出来。

43、日外 田间

这一闪,也让姑娘的脸上绽出了美丽的笑容。

44、日外 田间

父亲站在姑娘和儿子中间。

父亲:这是我儿子,刚上任的乡邮员,今年24岁。

儿子看了父亲一眼,好象在说:说这干吗?

姑娘:是不是他管老师叫爸,挨了他XX的打?

儿子不好意思了,他又看了父亲一眼。

父亲:那还有错?(对儿子)我第一次到她们家住的时候,她才这么高(用手比画),她姐姐这么
高(用手比画)。

这回轮到姑娘不好意思了。

姑娘:老二,走,咱们回家。

姑娘扭着腰肢走在前面。

45、日外 进村的路上

村中有人燃起了篝火,映红了一片天空。

父亲:今晚村里有事?

姑娘:最好你们中午没有吃得太饱。

46、夜外 村里

热闹的婚礼。

全村的男女老少聚在一起,四周点起了火把和篝火。

有人在唱着很古老、很纯朴又有点忧伤的喜歌。

父亲和村里的重要人物坐在一起,不管谁递给他酒,抬手就喝。

儿子则和年轻人凑在一起,身边是田里遇见的姑娘。

大家热热闹闹地挤在一起。

新郎和新娘穿着民族盛装,脸上是羞怯的喜悦。

47、夜外 村里

年轻人围着篝火跳起了民族舞,热情的音乐和着欢呼声此起彼伏。

父亲和上了年纪的人坐在一起,看着自己的儿子。

儿子的脸上放着光。

父亲也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好好看看儿子的机会。

儿子和田里的女孩在一起跳舞。

父亲看着他们俩……

48、[闪回]日外 山路

大雨滂沱。

年轻时的父亲艰难地走在山路上。雨衣包在邮包上,他自己淋着雨。

父亲抬头望着山顶。

电闪雷鸣。

……


首 页上一页下一页尾 页  共0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