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三部 火云第27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10-01-11 点击数:2268次 字数:
  又快过年了,一年过去的真快。
  新世纪即将奔来三十个年头,国民经济发展到了一定的高度。沿海实体经济体已经大批内迁,农村收入迅速提高,区域化合作也找到了平衡点,机电等日用品和社会医疗养老等保障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陆续下乡进村……X主席早说过,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随着人均收入指数的优化,农村的购买力也越来越大,农村不仅为社会提供充足的劳动力,而且扩充了无限的市场,大力拉动内需,带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提升了自己的生活质量和品位。等等等等都促成了社会的良性循环发展,整体看来,中华大地盛世依然,国泰民安。但是,人类社会上也存在不少困扰:国际上因为能源危机时时刻刻都有战事发生,还有后恐怖主义、气候异常、基因克隆泛滥等等引得全球人心慌慌;在国内主要是三大问题,一是同周边国家的边界纠纷,二是适龄青年男女人数严重不协调(主要是二十一世纪前十年出生的人口比率,男童远远多于女童)使得多个地方屡发强奸案件,严重扰乱社会治安,三是劳动力断层(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多数超生人口陆续退离职业岗位,正是这部分人以低廉劳动力在那个时代为我们铸就了我们的“中国制造”,在那个时代,我们国内企业的竞争力很大成分上是压在了低廉的劳动力上面。可以说,他们的成就是我们国家产业升级的基础……现如今,他们将一批一批的退出职业历史舞台,将使我们国家提前进入老龄化,也将会空出很多职业岗位,而后期多为独生子女,肯定无法填补岗位空缺……)
  除夕,春节,元宵,整个正月节目不断。碧溪村文化团为了满足人们赏戏需求,专门请来了临镇名粤剧团。鑫叔飘飘都是粤剧戏迷,听说有大戏看,早早的买了票来到大礼堂。谁知礼堂里已经人满为患,除了中老年人,还有不少后生仔……阿勤也来了,他竟买了张最前排座位。打听下方才知道,该粤剧团24岁的当家花旦“水系女”会有多台演出,小伙子们就是为了一睹其芳容和娇柔……“水系女”出演《帝女花》而成名,方圆百里的戏迷,无论男女和老少,皆为之倾倒。
  《八仙贺寿》、《跳加官》、《仙姬送子》和《醉打金枝》,四剧一场演完。接着大戏不间断,戏迷们在春节里过足了瘾。到最后,人们顾不上春节忌讳,呼喊着让他们加演了《帝女花》、《分飞燕》、《昭君出塞》等等,鑫叔飘飘上台串了场戏,临台唱演《紫钗记》……
  散完场,“水系女”卸了妆便雀跃着被勤仔拉走了,一旁的小伙子们唏嘘不已,嫉妒得眼睛血红。这小子,什么时候跟“水系女”都混熟了!说来话长,他们相识相恋好些年了。记得那一年快过年了,阿勤还很小,他跟着妈妈到临镇矿区卖米。一位阿姨身上带了太多东西,在他们铺位买了米后带不回去了,妈妈嘱咐小勤仔给她挑回去……那个矿区很漂亮,虽然路很陡峭,但都是柏油路,在冬日的阳光下金灿灿的,他跟着阿姨绕了一道道圈,到了家给他开门的是个漂亮的城里小姑娘,他眼巴巴的看着她坐回属于她的靠在窗户边的漂亮的写字台,桌子上还有个可爱的台灯,她静静的写作业……他们家房子不大,但摆设很整洁,让人看了很舒服……就这样认识的,后来在同一个学校读初中和高中……也曾热恋过,现在彼此不温不热。
  春节过后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春风舒润着大地。西方情人节这天,一大帮年轻人徒步去踏青,男的蹦前面,女的后面溜。走在最前面的是阿勤,他陡然调转步子,回头看了看靠后面的姑娘们,长舒一口气,朝她们走去。女孩子们嬉戏着调讪他,引得前面的小伙子们干吃醋,唯有阿进自信得无所谓。勤仔习惯了调情于众女子,他拿捏的很准,既愉悦了彼此内心情欲,又不玩得过分。“水系女”玲玲静静的赶自己的路,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没听见。阿勤未予理会,直接转到最后,跟“水云”搭讪起来。前面的女人们都加快了脚步,故意把他们落远了,玲玲更是飞奔着气愤的背影……阿勤从身上取出一幅画,轻轻递给水云道:“情人节快乐!阿进送你的!”她随手接过画看了看,画的是淡淡的玫瑰。
  “他不会亲自送吗!”
  “这里有人追过他,他不好意思当着这么些人的面送给你。”
  “你就是牵红线的!”她轻笑道。
  “是的,为兄弟服务。好好把握,他可是处子之情。”
  “那你当初是什么意思?”她语气略带鄙视。
  “什么当初?”他故装不知道。
  “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不知道?……”
  “哦,都去年的事了,我这个人就是无聊,纯属娱乐。其实我早有女朋友了,她就在前面。”
  “滚,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她脸颊绯红,压低声音生气道。他感觉到她心花有意,自然很爽,但阿进是他最好的伙伴,就算再风流也……他大踏步伐赶上阿进,两人心领神会,表示胜利完成任务,恒仔在一旁揣摩着这两兔崽子到底搞了什么东西。
  玲玲突然说要回去,阿勤自然要送她。她出来唱戏就没回去了,还没给父母拜年。阿勤三言两语便解掉了她心里的不快,好久没看到她吃醋的样子了,他差点忘记这个平静的女孩子也会吃醋,样子是那么的可爱,连眼眸都飘飞得楚楚动人……她们镇区是已经停产的矿区,蜿蜒的小火车铁路也已废弃,只留下两旁美丽的白杨树。他们像初恋般手牵手行走在平行火车轨道上,一直走进那个神秘而静谧的矿区,路边的白杨树叶不停的抖索,阳光金灿灿的……
  大年过后,久未谋面的一众老战友搞聚会,他们大老远赶来拜年,令鑫叔高兴不已,自然推脱不了出去活动活动。出门的时候,飘飘少不了叮嘱不要喝酒……张总带着老战友一行到了矿区小镇的一家休闲娱乐场所,开了间大的包厢。大家边吃喝边聊天,还找了几位陪喝酒唱歌的小姑娘,都五十几岁的人了,依然你情我爱的唱个没完,有的竟是几十年的老情歌了。张总自觉别扭,却又不想扫大伙兴,陪着玩玩咯,或许是自己脱离大众了,毕竟,几十年前的战友情依旧历历在目。突的,有人起哄要张总唱一首,大家跟着起哄。拗不过他们,张总接过话筒,即席感慨道:“大家都这么忙,能过来聚一聚,真的让我感到高兴……都老了啊,笑起来都很多皱纹了,几十年就这样一眨眼过去了,时间过的太快了,还记得我们刚到部队的时候吗,那时候……我就唱首军歌吧,我们在部队经常唱的,‘打靶归来’!”他刚唱几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跟着唱了起来,虽然歌声已显苍老,但不失高亢,在部队的一幕幕重又零碎的显现了出来,终于唱出了久违的泪水,心情也很复杂,有温暖和开心,更多的是感慨和无奈,青春已经远去啊……
  玩的差不多了,张总独自出来买单。他按账单给了钱后,收银处说还不够,说他们点了服务小姐,要另外加收小费。
  “服务费不是给了吗?”鑫叔理论道。
  “服务费是服务费,小费归小费!”收银小姐话音尖锐。
  张总坚决不给小费,不是小气,只是被懵的感觉不好受。他正要离开的时候,被几个临时赶来的彪型壮汉双手拦住,强行索要小费。张总养尊处优惯了,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个小地方受到如此不礼之待,他恼羞成怒,怒目瞪视。
  “不付钱还有理了是吧?!嗯!”一人开始厉声推囔。
  要是自己再年轻二十岁,定叫这几个小子好受。想着想着,他竟然挺身扛着以示威仪。那人连着推他,越推越用力。他一个踉跄,狼狈的倒在了地板上。正要爬起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蹦了过来,大拳大脚的付诸于那几个猛男身上。是阿勤,不愧警校毕业生。
  “妈的,狗眼无珠的家伙,也不看看是谁,信不信我叫些人立马烧了你们这狗屁地方!妈的!”勤仔愤怒透了,赶紧扶起张总道:“鑫叔,您没事吧,明天我叫些人好好教训他们。”
  “算了吧,不要跟这些仔一般见识。”听说情况后,老战友们都气愤极了……幸好凑巧勤仔也在这里玩,要不然……很快,媒体登出了张鑫玩小姐的消息,事件一出,铺天盖地。面对这些,鑫叔倒能心平气和,没有做过的事情,就算人家再怎么说他都不惊不怕,哪怕是春雷集团和碧溪集团内部也传得沸沸扬扬,好在老伴和家人都相信自己。受到这次事件的影响,张总被取消了人大代表资格。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三部 火云第27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