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三部 火云第25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12-02 点击数:2022次 字数:
  第25章
  这个时候,阿进也开始思索死亡之于人生的意义。其实,阿婆去世后,他也不停的想过。人死后,你就再也看不到他真实的身影和眼神了,再也听不到熟悉得被自己忽略的声音和语气。特别对于他,一个从小缺少父爱也因此得到过多的母爱和老祖母爱的人,失去老祖母的时候那是怎么样的痛苦,这种痛苦不能向别人述说,害怕越说越难过。每次偷偷翻看跟祖母合影过的老照片,还有录制的声像带,总想回到当时的场景里去,好好拥抱她,听到她被录下来的声音,他经不住喊起了老阿婆。他从小讨厌老阿婆唠叨不停的管教,等她死后却发现再也找不回来了,那种唠叨是多么的珍贵和温暖啊……
  现在,他又突然想到了死亡这回事。有过这种痛苦后,人就会产生一些心理免疫。对他来说,这是个半路爸爸,也即是说,爸爸没有妈妈和老阿婆重要……而他脑海里不断重现生活的点点滴滴,和这个半路爸爸的一点一滴。父子俩一直来客客气气的,阿进从小没向阿爸发过娇,阿爸也从没大声骂过他,他们间更多的是朋友,但他却实实在在的感受着他对自己的关爱。后来,他长大了,长了心智,他也明白,阿爸的这种父爱是一种负疚的补偿似的慈爱,难怪接受起来会这么别扭,阿爸肯定也感到别扭……最近几年好了,老爸开始骂儿子了,儿子也开始感受到做人仔的被人骂的滋味……第一次看到这个欺负妈妈的男人,他感觉这个人很强大,后面一直是这个印象,也是到了最近才发现这个人其实也老了,虽然他还精神,但眼睛里有时候会有种呆滞而无奈的东西,在球场上跑一跑就气喘吁吁……他觉得这个人变成了小老头,蓦的觉得这是个可怜的小老头……他又想到了死亡,死亡就是头一伸脚一登,然后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你到哪里都再也找不到他,而他却安静得不再理会任何人。热泪滚落,他挽起白色衣袖,擦了擦眼睛,看看时间是晚上11点了,急忙关了书房灯火,披了件雪白色休闲外套骑车赶往县城医院。
  穿过黑夜,迎着冷风,一路飙到医院。问到病房,他快步赶攀,冲了进去。里面气氛祥静,阿爸静静的躺在病床上,挂着几瓶点滴,疲倦的老妈坐在床沿,妹妹在旁边的床上睡着了。在路上的时候,他想好了很多话,跟阿爸说的话,到了这里一句都说不上了,老头也睡了。阿爸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查出血压偏低,还有慢性胃病,更严重的是长期肾脏积水,导致肾衰竭和轻微尿毒症。飘飘心里责怪自己只顾着工作和孩子,没有照顾好自己的男人。在别人眼里,鑫叔是大老板……然而男人工作起来是不顾一切的,特别是为梦想而工作的男人。这也是很多人的毛病,年轻力壮的时候不会顾及到身体的小毛病,总觉得扛过去就好了。
  早晨起来,看到一家人都在旁边,鑫叔精神了起来,这快要成为温馨病房了。
  “进仔,你去上课吧。”
  “我请假了,我的课程小孩子们都已经考完了期末,现在也就是带他们去野外写生……”
  “希希呢,你应该去上课,明年就要考大学,我不想让人家说我的女儿是靠走关系的。”
  “哎呀,阿爸,要不您现场考考我,考乐谱,钢琴,二胡,笛子都可以。”
  “想懵我是吧,我不懂那些,我只是个土二胡。我是说你的文化课程,我说真的啊!”
  “您是不是想让我背历史来听……”她嘟嘴骤眼的说道。
  “行了行了,就让他们陪在这里吧。”老妈满脸的欢喜和温暖。
  “好,你就惯他们吧。”他嘴里不说,其实心里乐得很。
  这是个捡来的女儿,而夫妻俩对她的疼爱和欢喜并不亚于儿子。这乖巧活泼的女儿生性腼腆,平时在陌生人面前不怎么说话,真担心她到了外面会不会生娇。
  飘飘带着女儿出去买早点,留下进仔照看他老爸。
  “进仔,过来扶我去撒个尿。”
  儿子外表文质彬彬,但臂力不小,一支手加肩膀就把他搀扶了起来,进了洗手间。鑫叔不好意思脱,在儿子面前掏出来尿尿感觉真够尴尬的。
  “你靠后点,背着我,要不然我尿不出来。”
  “哦!”
  等他一滴一滴的尿完打个尿颤后,儿子在后面哈哈大笑了。
  “臭小子笑什么?”
  “没有,我什么都没笑。”说完又忍不住大笑。
  “大人撒个尿有什么好笑的?”
  “没有,我觉得您尿的有点可爱……”
  天天一家人陪在一起,感觉真开心,日子一天天过去,等待是否接受手术。期间常有外人来看望,鑫叔选择静养,不想见太多的人,以免引得自己又过分的思考问题,对他们的情一家人心领了,等出院了再请他们到碧溪村做客。
  唯一不爽的就是,不能随心所欲的吃想吃的东西。飘飘监管特别严格,什么油炸的爆炒的等等都不让吃,她还嘱咐俩孩子一起看管好来。这俩兔崽子还真替他们妈行事,在吃这方面对老爸真够狠。有一次,飘飘和进仔都不在的间隙,鑫叔百言唆使女儿去买些麻辣烫,说是让她自己吃,他只是看看。她很快就买了上来,端过来在老爸鼻子底下绕了几圈。
  “爸,你闻闻,香,真香!”她靠近鼻子闻了闻,“你知道的,我妈平时也不让我们吃的,现在就借这个机会,我大开吃戒了,谢谢了啊!”说完她还真不客气,吧嗒吧嗒的吃了起来。
  “给我也吃点,乖乖女!”鑫叔急了。
  “不给,躺在床上好好呆着。”她不理会老爸,眨巴着又大又亮的眼睛吃了个爽歪歪。
  鑫叔嘴馋的很,好说歹说想让她留下一点。
  “你等着啊,等你妈来了,我告你去,告你吃了路摊上的麻辣烫!”
  “去告吧,反正我吃完了,真完了。”她得意的把盒子翻了个底朝天……
  天天吃得如此清淡,鑫叔真发火了。他单独对着飘飘发牢骚道:“活的命长又怎么样,这个不能吃那个也不能吃,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人家当和尚还可以偶尔偷偷腥……”飘飘得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他:“你病好了,到了家里我天天做好吃的给你吃,麻的辣的香的甜的。现在你就忍忍,很快就好了……”
  总体来说,这段日子是一家人聚在一起最久最令以后回味的快乐时光。偶尔吵吵闹闹,时时听着女儿朗读历史和寓言,看看儿子的绘画,还聊聊国画和油画的区别。绘画这方面,儿子颇有天赋,他现在这个二十五六岁的年纪,造诣已经不浅。谈到国画和油画,他能喻成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区别。东方文化是含蓄内敛的……国画就是一种表现形式,含而不露,以虚衬实,取意而不拘泥于形……飘飘听旁边文化界的朋友评价到,进仔的绘画水平还在往上升,他们不知道进仔一直来还跟他以前的老师联系,这位老师已经出了家,他身上的很多东西都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进仔……
  “你追寻的水云好像露脸了,不再那么朦胧了,前面的总感觉蒙了层面纱……”鑫叔翻看着儿子的绘画,油墨味弥漫着整个房间。
  “这您也看出来了!”
  “你真见到她了。”
  “是啊,要不哪天带她来看看你吧,我相信她会比画里面还让人着迷!”
  “好,好!”鑫叔期待着这次约会。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三部 火云第25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