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第三部 第23章
本章来自《浮尘追梦》 作者:草命
发表时间:2009-11-17 点击数:1980次 字数:
  第23章
  赏月大会的其他大小节目已经收尾,各处自娱自乐的人们也都聚集到了一块,参加或观看即将举行的“抛绣球”。这不只是年轻男女最最追捧的节目,观赛的中老年人和小孩子一样欢呼异常。每个传统节日都有“抛绣球”这一档,常常赢得众人大放喝彩,当然,这只是玩玩刺激和浪漫而已,纯属娱乐,但事后也会有擦出火花的。以前,参加的人多是碧溪村的,最近盛会有了名声,吸引了周边很多地方的人们。
  情人节的时候称之为“七夕之织女抛绣球”,今晚变成了“中秋之嫦娥抛绣球”,游戏中会选出10对“新郎新娘”,将和真正意义上的新郎新娘一起参加集体婚礼。
  公园正中央的露天礼堂攒满了人,小伙子们一个个跃跃欲试,进入抢球区做起了热身动作,有的还趁机秀着炫舞,生机勃勃,活力无限。阿勤到了场上,恒仔也到了。进仔赶来后,恒仔打趣道:“不会吧,你也来玩这个?”“只要我妈一句话,我爸都可以来!”听说儿子要来抢绣球,飘飘带着女儿一起来加油,激动之余还打电话告诉了鑫叔。
  乐队揍起二胡古筝混合乐,第一关----猜灯谜拉开序幕。这一关下来,刷掉几十号人,场上没那么拥挤。“咚咚咚……”锣鼓雷鸣,司仪宣布抛绣球正式开始。一排美人婷婷移步到了吊楼上,都盖着红巾,无法辨认谁是谁。
  “水云,水云!”进仔大喊着,引得人们一阵哄笑。平时话不言情的人,此刻激动异常,飘飘看的出来,这小子动真格了。她希望儿子可以如愿以偿,也很想知道这个叫“水云”的女孩子是怎么样个人。
  阿进接着叫了几声,果真凑效,楼上真有位姑娘招手。他急忙拼了命似的挤到她正下方,不停的喊叫:“快扔下来,垂直丢下来,我就在你下面!”人们终于见识了这位书画才子粗犷的一刻。阿勤闻声而动,紧紧靠在进仔身边。似乎小伙子们都嗅到了,这是位绝对出众的美丽女子,个个仰头长望,气炯炯的盯着她手上的红绣球……她手一松,绣球坠落,壮小伙们拥挤一团,倒在一堆。没等球落地,阿进先倒了,接着是阿勤,一个接一个,好不热闹,很是悲壮。要是她掀起红盖头,看到这种场面,会是欣喜,还是会心痛,而这心痛,是否因为阿进的倒下……场下确实有人心痛了,她眼角有了泪花,一种说不出来的心酸,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在一瞬间被众人压倒在地,毫无动弹之力。这是游戏,每人都有护体装备,不会受伤。阿进没有抢到,无意再争抢别的,耷着脑袋安静的回到场下。飘飘看出了他很难受,就像初恋受到打击一样……
  到最后,进仔、恒仔和勤仔都没有抢着,坐在席间等着看人家的婚礼,惭愧得无地自容而无语。婚礼开始,胜利者乐得像暴发户,背着大美人走上台。
  “她也来了?”恒仔沉沉思索自语着。
  “谁?你说哪个?”阿勤问道,寻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三个人一齐呆呆的看着台上的一举一动……她真的很美,特别是今天晚上,但美得很冷,很遥远,此刻,在这个花好月圆的晚上,别人搂着她的腰,但她却依旧笑得那么灿烂……明知只是游戏,心里依然不是滋味,因为很多时候人的一生本来就是游戏……阿进冥冥中突生一种不好的征兆,好像自己永远都无法触及这个美丽的女孩子。只有勤仔是真正的游戏高手,他不在乎,他不再关注台上,反被同桌的两位老兄吸引住了,他发现这两个人都着魔了,眼睛里烧着火苗。奇怪,两个人看的是同一方向……他们自己似乎也发现了各自的隐秘,不约而同开始警觉起来。
  “看得真起劲哪,三个傻小子!”文叔打断了他们,坐了过来。
  “叔,喝茶。”进仔倒杯茶给他。
  “爸,你坐这里来干嘛,这我们年轻人的地盘!”阿勤有点反感。
  “哎呦,小子,还嫌弃你老爸来了。”
  “真烦!”
  “没‘抢’上姑娘找你老爸出气,我告诉你,就你这点雄性激素,二十几年前还在我卵葩里面呢!”
  一席话,让三个小子笑开了。举杯喝茶,喝法各不相同。常人喝茶都是对着杯嘴,阿进的喝法是含着杯嘴左侧沿,勤仔含的是右侧沿,而恒仔含着杯柄上沿,发现彼此的怪异后,阿进解释道:共用杯不卫生,不敢对着杯嘴喝,侧沿没人用嘴碰过;勤仔:左撇子较少,所以右侧沿被含过的几率更小;恒仔更妙:肯定没有人不会不托着杯柄喝茶,也就是说杯柄上面的杯沿是最卫生的。
  文叔听了大笑,想不到他们年纪轻轻的,还都蛮有心计的。他也不忘自乐道:“其实杯嘴才是最卫生的。”年轻人怀疑的看着他,他放慢了语调:“听着,人人都知道这是共用杯,人人都像你们那样想着,没人敢碰杯嘴,所以只有我一个人专用公用杯的杯嘴……”说完哈哈大笑。“高!”他儿子点点头,“佩服!”进仔给他竖起拇指,“原来姜真的是老的辣!”恒仔也叹服……
  节目完后,水云(李胜男)匆匆走了,她今晚玩的很开心,她带走了别人的心,却给别人留下了相思和遗憾。
  ……
  鑫叔仍在上海,处理完集团事务,应邀出席中日韩民间友好协会中秋座谈会。会上故人相逢,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谈话间颇多感慨,年华易逝啊。他和她也在此重逢,子娉,十几年了,人的一生就这么短暂,为什么时间却始终飞逝如流水,不可往返。她也老了,以前那么个调皮可爱的人也会老去,她现在笑起来是满脸的慈祥……每每想起以前的事,总感觉对不起她,纵然世事太无常,自己有难处,还是觉得……本来以为分开后就不会再见面,现在却刻意去回避,因为有些人有些事,就该如浮云飘过,永不再有机会相遇和重逢。但是他很矛盾,总想找回昔日的温暖,他们相约在旧式茶馆。
  她心态还是很年轻,说话语调跟从前一个样,只是声音变得沉稳柔和了,真想不到,彼此间还能谈笑如故,友好依旧。
  “你还是那么帅,那么精神。”
  “都老骨头了,我们那有句老话说的好,‘骨头打的鼓响了’!”
  “你是越老越帅啊!”
  “谢谢,谢谢,飘飘都说我老糊涂了。”说真的,男人五十多和四十多没什么差别。
  “你和飘飘过的还好吗?”
  ……
  暖暖的茶冒着热气,哑一口润润的,话语也暖暖的,共同回忆起过去的时光……她后来在加拿大结了婚,丈夫是华人,生育了两个孩子,领养了三个,大的是女儿,她说长的很像张鑫。鑫叔眼神蓦的黯然深沉,他早猜到了,那是自己的女儿,但自己从没有想过要跟她见面,她应该有十几岁了,这个大洋彼岸的亲身女儿,他很想问她会不会说中国话,懂不懂中国历史,然而他没有问半点关于她的事情……
  两个中年人离开了茶馆,像普通的好友一样安然的道别,匆匆离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草命
对《第三部 第23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