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水中学泳 45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3-28 点击数:212次 字数:

45

 

对江青来说,1966年的夏天是一个特别漫长炎热的夏季。也是一个特别忙碌的夏天。

她和她的文革领导小组的成员,已经习惯了通过杂志或闭门会议来交换意见。

但是,自从主席公开接见百万红卫兵之后,“江青”这个与世隔绝多年的名字,一夜之间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

86上午,她在首都的文化中心之一的天桥剧场向一群红卫兵小将作了一场特殊的演讲。

当满脸稚气双眼充满斗志的红卫兵小将向江青提出:

“我们要打倒‘走资派’,可如果我们自己的父母也是‘走资派’,怎么办?”

江青明确地答复他们:

“当父母是革命者,

他们的孩子可以继续革命。

当父母是反动派,

他们的孩子应该起来斗争!”

 

天桥剧场,位于北京中轴线前门大街南端,东临市内最大的森林公园 —— 天坛公园,与自然博物馆隔街相望,南有先农坛,护城河蜿蜒而过,北与琉璃厂文化街相连,西接中央芭蕾舞团、中国歌剧舞剧团,与正乙祠戏楼、湖广会馆等文化社团相互辉映,被誉为新世纪北京南城的一颗璀璨的文化明珠。

在剧场的前面,一个占地 2000 多平方米的文化广场正在建设中,形成了京城又一新兴的文化中心区。

天桥剧场始建于1953年,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家剧院。

86下午,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副组长张春桥、小组成员穆欣受周总理的委托,接见了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及河北大学来京参观的全体同学代表,举行了座谈会。

江青陪同出席了座谈会。

张春桥:是哪几个大学来的?

众答:天津大学,南开大学,河北大学。

张春桥:什麽时候到的?

众答:昨天上午十一点。于是,张春桥同志和穆欣同志向代表们互相作了介绍。

  张春桥:我们不大了解大家要求谈些什麽。各校不同,都是带着什麽问题来的?

  一个同学说:我们看到北大搞得轰轰烈烈,我们回去以后,究竟应当怎麽做?

张春桥:你们看到了哪几个学校?

众答:北大,清华,还有师大。

张春桥:那你们跟我差不多。我是在上海工作的,到这里来开会,文化革命小组开会。我也是看了这几个学校。你们在天津有些什麽问题?

  一个同学说:北大的形势跟天津不一样,北大的道路是不是我们要走的道路?

张春桥问:你们那里和北大怎麽不一样?

众答:我们那里由学校组织开大会批斗,和北大不一样。北大一次会就斗好几个,我们那里是由革委会组织的……

张春桥:你们的革委会是怎麽选的?

(南开大学一个同学讲了自己对革委会的看法。以下又有南大,天大,河大不少同学提了很多问题,递了很多条子。)

张春桥:同学们,我想这样,大家到北京来,是来学习的。我们到北京也是来学习的,是一个任务。

北京是党中央所在地,而且文化机关比较多,大专学校比较多。

这个地方的同学在毛主席身边,他们受到党的教育很多,有很多好的经验,我们来这里交流经验是应该的。

我虽然不是北京的,但今天是代表中央文化革命小组来的,所以对同学们表示欢迎。

同学们要求总理接见,总理和中央领导同志工作很忙,今天来不了,打电话给我,委托我们来和同学们见面,所以我还要代表总理对同志们表示欢迎。

  先介绍一下我们看到的北京的情况。

文化革命并不是从现在开始的。如果说是从讨论《海瑞罢官》开始的话,从去年十一月十日发表姚文元同志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开始,发展到批判三家村,一直到六月一日北大聂元梓等七位同志的大字报广播,这期间,经过了二百天。

这二百天里,全国都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大家对国内阶级斗争,特别是思想战线上的阶级斗争,认识更深刻了。

聂元梓等同志的大字报并不是偶然的,它对全国来说不是偶然的。而大字报由聂元梓写出去,可能是偶然的。她不出,别人也会出的。

毛主席看了大字报,立即就批了,让中央广播电台广播了。可见,文化革命的烈火是毛主席亲自点燃起来的。

六月一日广播聂元梓的大字报开始,北京大学在六月十八日发生了一个事件,即所谓·一八事件。

为什麽会发生这个事件呢?

因为工作组进来以后,没有领导革命师生进行文化大革命,没有领导群众斗黑帮,而是执行了一条错误的右倾机会主义的路线,运动不是斗陆平,到了十日,连个斗争计划也没有,反而订了许多清规戒律,如你们刚才提出的那些情况,这里都有。

例如:班级之间不准串联呀,门口也不准随便进呀,校系之间不准往来呀,兄弟院校工农兵来声援还不让进去,等等,同学们耐不住了,自己起来革命,就出了个·一八事件,打了一批黑帮分子。

学生里面有没有不太好的呢?

有,但那天打人的多数是好的,而张承先却说这是一个反革命事件。

那天打了人,戴了高帽子,当然也有一些不太好的同学做了一些不好的事,如撕破女同学的衣服。

张承先借口说,这不是流氓行为是什麽?

是反革命事件!

六月十八日以前,运动开展的轰轰烈烈。

六月十八日以后,却转过去镇压革命学生,把参加·一八事件的革命学生当反革命来镇压。

工作组本来应该领导同学起来斗黑帮,但他们却来斗革命的学生,完全把方向弄反了,影响很大。

此后,接连在北京出现了·二零事件,·二三事件,·三零事件……经过调查,都不是反革命事件,是革命事件,性质很清楚了。

为什麽有这个事件发生呢?

最主要的是工作组不革命,别人起来革命。有的同学打了人,思想负担很重。

我们不提倡打人,但已经打了,怎样?

只好解放这些学生。

当时两派学生斗起来了,其实两派学生都是革命的。被打成·一八反革命的革命同学自己就说嘛,打我们的同学也是为了捍卫党的利益,是为了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原来对我们没有认识清楚,当成了反革命。

这是工作组挑唆的,我们要解放两方面的学生。

好人打了坏人活该,好人打了好人是误会,我们不提倡打人,意思是以后不要再打人了。

这是第一句话。

至於你们怎麽办,你们自己讨论。

戴高帽子,我们也不提倡,戴不戴由你们讨论,青年人就是要革命的,他们最富有创造性。

他们现在还没有地位,也不是权威,不怕罢官,也不会罢官,因为你们还没有当官,顶多是挨斗,戴高帽子。

我看戴戴有好处,挨斗也有好处,这样可以锻炼毅力。

平时说是忠于毛泽东思想,轮到自己头上就不行了。

你们不想给别人戴高帽子吗?

人家也能给你们戴,不怕!

(有些同学递条子问:扩音器可不可以供同学辩论使用?)

张春桥:我看可以。文化革命委员会是文化大革命的权力机关。罢官都可以,连校长都可以罢,何况扩音器呢?

(天大有的同学提倡:既然工作组撤出,有的单位也有派出帮助革命的学生,调回来怎麽办?)

张春桥:派了学生帮助教职员革命,文化革命委员会有权决定,派人可以嘛!不是外边派来的,是你们内部的人嘛!

  关于怎麽斗?斗谁?由学生民主辩论决定。要解放思想,不要有那么多框框。北大一万五千人的大辩论会都可以开嘛!南大可能多一些(众答:不多,五千余人),也可以开嘛!

  学生在文化革命委员会中应该占多数,教员就恐怕难教育,他们不大懂得革命,他们的地位跟你们不一样,他们不理解同学。学生不起来,恐怕革命难以搞彻底。

  同学们要求八月十三日主席到你们那里去参加庆祝活动,或者中央其他领导同志去,我们可以负责转达。有的同志还要求中央领导同志到你们那里去,现在中央同志正忙于北京的事情,先把北京的问题解决了,取得经验。当然愿意到处去一去。请相信我们能转达就行了。

  关于文化革命委员会,教师和学生的人选,中央没有规定过比例。河北省委怎样规定的,我们不大清楚,你们看怎麽办,可以讨论一下。这个规定是不是可以容许在革命中随时改变,有不同意见可以写大字报,不行就变动嘛!关于代表,绝大多数同学不同意,当然可以撤换。

(有人问:北京各院校的形势所以是这样,是不是因为北京市委烂了?)

张春桥:这个说法恐怕也不大妥当吧!

在上海有些人也提倡上海市委在文化革命中是正确的,所以在上海市委领导下的校党委也应该是正确的。

这种论调是错误的。

第一,上海市委虽然是正确的,但也有不少缺点和错误。

第二,更重要的是,即使上海市委是正确的,也不能保证你就没有问题。如果是这样,中央、主席是正确的,那前北京市委怎麽烂了呢?

党委如果在文化大革命中起作用,就一定起来革命,如果不革命,就有人来革命。

穆欣:你们还没有闹革命,你们闹嘛!

张春桥:上面还有很多框框压着你们。现在你们希望我们出来说话,替你们把盖子揭开,我觉得这个办法不好。我希望还是你们出来。中央指示很清楚,你们是主人。

南开大学、天津大学的革命师生,你们是主人,你们起来革命嘛!

我们头脑里也不是那么干净,有错误就改。如果你们学校的领导愿意革命,检查错误,也可以一起革命嘛!如果不革命就可以轰嘛,就闹革命嘛!

(有的同学提出,河北省委、天津市委不来参加学校的斗争会和文化革命运动。)

张春桥:据我了解,子厚同志正在北京开会。省委的一些领导同志,工作一直很忙。如果你们认为有必要,可以贴他一张大字报。

(有的同学提出:刘子厚同志指示我校斗娄平的时候,让娄平和主席团并排坐着,大家不同意。)

张春桥:我们见到刘子厚我们传达,如果见不到,可以送他一张大字报。

(有人问:批斗怎麽结合,辩论怎麽结合?)

张春桥:这个问题我不想谈,你们讨论,看看怎麽进行。

(一个同学提出:北大发动群众的方法是适合全国的,回去是否可以讲?)

张春桥:当然可以。你提出这个问题,反映你们还有框框,还没有起来革命,还没有!你们自己组织起来。你们就说,我们大了,我们现在是大学,不是幼儿园,用不着给我们安排座位。

(有些同学提出:学校曾经提出中央和省市委的一些领导人,报上没点名。)

张春桥:贴在哪里都可以。

一些框框规定,中央从来不知道,不知是从哪儿来的?

如果你们对我的讲话有意见,回去可以提。我们在下面的时候常说,如果对我们有意见,都可以写大字报。

关于内外有别是国务院外办说过,现在没有必要了。总理讲过了嘛,不要用这个约束大家。外国人来,叫他们看好了。无非是我们的大字报,我们在搞革命。

(有人提出:学校一些党政负责人,不带头写大字报,理由是领导上写了好象是作了结论了。)

张春桥:等你们起来了,他就作不成结论了,谁也作不了结论。

别说是党委书记说了不算结论,中央一级同志讲话,不是也有递条子的吗?

我们也不强加于人,你还是劝劝他们吧,你说了也不算定了,也不算结论,我们还不一定同意呢!叫他说嘛!

你不说话,怎麽站在前头领导我们呢?他说写大字报不是时候,我们说,现在是时候了,叫他贴大字报,我们服从真理,不怕压制,我建议你们在这里辩论一番,交换意见,我告诉你们,提这个问题的领导干部,一定有鬼。

有些人是不是左派,还要看看。有些人是左派,大家已经看到了,象毛主席,大家已经是公认了。但还有些左派,一部分人不承认,要展开辩论。

认识一个人要看一个过程。我们党认定毛主席是领袖,是经过多少年的斗争的。过去也有些人自称领袖,象陈独秀、王明之流,但是大家不承认。

我们一些自己认为是左派的同志,还要采取谦虚的态度。是不是左派,要看我们的(行动)。这样有益于取得群众的信任,绝不能自己称王称霸。

(天大有人问:如果有人骂左派,贴大字报说你是蠢驴等等怎麽办?)

张春桥:那你也给他写大字报,你们千万不要说自己是左派。你们要团结多数。

(天大有人问:调查材料时,受到人事部门,组织部门阻扰怎麽办?)

张春桥:革命委员会真正把权力抓在手里,是可以调查的。问题是现在还没有动脑子,你们还要想一想,怎麽闹革命,权不在你们手里!又有委员会,又有代表,他们不代表你们,你们可以选一个委员会嘛!

穆欣:印把子还没有在你们手里。

张春桥:如果你们不知道革命怎麽闹法,你们还是研究一下。中国共产党从十二个人的代表会一直到进北京,新中国成立。革命怎麽闹法,不能叫领导小组出主意。

给你戴了高帽子,你还革命不革命?

是共产党,共青团员、开除了你的党籍、团籍,你还干不干革命?

有人提出对市委有意见,你们既然可以到北京来,就不可以到天津市委吗?你们对市委就毫无办法?我这可有点煽风点火了。

我今天谈的是一个精神,具体的话我不保险,具体的事情,我还不大了解。总之,从领导上说要放手反动群众,怕这怕那,统统是错误的。

从同学来说,你们自己要做主人,自己起来闹革命,自己解放自己。

你们不是都会唱《国际歌》吗?

《国际歌》的基本精神,就是号召群众起来自己解救自己,自己解放自己。

党中央、毛主席的方针是明确的,党中央和毛主席站在你们一边。

你们有个最大的支持着,就是毛主席!

你们提了很多问题,你们只要掌握了这个精神,在革命实践当中,在向困难斗争当中,去想办法。

智慧是在革命斗争中出来的,一个人的聪明也是在革命实践斗争中产生的,有了困难,要想办法解决,没有什麽可怕的。只要有障碍,我们革命前进中的资本主义的东西、封建主义的东西,都要彻底揭露批判!

统统打倒。没有任何人阻碍了我们。只要有这种革命精神,办法就可以想出来。

你们想的办法会比我们讲的办法更好。我给你们想的办法不一定好,一革命,办法就有了。

最後,请代我们向学校的革命师生问候!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水中学泳 4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