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水中学泳 41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3-26 点击数:4945次 字数:

41

 

63,中共中央调集20万戒严部队,决定清场,调集的部队包括北京军区第24第27第28第38第63第656个集团军,济南军区第20第26第54第674个集团军,沈阳军区第39第40第643个集团军,南京军区第12集团军,以及空降兵第15、炮兵第14师、卫戍第1师、卫戍第3师等。

当天下午4时,杨尚昆李鹏乔石姚依林等召开军政会议。

当晚6时半开始,戒严部队透过广播器、电台、电视,例如中央电视台等等,发出一则通告:

一,三日晚九时起,戒严部队、武警部队开始平息首都发生的反革命暴乱,首都公安干警配合;

二,关于天安门广场清场。戒严部队于四日凌晨一时抵达天安门广场,六时完成全部清场任务;

三,戒严部队一定要坚决按计划执行戒严任务,决不能耽误或拖延时间;

四,部队开进途中,任何人不得阻拦。如遇阻拦,戒严部队可以采取各种自卫措施和一切手段予以排除;

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特别是北京电视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要向全市人民作不间断广播,发布北京市人民政府和戒严部队指挥部的紧急通告。同时,在天安门广场进行重点广播。

当天晚上,杨尚昆、李鹏、刘华清、李锡铭、陈希同、迟浩田、杨白冰、赵南起、罗干等在中南海坐镇指挥,并发出三段《紧急通告》。

通告反复广播三十多小时,节录如下:

全体市民们:

首都今晚发生了严重的反革命暴乱。

暴徒们猖狂袭击解放军指战员,抢军火,烧军车,设路障,绑架解放军官兵,妄图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人民解放军多日来保持了高度克制,现在必须坚决反击反革命暴乱。

首都公民要遵守戒严令规定,并同解放军密切配合,坚决捍卫宪法,保卫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和首都的安全。

凡在天安门广场的公民和学生,应立即离开,以保证戒严部队执行任务。凡不听劝告的,将无法保证其安全,一切后果完全由自己负责。

……戒严部队、公安干警和武警部队有权采取一切手段强行处置,一切后果由组织者肇事者负责。希望北京市的广大人民群众严守戒严令的规定,支持军队制止动乱,维护安定团结的行动。

……戒严部队指挥部,绝不能置诸不理。全体市民要提高警惕,从现在起,请你们不要上街去,不要到天安门广场去。

广大职工要坚守岗位,市民要留在家里,以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避免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63傍晚,北京传出部队进城的消息后,天安门以西五公里外的木樨地聚集了数千学生、市民。

有学生指这是军队进城的必经之路,要求民众阻截部队。

晚九时许,三辆无轨电车被人推到木樨地桥上横著;有人将行道上的水泥砖砸成碎块,在街道两旁堆起水泥墙,还有人开卡车和三轮车运来砖石。

行动由民众临时凑合,无人指挥。

不久后,戒严部队到达,并释放催泪弹,几十名戒严部队队员手持木棒,市民和学生以碎砖作反击,士兵立即排成一线,面向大桥,喊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并一边向市民开枪,响起密集枪声,有人中弹倒下。

部队前进一段,人们就向后退一段,有民众大喊:

法西斯!

流氓政府!

杀人犯!

约十分钟后,戒严部队穿过木樨地桥,来到二十二号部长楼和二十七号楼之间的北京地铁木樨地站一带。

民众退到大街两侧的街心花园和楼房之间,以树丛、建筑物作掩护,继续喊口号狠斥部队,并投掷石头;戒严部队士兵推开电车、清除路障,并且开枪还击。

有目击者事后忆述,哪里有人喊法西斯,哪里有人扔石头,部队马上用冲锋枪向那里扫射。

约百名民众倒在血泊中,由其余民众将他们送入复兴医院。

十一时许,手握冲锋枪的士兵、装甲车、军用卡车列队向天安门方向驶去,期间有市民焚烧了3辆电车,以阻截后续部队。

在枪声中,复兴门外大街两旁大楼的居民探头出来痛骂,也有人扔东西,戒严部队开火还击,从木樨地国总工会五百米路段,两旁建筑物布满大量弹痕。

二十二号楼、二十四号楼两幢部长楼,共有三人被枪杀,其中包括住在22号楼8层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宋汝棼女婿尹敬,当他进厨房开灯时,被戒严部队的子弹击中头部死亡,葬于八宝山人民公墓21712号。

根据香港电台神州五十年》综合所得,木樨地最少逾30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官方并没有披露实际开枪时间和死伤人数,陈希同只说部队采取了极其克制的态度。

此时的长安街被路灯照得一片通明,而四外的街道则沉在一片沉沉的黑夜之中。

新华门前,站着近百名士兵,有市民怒斥,有的还扔小石,士兵们一言不发。

期间有学生想将一名受伤的军人送入新华门内,士兵立即子弹上膛,大声喝止。

与此同时,第一辆装甲车以高速冲入天安门广场,有人向装甲车投掷气油弹

装甲车掉头再向西单方离去。

64凌晨以后,一辆装甲车建国门高速撞向一辆军车,车上载满正在与军人谈话的群众,当场压死4人,其中3名是军人,但装甲车没有停下,不少人显得悲愤,一些军人甚至流泪。

64凌晨零时1时许,戒严部队先后进入天安门广场,一名装甲车司机被学生带上一架巴士并关上门。

陈希同后来的报告指,64凌晨以后,有几名暴徒在复兴门立交桥一带,开着抢来的装甲车,边行边开枪,但他没有表示是否同一部装甲车。

凌晨1时,据共青团北京市委《70天大事记》所记,天安门广场尚有学生、市民数万人。

130分,北京市政府和戒严部队再次发出内容完全相同的《紧急通告》:

首都今晚发生了严重的反革命暴乱。……一切后果完全由自己负责。

上万名的市民和极少部份学生,在听到《通告》后,开始离开广场。

凌晨二时许,几十万人的广场,只剩下几千名学生和市民了。

同一时间,大批士兵驻守中国历史博物馆、前门箭楼以北及毛泽东纪念堂以南的广场上。

人民大会堂之内亦有一比士兵候命。

二时左右,十几名学生和市民提着汽油桶等,试图点燃停靠在金水桥的军用卡车,当场被戒严部队抓获。

不久,建国门、东单方向传来密集枪声,许多示威者从广场东北角往人民英雄纪念碑跑。

广场西北角的工自联指挥部也开始撤离。

与此同时,在历史博物馆北门外站列待命的士兵,则手持棍棒和冲锋枪,冲向长安街,封锁了长安街以东的路段。

当时身在广场的侯德健忆述,起初以为士兵只用橡胶子弹和木棒,有学生还给他套著棉大衣和塑胶头盔自卫;但到凌晨2时,两位医生和两位学生赶来告诉他们军队是开真子弹。

陈清华表示,他与李兰菊留在广场东面,目击一名死者,死者的弟弟是一名中学生,知道哥哥过身后冲出广场,说要跟军人拼命。

凌晨220分,军队开进广场,施放催泪弹,部队从广场南面的前门向中央推进,沿途向高空发射照明弹,群众向天安门广场北面后退。

凌晨2时半,军队包围了天安门广场,将留守的学生围在中间,部队停下待命。

凌晨245分左右,上述的中学生被抬回广场急救,大腿动脉中枪,最后在广场上流血不止而死。

其后李兰菊晕倒,北京学生将她和陈清华强行送到医院,发现医院到处都是死伤者。

3时左右,封从德表示,约30005000名学生围坐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周围,此时正绝食的侯德健刘晓波周舵高新决定劝学生离开,并在广播中说北京已在流血,足以唤醒人民,赞扬学生不畏死的精神。

刘晓波等人发现有学生之前从军队抢来的枪支,要求立即砸毁枪械,并命令学生必须坚持非暴力原则,否则解放军就会有堂而皇之的理由向学生开枪。

根据戒严部队指挥部记录,345分左右,侯德健刘晓波等人坐着救护车从纪念碑那边开过来,举著双手,要求谈判,部队派出一名团政委与他们接触。

侯德健等人说,愿意带领广场上的学生撤出,要求解放军不要开枪,并让他们组织队伍撤离,团政委随即回来向领导汇报。

4时正,清场时间到。

广场上全部关灯。戒严部队发出广播,内容说:

我们呼吁,全体市民和全体同学,不要再烧垃圾,不要再烧垃圾,不要再加强广场的混乱。

等候在马路边的侯德健等人拚命大叫:

我们是侯德健!

我们是来谈判的!

千万不要开枪!

不到3分钟,团政委回来告诉侯德健等人,政委说,

总部同意你们的请求。请你们立即带领学生撤离广场,往广场南口撤。时间很有限。我们不会开枪。

听完答复后,侯等四人立即赶回去。

4时关灯时,广场上亦陷入恐慌。

戒严部队指挥部同时播放清场通知

现在开始清场,同意同学们撤离广场的呼吁。

这时,纪念碑上的学生,用被子、木棍、帆布等物点起了几堆篝火,人群一起高唱国际歌。

根据封从德侯德健忆述,当时学生正以声音方式投票,想撤的人喊撤退,想留的人喊留,两把声音旗鼓相当,但考虑到喊撤退的人可能不敢高声呼叫,学生领袖认为想撤退的人更多,宣布离开。

同学和市民、工人、市民纠察队、北京的同学撤到海淀区去,往中关村走。

当时大批戒严军手持冲锋枪指向纪念碑。

根据学生忆述,当时一批手持木棍、电棒的武警和军人冲上纪念碑的第二层、第三层,追打学生,不少学生被打至头破血流。

学生于是被迫向下层逃走。

同时,大批坦克车和装甲车由天安门冲向纪念碑, 将广场上数百个帐篷营幕撞毁辗平,民主女神像也在此时被辗毁。

420分,广场再次开灯,戒严部队再次发出广播说:

同学们,戒严部队指挥部决定,现在清场。我们同意同学们的呼吁,请同学们立即撤离天安门广场。戒严部队指挥部,六月四日

并且重复广播。

约凌晨445分,学生开始撤退。

在学生纠察队手拉手的维护下,大批学生举着校旗唱着国际歌撤离,期间不时喊血腥镇压!”“打倒法西斯!”“土匪!土匪!”“畜生!

520分,天色已明,广场仍有约200名示威者不肯离去,坦克阵堵住了广场的通道。

这批人不断高喊:

法西斯、法西斯!

打倒法西斯!的口号。

戒严部队反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并向天开枪镇慑。

540分,清场过程基本结束。

4日清晨,群众又在木樨地重新设置路障,阻挡军车,有人怒骂士兵,有人向军车扔砖头。

木樨地北蜂窝公主坟一带,很多市民都出来了,不少人围着军车诉说。

军人木然地坐在卡车里头,毫无反应。

10时半左右,有人点燃衣服,扔向一辆指挥车,随后更多市民加入,数十辆军车被燃,军官命令部队全部撤离。

复兴医院门外聚集著一群人焦急询问亲人下落,医院外贴著一张死亡者的名单,列出42人;附近的铁路医院公布的死者名单有23人,邮电医院则有16名死者。

直到下午四时,复兴医院停尸房向公众开放,约数百人去领尸,尸体满在停尸房内外,有的用白布盖著,有人在医院门外烧衣纸。

清晨时份,从广场撤退的学生沿途受到市民的欢呼。

6:15,一队学生从天安门转入长安街,到达六部口时,离党政中枢机关只有50的地方,三辆坦克冲来,发射催泪弹,许多学生被碾,马路边有十一人死亡,多人受伤。

其中一名受害人方政,双腿被坦克压辗压,后被送到北京积水潭医院抢救。

2009年他在美国安装上智能假肢,四处奔波,呼吁寻找六四真相。

胡耀邦逝世时,正值戈尔巴乔夫访华,标志着中苏关系解冻,北京因此吸引了全球主要媒体进驻,却适逢期会,遇上全国学潮,并以卫星和电话直播事件,令这次学生运动比过去的天安门事件,更受到国际注目和同情。

随着事态发展,政府命令北京旅店停止转播CNN,并命令外国媒体关闭卫星传播。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资深新闻记者Dan Rather在现场新闻报道时,在政府官员监视下,被迫终止发信卫星信号。

六四清场后,警察也搜查记者的胶卷,以防照片流出。

其中一名拍摄王维林阻档坦克前进的记者Jeff Widener指,当他在北京饭店5楼拍下该场面后,立刻把胶卷藏在马桶盖下。

不久,警察进他房间搜索,没收了部分胶卷,他的胶卷则是由一名美国学生藏在内裤,偷运给美联社出版。

除了境外媒体时,不少与中共有关的媒体对学生亦予以同情。

64早上625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英语播音员陈元能当晚这样报道:

这里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请记住198963这一天,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发生了最骇人听闻的悲剧。

成千上万的群众,其中大多是无辜的市民,被强行入城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杀害。

遇害的同胞也包括我们国际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

士兵驾驶着坦克战车,用机关枪向无数试图阻拦战车的市民和学生扫射。

即使在坦克打开通路后,士兵们仍继续不分青红皂白地向街上的人群开枪射击。

目击者说有些装甲车甚至辗死那些面对反抗的群众而犹豫不前的步兵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英语部深深地哀悼在这次悲剧中死难的人们,并且向我们所有的听众呼吁:

和我们一起来谴责这种无耻地践踏人权及最野蛮的镇压人民的行径!

鉴于目前北京这种不寻常的形势,我们没有其它新闻可以告诉你们。

我们恳请听众谅解,并感谢你们在这最沉痛的时刻收听我们的广播

英语部的节目负责人是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吴学谦的儿子吴晓镛

事情发生后,吴即被调离、审查,整个英语部工作人员都作了检讨。

64早上,《人民日报》头版刊登亦一则题为北京这一夜的消息:

本报64日凌晨五时讯,解放军报64社论说:

63日凌晨开始,首都发生了严重的反革命暴乱。

三日二十二时左右,军事博物馆一带响起枪声,戒严部队进城,从午夜到凌晨,友谊医院、阜外医院、北京市急救中心、铁路医院、复兴医院、协和医院和广安门医院等不断给本报来电话,告知收治人员的伤亡情况。

到截稿为止,戒严部队已突进天安门广场。

国际新闻选用南韩光州事件,标题为:

汉城学生绝食示威,抗议当局屠杀镇压。

报道波兰局势时,标题为警告任何人都不要玩火,副题为波领导人指出选举是和解的伟大尝试。

关于中东局势,题目则是:

以军再次入侵黎南部,用飞机坦克对付平民。

而第四版是社会和体育版则分别报道:

法官却枉法,诬告反被告,某法院院长被判刑四年半

四川一服刑罪犯竟当上人大代表。

一条关于残疾人运动会的报导,标题为:

不能被征服的人

事后《人民日报》总社长钱李仁和总编辑谭文瑞都被撤职,编辑吴学灿被判入狱四年。

此外,64当日负责在新闻联播节目中主持的张宏民杜宪着一袭黑衣、以沉痛神态广播。

此后不久,杜宪与另一名同情学生的主播薛飞被调离新闻联播节目组。

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后,广播电影电视部一名副部长因支持动乱、带领中央电视台等部门工作人员示威游行被撤职。

65清晨,大量坦克驶入长安街,一名被称为王维林的人试图阻挡坦克车队,爬上坦克并与坦克乘员对话,他随后被其他市民接走,但有人认为带走他的人是便衣警察。

有目击者指上午9时多,闹市口中街有小学高年级生中枪。

65,北大自治会决定学运转入地下,并准备于625在北海公园开会,但因形势急转直下,未果。

同时,鉴于北京的严酷形势,谢健、王有才、蔡健等人委派马学理代表王有才去上海发展,看看学生运动的主力是否能转移到上海、广州等南方城市去。

65,戒严部队先后发出两段《紧急通告》:

凡在这场反革命暴乱中参加打砸抢烧杀等犯罪活动者,必须立即向公安机关和本单位领导坦白自首,争取从宽处理。

凡持有戒严部队散落的枪支弹葯者,必须将枪支弹葯立即送交公安机关,不得隐匿或擅自处理。

不要听信和传播谣言,发现造谣者要立即向本单位和公安机关报告。

遇有暴徒进行其他犯罪活动,要记下暴徒特征,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

后来戒严部队提供举报热线,同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告全体共产党员和全国人民书》。

66明报》头版报导李鹏中枪,指有年青武警军官于人民大会堂内射杀李鹏并身亡,后来被证实为误报。

同版新闻还有北京兵变,互相开火,四路大军围攻二十七军死十万人也要再杀盛传邓小平病逝等等。

后来张健波指出,当时很多信息是无法核实的,有些根本无从判断真假,而且很受当时的情绪牵动,不止是编辑室的,而是受整个社会的情绪牵动。

66下午,袁木中南海举行记者招待会,其中张工指出:

六月四日凌晨四时半至五时半,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执行清场任务的过程中,绝对没有打死一个学生和群众,也没有轧死轧伤一个人。

68柴玲逃亡后发出录音,指解放军向广场纪念碑开枪,并说坦克施放毒气、辗压撤退学生,有的还在帐篷里酣睡的时候坦克已经把他们碾成了肉饼,此说法事后被强烈质疑。

柴玲最后指杨尚昆李鹏王震薄一波为首的伪中央,灭亡的日子不远了,打倒法西斯!打倒军人统治!人民必胜!共和国,万岁!

六四镇压后,中共领导层沉默一星期,全国谣言满天飞,有说爆发内战、领导人身亡,全国仍有示威。

直至上午,邓小平在党政高层陪同下,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戒严部队高级干部。

612,公安部发出关于坚决镇压反革命暴乱分子的通告,通缉民运人士,清算由此开始。

当天公安部通缉方励之李淑娴;翌日通缉高自联”21名骨干学生,其名单先后为王丹吾尔开希刘刚柴玲周锋锁翟伟民梁擎墩王正云郑旭光马少方杨涛王治新封从德王超华王有才张志清张伯笠李录张铭熊炜熊焱

14日,通缉工自联的韩东方贺力力刘强等。

6178人被指放火抢劫被判死刑。

19日,工人领袖韩东方河北省回京自首,他说可能是当局搞错了一些事情,所以主动回去投案自首。

22日,国家安全部指一批国民党特务插手学潮,缴获大量罪证。

24日,公安部亦通缉严家其包遵信陈一咨万润南苏晓康王军涛陈子明

香港适时发动黄雀行动,多年来营救约300名民运人士。

他们主要经深圳蛇口、沙头角、南澳镇、惠东、汕尾等地抵达香港,黄雀行动成员再联络港府和各国使节安排接收。

由于行动敏感,时任港督卫奕信派出副政治顾问柏圣文Stephen Bradley),直接跟黄雀高层联络,并列作A级最高级别的机密。

其中一次,有4名上尉至少校的军官身穿军服和手执冲锋枪,仓卒逃至香港,一天内即被送往英国。

当时明爱捐出衣服,林巨成蔡元云医生为民运人士义诊,香港电讯供应手机让他们拨打长途电话。

198910月,黄雀行动成员黎沛成和李龙庆在湛江营救援王军涛和陈子明时被捕。

1997年回归前,香港入境处抽调一组特别调查科成员处理仍未出国的个案,所有行动才正式结束。

截止630,上海有143人向公安自首,273人被捕,并声称破获三个反革命集团和二起台湾国民党特务案

上海高自联骨干分子、香港居民姚勇战(又名张才)在虹桥机场出境时被捕。

黑龙江、吉林、辽宁拘捕612人;陕西、山西、内蒙、四川、湖南、湖北、安徽、江苏等地亦1979人,其中贵州更宣称抓获流窜犯罪6035人,摧毁团伙222个。

这些拘捕人士与六四并无必然关系,但因碰上严打严审的时期,量刑也被增加。

相对来说,在大清算中,广东、海南以及广西处理较为宽松,对干部、知识分子和大学生处理相对轻。

美国《维权网》更指出:

各地法庭则依据共产党的政策从重从快判决了一批社会上的动乱暴乱分子,一些人遭到处决并在610陆续以新闻方式告之。

直至2007年,仍有至少十三名北京市民在押。

此外,根据《纪事》,北京自63630,投案自首的人数达292人,数目远高于通缉名单的31人,亦收缴了22437495子弹

630陈希同发表《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指出受毁军车1000多辆,装甲车60多辆,警车30多辆,公共汽车120多辆,其他机动车70多辆。官方影片甚至可以看到被烧毁的车辆排满街道。

王丹7月在北京被捕,19932月获释,19955月再次被捕,1998419保外就医的名义提前获释,流亡美国

王有才8月19温州被捕,判刑四年,199111月提前获假释,但1998年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而被判11年,2004年以保外就医名义流亡美国

江泽民接替赵紫阳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成为“第三代”领导核心。

在连串清算中,“中共第三代领导集体”亦正式确立。

616江泽民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杨尚昆万里邓小平家中开会,邓小平宣布建立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共第三代领导人。

中共中央亦召开十三届四中全会,正式免去赵紫阳胡启立芮杏文阎明复等人职务,同时增选江泽民宋平李瑞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增补李瑞环、丁关根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选举江泽民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李鹏同时主持赵紫阳批判会议,遭赵紫阳逐一驳斥。

虽然赵紫阳此后不能再露面,但这次政治遗言仍确立他在民主运动中的地位。

625,《人民日报》头版以红色大字发行,标题为党的十三届中央委员会召开第四次全会,副标题长达172字:

审议通过李鹏代表政治局提出 关于赵紫阳所犯错误的报告 选举江泽民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增选江泽民宋平李瑞环为政治局常委 增补李瑞环丁关根为书记处书记 撤销赵紫阳的总书记 政治局常委 政治局委员 中央委员和军委第一副主席职务 免去胡启立的政治局常委 政治局委员 书记处书记职务 免去芮杏文阎明复的书记处书记职务 全会之前 中央政治局举行了扩大会议 为四中全会的召开作了必要准备

 

关于死伤情况,各方报告相当悬殊,争议性很大,一直都未有明确数字。

天安门目前共纪录了186人死亡,有传袁木称六四没有死一个人只是误解。

天安门文件》称当时中国红十字会报告有2600人死,但在政府压力下撤回报告;新华社国内新闻部主任张万舒出版的《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指死亡人数为727人,其中学生和群众死亡713人,军队死亡14人;鲍朴出版的《李鹏六四日记》则以北京卫生和公安等部门资料指,共313人死,当中有23名官兵。

世界日报(2008年6月4)引述杨尚昆指死者超过600人。

柴玲出逃后曾发表录音说:

有人说同学死了两百多,也有人讲整个广场已经死了四千多。具体的数字,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但是在广场最外层的工人自治会的人,他们统统都死了,他们最少有二、三十个人。听说在同学们打算撤离的时候,这些坦克、这些装甲车把帐蓬,洒了汽油,还有同学们的尸体,统统都焚烧了。往后就用清水去洒地,广场就不留一点痕迹。”

直到柴玲于19975月下旬曾到香港。

接受传媒访问时,间接承认并未亲眼看见坦克车辗学生和射杀,而她的之前录音言论也普遍被认为有说谎和夸大成分。

199510月,广场四君子之一的侯德健的访问首次播出,他说当天留守至6时半,没看见有人死在广场。

很多人说广场上曾经有两千人被打死或者是几百人被打死,在广场上有坦克辗压学生、撒退的人群等等,那么我必须强调这些事情我没有看见,那么我不知道别人在哪里看见,我是六点半还在广场上,我一点都没有看见,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不是需要用谎言去打击那些说谎的敌人?难道事实还不够有力吗?那么,如果我们真的需要用谎言去打击说谎的敌人,那只不过是满足了我们一时泄恨、发泄的需要而已,那么,这个事情是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也许你的谎言会先被揭穿,那么之后的话你再也没有力气去打击你的敌人了。

根据解放军总政治部的官方录像片段,经侯德健劝吁下,学生最后完全撤出广场。

唯一肯定是,所有学生领袖知名人士全部健在及部分逃到国外,死者中亦不包括当时采访的境外记者及从海外到场声援的学生。

时任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在《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称,自61日起戒严部队战士负伤6000多人,死亡数十人,有3000多名非军人受伤,200余人死亡,包括36名大学生,又指示威者用铁棍铁链菜刀燃烧瓶喷火器攻击破坏,长安街有军车司机被打死;西单首都电影院附近一名军人被打死,尸体挂在焚烧中的公车。

崇文门过街天桥上,一名士兵被人从桥上扔下,被浇上汽油烧死,一名士兵的尸体被悬挂于阜成门立交桥的栏杆上;翠微路口,军车被人投掷燃烧物,6名军人烧死。

一名市民因对外国记者讲述六四事件军队杀人,片段被政府在卫星上截取,在中央电视台发动群众检举,该人最终被判十年徒刑。

中国曾公布的军人死者名单包括刘国庚崔国政李国瑞马国选王锦伟王其富李强杜怀庆李楝国王小兵徐如军臧立杰等人,他们死后获国务院中央军委追授共和国卫士称号。

2006年,在四川死亡的周国聪,其母获政府发放困难补助

 

20116月,六四事件22周年前,一份由维基解密泄露出的由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发出的电文称,当晚在天安门广场上并未发生屠杀事件,但是军队在向天安门行进的过程中有鸣枪示警驱散抗议人群的行为。

英国广播公司记者迈尔斯也承认他当年的报道给人错误的印象,实际上天安门广场并没有屠杀发生

此外,2009525香港电台铿锵集拍摄郝致京袁力段昌王卫萍四名死者的墓地,其中郝致京之墓刻了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午夜,袁力之墓写着故于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段昌隆之墓刻了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遇难,王卫萍之墓刻了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遇难身亡;该墓园地段特别安装了闭路电视

各方死伤报告

来源

公报年份

发布人

内容

《六四受难者名册》

1994

天安门母亲

确认的共186名,名单包括42名大学生、15名硕士博士等研究生、8名中学生。其中4人于六部口被坦克压死;2名学生在广场上被射杀,当中人民大学学生程仁兴在广场中心的国旗杆下被射杀;北京农业大学园艺系硕士研究生戴金平在毛泽东纪念堂附近被杀,名单亦有一名匿名的新华社记者。

天安门文件》及《中国六四真相》

20011

张良

中国红十字会曾报告称有2600人死亡但数字在政府压力下迅速撤回

《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

2009520

张万舒(时任新华社国内新闻部主任)

引述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谭云鹤的话,此事件死亡人数727人,学生和群众死亡713人,军队死亡14人。张万舒根据史料和官方媒体,记录1989414610的情况。

李鹏六四日记

2010

鲍朴

引述北京卫生和公安等部门,死亡313人,其中42名是大学生,官兵23人,但天安门广场上则没有人死亡。

《死亡调查》

1992

卜正民

据各方统计,北京13家医院的死者共479人。

 

六四事件后西方各国一致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且外交上不排除和中国决裂,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复交,联合国并考虑将中共除名,恢复中华民国代表中国的席位。

但持续不到一年,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现实情况,在与中国政府达成妥协的情况下,1990年,部分国家陆续恢复了和中国的接触和正常经贸关系,1989年以前的进行的军事合作则被全面中止。

六四事件发生的消息传到欧洲,波兰反对派团结工会在同一日大选之中获胜,标志着东欧剧变的开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水中学泳 4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