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62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23 点击数:1768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其实,意想不到的事太多了。

正月十五刚过完,王玥的爸爸从公社专案组的隔离室被送到离凤凰镇十多里地的铁虎山学习班。铁虎山的山脚下有一个公社废弃的炼钢厂,有几十间破旧厂房。在那里,公社革委会办了个学习班。名为学习班,实际就是一个监禁所,全公社一些有问题的机关干部都集中到哪里,一边学习,一边坦白,一边接受批判和劳动改造。不久,王玥的妈妈也靠边站了,不在管妇联的工作,在接受批判之余,负责镇政府大院和大院内的两个厕所的清洁工作。

王玥的情绪越来越差,更少出门。有时吴小军好心的哄她逗她让她开心,她却无端的给他发脾气,闹别扭,弄得好无趣。

春节的那段时日里,除了王玥的情绪差,吴小军的心情也受到她的严重影响,变得很不好。害得他常常想起哥哥吴大军,有时还想的很痛苦很难受。以往的春节,都是跟着哥哥的屁股后面,由他带着吴小军玩。年年从老爸哪儿分到的炮仗差不多都是哥哥给哄着放了。不管怎么说,有哥哥在总感觉春节很好玩,很充实,今年的春节总觉得不像个春节。

算算日子,哥哥当兵也走了三个多月了,这三个多月里他就给家里来了一封信。吴小军想给歌哥写封信,告诉他弟弟很想他,他还想让哥哥给他寄一张穿军装带领章帽徽挎着枪的照片。因为哥哥从凤凰镇走时,还是个新兵蛋子,只发军装,还没发领章帽徽,更没发枪。他要看看哥哥戴上领章帽徽,挎上冲锋枪有多么的威武,他想应该和雷锋叔叔的那张挎着冲锋枪的照片差不多。

吴小军偷偷给哥哥写了一封信。翻出哥哥的来信,按照哥哥的来信地址,给他发了出去。信寄出后,吴小军就天天盼着哥哥的来信。几乎天天一早就到邮电所的门口,堵着邮电所的几个送信的叔叔问有哥哥的信吗。在不安和焦躁的等待中,终于有一天,闫叔叔在邮电所的门口给他说:“小军,你哥哥来信了,回去交给你爸。”

是哥哥的来信,可信是寄给父亲的,那上面写的是父亲的名字,他想,信的内容一定是写给他的。他没多想就迫不及待小心翼翼的拆开了那个只有邮戳没有邮票的牛皮纸军用信封。

里面有两封信,一封是写给他们全家的,还有一封是他写给哥哥的那封信,又被哥哥寄了回来。一打开那封信他就知道出问题了,那上面多了一些钩钩叉叉圈圈点点,无疑是哥哥对他那封信的批改。给全家人的信他没顾得上看,捧着自己的那封信反复地看了好几遍,看的他脸发烧、头冒汗。

    给哥哥写信前,他在脑子里思考酝酿好久,憋足了劲运足了情才动笔,自我感觉很好,怕出错,吸取写大字报的经验,写完后他认真地检查了几遍,自认为没有什么问题才给哥哥寄出去。通篇饱含着对哥哥的一腔思念之情,他想哥哥看了也一定会感动的一塌糊涂。没想到经哥哥的一顿批改指正竟是那么多错误,不仅没能把他的那份真情真意表达出来,甚至有些句子的内容都读不通,不知想说什么。那么多明显的错误,当时怎么就是没有检查出来呢?寄信之前,要是让王玥帮着看看就好了,也不至于出这么多的错。怪也没有用,只能怪自己没学好。王玥说的对:学习还是有用的,还是得上学。哥哥的回信中也是这个意思,说到部队才知道自己学的那点东西根本不够用,要吴小军多看看书,多练练字,好好地学点东西。他忽然一下子着急起来,恨不得立马重新坐到教室里读书学习。可学校还停着课,根本没有再开学的迹象。他觉得学校再不开学上课他真的完蛋了。

学校停课的时候,把他高兴的一蹦三跳。久不上课又怪学校停课又想上课。闹革命就闹革命呗,干嘛非要停课闹革命?停了课,也没闹了革命,也没上了学,两样都耽误了。明明是件不对的事干嘛还要这样做?这能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最高指示吗? 毛主席不会因他们年龄小,就不让他们参加文化大革命,不让他们上学吧?当年参加革命的红小鬼和他们现在的年龄差不多么大,红小鬼们年龄小不能上前线打仗,不是都送到抗大去上学了嘛。那么艰苦的条件下都能这样做,现在怎么就不能呢?这样一琢磨,吴小军就怀疑停课这事不一定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最高指示,也许毛主席他老人家根本就不知道学校停课闹革命的事,说不定就是下面的红卫兵造反派搞的。这么一想,他认为问题很严重,这么严重的事情应该向毛主席他老人家报告。

思忖了几天,吴小军决定给毛主席他老人家写信。

在家里没有人的时候,他就伏案写信,作文簿作信笺,怀着对毛主席的无限忠诚,不辞艰辛与劳苦,搜肠刮肚倾其所学,一个字一个字的爬,二百余字的短信爬了三天,撕了写写了撕,32页的作文簿用的一页不剩,最终成稿。他把凤凰镇停课闹革命的事情如实的告诉了毛主席,说:停课以后他们天天没有事干,都玩两年了,学的知识也都忘了,报也读不成,信也写不成,没有了文化知识还怎么批判封资修?怎么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写这封信,就是想问问您老人家知不知道学校停课闹革命的事,是不是发个最高指示让学校开学,一边上课一边闹革命。我会听他老人家的话,做个又红又专的好学生。最后高呼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吸取给哥哥写信的教训,搬来新华字典逐字逐句对照检查,可还是心中无底。干脆让王玥看看吧,为确保万无一失他决定不再瞒着王玥,让王玥帮着检查检查。当王玥看到信之后异常激动,连说:“好好好,我帮你参谋参谋,这是给毛主席的信,一定不能出错。”

经过王玥的检查订正,并重新誊写好,装入信封,吴小军的担心又来了。这是寄给毛主席的信,能不能寄到毛主席的手里很难说,邮寄的过程中不知要经过多少道检查!可能都走不出县市,甚至走不出凤凰镇就被卡下来。怎么才能把信平安寄到北京,寄到毛主席的手中,这让吴小军费了好大的心思,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他把给毛主席的信封外再套上一个信封,外面套的信封是寄给《人民日报》编辑部的。他是这样想的:给《人民日报》寄的信一般都是稿件,不会查不会卡,只要贴足邮票就不会有问题。等《人民日报》编辑部收到信后拆开一看,呀,里边是一封给毛主席的信。他们一定非常重视。信到了《人民日报》那一层,离毛主席就近了,就不可能有人再拦截吴小军的信。即便《人民日报》的人看了吴小军写的信,信里说着那么大的一件事,他们也会想办法帮他把信转给毛主席。他相信《人民日报》会帮他完成这件事。

吴小军相信他的信毛主席一定会看到,毛主席看了信一定会赞赏他反应的情况非常好,非常及时,也非常重要。或许毛主席很快就下最高指示:开学闹革命。或许他老人家还会给他写封回信,说不准还会让他去北京见毛主席他老人家呐。嗨,要是那样可就跩了!

信发出去之后他激动的几天睡不好觉,焦急的等待着毛主席的最高指示,等他老人家给他的回信,王玥也常常向他打听毛主席回信了吗,可迟迟没有音讯。等呀等呀,一天两天,一月两月......等的时间长了也就不再焦躁,且自我安慰道:国家大事那么多,毛主席每天日理万机,哪能那么快呢,慢慢等吧,一定能等到毛主席的回信。

  
上一章:凤凰镇61
下一章:凤凰镇6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6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