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水中学泳 33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3-22 点击数:297次 字数:

33

 

短短的几天时间内,中央委员会之间的斗争便蔓延到了大学校园,进入公共领域。

525北京大学哲学系党总支书记聂元梓7人在校内贴出题为《宋硕、陆平、彭佩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的大字报

全文如下:

     现在全国人民正以对党对毛主席无限热爱、对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帮无限愤怒的高昂革命精神掀起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为彻底打垮反动黑帮的进攻,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而斗争,可是北大按兵不动,冷冷清清,死气沈沈,广大师生的强烈革命要求被压制下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因在哪里?

这里有鬼。请看最近的事实吧!

事情发生在五月八日发表了何明、高炬的文章,全国掀起了声讨三家村的斗争高潮之后,五月十四日陆平(北京大学校长、党委书记)急急忙忙的传达了宋硕(北京市委大学部副部长)在市委大学部紧急会议上的指示,宋硕说:现在运动急切需要加强领导,要求学校党组织加强领导,坚守岗位。”“群众起来了要引导到正确的道路上去这场意识形态的斗争,是一场严肃的阶级斗争,必须从理论上彻底驳倒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坚持讲道理,方法上怎样便于驳倒就怎样作,要领导好学习档,开小组讨论会,写小字报,写批判文章,总之,这场严肃的斗争,要做得很细致,很深入,彻底打垮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从理论上驳倒他们,绝不是开大会所能解决的。”“如果群众激愤要求开大会,不要压制,要引导开小组会,学习档,写小字报。

陆平和彭佩云(北京市委大学部干部、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完全用同一腔调布置北大的运动,他们说:我校文化革命形势很好五月八日以前写了一百多篇文章,运动是健康的。……运动深入了要积极引导。”“现在急切需要领导,引导运动向正确的方向发展积极加强领导才能引向正常的发展北大不宜贴大字报大字报不去引导,群众要贴,要积极引导等等。

这是党中央和毛主席制定的文化革命路线吗?

不是!

绝对不是!

这是十足的反对党中央、反对毛泽东思想的修正主义路线。

  这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斗争必须从理论上彻底驳倒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坚持讲道理要作的细致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是理论问题吗?

仅仅是什么言论吗?

你们要把我们反击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帮的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还要引导到哪里去呢?

邓拓和他的指使者对抗文化革命的一个主要手法,不就是把严重的政治斗争引导到纯学术的讨论上去吗?

你们为什么到现在还这么干?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

  群众起来了,要引导到正确的道路上去

引导运动向正确的方向发展

要积极领导才能引向正常的发展

什么是正确的道路

什么是正确的方向

什么是正常的发展

你们把伟大的政治上的阶级斗争引导纯理论”“纯学术的圈套里去。

不久前,你们不是亲自指导法律系同志查了一千五百卷书,一千四百万字的资料来研究一个海瑞平冤狱的问题,并大肆推广是什么方向正确,方法对头,要大家学习好经验吗?

实际上这是你们和邓拓一夥黑帮一手制造的好经验,这也就是你们所谓运动的发展是健康的实质。

党中央毛主席早已给我们指出的文化革命的正确道路、正确方向,你们闭口不谈,另搞一套所谓正确的道路正确的方向,你们想把革命的群众运动纳入你们的修正主义轨道,老实告诉你们,这是妄想!

从理论上驳倒他们,绝不是开大会能解决的

北大不宜贴大字报要引导开小组会,写小字报

你们为什么这样害怕大字报?

害怕开声讨大会?

反击向党向社会主义向毛泽东思想倡狂进攻的黑帮,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革命人民必须充分发动起来,轰轰烈烈、义愤声讨,开大会,出大字报就是最好的一种群众战斗形式。

你们引导群众不开大会,不出大字报,制造种种清规戒律,这不是压制群众革命,不准群众革命,反对群众革命吗?

我们绝对不答应!

你们大喊,要加强领导,坚守岗位,这就暴露了你们的马脚。

在革命群众轰轰烈烈起来响应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召,坚决反击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帮的时候,你们大喊:加强领导,坚守岗位

你们坚守的是什么岗位,为谁坚守岗位,你们是些什么人,搞的什么鬼,不是很清楚吗?

直到今天你们还要负隅顽抗,你们还想坚守岗位来破坏文化革命。告诉你们,螳臂挡不住车轮,蚍蜉撼不了大树。这是做白日梦!

一切革命的知识份子,是战斗的时候了!

让我们团结起来,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团结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周围,打破修正主义的种种控制和一切阴谋诡计,坚决、彻底、乾净、全部地消灭一切牛鬼蛇神、一切赫鲁雪夫式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

  保卫党中央!

  保卫毛泽东思想!

  保卫无产阶级专政!

  哲学系 聂元梓 宋一秀 夏剑豸 杨克明 赵正义 高云鹏 李醒尘

  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五日

  (原载《人民日报》一九六六年六月二日

  

  附:

  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

  人民日报评论员

  聂元梓等同志的大字报,揭穿了三家村黑帮分子的一个大阴谋!

三家村黑店的掌柜邓拓被揭露出来了,但是这个反党集团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

他们仍然负隅顽抗,用三家村反党集团分子宋硕的话来说,叫作加强领导,坚守岗位

他们坚守的是什么岗位

他们坚守的是他们多年来一直盘踞的反动堡垒。

他们加强的是什么领导

就是指挥他们的夥计作垂死挣扎、力图保持他们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阵地。

宋硕的加强领导坚守岗位,这是一个信号。

它反映了在这场摧枯拉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一切牛鬼蛇神们的动态。

他们是一步不让的,寸土必争的,不斗不倒的。

 三家村黑帮是诡计多端的。

在前一个时候,他们采取牺牲车马,保存主帅的战术。

现在主帅垮台了,他们就采取能保存多少车马就保存多少车马的手法。

他们妄图保存实力,待机而动。

为陆平、彭佩云等人多年把持的北京大学,是三家村黑帮的一个重要据点,是他们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顽固堡垒。

已经到了五月十四日,陆平还传达北京市委大学部副部长宋硕的所谓紧急指示,并手忙脚乱地进行部署,欺骗、蒙蔽和压制广大青年学生和革命干部、革命教师,不许他们响应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号召起来革命。

彭佩云是一个神秘人物,上窜下跳,拉线搭桥。

在这个事件中,她转入地下活动,来往于北京大学历史系住地十三陵和宋硕、陆平之间,出谋划策,秘密指挥。

  这一切,都说明三家村黑店的分号,三家村黑帮的车马们,还是有指挥、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顽抗。

陆平以北京大学党委书记的身分,以组织的名义,对起来革命的学生和干部,进行威吓,说什么不听从他们这一撮人的指挥就是违犯纪律,就是反党。

这是三家村黑帮反党分子们惯用的伎俩。

请问陆平,你们所说的党是什么党?

你们的组织是什么组织?

你们的纪律是什么纪律?

事实使我们不能不做出这样的回答,你们的不是真共产党,而是假共产党,是修正主义的

你们的组织就是反党集团。你们的纪律就是对无产阶级革命派实行残酷无情的打击。

  陆平们这一套是骗不了人的。

对于无产阶级革命派来说,我们遵守的是中国共产党的纪律,我们无条件接受的,是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

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各项工作的最高指示。

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学说,关于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兴无灭资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指示,是我们必须遵循的。

凡是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指示的,不论他们打著什么旗号,不管他们有多高的职位,多老的资格,他们实际上是代表被打倒了的剥削阶级的利益,全国人民都会起来反对他们,把他们打倒,把他们的黑帮、黑组织、黑纪律彻底摧毁。

  人类历史上空前未有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浪潮,汹涌澎湃,妄图阻挡这个潮流的小丑们,他们是难逃灭顶之灾的。

工农兵和无产阶级的文化战士,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领导下,以排山倒海之势正在一个一个地夺取反革命的文化阵地,摧毁反革命的文化堡垒。

那些什么三家村四家村,不过是纸老虎,他们的将帅保不住,他们的车马也同样是保不住的。

北京大学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一定能够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一定能够更加有力地团结群众进行战斗。

一时还看不清楚的人们,一定会迅速地提高自己的觉悟,参加到战斗的行列中来。

北京大学广大师生的反对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革命斗争,一定能够胜利。

一个欣欣向荣的真正的社会主义的新北大,一定会很快地出现在人民的首都。 

  (原载《人民日报》一九六六年六月二日

聂元梓(192145-),女,河南滑县人。

文革时期北京大学的造反派领袖,因张贴《宋硕陆平彭佩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大字报,发动冲击北京市委大学部副部长宋硕和北大领导陆平、彭佩云而声名大噪。

后曾任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核心组组长,中共第九次代表大会的候补中央委员。

聂元梓和清华大学蒯大富北京航空学院韩爱晶北京师范大学谭厚兰以及北京地质学院王大宾统称为北京造反派的五大领袖。

1934年,13岁的聂元梓从本县小学毕业,移读于开封市北仓女子中学。

1937年7月,聂元梓到太原市的国民师范学校接受了牺盟会主办的军训,从此走上抗日救国的革命道路。

1938年,聂元梓到山西省晋城,进入华北军政干校学习,这年1月,年仅17岁的聂元梓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此后,她被送到革命圣地延安,在那里学习和工作。1946年2月,调往哈尔滨市,先后担任区委宣传部长和市委理论部长,其间曾赴中央马列学院(中共中央高级党校的前身)学习。

1953年定为行政12级,进入中共高级干部行列。

1963年,聂元梓调入北京大学,任经济系副主任;1964年调任哲学系党总支书记。

这时,42岁的聂元梓已经是行政12级干部了。

文革爆发那年,她45岁。

聂元梓因为一张大字报,成为文革风云人物。

她先是当上北大校文革主任。

继而在1966年8月18日上午毛主席接见百万红卫兵和群众时,聂元梓应邀登上天安门城楼,受到毛主席的接见。

聂元梓曾任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核心组组长,中共第九次代表大会的候补中央委员。

聂元梓和军师们策划抢了三个头功

第一是揪叛徒

在聂元梓的授意下,他们写报告给康生,诬陷彭真、薄一波、安子文等同志为叛徒。这些老同志相继被捕入狱。其中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同志被折磨致死。

第二是诬陷朱德委员长。

聂元梓召集手下干将,炮制了《历史的伪造者、反党野心家—─再评〈朱德将军传〉》等三篇反动文章,刊登在《新北大报》上,在国内外造成恶劣影响。

第三是贴出全国第一张公开炮打邓小平总书记的大字报,直呼邓小平同志是全国第二号最大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与其同时,聂还加紧了对邓小平子女的迫害。

邓朴方被剥夺了人身自由和申辩的权利,开除党籍,刑讯逼供。将解放前国民党对付共产党的刑讯手段全都用上了,甚至于有过之而无不及。

邓朴方采取了当时唯一可行的方式来表示他的愤慨和不平。

他从楼上纵身一跳,差点儿就“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了。

聂元梓不过是政治上昙花一现的人物。

1969年11月,当选为中共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不久的聂元梓被发配到江西省鲤鱼洲北大分校农场劳动。

她往北京写信。

第二年夏天得以回京治病。

1971年初,聂元梓被隔离审查,限制行动自由。

1973年她被安排到北京新华印刷厂参加劳动,吃住在厂。

1975年转到北大仪器厂劳动。

粉碎四人帮后,1978年4月19日,锒铛入狱

19833月,57岁的聂元梓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诬告陷害罪判处17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4年。

聂元梓的个人生活很不幸,1959年38岁时同第一个丈夫离异,主要是迫于政治上的压力,1966年同第二个丈夫结合,又是淡而无味的婚姻。

文革时,她违心地领着红卫兵去抄丈夫的家。

抄家后,丈夫前妻的儿子找到北大来论理,她还是躲着不敢见,暗地里指使红卫兵:

他们不是好人,轰出去。

从此,她和第二个丈夫脱离了关系。

1978419,聂元梓被捕入狱。

19833月,57岁的聂元梓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诬告陷害罪判处17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4年。

聂元梓提起文革说,

“‘文革真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运动,其深远的历史意义恐怕不是我们这一代人所能完全领会和理解的。

对于文革,她说虽然不堪回首,但对那段历史她又时常反思:

第一、文革开始,我带头写了第一张大字报,对文革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现在想来,这张大字报的内容有些地方的确有些不妥。尤其是对陆平、彭佩云、宋硕造成很坏影响。

第二、自己参与了反对邓小平的活动,在反对邓小平的第一张大字报上签了名,对反对邓小平的思潮起了鼓动作用。真是后脑勺看不见摸得着。谁又能想到一个再三赌咒发誓:“永不翻案”的人,还能“东山再起”呢?

第三、我到上海串联,参与了对上海华东师大党委书记、校长常溪萍的迫害;参与了炮打曹荻秋、陈丕显的活动。

第四、北大发生的反对朱德委员长的行动,我也应负责任。这是我一生中最不应该做的一件事!

 

聂元梓1959年冬与第一任丈夫吴宏毅离婚,第一次婚姻持续15年,育有3个子女(吴宏毅1968年死于心脏病发)。

19661月与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委吴溉之结婚,婚姻维续不到一年。

19381月,17岁的聂元梓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后来,她到了延安,在那里学习工作期间认识了青年干部吴宏毅,两人于1945年结婚。

结婚不久,两人便调去齐齐哈尔工作。

194712月,他们又一同来到哈尔滨

聂元梓在一个区做宣传部长,吴宏毅先是任一家报社社长,后来又当上了哈尔滨的副市长。

那时,哈尔滨刚解放,聂元梓和丈夫都很努力地工作,当时,他们已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家庭也算幸福。

吴宏毅很聪明能干,是有名的笔杆子。

但是,随着环境地位的变化,吴宏毅的思想也发生变化,生活作风变得不检点起来,和一些女人关系暧昧。

聂元梓虽然很不满意,为此与吴宏毅多次吵架,为了家庭的完整,开始时她还忍着。

有段时间,吴宏毅身体不好在北京治疗,聂元梓便放下手中的工作,经常到北京来陪伴吴宏毅。

尽管聂元梓想尽量维持自己和吴宏毅的感情,但却事与愿违,吴宏毅非但不听劝阻,而是继续与其他女人保持关系,受到严厉的组织纪律处分。

聂元梓和丈夫的感情再也维持不下去了,1959年冬,聂元梓与吴宏毅离婚

吴宏毅于1968年心脏病发作去世。

1965年夏天,已调回北京的聂元梓在一老战友家认识了丧偶的老红军吴溉之,他当时是副部级干部。

当年冬天,两人成婚。

婚后半年,文革开始了。

不久,吴溉之受到一起政治事件的牵连。

这时康生对聂元梓说,你必须与他(指吴)离婚。聂元梓在经过痛苦的思考后,与第二个丈夫吴溉之办理了离婚手续。

 文革十年,聂元梓在政治舞台上活跃了两年,之后,她便失宠,继而失去自由。

19846月她准保外就医1986年获得假释,一无生活费,二无医药费,三无住房;成了中国最早的“三无人员”。

在北京市海淀区亲戚家的一幢楼房单元老旧二居室里独居。

曾化名王兰做生意致富,资助家乡建设。

1999年起每月从街道办事处领取600元生活费。

晚年生活简朴,患心脏病、腰椎骨严重错位等多种疾病,坚持锻炼健身疗病。

聂元梓如今独自住在北京海淀区亲戚家的一幢楼房单元里,由于她的子女都不在身边,平日饮食起居就是自己照料。

她喜爱读书看报。

1994年,曾有国内一个很有名的传记作家写文章称她死了,有人让她跟作者和报社打官司,但经历沧桑巨变的她,早已经平静,聂元梓多年来,不愿接受媒体的采访。

著有自传《聂元梓回忆录》。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水中学泳 3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