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水中学泳 31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3-21 点击数:244次 字数:

31

 

1966518,中共中央在杭州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会上,林彪的《讲话》引发政治地震,将文化大革命推向了新的高潮。

中共中央关于《林彪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的批示

林彪同志19665 18 日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件。

林彪同志根据毛泽东同志关于社会主义时期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根据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的严重现实,根据国际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教训,特别是苏联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篡党、篡政、篡军的教训,对如何巩固无产阶级专制、防止反革命政变、反革命颠覆的问题,做了系统的、精确的阐述。
   
林彪同志尖锐地指出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还可能丧失政权的问题。

他指出,无论怎样千头万绪的事,永远不要忘记政权。

忘记了政权,就是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

那就是糊涂人,脑袋掉了,还不知怎么掉的。

林彪同志把毛泽东思想红旗举得最高。

在这篇讲话中,他对毛泽东思想作了全面的、正确的、科学的评价。他指出,全党和全国人民,都要以毛主席为中心来团结,以毛泽东思想为中心团结。

他号召在全国开展活学活用毛泽东同志著作的群众运动。他指出,这是保证我国防止修正站主义,避免资本主义复辟,加强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最根本的关键问题。

林彪同志说,毛主席是我们党的最高领袖,毛泽东思想是永远的普遍真理。谁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

林彪同志这个讲话,是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典范,是指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个重要文件。

全党全军都应当认真学习,认真讨论,认真领会,把它运用到文化大革命和一切行动中去。

这个文件发到县、团。
一九六六年九月二十二日

 

林彪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本来是常委其他同志先讲好。常委同志们让我先讲,现在我先讲一点。我没有写出稿子来,凭口来讲,有些材料念一念。
   
这次是政治局扩大会。上次毛主席召集的常委扩大会,集中解决彭真的问题,揭了盖子。这一次继续解决这个问题。罗瑞卿的问题原来已经解决了。陆定一、杨尚昆的问题,是查地下活动揭出来的,酝酿了很久,现在一起来解决。四个人的问题,是有联系的,有共同点。主要是彭真,其次是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他们几个人问题的揭发、解决,是全党的大事,是保证革命继续发展的大事,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大事,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大事,是防止修正主义篡夺领导的大事,是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颠覆的大事。这是使中国前进的重大措施,是毛主席英明果断的决策。
   
这里最大的问题,是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颠覆,防止苦迭打
   
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有了政权,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就有了一切。没有政权,就损失一切。生产关系固然是基础,但是靠夺取政权来改变,靠夺取政权来巩固,靠夺取政权来发展。否则,是经济主义,是叫化子主义,是乞求恩赐。无产阶级拿到了政权,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一下子就可以打倒。无产阶级就有了一切。所以,无论怎样千头万续的事,不要忘记方向,失掉中心,永远不要忘记了政权。要念念不忘政权,忘记了政权,就是忘记了政治,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变成了经济主义、无政府主义、空想主义。那就是糊涂人,脑袋掉了,还不知怎么掉的。
   
上层建筑的各个领域,意识形态、宗教、艺术、法律、政权,最中心的是政权。政权是什么?孙中山说是管理众人之事。但他不理解,政权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反革命是这样,革命也是这样。我想用自己的习惯语言,政权就是镇压之权。当然,政权的职能不仅是镇压。社会上的反动派,混进党内的剥削阶级的代表人物,都要镇压。有的杀头,有的关起来,有的管制劳动,有的开除党籍,有的撤职。不然,我们就要丧失政权,就是糊涂人。
   
毛主席近几年来,特别是去年,提出防止出修正主义的问题,党内党外、各个战线、各个地区、上层下层都可能出。我了解,只要是指领导机关。毛主席最近几个月,特别注意防止反革命政变,采取了很多措施。罗瑞卿问题发生后,谈过这个问题。这次彭真问题发生后,毛主席又找人谈这个问题。调兵遣将,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他们占领我们的要害部门、电台、广播电台。军队和公安部门都做了部署。毛主席这几个月就是做这个文章。这是没有完全写出来的文章,没有印成文章的毛主席著作。毛主席为了这件事,多少天没有睡好觉。这是很深刻很严重的问题。
   
政变,现在成为一种风气。世界政变成风。改变政变。大概是这样,一种是人民革命,从底下闹起来,造反,如陈胜吴广、太平天国、我们共产党,都是这样。一种是反革命政变。反革命政变,大多数是宫廷政变,内部搞起来的,有的是上下结合,有的和外国敌人颠覆活动或者武装进犯相结合,有的和天灾相结合,大轰天下大乱。历史上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历史上政变的事,远的不说,一九六0年以来,据不完全的统计,仅在亚非拉地区的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中,先后发生六十一次政变,搞成了的五十六次。把首脑人物杀掉的八次,留当傀儡的七次,废黜的十一次。这个统计是在加纳、印尼、叙利亚政变之前。六年中间,每年平均十一次。
   
马克思主义者是唯物主义者,在任何时候都是重视现实的。我们不能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别的事情搞的热热闹闹,忘了这件事。看不见本质问题,就是糊涂虫。不警惕,要出大乱子。
   
我们过去几十年来,解放以前,想做的就是夺取政权,许多同志就不大注意政权本身的问题,只是搞建设,对付蒋介石,对付美国,没有想到夺取了政权还能丧失政权,无产阶级专政还可以变成资产阶级专政。在这个消极方面,我们,至少是我,没有去多想这个问题,更多想到的是打仗、发生战争的问题。从大量的事实看,是要防止内部颠覆,防止发生反革命政变。道理很简单,很多事情要靠大量事实才能加深印象,才能认识。人的认识规律就是从感性到理性。
   
从我国历史上来看,历代开国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很短时间就发生政变,丢掉政权的例子很多。
   
周朝建立以后,不久就发生了叛乱,到春秋战国就大乱了。春秋无义战,各国互相颠覆,内部相互残杀。楚成王的儿子商臣,以卫兵包围王宫,逼成王自杀。成王好吃熊掌,要求让他吃了熊掌再死,企图拖延时间,以待外援。商臣不许,说熊掌难熟,成王被迫自杀。吴国公子光派专诸杀了王僚,夺取了政权。晋献公、齐桓公、齐懿公当政前后,多次发生政变杀人。春秋战国这类事太多了,我就不说了。除了相砍相杀夺取政权外,还有用其他阴谋诡计掌握实权的。例如,吕不韦送怀孕的赵姬给秦庄襄王,生了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秦始皇统治的初期,实际上政权落到了吕不韦的手里。秦朝三代共统治了十五年。秦始皇只有十二年就死了,以后赵高捧出秦二世当皇帝,秦二世把他的兄弟姐妹杀了二十六人。
   
汉高祖在位十二年,后来吕后专权,夺取了刘家的政权。周勃、陈平勾结起来,又把吕家搞掉了。
   
晋朝司马炎统治了二十五年,以后爆发了八王之乱,出现了互相残杀的局面。
   
南北朝的时候,为夺取政权,互相残杀的事就更多了。
   
隋文帝在位二十四年,就被隋炀帝杀了,儿子杀老子。有一出戏叫《御河桥》,就是杨广杀父,还杀了他的哥哥杨勇。
   
唐朝李世民兄弟相杀,夺取皇位。李世民杀了他的哥哥建成、弟弟元吉,即玄武门之变。
   
宋朝赵匡胤,在位十七年,被他的弟弟赵光义杀了。烛影斧声,千古之谜。有一出京戏叫《贺后骂殿》,讲了这件事。
   
元朝忽必烈,统治中国十六年,他的儿子铁木耳在位十三年,皇族争位。大乱,两宫相争,一个是皇孙,一个是皇后,也是夺权杀人。
   
明朝朱元璋在位三十一年,他的四子燕王朱隶,带兵打朱元璋的孙子建文帝,相杀十三年,南京的王宫被烧,建文帝是烧死了还是跑了,弄不清楚,后来还派人到外国去找。
   
清朝统治中国不久,到康熙晚年,他的儿子们为了争夺权利,互相残杀。传说康熙病时遗诏传位十四子,雍正改为传位于四子。据说康熙是喝了雍正送去的人参汤死掉的。雍正争夺了政权后,还把他的好多兄弟都杀死了。
   
辛亥革命孙中山当了大总统,三个月就被袁世凯夺去了政权。四年后,袁世凯做了皇帝,又被人推翻。此后,军阀混战十几年,两次直奉战争,一次直皖战争。蒋介石,正是靠夺取军权、党权、政权,发动反革命政变上台的,对革命人民进行了大屠杀。
   
这些历史上的反动政变,应该引起我们惊心动魄,高度警惕。
   
我们取得政权已经十六年了,我们无产阶级的政权会不会被颠覆,被篡夺?不注意,就会丧失。苏联被赫鲁晓夫颠覆了。南斯拉夫早就变了。匈牙利出了个纳吉,搞了十多天大灾难,也是颠覆。这样的事情多得很。现在毛主席注意这个问题,把我们一向不注意的问题提出来了,多次找负责同志谈防止反革命政变问题。难道没有事情,无缘无故这样搞?不是,有很多迹象,山雨欲来风满楼。《古文观止》里的《辨奸论》有这样的话:见微而知著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坏事事先是有征兆的。任何本质的东西,都由现象表现出来。最近有许多鬼事,鬼现象,要引起注意。可能发生反革命政变,要杀人,要篡夺政权,要搞资本主义复辟,要把社会主义这一套搞掉。有很多现象,很多材料,我在这里不再详细去说了。你们经过反罗瑞卿,反彭真,反陆定一和他老婆,反杨尚昆,可以嗅到一些味道,火药的味道。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混到我们党内,混到党的领导机关,成为当权派,掌握了国家机器,掌握了政权,掌握了军权,掌握了思想战线的司令部。他们联合起来搞颠覆,闹大乱子。
   
罗瑞卿是掌军权的,彭真在书记处抓去了很多权。罗子长的手长,彭真的手更长。文化战线、思想战线的一个指挥官是陆定一。搞机要、情报、联络的是杨尚昆。搞政变,有两个东西必须搞。一个是宣传机关,报纸、广播电台、文学、电影、出版,这些是做思想工作的。资产阶级搞颠覆活动,也是思想领先,先把人们的思想搞乱。另一个是搞军队,抓枪秆子。文武相结合,抓舆论,由抓枪秆子,他们就能搞反革命政变。要投票有人,要打仗有军队,不论是会场上的政变,还是战场上的政变,他们都有可能搞起来,大大小小的吴晗、邓拓、廖沫沙,大大小小的三家村不少哩!毛主席说,十六年来,思想战线我们没有去占领。这样下去,人家就不会投我们的票,不投毛主席的票,而投他们的票。打起仗来,人家就会跟他们走,拿起枪来打我们。笔秆子、枪秆子,夺取政权靠这两秆子。所以,很值得我们注意。思想上不能麻痹,行动上要采取措施,才能防患于未然,要把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定时炸弹、地雷,事先发现,挖掉。不然,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发生反革命政变,或者遇到天灾,或者遇到战争,或者毛主席百年之后,这种政治危机就会来了,七亿人口的大国,就会乱起来。这是很大的问题。
   
当然,还是两个前途。他们的阴谋,不一定得逞,不一定能胜利,不一定能实现。因为我们的党是毛主席领导下几十年的党,是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党,是成熟的党。我们的党,紧紧地掌握着枪杆子,始终没有离开过枪杆子,没有搞过什么议会活动,和欧洲的党是不同的。我们的党,是同广大劳动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是有长期的革命传统的,是有丰富的革命经验的。
   
整个形势是大好形势,世界是大好形势,中国也是大好形势。他们想得逞,是很不容易的。他们可能得逞,也可能失败。如果我们不注意,大家都是马大哈,他们就会得逞。如果我们警惕,他们就不能得逞。他们想杀我们的脑袋,靠不住!假使他们要动手,搞反革命政变,我们就杀他们的脑袋。
   
任何时候,不管形势多么好,总有阴暗的一面。形势好的时候,要看到坏的一面。如果没有坏的一面,好就不成其为好。好之所以好,是有坏。坏之所以为坏,是有好。
   
现在毛主席健在,我们是大树底下好乘凉。毛主席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很即可,可以活到一百岁。
   
正因为形势好,我们不能麻痹,要采取措施,防止发生事变。有人可能搞鬼,他们现在已经在搞鬼。野心家,大有人在。他们是资产阶级的代表,想推翻我们无产阶级政权,不能让他们得逞。有一批王八蛋,他们想冒险,他们待机而动。他们想杀我们,我们就要镇压他们!他们是假革命,他们是假马克思主义,他们是假毛泽东思想,他们是背叛分子。毛主席健在,他们就背叛,他们阳奉阴违,他们是野心家,他们搞鬼,他们现在就想杀人,用种种手法杀人。陆定一就是一个,陆定一的老婆就是一个。他说他不知道他老婆的事!怎么能不知道?罗瑞卿就是一个。彭真手段比他们更隐蔽更狡猾,使人家不容易看出来。他冒充拥护毛主席,他在晋察冀是百分之百的王明路线,比王明路线还王明路线,超过王明路线。一九三八年党的六届六中全会批判了王明路线,他参加了这次会议,会后他还把蒋介石说成是最有政治眼光的人要竭诚的拥护蒋委员长。他说,抗战最坚固的中心是蒋委员长。他还说,国共两党之间,要互助互爱互让,反对利用困难,与政府(即国民政府)为难。他在延安装着反对王明路线,到东北又搞王明路线。彭真在东北拒不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在炮火连天的时候,他幻想和平,幻想和国民党蒋介石谈判,没有战争打算,幻想在谈判桌上取得胜利。他没有一点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味道,不搞阶级斗争。他不把重点放在农村,不把干部和主力派到农村去建立根据地,恋恋不舍大城市。不愿意离开大城市。撤出沈阳,还赖在郊区不走。搬到本溪,搬到抚顺,又搬到河口,不肯在农村安家不准备打,只准备和。在东北,他想把主力孤注一掷,和敌人硬拼,以军事上的冒险主义掩盖他政治上的投降主义。他借口照顾山东,实际上是培植他个人的实力。他不注意补充主力,只是从散兵游勇中收编和建立一些地方部队,后来这些部队都叛变了,成了座山雕。他说反山头,就是他在搞山头,招降纳叛,搞他自己的军队,搞小圈子,高桃园三结义。北京市水都泼不进去,针也插不进去。党内搞党,党内搞派。毛主席、周总理和其他同志都有感觉,我也有感觉。
   
不少人挂着马克思主义的招牌,毛泽东思想的招牌,实际上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毛泽东思想。他们挂着共产党的招牌,实际上是反共分子。这次揭露是党的伟大胜利,不揭非常危险。再让他们搞下去,就可能不是党揭露他们,而是他们要审判党。
   
我们的社会还是建立在阶级对立的基础上。资产阶级、地主阶级、一切剥削阶级是打倒了,但是没有完全消灭。我们没收了他们的物质,但是不能没收他们的反对思想,把他们关起来,也没有法没收他们的脑袋。他们是想复辟的。他们在整个人口比例上占很少数,但是他们政治上的能量很大,他们的反抗力量比他们的人口比例大得多。城乡小资产阶级的自发势力,不断地生长新的资产阶级分子。工人当中,也掺杂一些复杂成分。党和国家机关有些人腐化。加上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的包围和颠覆活动。这些,使我国产生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这种危险是综合的,各种反对力量是互相联合的。国内国外,国内是主要的。党内党外,党内是主要的。上层下层,上层是主要的,危险就是出在上层。苏联出了赫鲁晓夫,全国就变了颜色。
   
现在,我们把剥削阶级打倒才十六年,他们的人还在,心不死。地主把他的地契还秘密地保存起来。被推翻的地主和资产阶级,随时都在梦想恢复他们的天堂。他们的枪杆子被缴械了,他们的印把子被夺过来了。但是,他们在思想文化阵地上还占有相当的优势。他们拼命利用这种优势到处放毒,为资本主义复辟制造舆论准备。当前正在进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这种资产阶级阴谋复辟和无产阶级反复辟的尖锐的斗争。它是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命运、前途和将来面貌的头等大事,也是关系到世界革命的头等大事。
   
我们一定要严重注意资本主义复辟这个重要问题,不要忘掉这个问题,而要念念不忘。要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不然的话,就是糊涂虫。不要在千头万绪、日理万机的情况下,丧失警惕性,否则,一个晚上他们就要杀人,很多人头要落地,国家制度要改变,政权要颜色,生产关系就会改变,由前进变成倒退。
   
说社会主义没有矛盾,这是错误的,是违反马克思主义的,是不合辩证法的。哪里会没有矛盾呢?一千年、一万年、一亿年后仍仍然有矛盾。地球毁灭了,太阳熄灭了,宇宙还是有矛盾。不久前,邢台发生了地震,自然界也再斗争着,我们总理亲自去处理。太阳黑子增加到一定程度,无线电就发不出去。任何事物都处在矛盾中间,斗争中间,变化中间,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的看法。从沙粒到太阳,大到银河系,小到基本粒子,大到宏观世界,小到微观世界,都充满矛盾。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是批判的、革命的。它的基本点是要批判,要斗争,要革命。无产阶级,只有经过批判、斗争和革命,才能夺取政权,保持政权,推动我们的事业前进。因此,要提高警惕,要斗争,不能存有和平幻想。斗争就是生活,你不斗他,他斗你嘛!你不打他,他要打你,你不杀他,他要杀你。丧失这种警惕性,不团结起来斗争,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全党越团结越好,越要斗争,越有战斗力。但是,绝不同反党分子讲团结,而是批判他们,揭露他们,一直到开除他们出党。不是绝对的团结,而是相对的团结,是批判反党分子、揭露反党分子的团结。
   
总之,要斗,这次我们斗了彭真、罗瑞卿、陆定一和他的老婆,还有杨尚昆,是马克思主义的行为,是辨证唯物主义的行为,是重大的政治措施,是防止反革命颠覆的措施。不然,我们得了天下,要丧失天下,创了业不能守业,我国人民一百多年来、几十年来为革命前赴后继,无数先烈所流的血,统统付之东流,我们就成为历史的罪人,成为机会主义者。
   
我们同他们斗,但内部要团结,要以毛主席为中心来团结,以毛泽东思想为中心来团结。他们这些家伙的共同点,就是反毛主席,反毛泽东思想。无论是彭真、罗瑞青、陆定一、杨尚昆、邓拓、吴晗、廖沫沙等等,都是这样。材料太多了。他们或者明目张胆,或者暗中射影,采取不同的语言、不同的体裁,不同的手段,恶毒地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
   
毛主席是我们党的缔造者,是我国革命的缔造者,是我们党和国家的伟大领袖,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主席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毛泽东思想是在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世界胜利时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全党全国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我们一定要把毛泽东思想在全国人民面前端出来,同全国人民更广泛地见面,同全国人民更广泛地结合,让毛泽东思想更加深入人心,促进全国人民思想更进一步革命化。我们要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批判揭露各种修正主义,批判揭露各个战线,各个部分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批判揭露为资本主义复辟鸣锣开道的资产阶级思想,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这样,就能保证我们防止修正主义,避免资本主义复辟。这是最最根本的关键问题。很多党内的坏家伙,他们反对学习毛泽东思想,宣传资产阶级思想。不宣传革命思想,宣传反动思想,不是把革命推向前进,而是拉着革命倒退。别人宣传毛泽东思想,他们就冷嘲热骂,千方百计加以压制,加以攻击,加以反对。
   
马克思主义者起码要知道,存在决定意识,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同时,意识又有巨大的能动作用。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毛主席说;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而代表先进阶级的正确思想,一旦被群众掌握,就会变成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同志的认识论观点就是这样。我们要很好地运用毛泽东思想,就能大大到前进。精神潜力大得很。
   
几十年来毛主席经常阐明了精神和物质这两方面的辨证关系。马克思的核心是辩证法。毛主席对辩证法运用自如,渗透一切,在每个问题上都体现了辨证唯物论的无产阶级哲学基础。毛主席全面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住主义的辩证法。
   
毛主席所经历的事情,比马克思、恩格斯、列宁都多得多。当然,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是伟大的人物。马克思活了六十四岁,恩格斯活了七十五岁。他们有很高的远见,他们继承了人类先进的思想,预见了人类社会的发展。可是他们没有亲身领导过无产阶级革命,没有像毛主席那样亲临前线指挥那么多的重大政治战役,特别是军事战役。列宁只活了五十四岁,十月革命胜利以后六年就去世了。他也没有经历过像毛主席那样长期、那样复杂、那样激烈、那样多方面的斗争。中国人口比德国多十倍,比俄国多三倍,革命经验之丰富,没有哪一个能超过。毛主席在全国、在全世界有最高的威望,是最卓越、最伟大的人物。毛主席的言论、文章和革命实践都表现出他的伟大的无产阶级的天才。有些人不承认天才,这不是马克思主义。不能不承认天才。恩格斯说,十八世纪的天才是黑格尔、圣西门,十九世纪的天才是马克思。他说,马克思比我们一切人都站得高,看得远,观察得多些和快些,他是天才。列宁也承认天才,他说要有十几个天才的领袖,才能领导俄国取得革命的胜利。毛主席是天才,我们同毛主席哪一点不同?一起搞革命斗争,有些人年龄比他老,我们没有他老,但经历的事也不少。书我们也读,但我们读不懂,或者不很懂,毛主席读懂了。我看到很多人读书圈圈点点,把书都圈满了,证明他没有读懂,不知什么是中心,什么是主次。辩证法的核心,毛主席在几十年前就读懂了,我们没有懂。他不但懂了,而且还会熟练地运用。从懂到用,有很大的距离,懂了未必会用。打乒乓球,你懂得了规则,你也打不过庄则栋、徐寅生。打仗也一样,你懂得一点书本上的军事知识,打的时候不一定能打胜仗。毛泽东思想全部贯穿着辩证法。毛主席广泛运用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在当代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十九世纪的天才是马克思、恩格斯。二十世纪的天才是列宁和毛泽东同志。不要不服气,不行就不行。不承认这一点,我们就会犯大错误。不看到这一点,就不晓得把无产阶级最伟大的天才舵手选为我们的领袖。
   
人和一般动物的根本区别是,人是能够制造工具的动物。人在劳动过程中,逐步发展自己的头脑,能够去思想。思想是人的最大特点之一。思想在一定条件下起决定作用。我们应该重视先进思想的作用,重视社会主义时代先进思想的作用,重视毛泽东思想的作用。不重视思想的作用,是庸俗的唯物论,机械的唯物论。在社会主义时代,在财产公有的条件下,忽视先进思想的作用,搞物质刺激,是不行的,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同修正主义不同,我们不能像他们那样搞物质刺激。资产阶级的物质刺激这条路,我们是决不能走的。我们必须用毛泽东思想,用伟大的正义的事业,来激发人民的热情,放眼世界看未来,坚定不移地向前进,摆脱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传统势力和习惯势力的影响,从这种狭隘的影响下解放出来,表现出强大的力量,发生强大的作用。
   
文化、思想战线被坏家伙控制了。彭真、陆定一控制的中宣部是为了资产阶级服务的宣传部。他们控制的文化部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文化部。他们仇恨毛泽东思想,他们阻碍毛泽东思想的传播。毛泽东思想一定要最广泛地同人民群众见面。不同人民群众见面,我们国家的面貌就不能改变。我们一定要把毛泽东思想深入到人民群众中去。毛泽东思想和人民群众一结合,无论哪一方面,就会发生很快的变化。
   
毛泽东思想是无产阶级思想的集中表现,是同私有制思想,剥削阶级思想根本对立的。我们反对私有制和私有观念。私有制和私有观念是产生修正主义的重大因素。这两种因素非常广泛。农村有自留地,有集体的地。一筐粪,是先送自留地,还是先送集体的地,都是有斗争的。这是两个阶级的心理,是两个阶级的思想,是两条道路的表现,是阶级斗争的表现。我们不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去战斗,资产阶级思想就会占领阵地,引起蜕化变质,出乱子。匈牙利不就有裴多菲俱乐部这批学阀吗?在他们的煽动下,二十万人围着国会,要纳吉当政。我们党内这些坏家伙,就是纳吉。一旦有事,他们振臂一呼,就会有些人跟着跑。幸亏过去几年各个击破,打掉了一批纳吉,打掉了高岗、彭德怀、张闻天。着次有打掉了一批纳吉,一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分子。
   
这次斗争以后,不要存太平观念。有些人,私有观念、剥削阶级观念根深蒂固,渗透到每一个细胞。他们随时都要搞鬼,还地提高警惕。
   
人的脑子是存在的反映,是有矛盾的,是有阶级性的。我们社会主义社会也不例外。就拿革命队伍里的人来说,脑子里也有正确思想和错误思想的矛盾,有无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思想的矛盾,有集体主义、共产主义同个人主义的矛盾,有真马克思主义和假马克思主义的矛盾有走群众路线与反群众路线的矛盾,等等。这一系列的矛盾,不断地在脑子里发生斗争,不是这个克服那个,就是那个克服这个。
   
还有一些人的脑子里,甚至有革命思想同反革命思想的矛盾。有随时开展斗争,两军对战,消灭隐蔽的反革命思想。
   
要看到地球在运动,万物在发展的现象,要看清历史在发展的规律,不要做违反历史前进的事。做这种事,害人害己,身败名裂。毛主席提出保持无产阶级晚节,就是这个问题。老同志也要按照毛主席提出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五个条件,严格要求自己,认真改造自己。不看清楚这个大形势,打个人小算盘,必然会犯大错误。甚至会参加卑鄙无耻的阴谋反党集团。
   
我们现在拥护毛主席,毛主席百年以后我们也拥护毛主席。毛泽东思想要永远流传下去。毛泽东思想是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高度同实际相结合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全国人民最好的教科书和必修课,是全国劳动人民团结和革命的共同思想基础,是全国人民行动的指南。毛泽东思想是人类的灯塔,是世界革命的最锐利的武器,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毛泽东思想能改变人的思想面貌,能改变祖国的面貌,能够使中国人民在全世界面前站起来,永远站起来。能够使全世界被压迫、被剥削的人民站起来,永远站起来。毛主席活到哪一天,九十岁、一百多岁,都是我们党的最高领袖,他的话都是我们行动的准则。谁反对他,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在他身后,如果有谁做赫鲁晓夫那样的秘密报告,一定是野心家,一定是大坏蛋,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
   
毛泽东思想永远是普遍真理,永远是我们的行动指南,是中国人民和革命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是永放光辉的。解放军把毛主席著作作为全军干部战士的课本,不是我高明,而是必须这样做。用毛泽东思想统一全军、全党,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超过我们一万句。对毛主席的著作,我领会得很不够,今后还要好好学。
   
我们一定要抓住政治不放,抓住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不放。这是革命的需要,是形势的需要,是对敌斗争的需要,是备战的需要,是彻底取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的需要,是防止和反对修正主义的需要,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需要。那些家伙攻击我们是实用主义。这决不是实用主义,是行之有效、符合实际的客观真理。什么是实用主义?实用主义就是资产阶级的主观唯心论。在他们看来,对资产阶级有利的就是真理,对资产阶级不利的就不是真理。我们抓突出政治,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是符合社会主义社会发展规律的真理。如果不根据革命的需要去指导我们的行动,就必然犯大错误,必然会失败。

 

林彪将该说的话都说了。

许多话也让他说对了。

尤其是对毛主席百年之后的预言,都让他说对了。

现在,资本主义早就在中国全面复辟了。共产党早就不是过去(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了,而人民依旧是中国人民。他们的头上没有了“仆人”,却多出了许许多多的大小贪官,有苍蝇也有“老虎”。

共产党领导人在发动全国人民一起作梦的同时,也在手忙脚乱地忙着打老虎、灭苍蝇。

只不过打的是那些“嗡嗡乱叫”的苍蝇和“撑破了肚皮”的老虎。

为什么不在“保护环境”和“治理森林”上多下功夫呢?

中共领导人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有些担心:真要治理好了环境,没了苍蝇和老虎,那些“灭蝇团”和“打虎队”的好汉们,又该打发他们到哪个衙门去领工资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水中学泳 3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