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水中学泳 17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3-14 点击数:224次 字数:

17

 

事实证明,毛主席当年批评“不要搞四人帮,要和广大中央委员搞团结”是中肯的批评,他们几个人的确不够注意团结别人。

但是他们的主流是好的,是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他们的信仰是坚定的,他们始终是一小撮走资派的眼中钉、肉中刺,是党内右派复辟的绊脚石。客观的说,他们是革命派,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一直以来坚持认为,无论如何,党内的斗争只应该在思想领域、路线领域、政策领域开展,而不能象对待党外敌人那样实行抓、关、判的方式。不管谁对谁错,都不能采取极端的方式对待党内的犯错误者,谁抓谁都不对,更不能进行肉体惩罚。

即使是犯了严重路线的人,也要养起来,给一定的生活待遇,有病给治,让他们安度晚年。

当然思想教育也不能放松,要让他们学习,提高认识、改变思想。

实在改造不过来也不要紧,他们也是个活教材,反面典型。

一部分人搞突然袭击、搞阴谋、诉诸武力把另一部分人抓起来,是违反党章和宪法的,是政变行为,是违法的!
  如果当年没有这场事变,而是团结战斗,继承毛主席的遗志,可能就不会出现后来的政治上的大倒退。
  所谓江青等篡党夺权,指的是什么呢,是准备即将召开的中央全会吗?

如果说准备在中央会议上取得多数是错误的,那么又有什么是正确的呢,是政变吗?

这无疑是一种颠倒黑白的说法,恐怕全世界都不能认同。

“党外有党,党内有派,永远是这样。”

这是毛主席说的,为什么不能容忍同一面旗帜下的不同派别呢,不但不容人,还要用对待党外敌人的方式抓、关、判,以此来为自己上台清扫障碍,到底是谁在篡党夺权呢!

这一点,恐怕华国锋是要负历史责任的,他永远也脱不了干系。
  其实当时的党内,确实存在激进派和稳健派,但客观的讲,都是要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都是革命派。

这一点还是要相信毛主席的政治洞察力,不会看错的,问题出在以谁为核心。

因为病情突变,主席本人也没有料到,所以来不及做最后的安排。

这就埋下了隐患,就有不可避免的的斗争,遗憾的是这种斗争没有在正常的方式下进行,而是一派在准备党内民主的投票方式,另一派在用极端的方式,所以,悲剧发生了,发生在革命派内部,历史的遗憾!
  再说江青同志,她早年参加革命,后有投身革命的文艺组织为党战斗,抗日战争爆发后满腔热血的奔赴革命圣地延安,系统的学习了革命理论,成为了毛主席的好学生。

她的马列主义哲学造诣是很高的,所以当时常和老师们辩论;胡宗南进攻陕北,她坚持要留下来和党中央、毛主席在一起,是何等的勇气!

解放后从事毛主席的秘书工作和文艺工作,一直战斗在意识形态领域,为党的宣传工作作出了贡献;在史无前例的文革期间,她的理论水平使她当之无愧的成为了革命的旗手;就说被捕后的表现吧,在修正主义的法庭上,她大义凛然,不屈强权,舌战群丑,是共产党人与修正主义斗争的楷模,是人民的英雄!

她无愧于党,无愧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她是党的好女儿!

在复辟的狂潮扑过来时,只有她,似狂涛中的山峰,屹立在中国革命的阵地上巍然不屈!
  晚年,面对修正主义和右派的迫害,她身患癌症,举步为艰,仍然不屈不挠的斗争,把革命进行到了最后时刻。

这是何等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所谓的“四人帮”,无一寿终正寝。

有人说,是邓小平“加害”了他们。

其实,这是极不负责任的说法。

邓小平是个搞“阳谋”人,从不搞“阴谋诡计”。这点是得到过主席肯定的。

他可以“复辟”资本主义,但他决不会做这种龌龊的小人之事!

再说,“四人帮”也不是邓小平“捉”起来的,他用不着害怕“秋后算账”。

必须指出的是,76年以后的针对她的各种谣言、诬蔑之词曾经在社会上泛滥成灾。

今天,我们要用事实为江青同志辟谣。

当时轰动一时的“红都女皇”事件,完全是反革命的谣言,有当事人张颖同志(外交部工作人员)所著的‘红都女皇事件真相’为证。

虽然张颖本人在书中依然看不惯江青的演员作派,但她很郑重的声明当时的流言都是不实之词,根本不存在。

而那个美教授原来是个女人,她叫:洛克杉.维特克,在1977年出版了一本书,名叫:《江青同志》,而不是社会上疯传的《红都女皇》。

她作为一个女人不可能与江青有什么浪漫史!

而且维特克来华访问江青期间全程由张颖陪同,何来风流和泄密之说!

更不存在周恩来如何补救不良影响和特意挑拨毛江关系、江为此失宠等无稽之谈。

张颖承认,维特克在她的书中还是客观的写了江青的事,并无特别之处。

另外,王稼祥同志的夫人朱仲丽在接待记者采访中也承认,她在‘新女皇’一书中关于江青的描写大多是虚构的,她只是看不惯江青的作派。

原来如此!

都是假的!

可这些东西在70年代末的中国政治里起到了什么样的妖魔化作用啊!

 

有人为江青鸣冤,更有人替“文革”叫屈:

十年浩劫都浩劫了些什么?

 

中国真奇怪,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的所谓十年浩劫,而科学技术与国民生产总值却是世界上领先的。

莫非是毛泽东用枪押着他们做的?

前不久访问了一个老工程师,他参加过"两弹一星"的技术攻关过程,他说中国当时的技术力量,无论是就人员数量还是技术装备水平而言,都远远不如苏联和美国,但是中国从原子弹爆炸到突破氢弹技术的障碍,在时间上都反过来比苏联和美国短得多。

他说取得这样的"奇迹"不是偶然的,根据自己的体会,文革期间技术能够进步的关键奥秘有三个,而且这些奥秘是其他资本主义国家都无法具备的。

第一个关键的原因是真正的技术民主

他说,由于当时批判反动学术权威,报章上连篇累牍地严厉指责各种管卡压和专制学阀作风,因此,几乎没有什么人敢于以权威和老子自居,在研究队伍内部形成高度民主的风气,大学刚刚毕业的学生和老资格的科学家可以同场辩论,有的时候为了争论技术问题通宵达旦,甚至拍桌子,邓稼先这样的老科学家也常常参与跟毛头小伙子的拍桌子辩论,这样充分的学术民主带来了思想和技术的快速进步。

不仅加快了技术进步的速度,在这样的过程中间也加快了技术梯队的成长过程。

这个老工程师还谈到,当时由于人与人关系的普遍平等,许多社会和阶级的藩篱都实质上不存在了,一些老工人也参与拍桌子讨论,许多细节问题和工艺障碍也能够集思广益,结果使得整个的项目进程相对均衡,而不是局限于关键技术的率先突破,这就避免了后续试验中间细节引致的失败,所以当时许多项目的试验,几乎都是一次成功。

所有的问题和隐患常常是在技术民主中间,已经得到充分的"鸣放"和重视,提前就有了很多的预案和设计。

第二个非常关键的地方是彻底地破除了"技术私有观念"

这个老工程师回顾说,不管是什么样的研究机构,无论是他们花了多少心血得出的最新成果,只要持一纸介绍信到,只要符合保密的规定,他们所有的最新成果都会无条件地呈现给你,而没有一丝一毫的保留。

这在任何国家都做不到。

技术创新如果联系着市场潜在利益,当然就格外需要保密,即便是仅仅联系着个人的职称和学术地位评价,相关人员也肯定有藏私的必要,但是在当时的中国,一切私有观念都遭到彻底批判,许多有助于巩固私有观念的评价体系都被破坏,所以人们能够空前地敞开自己的所得,公之于众。

这样,全国只要任何一个研究所,任何一个研究人员在技术上有了突破,其他的相关人员或者项目,都不再有必要进行重复劳动了,都可以无成本地共享最新的技术成就。

彻底破除私有观念,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的技术大协作"成为可能,有限的技术力量和经费能够空前地节约和有效地利用,避免了许多可能的浪费。

第三个原因是几乎"如人使臂、如臂使指"那样的高灵敏协调机制

这个老工程师提到,在卫星项目中间,有一个同步控制问题当时只能是用机械方式实现,这个就要求四个完全一样的小弹簧。

项目单位反映到主管的聂荣臻元帅那里,说上海工业力量比较强,希望请上海的同志帮助解决。

聂荣臻给张春桥写了个小纸条,张春桥给马天水打了个电话,马天水连夜召集上海几十个单位的老工人技师开会,一个校办工厂的老工人说他能够实现,回去之后连夜就把符合要求的弹簧做出来了,合计不到24小时。

在这样的过程中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讲条件讲价钱,所以几乎没有耗费什么谈判时间和交易费用。

前不久还访问了一个南京大学的老师,他在1969年参与主持我国的电子计算机项目。

据他所说,当时的项目立项完全不需要去找路子跑关系,国家直接按照技术力量优势所在,甚至在没有事先打招呼的情况下,就拨给南京大学1000万元经费,指定用于电子计算机项目,项目办公室成立之后,不需要他去找江苏省委,而是项目立项的同时由国家指定江苏省委配合研究工作,无条件地承担项目的协调工作,许多电子部系统的七字头的工厂,就按照研究进度和要求来进行配合试验,江苏省和南京市的相关部门直接受项目小组的领导,结果是"产、学、研"的高度紧密结合。

项目经费绝对不容许个人为私人目的动用,许多工厂在利用自己的技术和工艺积累基础上来参与这个项目,已经有的技术和工艺都不再重复投资和花钱。

计算机项目的背景是1963年毛泽东说要继续大跃进,不能老是跟在洋人的后头搞"爬行主义",要尽可能地采用已有的先进技术,跟踪科技发展的先进水平,这个意见在三届人大上通过。

为此,中央科学小组、国家科委党组于196312月提出一九六三年至一九七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报告、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纲要及科学技术事业规划,这个规划是在原有的19561967年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的基础上,参照世界科学技术进展状况制定的,总的要求是动员和组织全国的科学技术力量,自力更生地解决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关键性的科学技术问题,在重要的急需的方面掌握六十年代的科学技术,力求接近和赶上世界先进科学技术水平的道路上,实现大跃进。

这样在文革期间政治上初步稳定之后,许多科学技术项目就分解落实到具体的研究机构,除了南京大学之外,清华大学也是计算机项目实施的重点单位,到1970年代末期,已经产生丰硕的成果,一个清华的教授告诉我说当时的计算机技术水平,中国实际上和美国是基本同步的,后来由于这些项目和"运十飞机"的命运一样下马,这样我们国家在今天的关键技术领域,就被西方国家远远甩在后面。

清华大学在1970年代中期就拉出了单晶硅,现在反而不会了。

还有一个人告诉过我,前几年某研究单位以单晶硅立项,结果得到数千万的研究经费,最后是在美国去拉出单晶硅来结项的,事情竟然演变到这个样子,特别值得那些真诚关心中国技术进步的人们深思了。

当时中国能够以有限的技术力量,去跟踪世界先进水平,优势在于全国技术力量的无成本合作,有限的经费和人力资源能够集中使用,在产学研紧密结合的基础上搞集中突破,降低相互学习的成本并实现研究队伍的迅速成熟和壮大。

而中国今天的问题还在于,中国不仅落在后面,在市场规则急功近利的"短视"眼界里根本就丧失了追赶的动力,而且在中国技术力量和经费和西方国家有巨大差距的情况下,还硬要一味地抄袭西方的技术发展路线,这注定只能是产生"爬行主义"后果,一切有价值的成果都不可能产生在中国。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没有技术壁垒(指国内,对国外则保密度极高),个人没有私心,更不存在金钱和利益集团,国外反动势力无法左右中国的发展之路,洋奴哲学遭到批判(影响不到国人)。

从普通工人到知名科学家、学者,没有"贵族""下人"等级之别,谁的意见对,谁提出的方案正确,就采纳谁的。

这就极大的调动了每个人的主观能动性,使科学技术的研发从最短的距离获得最佳的方案和意见。

同时,一个好点子,一项最新技术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在全国得到推广和运用。

如此便形成了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绩效。

综观全世界都不可能再有比这好的体制。

回顾过去,当时的中国能够创造这么多、如此伟大的奇迹也就不奇怪了。

这里仅记录的是毛逝世后下马的尖端军工项目,不包括众多的重大民用工业和科技项目,比如船舶、数控机床,大型工程装备等等。

这些可都是为着实现四化所必须的啊!

四化不是靠吹的,而信心遗失,人才流失才是最为可惜的。

在下马风的同时,国防科研部门在全民经商,国防靠后的热潮中推行市场化、自负盈亏、军转民等,一些有丰富经验的科技人员在一片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一部分的宣扬声中,被迫向外流失。

最终使中国至今仍臣服于外国产品面前,巨额外汇白白花掉。
1
、运10飞机下马

2、截至1982年,中国空军总计下马原定项目31项,其中主要有:

远程轰炸机;

对地强击机;

空中优势战斗机

大型军用运输机;

武装专用直升机;

地空远程、中程、近程导弹。

3、截至1982年,中国海军总计下马原定项目11项。其中主要有:

包括现在才出来的“093094”

⑵“092G大型导弹SLV驱逐舰;

早期航母

4、截止1982年,二炮下马原定项目多达45项:其中主要有:包括了多弹头形式的“DF6A固体发射的“DF7A”“DF12”空射火箭。

直-7下马:

直-7是中国空军原定于设计制造,用来替换早期研制的mi4即直-5使用的。

他的最大运载能力与适航性。均达到了俄产米8的基础。

而在同时代出现的法国AS332。其性能与直-7设计参数十分接近。

1975年定型后,在1978年原计划投入试验生产。

但是,1978年一声春雷把这个“WG产物下马了。

如今21世纪我国面临灾害却缺少直升机运输能力,唯一可靠的竟还是为数不多的俄麋鹿和美黑鹰。

要是当年直7搞下去,这次救灾那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至少你不卖,我自己可以造,现在自己又造不出,买又买不来,给别人牵着鼻子走,要是青藏高原真的有事,装活塞式发动机的直5是飞不上去的,靠那24架使用了30多年的黑鹰怎么行?

现在据说中国又在仿制米17,性能和直7差不多,走了30多年,又从头开始,本来只比人家落后几年,现在比人家落后几十年了,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毛的战略眼光是D所没法比的

直-8下马:

现在的直8性能完全比不上已下马的真的直8,真直-8是中国早期设计的武装专用直升机。

类似前苏联米24。性能绝对可以与当时欧美武装专用直升机匹敌。

原定于1979年试验生产!

结果,1980下马。原型机于当年被解体。

8II一拖再拖:

真的歼8战斗机,并不是今天我们看到的I型。

而是在1974年就定型的歼8II

虽然中国国家军事刊物,对此作出了技术处理但是,早期设计的痕迹依旧显露了歼8II不属于80年代的特征。

按照正常计划。

1982年应该上马的并不是后来再一次从新翻新放大样长须鲸I

而是歼8II。但是那个时期没有洋人认可是很难设立项目。

因此1984年在美国格鲁门公司首肯下,定型并且与格鲁门公司联合改进和平典范计划。

也称军刀1”中国空军为此耗费了10年的拖延时间。

9样机免遭解:

9战斗机设计定型与1975年。

这是中国早期设计的前鸭翼布局的战斗机。

其设计好于歼8。是用作中国主力制空战斗机的项目。

与同时代出现的美F14A,法国幻影IIIV同一个级别。

性能与作战能力均不在后者之下。原定于1979年生产的歼9,随即在80年初下马,原型机按要求应在当年内解体。

好在有良知的中国设计者,保留了它。使得今天你可以在航空博物馆见到他的身体。

10亦搁浅:

原计划的歼10战斗机,是在歼9基础上的持续研发的,气动布局远比现在的半以色列,半F16要好很多。

采用大批的当时较为先进的设计。技术含量不低于同时期美F16AF15A

而且是中国早期设计定型重型制空战斗机。但改革初期也被迫搁浅。

好在以色列人慧眼!把它拿了过去。

多项核潜艇被PK

093核潜艇计划,是中国海军早期定型项目。

这个项目包括双壳耐压壳体建造。流式冷却散热核技术。潜射早期导弹。鱼雷10A尾流指导武器,反舰鱼雷管道发射导弹。CH1型作战指挥中心系统,K1型水下无反馈卫星接受系统。自导鱼雷规避系统。等等13项重要科技。

094型是同时期定行的。

他采用前者同类型类似的核技术。而且加入了消音瓦概念。是早期设计核潜艇中的佼佼者。

对比美国70年代的核潜艇,它绝对不逊色与培临斯级。

如果按照原定计划,它将以中国最习惯使用的方法边设计,边改进

顺延到80年代,他的能力与凶悍可见一斑。

1981年它与她的姊妹093被搁浅。而随后应该在1982原定上马的095096级核潜艇。均在1980年被PK

反导反变尘垢污:

反导计划。中国早期设计于上海的卫星试验中心,曾经设计并且在西昌发射了1箭多星。

DF6型弹道导弹是中国研制的早期最大的3枚搭载弹头计划。

这是中国在即人造卫星出现以后,又一次叫美苏震惊的举动。

它的出现将是的中国获得与美苏几乎同步的多弹头能力。而且它具备了二次载入机制。

这是美国在1979年才开始引入的。

然而在80年代砰然倒地,被作为WG产物肢解,1998年,竟然有人在废旧纸堆里面找到了设计原型图纸。

上面占满了污秽。

DF7惨遭肢解被销毁:

DF7计划,他的最大搭载能力达到6枚弹头。每枚当量12万吨。在搭载3枚弹头2枚欺骗弹头之际最大飞行距离,已经可以覆盖USA

而指导机制采用了惯性导航引导指导技术。这是中国首批采用这样设计的导弹。

而同时期美国、苏联也开始采用。

但是,好呀!终于世界人民看到它被需要它保护的国家肢解销毁。

大型驱逐舰计划遭雷轰:

大型驱逐舰计划。这是中国海军自49年开始,仅有的一个大型水面舰艇计划。

他是在原有基础上,从新设计完成。

为了适当解决当时南部中国海域与越南问题,威慑南亚国家,延续扩展12海里而使用的。

他的设计与法国海军的同时期花月梅临级同等。

采用了早期的箭楼和体结构,引入了作战指挥中心结构。

为此研制了大型平板雷达即最早期的多普勒三座标雷达。他是相控阵技术的前身。

而美国海军斯普鲁恩斯与1975年建造。1978年下水。

他是第一艘安装了A型早期相控阵的美国海军驱逐舰同时也是采用了大平板三座标多普勒技术。

但是中国原本与他同级别,同档次,同等能力的。

准宙斯盾驱逐舰。

在全民经商,国防靠后的热潮中,连图纸都没有留下。

两个民用也不准生:

在那个代,唯一很少遭到打击的就剩下民用火箭了,因为他不至于引发盟友震惊但是即便如此,1975年定型的2个型号大推力1吨级火箭,均在挥刀自宫下得到了超生。

10年未造1艘核潜艇:

中国在一声轰雷中结束了自己的先进以后,在1997年,1998年与俄罗斯联合研制(实际引进俄罗斯技术)使得093级核潜艇达到俄罗斯VIII级技术标准,但是这与他早期设计中标准几乎倒退了1个量级别。

094也是如此。

中国海军为此却拖延了整整17年。

在这17年内,美国海军发展了约6代。

俄罗斯海军3代。

法国海军2代。

英国2代。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从19791989年,没有制造过1艘核潜艇。

下面再说说重大民用工业和科技项目的下马:

自动放弃长城、曙光大型计算机项目

80-84年,中国果断选择了大型机计划即863工程的1代长城(曙光最早前身)。

而日本,此时无论技术又或是市场,都基本与美国同步。

但是,一贯自大的日本人,感觉自己在大型机方面完全可以崛起于亚洲。

因此,不切实际的盲目开始大型机算计研制。

但是,在设计研发中,诸多技术难题至使日本感到难以前行。

而美国为了达到早期的技术垄断,因此以科技交流形式,误导日本大型机发展。

阻碍其象XL大型集成电路发展。使日本陷入歧途。

8083年,中国自己已经完成长城1代大型机,以及曙光1号巨型机的制造与研发。

当时的,中国人因此刚刚改革开放,因此非常想得到自己与国际高科技技术的行业内标准相差的距离,生怕自己进入"闭门造车"时代。

1982年长城2号大型计算机及其重要的技术资料,被那时天真的中国带到了"纽约国际科技博览会""东京新技术交流会"

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技术壁垒,并且采取中国人一贯的"自卑弱点",低着头走进所谓国际科技殿堂。

日本专家发现中国计算机技术遥遥领先他们的时候,十分丑陋的以所获得的美国诸多学术资料来对中国人进行科技欺诈。

告诉中国人"你们的长城早已是十分落后的产品了"

但是在美国,美国军方对中国大型机算机技术的高超,给予了十分高度的关注。

在两者几乎同时代将进入亿次计算时代,美国军方感到很大的压力。

但是,美国人思维不同于亚洲人,直线化,单一化。

尤其在科技领域,有点刻意古板,一是一二就是二。

因此美国希望与中国秘密制定"高级计算机技术协议"来控制这种技术流入"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这些华约国家。

但是,中国没有答应。

日本,则是借此次交流会机会,于第二年自行开发所谓大型机算计系统"昭和1",当时,日本精密加工的确比中国好,因此外观漂亮,不像中国的"土气",中国专家们一度放弃了长城、曙光。

1984年初863计划全面开始之后,由于当时北京政府强制下,该计划才没有被勒令下马。

但是,中国科学院递交的报告称:

长城、曙光,由于技术相对于西方国家,处于落后阶段。

因此建议作为民用。

多么愚蠢的举动!

无偿出卖了自己最先进的科技,而且还把自己骂得一无是处。

这就是中国最大的悲哀!

1985"XX"电脑公司,这是美国唯一一家全华人自主知识产权的硬件体系电脑公司。

美国政府为了技术封堵,迫使其XX公司与美国IBM合作。

XX公司不得已,向中国求援。

而此时,中国采取的一切对外软化外交,为了"睦邻友好",断然拒绝XX公司回国,日本此时则果断接受,并提出邀请。

但是,XX公司坚决拒绝与日本合作,于1986年宣布破产。

自此INTEL从此打掉唯一一个华人竞争对手,与APPLE一起完胜美国计算机个人系统霸主。

自动放弃工业自动化项目:

1985年日本在"睦邻友好合作"大旗指引下,参观了沈阳某工业自动化研究所。

中国科学家再一次在日本"进口"同行面前显示出自己卓越的"自卑",把几乎整个自动化项目都拿出来叫日本人进行所谓"审定",但是作为日本此时完整工业自动化还只是一个"雏形",而中国是已经成形的科技项目。

只是尚未大规模推广而已。

1986年,日本对外宣布首次制造研发成功整体化工业自动项目。

而此时中国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知。

自动放弃数字焊接系统:

1988年就是美国和平典范计划刚刚结束。

中国国内所谓"美国民**主,西*化中国"思潮不断上升。

那个时代,一切国产科技技术都是垃圾的理论到处都是。

上海X船舶制造与日本进行"睦邻友好",把经过自己多年心血研制的"XXX型集约化数字焊接系统"无偿的又一次给日本。

这套系统,是60年代初中国科学家在秘密条件下利用早期俄国电子机床,自己设计的。

可以说80年代亚洲当时最先进的设备。

但是,在日本"高度审视下",被勒令下马。

1989年中日签署进口日本大型焊接系统,大约是3亿左右美金。

但是由于89事件被停止。

1992年通过与法国XX公司交流合作,中国人才如梦方醒。

引进的法国12亿美元电子数控设备。

其中80%是中国在80年代中期被日本"友好的专家给审视掉了"

这些都是高科技。

至于类似诸如用雅马哈摩托车技术换取中国宇航精确导航技术之类的愚蠢的所谓合作,当时的中国时何止这些。

要说日本为何至今民用技术,依旧强大于中国,其结果80%的贡献是来自日本的"友好邻邦"中国。

此次的神6起飞,我看到了咱们中国人可以搞出与美国同等水平的"外层空间2次变轨技术"我感到很高兴。

但同时看到许多的人又在挖苦这个技术。

我感到失望。

美国太空科技拥有中国不可比拟的雄厚资金。

美国国家宇航可以把每一次技术区分试验,那怕每次仅仅试验一个项目。

对他们来说也是没什么问题。

但是,目前还在中国高准军事化高科技研发的人自己清楚。

一次投入资金多少怎么可能与美国进行太空分项技术验证来比拼?

诚恳忠告那些依旧在盲目崇拜日本科技的人们,日本在进入空间化时代的道路上,还只能算是幼儿,充其量刚刚学步。

而中国已经是目前能够实际进行太空作业的少数科技强国了。

不要再拿自己的成果,去给你盲目崇拜的"睦邻友好"日本去鉴定了。

亏吃不少了,该是醒醒的时候了!

可中国人就是不醒梦。

一边安逸地享受着毛泽东及其一代老革命家领着中国人民艰苦奋斗了几十年的“革命成果”,一边心安理得地信口雌黄咒骂“十年浩劫”。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水中学泳 1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