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56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11 点击数:1547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柳婧美美的超凡脱俗肯定与她妈妈有关。

早先,柳婧美的妈妈是城里生城里长的姑娘,是柳婧美的爸爸去城里学徒时结识的,并把她娶回到凤凰镇。为了爱情,姑娘甘愿放弃城里的生活,来到这个偏远的小镇,可见爱情的力量有多大。解放后,柳婧美的爸爸进了公社综合服务社上班,柳婧美的妈妈却什么都不会干,做了一辈子的全职太太,家里拾掇的干干净净,井井有条,几个孩子的衣着打扮,拾掇得就给城里来的孩子一样。

吴小军的爸妈和她的爸妈关系甚好。因为柳婧美的父亲和吴小军的母亲都是公社综合服务社的同事,柳婧美的母亲经常找吴小军的母亲帮她家里做衣服呀改衣服,缝缝补补,因此,柳婧美也经常跟着她妈到吴小军家。碰到了,吴小军对柳婧美的母亲恭敬的叫声柳姨,不管柳婧美给吴小军说什么,吴小军也只是嗯啊的应着,算是打了招呼。柳婧美俊俏的超凡脱俗,虽然吴小军和她住的很近,却很少和她一起玩。吴小军的感觉,她就是一个精美的溜溜蹦蹦,玩不起,稍不注意就会坏掉似的。还有就是她因美丽好看而太招眼,和她在一起玩时,总会被人旁观和注视,吴小军很不喜欢。

黄姨安排他和柳婧美演这个节目,其实,吴小军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他总感觉和柳婧美不是一伙的。他也能看得出,自打他和柳婧美排练这个节目,柳婧美显得格外积极主动,一有空就找他跟他对歌词排动作。就那点歌词,就那么几个动作,会背会唱,滚瓜烂熟,有什么可对的,柳婧美却乐此不疲,不厌其烦的找他。只要一看到吴小军和柳婧美在一起,王玥就不开心,小脸挂多长,拿眼挖他,弄的吴小军左右为难。吴小军也曾想能和王玥演这个节目,可这不是他能做主的事。王玥的不开心也让吴小军心里不快,每每碰面他能明显的感觉到王玥对他的冷眼和不受听的拉刺话,就像他犯了多大错似的。吴小军非常明白,王玥就是因为他和柳婧美在一头排节目而不快。要想解开这个结只有请求黄姨另行安排,于是,吴小军偷偷地找到黄姨,说:“黄姨,你还不如让我和王玥演《老两口学毛选》呐,保准能演好。”

黄姨脸一拉,说:“你这个熊孩子,又出什么鼓鼓囊?你想和谁演就和谁演!你说保准就能保准?你凭什么给我保准,啊!

“我,我......”吴小军挠着头不知再怎么说。

“我什么我!”黄姨伸手在他的头上拍了一把,说:“听话,按我的要求好好地给我练去,练不好我找你算账。”

吴小军就知道找黄姨不会有结果的,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和柳婧美一块练。其实,柳婧美是知道吴小军不想和她一起演这个节目的,可她一点也不介意,每天照常喊他一起排练,而且非常认真,非常投入,对他的要求也是一丝不苟。

黄姨很喜欢他们这帮孩子,疼起他们来像母亲。谁的节目发挥得好,不管你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下台来,她都高兴得情不自禁地去抱抱你,给你鼓励。第一次被她抱时,心里还有点别扭,甚至有点不好意思,可被她拥在怀里时的感觉是温馨的,是荣耀的,也就安然了。当然,黄姨严起来又像只母老虎,只要她一拉脸,宣传队里的孩子没有不怵她的。

其实,王玥的舞在队里跳得是最棒的,好几个舞蹈节目都是她的领舞,就是嗓子一般。吴小军自知黄姨不会答应他,他还是要争取一下,也不知是为自己争取还是为王玥争取。他去找黄姨也许就是为了给王玥表白一下他本意不想和柳婧美一块演,是黄姨要他和柳婧美一块演,他只是想让王玥不要生他的气而已。

王玥却说:“谁要你找黄姨去了?我才不想和你一块唱呐。”

吴小军说:“是我想和你唱行吧。”

“假话,别哄人了。”王玥不屑的转过头去,说:“天天大美女陪着你,给你当老婆子多开心。”

吴小军恶厌的回道:“什么大美女!我才不稀罕呐。”

“本来就是嘛!老头子哎老婆子哎,你看你们喊得多甜,答应的得多甜。

“歌词就那么编的,我不那样喊不那样答应行吗。”

“我又没怪你,你心虚什么。”

“我才不心虚呐。都是你,从我和她排这个节目你就脸拉多长,说话拉刺人。”

“我没有”王玥拒不认账。

“我再给黄姨说去,我不演这个节目了,行吧?”

吴小军这么一说,王玥有点急了,她怕他真的不干了,赶紧转过话头说:“你敢!我又没说叫你不演。”

“那你干嘛老生我的气?”

王玥怨怨的说:“人家就是烦你和她在一起嘛。”

“黄姨叫我和她在一块我有什么办法。”

王玥很无奈的说:“没办法,那就在一块呗。”接着,她两手捏着吴小军的耳朵,两眼咄咄逼人的看着他说:“你只和她一块演戏,不许跟她好。”

“我怎么会和她好呢。”

“你保证不跟她好,就是她要跟你好你也不跟她好。”

“我保证,君子一言,四马难追。”他刚刚学会的一句成语用在这里,感觉很是得劲。

“拉钩!”

吴小军觉得拉钩那是小孩子玩的小儿科,就说“我都向你保证君子一言,四个马都难追了还不行!”

“不行,拉钩!”王玥坚持拉钩。

拉就拉!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其实,吴小军能感受到柳婧美的母亲对他的偏爱,特别是他和柳婧美排演的那个小节目,更让柳婧美的母亲有了和他母亲聊话的内容。那天,柳婧美的母亲到他家让他母亲给柳婧美改衣服,当着他和柳婧美的面她母亲说:“她张姨,你看俺家婧美和你家小军演的节目吗?两个孩子扮演老两口演的那个学毛选演得真好,演得可像了。我就是喜欢你家这个儿子,你看给俺家婧美多般配啊。哎,你还别说,这两个孩子还真有点夫妻相啊。”

母亲笑着说:“哎哟,你可别这么说。你家婧美这孩子多俊,多乖,我那憨儿哪配得上你家婧美。要是有你家婧美当媳妇,我那憨儿可真是有憨福啊。”

“看你怎么说的,给你家当媳妇,是俺家婧美的福分。你要不嫌弃的话,咱两家就配亲家吧,我就把俺家婧美交给你了。”

母亲看着吴小军哈哈笑道:“你看我的憨儿还真有憨福呐。”回过头又看着柳婧美说,“你看婧美这孩子长得就给仙女样,又听话又懂事,我还真的喜欢这孩子。”

“喜欢就给你家当儿媳妇呗。婧美有你这样的婆婆疼着,我可不就放心了。”柳婧美的母亲接着说道。

吴小军坐不住了,偷眼看去,见柳婧美低头摆弄着衣角,面带一丝微笑。吴小军心理好生反感,生怕母亲当真答应下来,就故意岔开她们的话题并起身溜出了家门。

自和柳婧美演这个节目,为这事反正王玥一直都不怎么开心。那时吴小军还不懂得王玥的那种举动叫吃醋。后来听专家说,女孩子吃醋是本性,三岁就会,五岁之前就已基本形成,十三四岁就能运用自如,成人之后就能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有时挺有本事的男人都无法应对。

临近春节时,黄姨带着宣传队的孩子们到处演出,下农村, 去工厂,参加公社组织的各种活动,把党的声音,毛泽东思想传遍千家万户。宣传队的孩子们最喜欢到下面的大队演出,因为那样的演出大都管饭,只要有肉吃,他们这些孩子就孜孜不倦,乐此不疲。

深冬的一个早上,公社的大拖拉机把他们接到了一个农业学大寨的河工工地,为那里的民工们演节目。舞台就在河堤上,民工们赶着在河堤上平出一块场地,铺上几张大苇席,就开演了。

中午管饭,工地指挥部食堂炖的红烧大肉,发面馍,一人一碗让他们吃个够。黄姨用勺子铛铛的敲着搪瓷碗告诫他们说:“悠着点啊,好东西也不能多吃,吃多了会受不了的。下午还有一场演出呐。别到时候涨的弯不了腰,我可饶不了你们!”

想想那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不受限制,放开肚子,肆无忌惮的大口吃肉,怎肯放过。柳婧美过来劝吴小军少吃些,说一下子吃那么多肉,油水太大怕肚子受不了。王玥却把自己碗里的肉拨到吴小军的碗里,说,“别听她的,有肉干嘛不吃, 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使劲吃。”吴小军就可着劲的往肚子里塞,塞的满嘴流油,撑的肚皮发亮,涨的响屁连连,打嗝都一股猪油味。吃饱喝足,接着就又赶回到公社大礼堂,为在哪里召开的公社先进份子表彰会上的代表们表演。由于中午大肉吃得太多,太油,真的就有几个孩子扛不住了,吃滑了肠,蹲在厕所里喊都喊不出来,像尿尿似的顺着屁眼往下窜。都屙成那样了,自然也就无法登台演出。其中就有吴小军。

在吃肉这件事上黄姨和柳婧美的劝阻是对的。所以,当柳婧美责怪的眼睛看着他的时候,他还是理亏的转过脸去躲开她。

王玥问:“是不是因为吃肉的事她又说你什么了?看她那样,给得了理似的,就不听她的,我们想吃就吃,我们想拉肚子,怎么了,拉肚子我们高兴,用不着她管,对吧!”

吴小军点点头违心的答道:“嗯。”可拉肚子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好在先进们开完会已是很晚,都急着回家,黄姨调整了一下节目,自己又亲自上台清唱两首,总算应付下来,没有冷场丢丑。

散了场,黄姨把他们圈到供销社的会议室里训话:“你们这些孩子呀就是不听话,给你们说了悠着点,好东西也不能多吃,你们就是不听。是哪几个吃坏肚子的呀?举起手来让我瞧瞧。”

几个吃坏肚子的羞羞答答的举起手来。一看,就他们几个臭小子,没有一个女孩子,这下女孩子可给黄姨长脸了。都是男孩子出得丑,黄姨自然也就好说好骂了。

黄姨拍着桌子,说:“你们这几个小王八蛋呀,就不给我争气。吃饭前我跟你们说什么来着,啊!都跟抢不着的似的。你们,你们.....”黄姨憋了一会竟不知怎么再往下骂。宋利群一旁替黄姨骂了一句,倒把黄姨惹笑了。

“宁愿腚眼流脓,不让嘴巴受穷。” 


  
上一章:凤凰镇55
下一章:凤凰镇57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5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