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55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11 点击数:1719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凤凰镇供销社有个红卫兵队伍,这个红卫兵队伍在社会上的其他诸如游街、刷大字报、开批斗会之类的活动很少,可名声很大,主要是他们有一只非常活跃的宣传队。他们宣传队排练的节目给人的感觉总是新鲜、精彩、灵动、与众不同。宣传队里的队员们又都是供销社的年轻漂亮的营业员,本来就挺让乡里乡亲们羡慕的一群人,再浓妆艳抹的在台上展露给你看,确实挺招眼,自然也挺有人气。当然,宣传队之所以让大家这样喜欢,还有要有好节目。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的宣传队里有一个比较专业的好导演。这个导演是从县剧团下来的,她就是供销社王主任的老婆黄玲,孩子们都叫她黄姨。

黄玲四十多岁,高高的个儿,白白净净的脸;长长的秀发瀑布似的垂到她圆滚滚的屁股上,一只洁白的花手绢随意的在耳后一扎,任由秀发在身后随风飘荡;宽松的衣饰有些散漫任意,在人们的眼里已是宽松的有点没边了。越是这种散漫,这种不经意,越发显现出黄姨的那副优雅、飘逸、性感和与众不同。连镇上的这些孩子们也感觉黄姨浑身上下,无不透着一种不可抗拒的诱人魅力,和镇上的女人不一样。

抓革命,也要促生产,老是让营业员们参与排节目,再到处去演出,无疑会影响正常的商店营业。黄玲的老公虽然认可宣传队的功绩,可大部分营业员们常常因排节目演出不能正常营业,也让当主任的老公头疼。黄玲喜欢这活,不想让她一手搞起来的宣传队散了。可抓革命不能误生产,要革命生产两不误,老公让她想想办法怎么解决好这事。于是,她就想到了公社机关这些无所事事的孩子。用机关这些孩子替换这些营业员是个非常可行的办法。黄玲的老公也很赞成这一想法,而且孩子的可塑性大,更容易带出来。

黄玲通过供销社会计宋广利找到了她妹妹宋利群,宋利群在学校时就是文艺骨干,在班里是文体委员。通过宋利群,很快机关那帮能歌善舞的孩子就都召集到黄玲的旗下。央央三十多个,吴小军也是其中之一。

那段时间,无所事事的吴小军,正和七斤、施二妮天天晚上忙活的去镇子外头摸麻雀呐。天气渐冷,吴小军发现农民伯伯把地里收来的山芋秧子一团一团晾晒在树杈上。晚间,无数的麻雀就钻到山芋秧子里过夜。夜晚,入巢的麻雀躲在窝里是不会跑的,只要你能够得到,把手伸到山芋秧子里面去摸就行了,当你摸到绒乎乎热乎乎的东西时,拿出来准是一只惊恐不安的麻雀。七斤说他家村头树上尽是晾晒的山芋秧子。

和七斤约好,晚上吴小军和施二妮来到七斤村头,七斤扛个二凳子在哪里等着他们。

施二妮提着个篮子,打着手电给照着亮,吴小军和七斤轮流踩着凳子一棵树一棵树的摸,个把小时,就收获三十多只麻雀。施二妮一个一个的把它们都摔死放在篮子里。临了,七斤给施二妮说,都给吴小军吧。施二妮说好。吴小军说,“明天晌午炒好你们俩都去吃。”并约好明天晚上继续摸。

中午,母亲把三十多只麻雀拾掇干净,红烧一大碗麻雀肉,等他们两个来吃,他们一个也没来。道叫王玥赶上了,替他们吃了个够。

他们没来吃,晚上出门时,吴小军用报纸包上几只给他们俩带上,让他们尝尝。他们直说好吃,说从来还不知道麻雀能烧的这么好吃,自然摸麻雀的劲头就更大了。

连着摸了几天,天天红烧麻雀肉,吃的好拉馋,好过瘾,日子天天像过年似的。直到有一天晚上,吴小军把手伸到山芋秧子里,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吴小军不知是什么鸟,急忙拽了出来,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七斤惊叫一声“蛇”,吴小军像触电一样,浑身一抖,把蛇甩了出去,同时也从凳子上滚落下来。

打着手电找过去,他们发现一条近乎两米长的蛇盘在那里。蛇的中间部位鼓鼓囔囔的,像个没吹起来的气球。这是条吃了一肚子麻雀正美美睡觉的蛇,要不怎么会放弃他伸进去的手呢。

至此,麻雀是不敢再摸了。正琢磨还有什么好玩的呐,宋利群找到了他,问他愿不愿参加黃姨的宣传队。

平时吴小军就喜欢看黄姨排演的节目,喜欢她的歌,喜欢她的多才多艺,喜欢她另类的装束。因此,吴小军对她打心底有一种由衷的崇尚和敬仰。听到她的召唤,吴小军欣喜若狂,哪有不愿意之理。不光是他,机关这群孩子都有这种心态,就像一群甘愿挨沾水皮鞭的羔羊,愿意偎依在黄姨的身边听从她的调教和指使。

供销社的大会议室成了他们的专用排练大厅。这帮孩子在学校时多是校宣传队的成员,经黄姨严格指导和排练,本来就有一定文艺基础的孩子很快就上了道,举手投足有模有样的。短短两三个月,他们就排练了十几个节目。好多歌他们本来就会唱,经黄姨稍加排练就是很像样的小节目。其中吴小军就参加了四个节目。一个是根据毛主席语录《造反有理》编排的歌舞。“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造反有理!根据这个道理,于是就反抗,就斗争,就干社会主义。”

另外一个歌舞是《万岁毛主席》歌词是“金的太阳,升起在东方,光芒万丈。东风万里, 鲜花开放,红旗像大海洋。伟大的导师 ,英明的领袖,敬爱的毛主席,革命人民心中的太阳,心中的红太阳。 万岁毛主席! 万岁毛主席! 万岁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万岁万岁毛主席!”。

   不过,吴小军还是更喜欢《草原上的红卫兵见到了毛主席》这个歌舞,不仅歌声悦耳好听,舞也编排的巧,一群草原上的红卫兵 ,骑着骏马,风尘仆仆的赶到北京去见毛主席,与情与景,都是那么的深入人心,情真意切。黄姨自己都说这支舞蹈是他们宣传队的压轴戏,是她绞尽脑汁熬了十几个通宵才编排出来的精品。在之后的历次演出中也确实到了印证。每当“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从草原来到天安门,无边的旗海红似火,战斗歌声响入云。伟大的领袖毛主席领导我们闹革命......”歌声响起,台上台下就是一片歌的海洋,欢乐的海洋。

为了使节目更加出彩,黄姨费尽周折从供销社财务——说白了就是从他老公哪儿——争取来了一部分资金,又经过她老公的批准,以最低价从供销社布柜扯来一匹草绿色布料送到缝纫社,量体裁衣,给每个队员做了一身绿军装。吴小军的母亲是缝纫社的负责人,她征求了全体缝纫社员工的意见之后,决定利用晚上的时间加班加点,给宣传队的孩子们把衣服做出来,把手工费全给免了,以示支持。黄姨过意不去,带着宣传队的孩子们专门为缝纫社的阿姨们演个专场,以此致谢。

吴小军还有一个节目是《老两口学毛选》,黄姨安排他和柳婧美演唱。这是个自唱自舞的节目,他扮演老头子,柳婧美扮演老太太,歌词简单直白易唱,很顺应时代潮流:

收了工吃罢了饭,

 老两口儿坐在窗前呐 ,

咱们两个学毛选。

老头子。

哎, 老婆子。

哎,你看咱们学哪篇?    

 老婆子。

哎,老头子。               

 哎,我看咱就学这篇, 你看沾不沾?

我看咱就学这篇......

一共有四五段吧。

自打那次大扫除他有点恶作剧的告诉柳婧美耿明亮想和她睡觉之后,吴小军看见她总有点不好意思,老想躲着她。可柳婧美对他一点都不介意,而且总想给他搭讪说话。

实实在在的讲,柳婧美的小模样真的很漂亮。那个身材,那个皮肤,那个脸盘,那个鼻子,那个眼睛......每一样都长得那么生动灵气秀美。真不知柳婧美她娘是怎么生的她?她又吃了什么人间精华?使她在这穷乡僻壤的小镇里竟长得出奇的美,美得让人难以置信,美得让人无法接受。也不能怪耿明亮大白天都做柳婧美的美梦。她的骨子里就不像是凤凰街上的孩子,很像是天上的仙女跑迷了路,一脚不慎跌落到了凤凰镇。

  
上一章:凤凰镇54
下一章:凤凰镇5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5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