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53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10 点击数:1554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庄书记的宝贝儿子得到满满一盒新火柴,心满意足不再闹事骂人,也学着吴小军和施二妮他们俩的样子,大街小巷的去点那墙角旮旯的树叶。别看吴小军和施二妮两个熊孩子漫不经心的一堆一堆的烧着好玩,其实,他们俩个精明的很。点火前,他们早已观察完附近周圈的环境了。能点的他们点,点了就可能火上房的,那就只能是忍痛割爱放弃了。

只可惜庄书记的贵公子年小稚嫩,哪里懂这个。有黑三在他后面跟着照顾着还行,黑三不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这孩子就跑偏了。街旁的树叶太少,烧着不过瘾,他就跑回自家的院子里,在自家房头抖起一大堆树叶,擦着了火柴,引燃了树叶,他闲火头烧的还不够大,就把锅屋里做饭的柴火抱出来添上,火苗由小变大呼呼窜起。这火烧的太猛烈太气势了!腾起的火舌先舔着他家房头猪圈上的草棚,接着就上了堂屋的屋檐。那时的凤凰镇还没有一家民宅是瓦房,庄书记也不例外。干燥低矮的茅草房顶瞬间燃烧起来。这时,庄书记的公子才知道坏了,把自己家的房子烧了,连哭带叫的跑出院子去找黑三。浓浓的黑烟像烽火台报警似的,引来街坊邻居赶来救火。也幸亏街坊邻居的及时扑救,大火才没蔓延开去,才没波及到周圈的邻居。等他当书记的爹带着一帮子人赶到家时,三间茅屋已化为灰烬。圈里养的一头黑猪也猪急跳墙窜出了猪圈,逃得不见了踪影。

气急败坏的庄书记抓过儿子就是两巴掌,“你个鬼羔子揍的孩子,你搁哪弄的洋火?你把咱家房子烧了你知道吧!”

那儿子一边嚎一边骂:“是黑三狗日的给我买的洋火,是黑三狗日的教我点的火。”孩子的实话实说害苦了黑三,他马屁没拍好,拍到了马蛋上。

黑山弓着腰,哭丧着脸争辩说:“俺的小爹,你哭着喊着要洋火,不给买你就骂人,什么话都骂,我咋弄。我给你买盒洋火是哄着你不哭,什么时候叫你去点房子了,俺的小爹。”

“就叫点了,就叫点了。”这孩子哭着跳着脚的咬死黑三。

“我叫你点的是路边的树叶,那叫你回家点房子了,俺的小爹。”

“黑三!”庄书记回过头来,脸黑的跟猪肝似的,平时有点斗的两眼更加聚焦的看着黑三。黑三害怕庄书记这个脸色和斗在一起看人的眼神,他非常熟悉庄书记的这种阶级斗争的状态,这种脸色冲谁谁将厄运临头,这种眼神聚焦在谁身上谁将在劫难逃。

“庄书记,我.....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就是想哄他玩,我......”黑三满脸委屈一脸虔诚的看着庄书记,语气已在颤抖

“黑三,你害我是吧?”庄书记口气冰冷,脸更黑眼更斗。

“庄书记,我哪敢害你呀!”

“黑三,你不敢害我?你他妈还有不敢的!别人不知道你我他妈还不知道你。他那么点的吃屎孩子懂个熊屁!你给他洋火。给他洋火你他奶奶个熊的不就是故意教他放火吗!黑三,你这是借刀杀人,借我儿的手玩我,你他奶奶的竟算计到老子头上!够恶毒的,你是想叫我家破人亡是吧,我操你个奶奶的!”越说越气的庄书记根本不容黑三申辩,飞起一脚跺在黑三的肚子上。

黑三已明白,庄书记的态度非常明确,是要黑他了,他只能向他示弱以求他高抬贵手留条生路。庄书记那一脚是跺不倒五大三粗的黑三的,黑三却顺势倒地,可怜兮兮的乞求道:“庄书记,我对你可是忠心耿耿的,你叫我向东我不敢向西,你就是再给我个胆,我也不敢算计你。”

“还不敢算计我?”庄书记指着火后的灰烬,“房子都烧成这熊样了,操你奶奶的,你还真想弄死我呀!平日里我对你不薄,你不就是想进公社豆油厂吗,没给你办你就怀恨在心,那豆油厂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吗!对我下黑手,我真他妈看错你了!”

“庄书记,我冤啊,我冤啊!庄书记!我真没有想害你。你就是叫我死,我也不会有害你的心呀,我冤.....”

“你冤个熊你冤!事实摆在这里那,你不要给我叫冤,有冤没冤你到专案组去诉去吧。”

一听说去专案组,黑三翻身跪倒在庄书记脚前,连磕十几个头哀嚎道:“庄书记,你不能这样对我!庄书记,这几年我鞍前马后的跟着你,你指到那里我打到哪里,为你拼死拼活,你不能卸磨杀驴呀,你不能就这事毁了我,我真的没有想害你的心呀,庄书记,我冤,我真冤呐!庄书记。”

“把他弄走,别他妈的在我这哭丧。”庄书记手一挥,身后立马站出几个人来,不容分说把黑三就架走了。

在阶级斗争极为激烈的非常时期,任何事情都可以上纲上线,都可以与阶级斗争挂上钩。书记就是书记,政治觉悟就是高,在阶级斗争面前能够铁石心肠,黑下心来“大义灭亲”。废掉一个黑三算的了什么,庄书记身边不缺黑三这样的人。虽然他明知是自己不懂事的儿子玩火把自家的房子烧了,黑三有一定的责任,但罪不至“死”。当涉及自身利益时,他还是狠下心来舍弃了黑三,把黑三列为一个蓄意破坏革命干部家庭的政治事件来处理,彰显了他不徇私情、不顾情面、大义灭亲的政治觉悟和阶级斗争的坚定性,这不仅会给他积累更多的政治资本,也有其他的意义。

就此事,凤凰大队革委会成立了专案组,把黑三抓了进去,在大队部进行隔离审查。那时的专案组就是虎狼关,个个如狼似虎,六亲不认,不怕你的骨头硬。只要进去,不把你整出个一二三来,那就不叫专案组。

听说黑三进去一天就认怂了。第二天,专案组的人员把吴小军和施二妮叫去讯问。去专案组的路上,他们俩也是心里打鼓,有点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到了大队部的专案组,吴小军看到破桌子后面坐着的是宣传队里专门饰演坏蛋的那个姓章的家伙:在《白毛女》里面饰演恶霸地主黄世仁,在《智取威虎山》里饰演阴险狡猾的座山雕,在《沙家浜》里饰演土匪司令胡传魁,就没演过一个好人,心里不免一惊,糟了!这个总演坏蛋的家伙,一副尖嘴猴腮的嘴脸,肯定不是个善茬。特别是每次看他演的恶霸地主黄世仁,吴小军总想有把枪把他嘣了替喜儿报仇。现在落在他手里,恐怕不会有好果子吃。吴小军真的有点紧张和害怕,后悔来之前没有先去跟爸爸妈妈说一声。

“黄世仁”向他们笑笑,并没有露出他在舞台上常现的阴险凶恶的嘴脸,而是很和善的给他们说,“小家伙不要怕,叫你们两个来,是想了解一下失火那天黑三的情况,黑三到底说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他要求他们两个把当时的情况如实的细细的说给他听,还给他们俩鼓劲壮胆的说,“别怕那个黑三,他翻不了天,是什么情况就说什么情况,说完你们俩就可以走了,该哪玩就哪玩去。”

他们俩都稍稍松了口气,都想赶紧证明自己的清白,争着把那天发生的事讲述了一遍。“黄世仁”还让一个人做了记录。

吴小军说:“当时我就给黑三说了,就不能给那小孩洋火,他要是拿着我们给的洋火把房子点了,失了火还怪我们那,黑三就骂我们,叫我们滚熊,黑三还说给那小孩买新洋火,叫那小孩把龟孙家的房子点喽。”施二妮也赶紧给吴小军证明说,“黑三就是这样说的。”

也许他们说的这话很重要,“黄世仁”连问了两遍,叫记录员作好记录,并夸他们俩的阶级觉悟和警惕性比黑三都高,说连俩个小学生都明白的事情,他黑三难道不明白?除了别有用心、蓄意破坏,没有什么更合理的解释?然后,叫他们两个在记录上签了名就放他们走了。

在大队部另一间房子的窗前,他们见到了黑三。才两天的时间,黑三就被摆弄的不像个人样了,如同霜打的茄子,脸更黑皮更糙,状态萎靡,卷伏在屋子一角,不敢正眼看他们。

从大队专案组回来的路上,吴小军就琢磨,阶级斗争除了人们常说的残酷性、血腥性,他还发现阶级斗争还有意想不到的性。中学生赵继亮看到头上飞过的一架飞机,一句“敌机来了,干掉它。”的玩笑话,被打成了坏分子,从此进入黑暗时光。黑三本是无产阶级阵营里的铁杆人物,两分钱的一盒火柴就把他烧出了无产阶级阵营,使他人鬼颠倒,变成了无产阶级专政监督改造下的对象。

虽然吴小军对黑三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值得吴小军恨他的地方。黑三有些冤,因为他实在没有恶意,最多算是个溜须拍马的势利小人,拍马没拍好拍到马蛋上,让马踢阴沟里去了。黑三也知道姓庄的黑,可他做梦也没想到姓庄的能够黑下心来,毫不留情给他翻脸,全然不顾以前他们在一起混过多年的交情,痛下杀手,把他往死里整。吴小军认为,那是因为黑三没有意识到阶级斗争的残酷性、血腥性,更没有意识到阶级斗争还有意想不到的性。由此,吴小军更加坚定不移的深信一条颠覆不破的真理:革命真的不是请客吃饭!

三个月后,黑三被判刑一年,缓刑两年,定的罪名是教唆犯,之后,交给生产队里监督改造;三个月后,庄书记的三间新瓦房在南街靠西河的挡水墙边拔地而起,这是自解放以来凤凰镇第一家不用茅草土坯盖的青瓦房。

 


  
上一章:凤凰镇52
下一章:凤凰镇5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5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