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52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10 点击数:1510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一场猝不及防的早霜降临之后,接着又是一夜的寒风,吴小军明白了老师曾讲过的秋风扫落叶的深深含义。满树的叶子极不情愿的从枝枝杈杈上飘落下来。一夜之间铺满了大街小巷,踩在上面松软而且有声,一阵风吹过,满街筒子的树叶像找不到娘的孩子,哗啦哗啦的在凤凰镇的大街小巷里失魂落魄的随风乱窜。窜够了,窜累了,就挤到某个墙根拐角处停了下来,聚集在一起,一堆堆一窝窝的,像是一群可怜巴巴的雏鸡抱团取暖。

这个多事早到的秋天,岚岚姐分配了工作,到县信用总社上班去了。

岚岚姐参加工作离开家,吴小军心里高兴的无可言状,一方面是为岚岚姐参加工作而高兴,另一方面是岚岚姐终于走了,再也没有人对他横眉冷对千夫指了。岚岚姐走的那天,吴小军就在离门口不太远的地方站着,算是给岚岚姐告别送行,本来他没想来,是王玥喊他过来的。原以为他到了,站一下让岚岚姐看到他来了就完事了,可岚岚姐偏偏给他招招手让他过去,虽心中疑虑动作迟疑,不知岚岚姐要干什么,还是硬着头皮走到岚岚姐跟前。岚岚姐还是一脸的严肃,没有因为去城里上班而显露出欣喜,吴小军过来的过程中,岚岚姐那双杏眼一直盯着他,盯得他有点走路顺拐,蹭磨到离岚岚姐有一臂之远时,岚岚伸手姐把她拉到脸前什么也不说,抬起手在他的头上胡啦一把。他忽然发现岚岚姐的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虽然是浅浅的一笑,两个美丽的小酒窝却跃然脸上。吴小军有些傻了,一向对他没有好脸的岚岚临上车走了,给他一个微笑。那个微笑似一股甜蜜的甘露,势不可挡的直入心田,化作一声呼唤:“岚岚姐。”岚岚姐又笑了,笑的格外甜美灿烂。

岚岚姐走后,他和王玥的学习基本是处于半休眠状态,没有岚岚姐的指导约束和掌控,吴小军学习没有操蛋的功夫多,祸害的王玥也无法正常学习,渐渐的王玥也就不再坚持一定要喊他学,他又恢复到一天玩到晚的时光,着实的高兴了几天。可几天一过,又觉得没意思了。其实,那时就没有什么好玩的,玩的没有什么内容,玩的没有什么质量,玩的有点无聊 、有点慵懒 、有点心虚、有点无奈。不玩又没有正事可干。连家里的大人都束手无策。

那天,百无聊赖的吴小军和施二妮毫无目的的从公社大院转到卫生院,又从卫生院转到供销社大院,从供销社前院转到供销社后院。后院是酱菜场,满院子的大缸,上面盖着尖尖的苇编斗笠,一缸缸的酱菜发出臭烘烘气味。撩开斗笠一看,黑乎乎的汤水上面还飘着一层蛆,熏的他们直想吐。于是两个孩子踩着缸沿,翻过墙头,跳到了后街。

后街是一条很窄的巷子,弯弯曲曲,道也不平,也不规整。昨夜,顺着街筒子灌进来的秋风,把地上的树叶都吹到墙根拐角里,一窝窝一堆堆的树叶,铺满了后街。在一家门户的台阶下堆着一堆灰烬,那是燃烧树叶留下的灰烬。这窝灰烬勾引起他们的兴趣,启发了他们的思路,找到了玩点。想着这一堆堆的树叶要是点着火烧起来是个什么状况,那一定挺好玩。于是,一个留在门口看着人,一个溜进那家的锅屋里去找火柴。

拿着从锅灶口偷来的火柴,他们两遛街串巷,像一对非常敬业的清洁工人在认真的焚烧垃圾一样,见一堆点一堆,见一堆烧一堆。干干的树叶,夹杂着大字报的的碎片,见火就着。轰的一声,窜起一束火舌,腾起一缕浓烟,荡起一股灰尘。在树叶噼噼啪啪的燃烧中他们得到了快乐,再纷飞的烟尘中他们得到了满足。

这么好玩的游戏,偏偏让凤凰大队书记的儿子看见了,麻烦也就来了。

凤凰大队新上任的大队书记姓庄,原来是大队宣传队里打杂的,用现在话讲就是剧务。在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他也算是个人物,搞不清楚是什么事情使他出类拔萃冒了尖,突击入党,入党宣誓的第二天就坐进大队支部书记的办公室,成为凤凰镇名盛一时的火箭干部。

庄书记有个儿子,那年六岁,儿子和他一样也有点斗鸡眼。本来这孩子就被惯得挺犟,眼下爹红了,儿子也感知到父亲的权威所在,因此,小家伙的脾气也水涨船高见风就长,一点点的小孩子不怕天不怕地。由于两眼斗得很像他爹,所以就有好多人夸奖这孩子随他爹,将来一定比他爹还出息。爹当了大队书记,管着公社驻地的凤凰镇,儿子幼小的心灵中就感觉整个凤凰镇都是他家的,全凤凰镇的大人孩子都得归顺与他,什么好事也得先紧着他。当他在小巷口发现吴小军和施二妮们烧火玩的怪开心,怪好玩,就跑过来,用极为狂傲的口气命他们两不能再烧了,要把火柴交给他,他要烧火玩。

如果他要尊叫吴小军施二妮他们一声哥哥,求他们给他火柴玩玩,也许他们就把火柴给了他。因为他们也玩了好一会子,新鲜头已过。小孩蛋的狂傲欺人,他们那肯买账,这叫胜人蛋碰上胜人蛋胜到一块了。不就是仗着有个当大队书记的爹吗,就不给他又能怎么样,就是他爹来了又能哈了我!“凭什么给你,不给!”施二妮恶声恶气回了一句。嗨,这个小熊玩意嘴一张,巴巴地就骂起人来。

别看施二妮瘦瘦的,个子也不高,名字也很女人,脾气却野得很。一听他骂人,想都没想,顺势抬腿照那孩子的腚上就是一脚。“我叫你骂!”把那孩子踢得一个踉跄差点栽倒。那孩子本就不是省油的灯,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亏。不仅不怕,反而骂得更凶,跳起脚的骂。不知他是跟他那个姨学的那么会骂人,骂人一套一套的,能拐着弯的骂你三代以上不重样,包括你姥姥那边的一干人等。

“你再骂,我揍你个小王八羔子!”施二妮忍无可忍,正要上前揍他,从旁边窜出一个人来,像堵墙挡在了施二妮的前面。

这个人有三十来岁,穿个黑夹袄戴个污脏的黄军帽,黑头黑脸长得粗糙。听到过街上有人叫他黑三。这黑三一开口就凶巴巴的满嘴的马屁味,“干什么!熊东西,知不知道他是庄书记的儿?”

“庄书记的儿怎么了,你没听见他骂人。”施二妮理直气壮的说。

“他不骂好人。”黑三脸一拉更黑,恶声恶气,霸道十足。

“我还不揍好人那。”施二妮以牙还牙,不肯示弱。

“你这熊孩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打庄书记的儿?你是不是想挨揍!”那人上前用手指着施二妮的额头,那架势只要施二妮有个差话,巴掌就会扇到脸上。

吴小军当即插过去站到施二妮的身前,说:“书记的儿怎么了,书记的儿就可以随随便便的骂人!”

“你要不惹他,他能骂你吗?”黑三凶巴巴瞪着吴小军。

施二妮立即抢白他说,“我没熊事干了惹他,是他找事。”

“我不信他平白无故的找你们的事,肯定你们惹他了。”

吴小军接过来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到底是他找事还是我们惹他,你调查清了再发言。”黑三被吴小军亮出的最高指示唬的一愣,趁这功夫,吴小军拉着施二妮说,“走,别给他啰嗦。”

吴小军是担心动起手来,他们两个加在一起也不是黑三的对手。那家伙五大三粗一身的熊劲,他们俩哪玩的过黑三,干起来肯定是没便宜赚的。光棍不吃眼前亏,能走则走,少沾惹他们。

那小孩子一见他们走,就不答应了,冲着黑三咋呼道:“我要他的洋火!我要他的洋火! 我就要他的洋火!你妈个×,快给我要洋火。”

那时,农村乡里管火柴不叫火柴,叫洋火。点灯的煤油不叫煤油叫洋油。

“哎!”吴小军一听那小孩不绝口的骂黑三,就回过头指着那小孩给黑三说:“你听见没有,你可没惹他吧,你帮他呐他都骂你......”

“滚熊,你把洋火给他他还骂人!”黑气急败坏的叱道。

“我的洋火凭什么给他,越骂越不给。”施二妮怒怒的说。

“对!就不能给他。”吴小军接着说:“他要拿着我们给的洋火再把房子点了,失了火还赖我们那。”

“滚熊滚熊,别给我叨噔事!再给我叨噔事我就要揍人!”黑三冲他们凶狠的嗷哧一声,然后抱起小孩说:“咱不要他们的洋火,我带你去买,我给你买盒新的,回来把龟孙家的房子给点喽。”黑三抱起书记的儿子,骂骂嚼嚼的走出巷子去了大街上的商店。

真是天有不测的风云,人有旦夕的祸福。黑三没长前后眼,他只是为了讨好庄书记那个不懂事的儿子,给他买了一盒火柴!仅仅两份钱,就给自己买下了弥天大祸 

  
上一章:凤凰镇51
下一章:凤凰镇5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5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