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水中学泳 9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3-10 点击数:170次 字数:

9

 

中国妇女的生育自主权得到了应有的保障。

旧中国,妇女是生育的工具,因不育或没有生男孩而被公婆歧视、被丈夫遗弃的现象比较普遍。

新中国,妇女成了生育的主人,可以同丈夫平等地商议决定生与不生。

历史上曾深受早婚和多子女拖累之苦的中国妇女,对国家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表现了极大的热情,绝大多数人自愿晚婚晚育,少生优育。

目前,中国已婚妇女的避孕率达83%,有的地区达90%以上。1992年中国人口出生率为18.24‰,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1.6‰,比1970年分别下降了45.4%55%,总和生育率也由1970年的5.81降至2.0左右。

中国妇女的生育健康受到国家的保护。

旧中国没有专门的妇幼保健院,因孕产期病或其他妇女病丧失生命的妇女不计其数。

新中国十分重视并积极发展妇幼保健事业。

各级政府都设有妇幼卫生管理职能部门,城乡逐级建立了妇幼保健院所。

1992年底,中国已有妇幼保健院346所,妇幼保健所2841所,儿童医院34所,初步形成了覆盖全国城乡的妇幼保健网。

目前,城市98%和农村70%的孕产妇能获得产前检查,全国新法接生率达84.1%

与建国初期相比,孕产妇死亡率由1500/10万下降到94.7/10万,婴儿死亡率由200‰下降到31.42‰。

一些威胁妇女健康的常见病、多发病得到了有效防治,每年接受预防性普查的妇女近4000万人。

针对少数民族地区卫生和医护条件差、妇女患病率高的状况,国家特别重视发展少数民族地区的妇女保健事业,大力普及新法接生、妇幼保健、多发病防治和生活卫生常识,积极开展对民族地区妇幼保健医护人员和接生员的培训工作。

各级政府还经常组织医学专家、医务人员到农牧区和少数民族聚居区进行巡回医疗。

为保障少数民族妇女的健康,国家对西藏等地区的妇女普遍实行免费医疗。

目前,中国妇女的平均预期寿命已由旧中国的36.7岁提高到72岁,与中国男性相比高出3岁,比联合国提出的2000年世界妇女平均预期寿命65岁的目标高出7岁。

由于封建传统观念的影响和各地经济文化发展的不平衡,在中国农村特别是比较偏僻落后的农村,还残存着少数包办买卖婚姻的陋习,溺弃女婴、拐卖妇女的案件也时有发生。

中国政府非常重视这些问题,大力宣传男女平等的思想,教育妇女学会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严厉打击各种残害妇女的违法犯罪活动,保障妇女的正当权益不受侵犯。

七、中国妇女权益的组织保障

在中国,保障妇女的合法权益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

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城乡基层群众性组织,从自己的工作职能和任务出发,依法维护和保障妇女权益。

中国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负责制定和修改有关保护妇女权益的法律、法规,监督有关法律的实施及政府保障妇女权益方面的工作。

为切实保障妇女儿童权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及1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成立了妇女儿童专门小组,负责办理有关事务。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各级委员会对有关妇女权益保障的立法及其实施情况进行民主监督、政治协商,就有关妇女的重大问题进行调查研究,提出意见和建议。

全国政协及部分省、市政协还设立了妇女青年委员会。

中国的各级人民政府及政府各部门负责制定和修改有关的行政法规,发布有关决定和命令,把发展妇女事业纳入社会发展计划,采取行政措施,领导和管理妇女权益保障工作。

各级司法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审理和判决各类案件,打击侵犯妇女权益的犯罪分子,保障有关法律的执行。

为更好地协调和推动政府各部门做好妇女权益的保障工作,国务院成立了由16个部委和4个群众组织的负责人组成的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台湾省除外)一级政府也成立了相应的组织。

中国5800多个群众性的妇女组织经常向政府反映广大妇女的意见和面临的问题,提出解决问题的建议。

它们是维护妇女权益的重要力量。

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是其中最大的组织,该会由中国各族各界妇女联合组织而成,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群众性,拥有健全的工作网络,其基层组织遍布城市的街道和农村的乡村。

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以代表和维护广大妇女利益为基本宗旨,致力于促进男女平等,提高妇女地位。

妇联以其卓有成效的工作赢得了社会的好评和广大妇女的信赖,许多其他全国性的、地区性的或行业性的妇女组织(如女职工委员会、女科技工作者联议会、基督教女青年会以及女企业家、女工程师、女新闻工作者、女法官、女律师、女作家、女书法家等各种行业的妇女协会等)大多以团体会员的形式,加入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

由于各级妇联在团结妇女参与社会发展和维护妇女权益方面的努力与政府的目标一致,妇联的工作也得到了各级政府的积极支持和鼓励。

中国的八个民主党派均设立了妇委会,它们在维护妇女权益方面做了切实有效的工作。

各类宣传媒介、研究机构为保障妇女权益,促进妇女的进步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配合作用。

中国的报刊、广播、电视等传媒注重宣传国家有关维护妇女权益的法律法规和文明进步的妇女观,增进全社会对妇女权利、作用的认识。

各种妇女群众组织创办了不少妇女报纸刊物,仅各级妇女联合会就有报刊47家。一些综合性的报纸和电台、电视台也辟有妇女专栏,向全社会进行妇女问题的宣传。

中国还成立了一些全国性、地方性的妇女问题研究机构,它们的研究成果也促进了保障妇女权益的工作。

上述这些组织机构相互配合、协调,在消除对妇女的歧视,维护男女平等,提高妇女素质,促进妇女发展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积极的成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就是在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及群众团体的共同努力下颁布实施的。

该法由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首先倡议,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妇女大会的代表提出议案、提案和建议,得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重视和采纳,并委托全国妇联、民政部和中华全国总工会承担起草任务。

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和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积极参与了起草工作。

该法颁布后,上述各机构还就这部法律的普及和实施,开展了调查和宣传活动。

针对近年来有的地区重新出现的拐卖妇女儿童及卖淫嫖娼的犯罪活动,1989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坚决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活动的通知》;1991年全国人大根据有关党派、团体的建议,又制定了《严惩卖淫嫖娼的决定》和《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

有关部门连续召开了三次工作会议,加强了社会治安的综合治理,使上述犯罪活动得到了遏制。

1992年中国拐卖人口的案件立案数比1991年下降了35.2%1993年又比1992年下降了9%

提高妇女素质是保障妇女权益的一项基础性和战略性工作。

1989年以来,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联合十几个政府部门,在全国农村各族妇女中开展了“学文化、学技术,比成绩、比贡献”的“双学双比”竞赛活动,在城镇开展了“做‘四有’(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四自’(自尊、自信、自立、自强)女性,为‘八五’计划建功”的“巾帼建功”活动。

1993年底,全国有1.2亿农村妇女参加“双学双比”活动,其中9000万人接受了各种实用技术培训,1000万妇女在双学中脱盲;51万妇女获得了农民技术员职称;在老少边穷地区,举办了扶贫培训班250期,建立扶贫联系点4500个,联系点的贫困户中80%解决了温饱问题。

3776万城镇妇女参加了“巾帼建功”活动,4672人被评为省级以上“巾帼建功标兵”,15132人获省级以上女能手称号。中国妇女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的“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口号及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的90年代中国妇女发展的十项目标,在妇女中和社会上产生了广泛影响。

亿万妇女在“四自”口号和十项目标的鼓舞和激励下,正在推动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中实现自身的发展与进步。

八、积极参与国际妇女活动

中国承认和尊重《联合国宪章》中关于男女平等的原则,赞赏和支持联合国作出的提高妇女地位、实现男女平等的努力。

中国积极参与联合国系统妇女领域的活动,遵照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积极发展同世界各国妇女的友好交往与合作,为在全世界实现男女平等、妇女参与社会发展、维护世界和平进行了不懈的努力。

197110月,联合国恢复中国的合法席位之后,中国积极参与了联合国系统妇女领域的活动。

中国在联合国系统的有关妇女机构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自1974年以来先后五次当选为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成员国。

中国代表在妇地会的会议上,以不同的形式向各国代表阐述了中国妇女对于维护和平、参与发展、促进男女平等的主张,与各国妇女广泛交流提高妇女地位、发挥妇女作用的经验和信息,增进了相互了解,发展了友好合作关系。

1982年以来,中国专家连续四次被选为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委员,并积极参与审议各国政府提交的报告,努力促进消除歧视妇女的现象。

1985——1988年,中国当选为提高妇女地位国际研究训练所董事会董事,为开展妇女研究和培训工作作出了积极的努力。

中国是1980年首批签署《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国家之一,并按规定及时提交了执行“公约”情况的报告。

中国参与审议和制定了《到2000年提高妇女地位内罗毕前瞻性战略》,并结合本国的具体情况,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法规,采取了切实可行的措施,来实现《内罗毕战略》所规定的目标。

中国政府一贯实行男女同工同酬政策,并于1990年正式批准了国际劳工组织的《男女工人同工同酬公约》。

中国支持并参与“国际妇女年”和“联合国妇女十年”的活动。

中国政府曾派代表团出席在墨西哥城、哥本哈根和内罗毕举行的三次世界妇女大会,并出席了五次国际筹备会和两次区域性筹备会议。

在会上,中国代表充分肯定“联合国妇女十年”的活动,并就制定未来提高妇女地位的战略和一些重大的国际问题阐述了中国的立场和观点,为历次大会的成功作出了积极贡献。

中国的妇女组织还派代表参加了与三次大会同时举行的非政府组织论坛的活动。

中国先后十七次参加联合国系统举办的旨在实现妇女十年目标的培训班和研讨会,同与会各国交流了经验,增进了友谊。

中国妇女积极发展同世界各国妇女组织及妇女人士的交往。

目前,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已同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480个政府和民间妇女、儿童组织机构,建立了友好联系。

近年来,接待各国和地区的来宾已突破万人。

来访的宾客有总统夫人、政府女部长、女议员、女企业家、女专家学者、妇女儿童组织负责人及其工作者。

十五年来,中国共派280批妇女代表团出访。

中国妇女的朋友遍天下。

中国认为,虽然各个国家的历史和现状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相异,但是在妇女问题上都面临一些共同课题,存在某些相似的情况或困难。

中国愿与世界各国妇女相互交流、相互借鉴、共同提高。

近几年来,中国妇女界先后与美国、俄罗斯、日本等国的妇女组织举办妇女问题研讨会,就妇女普遍关心的问题进行探讨和交流。

中国积极开展妇女方面的国际合作项目。

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发展中心和联合国大学的要求,中国多次承担了关于中国妇女问题的研究项目,提交的报告被广泛散发,受到普遍好评。

十多年来,全国妇联陆续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联合国大学、加拿大国际发展署及一些国家的官方和民间援助机构合作,开展合作项目700余个,培训30多万人,执行合作项目范围遍及中国30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内容涉及农村妇女扫盲和实用技术培训,城市待业女青年的培训,学前教育师资培训和普及妇幼卫生、家庭教育知识等。

合作项目所取得的成果受到各方的称赞,其中“帮助青年就业项目”荣获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特别奖。

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被誉为国际合作项目的理想伙伴。

中国一贯支持发展中国家为促进妇女参与经济发展所作的努力。

1980年以来,中国共向50个国家的妇女儿童组织提供了101批实物援助,主要有缝纫机、绣花机、文化体育用品、服装玩具等,为受援国培训待业女青年和开展妇女工作提供了一定的帮助。

近年来,根据某些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和要求,中国分别派草麻编、玉米皮编和刺绣技术小组赴莫桑比克、墨西哥、毛里求斯、乌干达和厄瓜多尔等国传授技术,帮助培训当地妇女,受到当地政府和人民的好评。

中国在广泛参加国际妇女双边和多边活动中,始终坚持联合国提出的平等、发展与和平的主题。

中国一贯主张男女平等。中国认为,男女权利的平等,不仅关系到妇女的切身利益,而且关系到人类智慧能否得到全面发挥,社会生产力能否得到充分解放。

平等是保证妇女充分参与发展的重要条件。

19853月,在审评联合国妇女十年成就世界会议第三届筹备会上,中国代表指出:

“实现男女平等,这是妇女运动长期以来奋斗的目标,妇女十年在平等立法制定方面,有了显著进展,但仅有立法条文,还很不够……我们认为,战略中应着重强调在国际、区域、国家各级制定行动措施来实现事实上的平等,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应为妇女提供法律咨询,帮助妇女真正有可能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现在世界上一些国家在政治、经济、社会、家庭以及种族方面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对妇女的歧视,因此,大幅度地缩短法律与事实上平等的差距仍是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进一步努力的重要目标。

中国认为,实现男女平等,关键是让妇女平等地参与发展。

妇女是人类发展中的一支伟大力量,没有妇女的参与,发展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

目前,妇女充分参与发展的障碍还很多,除了要制定有关法律、法规,保障妇女与男子享有平等参与发展的权利之外,尤其要大力发展妇女教育,培养妇女人才,提高妇女的科学文化水平和管理能力。

广大发展中国家由于历史的原因和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的束缚,大多经济发展水平低下,科学技术落后,严重妨碍了妇女参与社会经济的发展,导致妇女社会地位低下。

为此,必须彻底改变旧的国际经济秩序,发展双边和多边的经济技术合作,使世界各国妇女,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妇女充分参与社会的发展,进而实现男女平等。

中国认为,妇女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伟大力量。

和平关系到世界的前途,关系到各国人民特别是妇女的命运。没有和平就谈不上发展,谈不上男女平等。

然而,当今世界上,以大欺小、以强凌弱、干涉内政、侵犯主权、武装侵略和占领他国领土等违背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准则的行径仍然存在,局部战争和地区冲突从未停止。

中国坚决支持各国人民和妇女反对外来侵略和干涉,为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发展民族经济、促进妇女发展所作出的努力。

中国主张,世界上所有国家,不分大小贫富强弱,应该一律平等,按照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睦相处,各国的事务应由各国人民自己解决,世界的事应由各国协商解决。

多年来,中国妇女为维护世界和平,反对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霸权主义、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等,进行了不懈的努力。

中国积极承办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努力当好东道主。

自联合国接受中国政府的邀请,决定于19959月在北京举行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以来,中国政府十分重视做好大会的筹备工作。

19928月,国务院成立了由国家有关部委、北京市政府和群众团体等30个单位的负责人组成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中国组织委员会全面负责大会的筹备工作。

以国务委员彭佩云为主席的组委会强调,要将迎接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的过程作为进一步推动中国妇女全面参与发展、实现平等权益的过程。

19933月,中国总理李鹏在全国人大八届一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要办好1995年在北京召开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这是中国政府向全国人民进行的动员,也是向国际社会做出的庄严保证。

目前,中国政府正认真履行东道国应承担的义务,积极与联合国机构、各国政府和有关非政府组织加强联系、密切合作,为大会的顺利召开竭尽全力,为推动全世界妇女的进步作出贡献。

 

衡量一个社会是好是坏,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标准。

我认为作为妇女这一在人类发展历史中长期处于相对弱势的群体,单从她们所拥有的尊严、她们所享有的权利角度分析就完全可以判断出一个社会是好是坏。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中国妇女长期处于封建礼教和阶级剥削的双重压迫之下,生活在社会的底层。

她们既没有任何地位也没有任何权利,既没有情感尊严也没有人身尊严,忍受着肢体的伤害(裹小脚),过着被当成财产的悲惨生活……如同风中枯叶、水中浮萍一样任由别人摆布自己的命运,在或小老婆(二奶)、或小妾、或丫头、或奶妈、或佣人、或苦工、或娼妓之间煎熬度日。
   
这样的社会就很不好。封建社会很不好,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同样也很不好。
   
上世纪初,伴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觉醒的中国工农妇女开始逐步汇入到民族解放和自身解放的洪流当中。

中国共产党人向警予、杨开慧就是这些为理想而献身的女性的杰出代表。

早在1929年毛泽东主持召开的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他就指出:

中国“妇女占人口的半数,劳动妇女在经济上的地位和她们特别受压迫的状况,不但证明妇女对革命的迫切需要,而且是决定革命胜败的一个力量”。
   
数千年来,不断有妇女为求解放、求独立、求自由、求平等而进行各种方式的抗争,但都以悲剧结局、失败和沉寂告终。

而中国共产党给妇女带来的则是完全不同以往的、彻底获得翻身解放的希望,而这种希望又是同被压迫的阶级意识、革命意识交融在一起的。

这种交融注定了新中国的妇女解放不是个别妇女的解放,而是全体妇女的共同解放;不是私有制社会获得少许教育以便资本剥削其剩余价值的妇女解放,而是消灭了阶级压迫和剥削的真正意义上的解放,这种解放才是真正彻底的妇女解放。

新中国建国以后,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几乎在一夜之间解救了遍布各地的娼妓,并神奇般地将她们改造成为光荣的普通劳动者。

中国妇女的地位得到了空前的提高,她们享有与男子平等的一切权利,享有婚姻自由,享有受教育的权利,她们不仅能够获得自己的组织——妇联的保护,也受到各级组织的细心体贴的关心和支持。

她们积极投身于火热的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生活中。

毛主席说的“妇女能顶半边天”,成为广大妇女扬眉吐气的口号,也成为生活的现实。
   
单凭那时的妇女很流行把男方的外表和品德作为婚嫁的重要标准,而不是把收入多少作为重要标准来看,就已经证明了那时的妇女生活得多么健康和幸福。
   
毛泽东还指出:

“劳动妇女的解放与整个阶级的胜利是分不开的,只有阶级的胜利,妇女才能得到真正的解放。”

也就是说只有在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社会中,妇女才能够获得根本的解放。

而在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中,妇女将依旧无法摆脱资本对人性及人身的强势控制。

她们将仍旧无法摆脱为生存而不得不出卖尊严、出卖劳力、出卖肉体的无奈命运。

要不就老死在制造业的流水线上,要不就困死在讲究物质的实用主义荒唐婚姻中,要不就堕落于依附权贵的二奶生活中,要不就病死在被迫卖淫的耻辱生活中,要不就崩溃于封建夫权回归的淫乱中,要不就麻木于无爱无婚姻的职业女性生涯中,要不就挣扎于所谓的争取“成功人生”、四处涎脸媚笑、混迹于无耻的潜规则下的奋斗之路上……
   
一个社会大多数妇女生活的幸福与否,是衡量一个社会好坏的试金石。

谨以此文献给伟大的革命导师和领袖毛泽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水中学泳 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