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51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09 点击数:1498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当娘娘庙的尘埃落定之后,一个阳光艳艳清风拂面的日子,俩位从硝烟走来的炸庙英雄背着私自留下的炸药雷管,来到大运河上,他们要用炸观音娘娘节省下来的炸药,在大运河上再展雄风。让人想爆脑袋都想不到的是,两位炸庙英雄在水上失手竟把自己给炸的一塌糊涂,一败涂地,让满镇子的人为之愕然!而这个故事后面还有一个少有人知的小小花絮,说出来也能让你惊出一身冷汗。那就是和炸庙毫无瓜葛的吴小军竟差一点上了贼船,魂归运河,万幸的是他躲过了一劫。

两位炸庙英雄在河岸的茶棚里借了只小木船,晃晃悠悠的摇到河中。挖空的干葫芦里已装上炸药,点着导火线后扔到河里,实指望一声炮响能嘣上一船鱼来,应该是毫无悬念。可世上的事就是难以料定,算路就是不打算路来。点燃的炸药葫芦漂浮在河面上就是不往下沉,更可怕的是它不仅不沉,而且跟在小木船的后面,船走它走,船不走它还走。刺刺冒火的的葫芦紧紧地跟在船后,靠着船帮打转,就是不肯离开。两人急了,一个趴在船头用手往外泼,一个用船篙往水下捣,都无济于事,眼见大事不好,两人再想逃生已来不及。轰的一声巨响,小船被掀起两米多高,在空中翻个跟斗后,船底朝上扣在水中,船头被炸的稀烂。虽有过路的货船慌忙降下风帆,停船救人,结果还是一死一伤。

那天,吴小军带着妹妹弟弟拎着篮子到地给兔子挖菜。两只小白兔是他的好朋友七斤送的。为了这两只小兔子能吃好喝好快快成长,他每天下地挖菜不止,天天把他慌慌的跟多大事似得。他们一边玩耍一边挖菜,不觉就来到了大运河边,亲眼目睹了炸鱼的全过程。

当小木船准备就绪将要离岸时,好奇而又贪玩的吴小军凑过去央求俩位英雄说,“叔叔,能让我跟你上船吗?我帮你们捞鱼。”吴小军上船帮着捞鱼是真,上船乐的个好玩也是真。

“不行!一边玩去。”那个头上有几个秃疤的叔叔喝道。

“叔叔,我会水,淹不着我。我能帮你们捞鱼,我真的会水。我不要你们的鱼。”说着他的一只脚已踏在船头上,只等他们同意了。

“滚蛋,滚蛋!”还是那个头上有秃疤的叔叔,恶声恶气一脸的不耐烦。

吴小军恳求道:“我真的会水,这个河我都能来回游两三趟,我帮你们捞鱼,我又不要你们的鱼还不行吗。

“叫你滚蛋你听见了吗!再不下去我揍你了。” 那个秃疤叔叔举着船篙作要打他状让他退下。

吴小军悻悻的从船头退下哪只脚,心中怒火便扑扑啦啦的燃烧起来,这个秃家伙太坏了,上船帮他们捞鱼还那么凶,要是能揍过他非得上去揍他不算完。可现实很无奈,吴小军只能在心里暗暗咒他们:好歹到河中间船就沉了吧!好歹一条鱼都炸不到吧,好歹把船炸漏水了吧,把你们炸到河里去才好那!不曾想真让他给懵准了。当令人心颤的爆炸声炸响,眼见硝烟弥漫,水花四射,船头竖起,俩位英雄翻着跟斗坠入河中时,把吴小军吓傻了,拉起妹妹弟弟的手仓惶逃离了河岸。好像就是他吴小军个坏家伙把他们炸入河中似的。

事后他才深知害怕。也就是那个没死的秃头叔叔救了他,要是他好意让他上了船,那就把他害了,水性再好也无济于事,可能早已和大家狗得拜了。

此事风一样迅速传播凤凰镇,也震惊了整个凤凰镇,在凤凰镇的老百姓中引起轩然大波。大街小巷,田头地尾,人们议论纷纷,而且越说越奇,越议越神。有人把这事归结为是报应,说炸庙的这两个爷们做的就是断子绝孙的事,就该有这样的报应。也有人说那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巧的爹碰到巧的娘,巧一块去了。而红卫兵们则说是他们没有做好斗私批修,没有用无产阶级的革命思想武装好头脑,典型的私自作怪才有的结果。而最让人们关心的是——观音娘娘没了,今后还会有谁给凤凰镇的乡亲们送子送福,凤凰镇的乡亲们会不会因此而断子绝孙?

对此,贫革总专门出了一期紧急辟谣和批判封建迷信思想的大字报专栏,同时发布政治警示,声称谁再敢造谣惑众,破坏凤凰公社破四旧立四新的革命大好形势,一律拉出去游街示众并以坏分子罪论处。

事情得到暂时平息,人们不再提及此事。

半年之后的一天,凤凰镇的大街上突然出现一个走路一瘸一拐,脸面臃肿,皮肤白的有点让人腻歪的神经病。吴小军认出他来,他就是那个炸鱼受伤死里逃生的秃疤叔叔。他一瘸一拐兔跳似的满街瞎跑,见人就双手合十作揖傻笑,流着口水,嘴里呜呜弄弄的念着,“观音娘娘来了。观音娘娘来了。”样子吓人。

那天,吴小军在街上一边玩一边啃着馒头,见他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他吃东西,怜像至极,让吴小军无法再啃下去。他把手里啃剩下的半个馒头递给他,好一会子他都没敢伸手拿。吴小军看着他,拿着馒头的手一直那样端着,终于他确定不是操他,才伸过手来,夺了馒头就往嘴里塞,像是有人要跟他抢似的。

据说观音娘娘莲花座下的炸药雷管就是他塞进去的,吸了几口烟点了几次都没点着导火索,吓得他没敢再点,就把这份殊荣让给了他的伙伴。或许他是迫于对神灵的恐惧而自我形成的压力,使他终于承受不了这种强大的精神压力而造成了精神崩溃。他的惨样,再次掀起凤凰镇人们的种种猜测和议论。人们用最为朴实的善恶报应来推演这个最为简单明了的故事,演化成一个更具因果报应的现实例证,把这一事件赋予了神权不可欺、神权不可辱的更多精彩内涵。

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继续。那天,两位英雄在大运河上放了那么大的一炮,连船带人都炸成了那样,却没炸上来一条鱼,哪怕是二指长的小鱼。人们都觉得奇怪,往日里,随便往大运河里扔管炸药,都能炸上来十斤八斤的鱼,只是你没有地方弄到炸鱼的炸药雷管而已。这一次炮响之后,河面上鱼丁不见,出奇的干静。然而,到了第二天的早上,就在昨天他们炸鱼的水域,河面上飘起一条一百多斤重的大草鱼。两个早起打渔的人捡到了这条鱼,一大早抬着它给公社机关食堂送来了。能吃得起这么大的鱼,也只有公社机关食堂。

吴小军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鱼,两人用杠子抬着,那鱼尾巴还扫着地。他好奇的跑过去跟在后面看。上秤一称,嗨,一百二十八斤,赶上一个大男人重。

吴小军把这奇事告诉了母亲,母亲还有点不信,说:“大运河里有这么大的鱼呀!那么大的鱼,还不成精了。

吴小军说:“真的,食堂的叶大爷说了,中午就炖那条大鱼吃,不信你给我菜票,我到时候给你打一份鱼来看看。”

“是你想吃鱼了吧?”

吴小军不好意思的笑了,说“就想尝尝这么大的鱼是什么滋味”

“好吧,咱就打一份尝尝这么大的鱼是个啥滋味。”母亲说着,从兜里掏出菜票交给他,乐的屁颠屁颠的吴小军,拿了菜票跑回家,端着碗早早地的来到食堂,就在食堂的打饭口等着开饭。一到开饭点,他第一个从食堂打回一份红烧鱼块,叶大爷还多给他打了一勺汤。回家的路上吴小军就忍不住遛着碗边先喝了口汤,哇,那个鲜呀,还没吃到肉,他就知道那鱼块一定好吃的无以言表。

真的好吃,只是量太少了,没吃过瘾,母亲只是尝了尝口汤。晚饭时,母亲又给吴小军两毛钱的菜票,让他再去打份红烧鱼,几个孩子,风卷残云一扫而光,就连碗底都用馒头擦的不用洗碗,等到吴小军的父亲从乡下回到家,连鱼腥味也没有闻到。

父亲很晚才到家,母亲把几个孩子的吃像讲给父亲听,父亲笑笑,没有怪孩子们不给他留点尝尝。父亲在罩子灯上烤只红辣椒,夹在馒头里,就着白开水啃着干馒头。看到这一幕,吴小军感觉有些对不起父亲,怎么在吃鱼的时候就没有想到给爸爸留点呢。

第二天赶集日,父亲从街上一下子提回来半篮子甲鱼,让母亲炖了一铁锅,父亲说让孩子们拉拉馋吃个够。听爸爸说这里的乡民们都不吃无鳞的鱼,半篮子甲鱼也就一块钱,猪肉才七毛二一斤,鸡蛋三分钱一个。可家里就是没有闲钱买这些鸡鱼肉蛋吃。


  
上一章:凤凰镇50
下一章:凤凰镇5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5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