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49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09 点击数:1563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就在吴小军把王玥连拖带拽的从西河回来的路上,碰到一群气势汹汹的红卫兵们,他们扛着大锤钢钎,杀气腾腾,一路西去。吴小军一看就知道他们是“一把手”贫革总的队伍。

凤凰镇有二十多个红卫兵组织,多数的红卫兵组织都是牌子很响很大,像农场的“红一军团”、农机厂的“工人造反师”、公社综合厂的“看今朝战团”等等,旗下只不过三五十人。不过贫革总还行(贫下中农革命造反总会的简称),兵强马壮人多势众,在凤凰镇能够掀起大风浪的也只有凤凰公社贫下中农革命造反总会。它是全公社最大的红卫兵组织,号称有一个军的人马。贫革总的司令是姓汪的退伍残废军人,因为只有一只手,人送外号“一把手”。

“一把手”曾打过淮海战役,渡过江。不过淮海战役时他是被打的国民党兵。在碾庄被解放军团团围住,困了几个月,米干面净,弹尽粮绝,又冷又饿,见不着生路,实在受不了,趁着冰天雪地的黑夜,冒死爬到解放军这边来,也算是弃暗投明。几顿饱饭之后,就觉得解放军好,不想走了。他光棍一个,回家也没什么生路。于是军装一换,成了解放军。接着随大军南下。在渡江战役时负了伤,船刚靠岸就被炸沉,他丢了一只胳膊,捡回了一条命。回村后,凭着解放军发的伤残军人证,在生产队里当上民兵连长。运动的到来,给了他机会,竟扑通到大队革委会主任,公社革委会委员的头衔。

看那架势“一把手”的兵们又是破四旧去的。在此期间,凤凰镇因破四旧被摧毁的东西太多了,只要是有些年头的东西都沦为四旧之列:炸倒凤凰塔、火烧东街民国大门楼、拔掉大礼堂屋顶的十字架、敲碎一批民间搜来的明清时期的大花缸、大花瓶、焚烧两顶大花轿、销毁毒书三千册,就连临街古老商铺的雕花门窗,房檐屋脊上的神兽装饰也未能逃脱,统统归于千刀万剐的四旧,砸的砸毁的毁,沦为垃圾。最让吴小军不解的是破四旧期间大剪女人的辫子,不知这女人的辫子与四旧有什么关系。据贫革总的权威统计,凤凰镇全镇共剪掉辫子四千三百一十四条。王玥的两条辫子不包括在内,因为是王玥自己主动剪掉的,留个短短的革命头。剪了辫子的王玥看着好别扭,一点都不好看,有点秃头傻脸的样子。不过,三个月后,王玥的小辫子又留了起来。他对王玥说,“还是有个小辫好看。”

父亲说过,做人什么时候都不要太狂了。太狂的人终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真的,哪个红极一时的贫革总的汪司令,公社革委会的汪委员,没干满一年,就翻了船,因在村里耍流氓玩弄女性被告发,被一捋到底,削职为民。

虽被一捋到底,仗着他是个伤残军人,还有点老本卖。经常喝点酒似醉非醉,借着酒劲就到公社大院门口骂街。骂完书记骂主任;骂完主任骂妇联;骂完妇联骂民政。骂书记主任不仗义,关键时候没有保他;骂妇联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多少年了也没能给他糊弄个婆娘,五十多了,至今没有媳妇没有后;骂民政给他的抚恤金太少。公社领导知道他难缠麻烦,念及他总归还是个伤残军人,又当过几天公社革委会委员,每次来闹,就安排民政能哄则哄,哄不走就给他个块了八角的打发走人。一来二往他竟养成了习惯,三天两头喝的醉醺醺的来骂街。

这天他又来骂街,却不知公社的书记已经换人,闯枪口上了。新来的刘书记也是当过兵打过仗的。当听到有人在公社机关大院门口叫骂,了解一下情况后,一拍桌子骂道,“他娘的个熊,还反了天了!给我捆起来,就绑在门口的电线杆上,不许喝水,不许吃饭,什么时候不骂了什么时候再给我处理。”

一开始姓汪的还不知底细,还硬的跟橛子似的,不屈不挠的继续骂,接着书记又传话过来,说:“一个无家可归的俘虏兵,解放军好心收留了你,一枪没放,就残废了,还有功了?还没查他是怎么混入革命队伍里来的那!无视革命政府的个东西,来的正好,老帐新账一块算!明天逢集先给我拉出去游街。完了,再把他的残废军人证给我废了。”

一听这话,姓汪的就觉得不对劲,书记原来哪有这硬脾气。向传话的人一打听,他就筛糠了,腿就软了,霎时间就站不成个了,憋吃了一会子,终于抬起头来,可怜巴巴地呼喊着:“刘书记,我不骂了,我不骂了,我不是个人,我是个畜生,以前骂的,那都是骂我自己的。我改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要是再来骂街我就是大闺女养的,外姥爷揍的。刘书记,饶过我吧,给我个从新做人的机会。”

吴小军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一个由强变弱的怂人,他都想象不出他是怎么进行的心里转换。好多围观的人都笑了,他分明看得出那都是轻蔑的笑。

人一旦被看轻了,就没有了起码的尊重。给他松绑时,就有好事的人在旁边耸动他说:新来的书记厉害得很,敢说敢做,快给书记磕头求饶吧,就是喊爹也不过,要是真把你拉出去游街,然后再把你的残废军人证给收了,每月那几块钱的抚恤金就没有了,丢人现眼就不说了,没了残废军人证你就彻底的完蛋了。

刚把绳子松开,“一把手”就跑到书记办公室门口扑通跪倒在地,没看见人就嘣嘣嘣地磕三响头,冲着办公室里头哀叫一声:“刘书记,我错了。你就是我的再造父母,你大人有大量,别记小人过。我向你保证我改了!再也不来闹事了。我要是不好好做人我就是大闺女养的,外老爷揍的。”没等书记露面,“一把手”翻身爬起一溜烟的跑了。从那起“一把手”就销声匿迹,还真的就没再来闹过。

“什么是大闺女养的,外姥爷揍的?”吴小军听的一头雾水,问王玥。

王玥似乎也不大懂,摇摇头。忽然,她像想起了什么,“奥,我知道了。”她揽着吴小军的脖子悄悄地给他说:“大闺女养的就是女的生的。

“什么女生的,生什么?”吴小军还是没弄明白,瞪着疑惑的眼睛看着她。

“切,什么都不懂。就是,就是女的生的孩子呗。

 女的生的孩子?孩子不都是从地头、河边捡回来的吗?怎么又是大闺女生的了?“ 女的怎么生?”吴小军继续追问。

“切,不给你说了,什么都不懂。”王玥极不耐烦的推了他一把。

吴小军接着又问:“那你说外姥爷揍的是什么意思?”

王玥恶声恶气的回答道:“外姥爷揍的就是外姥爷揍的呗。”

“不懂就会装懂,你不知外姥爷揍的是什么意思我知道。”吴小军得意洋洋的说。

“你知道?”王玥瞪着一双不相信的眼睛看着他,“你知道你说我听听。”

吴小军很自信的把头一扬,自以为事的解释道:“就是说他要再骂人,叫他外姥爷揍他。”王玥被他的解释弄得在那直眨巴眼睛。

“一把手”的兵们凯旋归来时,西河桥头上的那块百年石碑也魂断西桥。

得知西大桥的石碑砸了,吴小军赶紧往西大桥跑去,老远就看到原来矗立在桥头的石碑没了。跑到西大桥,站在桥头上,他看到倒地的碑身断成三节,其他部件被砸的缺边少楞,一地狼藉,心里不免泛起一阵哀伤。他感觉那碎裂的不是石碑,是一件他最心爱的东西,是他赤身裸体可以上前相拥相抱相贴相靠的最无私的好伙伴。它的存在是一种平安祥和,是一种永恒的充实和可靠的依托。空旷的桥头缺失了守桥的石碑,西桥不再完美,不再巍峨,不在平安祥和。


  
上一章:凤凰镇48
下一章:凤凰镇50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4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