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48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08 点击数:1704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在王玥家学完功课出来已近晌午,往常王玥会跟着一块出来,这一会王玥没有跟他一块出来,她要跟岚岚姐学用皮筋编小玩意玩。吴小军见过岚岚姐用各种颜色的皮筋编的小鱼小虾,小猫小狗,活灵活现真的好美。

站在街头,吴小军首先想到的是去南大场东头的露天舞台,看看有没有耍把戏卖药的。如果没有,就到集市西南角槐树林下听一会大鼓。

街上赶集的人多拥挤,吴小军想着从西河旁绕道过去。来到桥头,看见桥头的石碑下坐着一个小孩。他一眼就认出那小孩就是那天在河里洗澡,从桥上往河里撒土捣乱,最后从桥上掉下河的小家伙。还是光光的头,圆圆的脑袋,一双大大的眼睛,仅穿着一条带攀膀的开裆裤。

他两腿八字叉开坐在石碑前的地上,露在裆外肮脏不堪的小鸡鸡和一堆烟头挤在一起。看得出,这些烟头都是在街上捡来的。他在全神贯注、极其投入的吸着这些烟头。每衔起一支烟头,他都能老练的槎着火柴,歪着头点着那支短短的烟头。一个烟头,他只需深深的一口就能吸食完毕,并且贪婪的把烟雾全部吸到胸腔里,然后让那浓浓的白烟缓缓地从他的鼻孔里吐出来。于是,稚嫩的小脸上一副享受、一副陶醉的模样。

从他脸前燃过的十几根火柴屁股,吴小军想他已经吸了不少的烟头,他还没有过足瘾要停下来的迹象。不知为什么,吴小军突然的为这个孩子着急起来,并不是什么吸烟有害健康之类东西的促使。那时,还没有这种提倡,他还不懂的这些,他感觉吸烟是大人的事,他这么小的年纪不应该吸烟,他是在学坏,得有人管他。再说,上次小家伙给他捣乱掉到河里,他没有责怪他,还把他捞上岸救他一命,从救命恩人的角度,管管他也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的。

吴小军自充好人的走上前去,把脸一板,咋呼一声“嗨,弄么点的小孩蛋就敢吸烟!”说着,一脚把他脸前的那堆烟头驱得灰飞烟散。心想,他这连唬加吓的举动会让他害怕,会把他吓跑。没想到他戳了蚂蜂窝,而且是光腚戳蚂蜂能惹不能撑。那孩子骨碌爬起身来扯住他的衣服又哭又跳,又嚼又骂,不依不挠,非要他赔他的烟不可,疯了似的,甩都甩不掉。更可怕的是他嚎着嚎着脸一仰突然倒地,脸色大变,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像一只受伤的小猫,卷曲在地上痛苦的颤抖、挣扎。

吴小军完全被这突发变故吓傻了,他不知在这个孩子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感觉闯了大祸,要出人命了!使他胆战心惊,惊恐万状。他后悔怎么想起来充好人管闲事,竟管出麻烦事来。要是这孩子没气了,死了,他不得抵人家的命。他不知该怎么办,蹲在小孩的身边,眼睁睁的看着脸前那个痛不欲生的小孩苦苦地挣扎,扭曲的小脸狰狞可怖,又急又怕的他眼泪不觉就滚落出来。

这一切都被桥头茶蓬下卖茶水的老李奶奶看在眼里,她说:“孩子,你别动他,他又犯羊羔疯了,一会就好。”老李奶奶隔着路喊着,随手从桌子上端来一碗凉茶,小脚碎步,疾步过来,把凉茶倒在手里给那孩子洗脸,清理嘴边吐出的污物,还一边自言自语的念叨着:“我的孩来,可怜死了,你这样活着多受罪呀,还不如死了好呐,早死早托生。能托生到个好人家,也不受这份罪了吧。你说你这罪何时受到头呀,我可怜的孩来。”

老李奶奶一边为他擦洗,一边唠叨。趁着老李奶奶给那小孩擦洗的档上,吴小军散丫子就跑,一气跑到王玥家,全然忘了从王玥家出来自己准备要干什么去的。

从西河桥头仓皇逃走,一头扎进王玥家的院子里,就一直在院子里呆坐着,一副惊魂不定的样子。岚岚姐问了一会子他都没能说得清楚,王玥说准是被吓着了,把魂吓掉了,拉着他非要去被吓着的地方给他叫叫魂不可。说要不把魂叫回来吴小军就完了。

王玥拽着吴小军来到西河的桥头,他并不是真的要跟着王玥来给他寻找吓丢的魂,他从来都不信这个。他之所以跟王玥一起回到桥上,是因为有王玥作陪壮胆,看看那个犯羊羔疯病的小孩到底怎样了,是不是像老李奶奶说的那样,一会就好。吴小军有点不相信,羊羔疯病怎么会不治而愈?

站在桥头,吴小军的心忐忑不安。

桥上和往日一样,人们来来往往都在忙着自己的事。老李奶奶还在茶棚底下招呼着来来往往的过路人,卖着二分钱一碗的大碗茶。桥头那座雄伟的石碑依旧庄严肃穆,碑前地上的烟头还在,小孩已不在。吴小军心里害怕,近在迟尺,他却不敢上前问问老李奶奶。

吴小军求王玥:“你去问问老李奶奶那个小孩好了吗,上哪去了。”王玥就跑过去问。

老李奶奶说,“没事了,他娘把他抱回家了。”

吴小军长出一口气,心一下子放了下来,立马觉得浑身轻松。王玥却不依不饶,把他拽到石碑前,一手牵着他的手,一手从地上往他身上“拾”他的魂,学着大人给小孩叫魂的样子虔诚的呼唤:“小军来不怕喽,小军来上身喽,小军来回家喽......”

吴小军被她逗笑了,他一手揽住王玥的肩头,一边也学着王玥的腔调:“王玥来听话喽,王玥来回家喽。”夹持着她连拖带拽的往回走。

“哎呀,你起来,放开我,我还没给你叫完呐。”

吴小军紧紧地搂着她牵制着她,他不想她再出他的洋相。王玥叫着,反抗着,挣扎着,吴小军越发把她控制的紧,“啊!坏蛋,你弄疼我了。”吴小军稍稍松点劲,说,“那你老老实实的跟我走,不许再叫了。”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在帮你知道吗!”

“知道知道,我的魂已上身了,你就别叫了。”

“奥,用不着我了,就弄疼我。把魂给你叫回来你不得谢谢我。”

“好,谢谢你。”

“光说不行。”

 “那你说怎么行吧。”

王玥勾着手指示意他靠近点,吴小军以为她会悄声说什么,就把耳朵伸给她,她也不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吧唧在吴小军的脸上亲了一下。把吴小军亲的一愣。

没隔多久,吴小军和王玥又见过那个小孩一次,不过那一次却是他们和那个小孩见的最后一次。

他又犯病了,仰面倒在供销社百货商店的门口。围着好多人看,都不知该怎么处理,好像只有让他躺着等他自己好起来是唯一的办法。可是这次他没有那么幸运,他自己吐的白沫最终把自己给呛死了。小小的身躯在哪里无助的挣扎时,让每个在场的人心碎裂。在那么多双无奈的眼睛注视下,走过不足五个春夏的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就这样泯灭了,就这样孤独的踏上了永不回头的黄泉路。

吴小军的心好沉重,也好焦躁,可更多的是无奈。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孩在死亡的魔掌里挣扎,他却没有办法伸出援手把他从死亡的魔掌里拉回来。满脸满嘴满鼻孔的白沫,抽搐的身躯,紧攥的拳头,由红变黄的小脸,直到浑身松软下来。短短的几分钟他就没了,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他还太幼小!还有多少好东西他还没见过,还有多少好吃的他还没尝过,甚至他连一件舒适好看的衣服都还没穿过,就无声无息的走了,留下他那一双纯净乌黑清凉的大眼睛,让人为他惋惜,为他鸣屈,为他心痛!

一个脏兮兮的女人一路哭天抢地的跑来,抱起已魂归他乡浑身瘫软的孩子嚎啕不止。

王玥紧紧抱住吴小军的胳膊把脸藏在他的身后,为这个他们还叫不出名字的幼小孩童泪眼朦朦。


  
上一章:凤凰镇47
下一章:凤凰镇4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4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