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47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08 点击数:1779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又到赶集时。

凤凰集原来逢双便是集,就是说隔一天赶一次集。后来上级指示说,这样密的赶集给投机倒把和搞资本主义有可乘之机,不利于抓革命促生产,于是就改成五天一集,逢五逢十赶集。

每到赶集日,对吴小军来说,就是一个快乐的日子,充实的日子,有故事的日子。这一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窜来挤去,如鱼得水,在赶集的人群中能见到好多南来北往的人,遇到好多新鲜事。你可以沿着街道看一个一个在地摊上卖的是什么东西;看卖家跟买家讨价还价;看那个集集赶来光品尝就是不买东西的贪馋娘们跟摊主厚颜无耻耍贫斗嘴;看那些邋邋遢遢慢慢腾腾的乡下老头,卖完手头的东西来到公社的食品柜台前,打上二两散白干,就着商店的柜台,从盐池子里讨个大盐粒子,当做不花钱的下酒菜,漱着盐粒子干喝酒;看那些忙完买卖的男人们蹲在街边熟肉摊前大口嚼肉,满嘴的油顺着嘴角往外流,看的你眼馋。那时,私人是不允许卖肉的,能到街上卖的肉,都是家里的死猪死羊舍不得丢,也舍不得自己吃,煮熟后端到街上卖了换点零花钱。当然必须得有小队开的证明,证明这些猪样没问题,属正常宰杀,拿着小队的证明再到大队换上大队的证明,证明这些宰杀的猪样是符合政策的自产自销,带着证明,带着你煮熟的死猪死羊,就可冠冕堂皇的上市出售了。

吴小军的母亲从来不许她的几个孩子吃街上卖的那些熟食。一是怕不干净,二是也没有钱买。有一次吴小军跟着母亲到集上买萝卜,看到一个生产队拉了两大缸的煮粉条在集上卖的热火朝天,一股很浓的葱花酱油香弥漫半条街,沁人心脾令人神往。吴小军口水啦啦的说:“妈,我想吃煮粉条,给我买一碗粉条吃吧。”满满一大黑碗才五分钱。

母亲说:“不干净,咱不吃,吃了会生病的。”

吴小军当然不信母亲说的话,心想:妈净骗人,那么多人吃也没见谁生病,我一吃就生病?以前还经常说我的肚子好,吃生铁能屙犁铧,吃棉花能屙被套,现在怕我吃了生病。生什么病?生吃饱不饿的病。才五分钱一碗,就是不舍得花钱买。母亲看出了他的不高兴,就说:“好吧,我说不干净你不相信,咱们站在这看一会再说买不买。”

吴小军不明白母亲说的是啥意思,就站在不远的旁边仔细的看,看了一会子也没看出什么道道来。这时,母亲突然拍拍他的肩膀,说:“儿子,快看,那个卖粉条的伯伯在干什么?”

只见那个卖粉条的老头,扭着鼻子哼家伙擤了一把黄鼻涕甩到地上。甩完,把手在后屁股的裤子上蹭蹭,接着一手提着袖口,另一只手,就是那只擤鼻涕的手,下到缸里去抓捞粉条往摆在缸上面的碗里放。滑溜溜的粉条要捞满一碗得抓二三把才行。就相当于那老头在粉条缸里洗手了。

母亲说:“看见了吧,那伯伯擤鼻涕的手脏不脏? 洗也不洗就用那手捞粉条,捞的粉条脏不脏?你还想吃吗?”吴小军摇摇头,尽管心理还想吃。母亲说:“走吧,想吃,买点粉条回家咱自己做。”

每逢赶集时吴小军最喜欢去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南大场东头的露天舞台,一个是集市西南角槐树林下的说书场。逢集时露天舞台上时常会有乡间艺人卖艺表演,表演的节目多是魔术、杂耍、硬气功之类的,顺带着卖野药。不过这样的表演也很少,逢三个集五个集也难得碰上一次。

那次,碰上一个玩硬气功的师傅在台上表演。那师傅让吴小军帮他找一些石块来,吴小军和施二妮从旁边菜园子的园墙上,一人捡了一抱大小不等的石块放在舞台上。那师傅拉开马步,气运丹田,走了几趟架子,把气都运到了手掌上,然后甩开膀子,抡起手掌敲打石块。不一会的功夫,一堆石块全都让他用手掌劈成两半,真是好功夫!他的表演赢得了满场子人的喝彩,接着那人从背搭里掏出一个碗口那么粗茶杯那么高的一块紫灰色的东西来,双手举过头顶,一口河南话的喊道:“各位父老乡亲,老少爷们,你们走过南闯过北,黄河两沿尿过尿,你们经的多见的广,你们可见过石胆,快来瞧瞧看,千年难遇的机会,这就是石头上长的胆,西岳华山石胆。这石胆已长了好几百万年了,是我老辈华山采药时在华山石缝里挖的,西岳华山乃神山,神山的胆,乃神胆,吃了神胆,有病治病,无病强体。当年我体弱多病,手无寸力,就是吃了这神胆后长出这一身的力气,劈掌破石。要想消灾去病,逢凶化吉,就快来买吧,花钱不多,两毛钱一包。头疼腚疼,肩紧脚肿,乏力无神,气虚腹胀,腰酸背疼,阴虚阳衰,无论男女老幼,吃了我这神胆妙药,有病治病,无病强体。快来买了,两毛钱一包,多买不卖。”

他这么一吆喝,信他的人还真不少。人们围拢过来纷纷掏钱争相购买。那汉子拿着一把老太太割脚茧用的三角割刀,在石胆上面画弧似的戗下一刀石胆末末,跟眼药似的就那么一点点,用扑克牌一样大小的黄草纸片包的跟春卷似的。说是多买不卖,吴小军看见乱哄哄的人群中有人拿着好几包,宝贝似的揣到怀里。

“别忘了要用草上露水冲服。有病治病,无病强体!”卖药人反复去强调叮咛。

吴小军虽然半信半疑,可心里奢望着如果手里有二毛钱也买上一包试试,要是真的能像那武师说的吃了就能长出一身力气,也能劈掌破石,那就没有人能打得过他了,一出手就能放倒一个,该有多威风。因此,心中不免有点憾憾的。就在那师傅收摊要走时,发现两个帮着他找石头的孩子还没走。也许是念他们俩至始至终的帮忙捧场,就特意从石胆上厚厚的刮下两刀,送给他们俩每人一包作为奖赏。两个孩子千恩万谢,如获至宝。

由于一时没有找到足够的露水,吴小军暂时没能饮用这神丹妙药。那天晚上,父亲的胃疼的厉害,吴小军就把这宝贝奉献给了父亲,父亲老是说自己的胃不好经常疼,他想老爸吃了这宝贝一定会好。父亲问清这石胆的来龙去脉后笑了,说儿子的心意是好的,老爸领情了,不过石胆是假的,世上哪有什么石胆,石头就是石头,石头是没有生命的,石头怎么能和人一样长出胆呢?这是骗人的。吴小军本来就半信半疑,自然会相信父亲的话,一使劲把石胆扔到了墙头外。

几天后,施二妮见吴小军就问:“那石胆你喝了吗?”

“你喝了!”吴小军反问他。

施二妮点点头,撇撇嘴说:“你要没喝就别喝了,那石胆可能是骗人的。我喝了都好几天了,一点力气没见长,一块石头也没破开,还把手弄的生疼。”

“哈哈哈,你信了?我没喝,早扔了。”吴小军把父亲识破骗局的功劳都安在了自己的头上:“我就感觉不对头,石头就是石头,石头又没有生命,怎么能和人一样长出胆呢。我一想这肯定是迷信,是骗人的,回到家我就扔了。”

施二妮抱怨道“你这家伙也不给我说一声,可把我害苦了。”说着他把手举给吴小军看。吴小军拿起施二妮的右手,果然小手指后面肿的通红梆硬的。“这是劈石头劈得!”施二妮垂头丧气的点点头,说,“这个家伙哄人,可不能信这玩意。”

集市西南角槐树林,树林不大,由七八棵百年老槐树组成。树下,有一个山东人在此常年唱山东大鼓,集集来凤凰镇唱,一集不落。那段时间里唱的是《烈火金刚》。六条腿的鼓架架着一个扁扁鼓,一头带弯的鼓锤就像农村老头别在腰带上的烟枪,在鼓面上一敲,嘣嘣,嘣嘣嘣,嘣,两块半月形的钢板在手里叮铃当啷的晃起来:“钢板这么一打哎响叮当,各位那个客官你听端详,今天咱不说那个那一段,表一表那个烈火金刚…….”嘣嘣的鼓声震撼心扉,独特浑厚粗哑的嗓音招魄拉魂,简单无奇的大鼓说唱魅力无限,让你无法忘记。

每唱上一段,大约半个小时的样子,他的小徒弟就端着个铜锣收钱。听客自愿,想给就给,不给也照样的继续听。说书人也清楚,像那些半大孩子腰里是没有钱的,所以不收他们的钱,就当是给他捧人场,主要是向成年听客收钱。一分、二分、五分,随你的便,一个硬币就可。每收到一枚硬币,那收钱的小徒弟就簸一下铜锣,随着簸起的硬币碰击铜锣的声响,小徒弟就道一声谢谢。你要是给张一毛纸币,他定会找回你五分,你要是给张两毛的,定会找你一毛五。如果你要是豪爽的一挥手说不要找了,这位小徒弟会连说三声谢谢,并给师傅禀报,说书的师傅也会站起身拱拱手向你道声谢谢,讲究的很。一般正常的情况下,一圈下来能收个六七毛钱,说书的就能继续唱下去,有时候一圈下来能收个块了八角的,那说书的就高兴的不得了啦,唱的更起劲。一圈下来只收个毛把钱的时候也有,那就唱不下去了。这时往往总会有想听下去的人站出来,很仗义的甩个三毛两毛的,于是就又继续唱下去。


  
上一章:凤凰镇46
下一章:凤凰镇48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4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