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45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07 点击数:1306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耿明亮跟吴小军是同班同学,耿明亮在班上是有名的差生,还好偷同学的东西。每次班里同学的东西少了,好像他都脱不了干系。只要老师问他是不是你干的,他都承认是他干的,老师再问那偷得东西呢,他就说丢了,或是说扔了。老师问:你扔哪去了?去吧它找回来,他就说忘了,记不起来了。有一次他指指他们教室窗台下的石缝说,“扔哪里边了。”

教室的墙体都是石头干磊的老房子,不像现在的教室,要么是砖混的要么是框架的,都离不开钢筋水泥。结实无缝,石头干磊的墙体没有砂灰垫缝,到处都是缝隙。在窗台下的那个石缝很大也很深,吴小军曾把胳膊伸进去,里面曲里拐弯的根本够不到底。

老师说,“那你把它掏出来吧。”耿明亮就蹲在窗台下面,背对着讲台上的老师,把手伸到石缝里面很认真的又乐此不疲的掏。一边掏,一边朝同学挤眉弄眼做鬼脸逗同学们笑。老师停下讲课,走过来敲他几教鞭,他就能老实一会。就那样掏呀掏呀,一掏掏了两节课,猴毛也没掏出来一根。

在班里,吴小军属于聪明却不用心学的学生,属于破推车子那一类,只要敲打敲打就能好一阵子。但和耿明亮还不是一类,它属于全班吐弃的哪一类。无可救药的那一类,也是唯一的一类。在班里没有谁愿意给他玩在一起,连座位都不愿意跟他挨边坐,他就像一只发情期的蛆虫左拱拱右拱拱,使你无法安心听课,静心做功课。老师只好把他安排在最前头,和老师的教桌单独成排。

耿明亮这孩子胆子大,喜欢戳活事。那次学校搞卫生大扫除,吴小军和他在花园这边打扫卫生,五(一)班的柳婧美和另外的两个女同学在花园那边打扫卫生。这个家伙看着花园那边的柳婧美,竟花心大发想入非非的给吴小军说:“哎,吴小军,柳婧美她是咋长的那么俊?这要是给我当媳妇多好,我就能天天搂着她睡觉了!”

耿明亮说这话让吴小军感觉他太埋汰人家柳婧美了,于是,不无轻蔑的看他一眼,说,“你想的美,人家揉你不!”

“怎么不揉?凭什么不揉?我喊她你看她揉不揉。”耿明亮直起脖子冲着花园那边喊道:“柳婧美。”接着回过头又给吴小军补一句,“我跟她家还是邻居那。”

听到呼喊,柳婧美抬起身往这边看看,见是耿明亮叫她,很明显的故意把头别过去,表示不愿搭理他 ,继续打扫卫生。

“哈哈哈。”我笑了,说,“ 我说了吧,人家不揉你,怎么样?就是不揉你,是邻居也不揉你。”

“操!她敢不理我。哼,你也别笑我,这会你喊她她也不会揉你。”

“我才不喊呐。”

“你不敢喊,你是怕喊了她不揉你!给我一样。”

“滚蛋吧,我怎么能给你一样!”

“不给我一样,那你喊她一声我看看。你敢喊吗?不敢吧!完了吧。”

他这么一激,吴小军还真的来劲了。站起身放声喊道:“柳婧美。”柳婧美抬起身向这边看看,他接着又叫了一声“柳婧美。” 柳婧美见是吴小军叫她,就问“吴小军,你叫我有事吗?”本来无话,就是想喊她一声看她理不理他,证明给耿明亮看看。她这一答应,吴小军竟一下子无话可说了。正不知怎么了事呐,柳婧美又问了一声,“吴小军,你叫我有事吗?”吴小军突然机灵一动,说“有事。你能过来一下吧,我有话给你说。”柳婧美还真的提着扫把穿过花园向他们这边走来。这档儿,吴小军非常得意的瞥了耿明亮一眼,悄声给他说,“怎么样?你完蛋了吧。”

    “吴小军,什么事,快说,我那边的卫生还没打扫完呐。”柳婧美来到吴小军面前,催他快说。

吴小军迟疑了一下,语气稍低的对柳婧美说:“不是我说的,是他说的。”他转过头手指着耿明亮,“他说你要当他的媳妇多好,天天能搂着你睡觉。”

柳婧美霎时满脸涨红,举起手中的扫把就向耿明亮打去,“臭流氓,不要脸!”

耿明亮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吴小军,狗日的,你操我,你等着。

追着跑远的耿明亮,柳婧美骂道:“臭流氓,不要脸!你等着,我报告老师去。”

柳婧美气的泪水连连的拉上吴小军,找到他们的班主任崔老师,把耿明亮个坏孩子的恶行报告给了崔老师。拉上吴小军就是要他证死耿明亮。给崔老师说这事的时候,被一旁的耿老师听到了。耿老师是中心校的体育老师,也是耿明亮的亲叔,他跟崔老师说,“耿明亮这小子整天的惹事生非,一天不打这个熊玩意就上房揭瓦。崔老师,这事交给我处理吧。柳婧美,你先回去吧,吴小军,去吧耿明亮给我找来。”吴小军得令似的立即把耿明亮找来带到耿老师的办公室。

耿老师独自一间办公室,一半是办公室,一半是堆放体育器具的仓库。吴小军把耿明亮带到耿老师的办公室,耿老师让吴小军出去,就把门关上了。吴小军没舍得走,知道有好戏看,就躲在门口听动静。耿老师简单的几句问话之后,接着便传来劈理噗嗵的声音,同时伴有耿明亮的嚎叫声。根据里面的动静,他能推断出那是多么惊心动魄的战斗,吴小军一阵欣喜,一幅幸灾乐祸心满意足的样子走了。

自打耿明亮被他当体育老师的叔揍了之后,见到吴小军他的眼就立睖立睖的。吴小军才不尿他那,故意当着耿明亮的面手捂着屁股“哎幺哎幺”的叫唤,别人不知吴小军在干什么,耿明亮心里是明白的。吴小军也知道耿明亮一直想找他的碴出这口恶气,可是没那么容易。跟他单挑耿明亮是很难占到便宜的。再说了,吴小军说的是事实,又没说瞎话。他自己流氓,挨揍活该。

学校停课以后,他们就各奔东西,各玩各的,虽然都在一个镇上住,见面的机会不多。今天碰到了,他就给吴小军来这么一出子,说明耿明亮一直对他怀恨在心,伺机找碴。虽然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孤军奋战暂时失利,吃了点亏,可吴小军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吃了亏的吴小军心里好窝囊,窝囊就窝囊在杜二柱这个狗羔孩子身上。以前杜二柱见了他连个屁也不敢放,给他呲呲牙吴小军都得揍他,今天也竟敢跟着耿明亮起翅尥蹶子来揍他。一段时间不见,他学会造反了,造反还造到老子头上,真是兔子枕着狗蛋睡越混越大胆。再说了,他们两个熊孩子今天怎么尿到一个壶里了,要是他两不是一起上,老子也不会吃亏,好手不敌双拳。吴小军不憨,他想着要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法一个一的修理他们!

一进家门,吴大军就看出吴小军是刚跟人干完架回来的,就问他:“又给谁干架了?”他就满腹怨愤的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跟吴大军听。吴大军听完立马脸一拉,说,“吆,那可不行,他改写革命口号那是反动行为,而且又诬陷他人,那是罪上加罪。这可是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原则问题!走,刻不容缓,立即带我找他去。”

有哥哥撑腰,又有真理在握,吴小军立马来劲了,带着吴大军直奔耿明亮家。半道上碰见好伙计施二妮,施二妮一听说吴小军让耿明亮和杜二柱打了,就像打了他似的,胳膊一捋,说,“敢尅我弟兄,走,揍他两个狗日的。”

他们仨一块直扑耿明亮家,耿明亮家大门紧锁,空无一人。他们就从小二桥过西河追到杜二柱家,杜二柱也没在家,只好先强压怒火打道回府。回来的路上,恰好在一个巷口入口处堵住了杜二柱。施二妮猛窜几步一把抓住他,还没动手,他就投降了,可怜巴巴的说道:“吴小军你别揍,不是我,是耿明亮改的字,是耿明亮要我帮着他揍你。我要不答应,他就揍我。”

吴大军说,“好,不揍你,你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给我交代清楚就饶了你。”

杜二柱个家伙就跟墙头草似的,那边风大就往那边倒,一吓唬就乖了。他把他们在桥头发现吴小军在石碑上写的字后,耿明亮怎么念点子,把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改成革命有罪造反无理,然后往吴小军身上赖。说就是要找吴小军的碴揍吴小军,说把改过的“革命有罪 造反无理”赖在吴小军身上,吴小军肯定会急。说只要吴小军急了一出手,咱就一块上,好好尅他一顿。杜二柱还说耿明亮答应事成之后给他一副弹弓皮筋。

“你刚才不是跟他在一块的吗,他现在跑哪去了?”吴小军问。

“跟你尅完架,我们就一块跑到西炭场,在哪玩了一会我就回来了,他还在炭场那边没回来呢。”

施二妮拽着杜二柱说,“走,跟我们一块找他去。”杜二柱不愿去,说怕耿明亮揍他。吴小军照他腚上踢了一脚,说,“你就不怕我揍你是吧?”接着又踢了一脚,说,“你真的想挨揍是吧?”。杜二柱连忙说“我去我去。”

揪着杜二柱围着炭场里外找了一圈也没找见耿明亮,吴大军说:“没事,今天找不到还有明天,明天找不到还有后天,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上一章:凤凰镇44
下一章:凤凰镇4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4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