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44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07 点击数:1654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在供销社新华书店洁白的女儿墙上,鲜红的油漆仿写着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一首诗: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 她在丛中笑。”这是毛主席诗词中吴小军最喜欢的一首。喜欢它是因为诗中描绘的景物好懂,读起来上口,没事就摇头晃脑的吟诵。他老人家草书的这首诗也是吴小军的最爱,吴小军常常拿个粉笔头临摹这首诗的狂草, 且模仿的惟肖惟妙。模仿最多的是前一句“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尤其是那个繁体的“飞”字和那游龙似的“到”字,龙飞凤舞美轮美奂。有时几个孩子在一起比字,吴小军临摹他老人家这句诗的草体字,基本上是压倒一切对手。

吴小军还喜欢写的几个字就是最响当当的革命口号“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大海航行靠舵手”“东方红”“红衞兵”。经常地写,久了,这几个字也练得有板有眼的。那时兜里没有钱,就是粉笔头多。供销社大院里有个小小的粉笔厂,一个叔叔带着两个阿姨做粉笔。吴小军常去光顾,总能捡回一些断头粉笔来。兜里有这些粉笔头,闲着无聊,走到哪就随心所欲地写到哪,画到哪,一展他的书法才艺。

那天一早,母亲去西河洗衣服,让吴小军帮着把脏衣服送过去。放下脏衣服后,母亲让他把身上的小褂脱了一块洗洗,说脏的都快生蛆了。吴小军脱下小褂,从小褂兜里掏了一把粉笔头,把褂子丢给母亲,攥着一把粉笔头上了岸。到了桥头,面对桥头光滑如镜的石碑,吴小军手头痒痒,诗性大发。不用掉这些粉笔,扔掉实在可惜,攥在手里又碍于玩耍,于是甩开胳膊在石碑的碑面上写到“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为了写出毛笔字的那个韵味,他特意把粉笔断成二公分来长的小段,让粉笔睡到书写,刷刷刷,十个龙飞凤舞的毛体字展现出来。他感觉手感不错,于是又转到碑后,挥笔写下了“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八个大字。模仿着书画的形式在左下角落上四个草字“吴小军书”。围着石碑转了一圈,自我欣赏了一会子,随手丢掉剩下的粉笔头扬长而去。

他去了南大场。

在南大场,昨天下午停了六辆军车,拉着六门大炮,炮口向南,一字排开。以往都是在电影里看到过大炮,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真大炮,又激动又新鲜。训练的解放军叔叔都休息了,还有两个解放军叔叔不休息,还在不停的练习装填炮弹。一个解放军叔叔不停地打开炮膛,另一个解放军叔叔抱着一个磨的锃光瓦亮的黄铜弹壳,一次又一次的往炮膛里装填,练得一身大汗。

吴小军和好多孩子站在一旁看热闹。站着看累了蹲着看,蹲着看累了再站着看,就是舍不得离开。一双双羡慕的眼睛、一双双渴望的眼睛,一直看的天色暗下来,人们渐渐离去,吴小军还是如此的专注蹲守阵地。那个装炮弹的解放军叔叔停下手擦着汗问他:“小伙子,天都黑了还不回家,嘿嘿,喜欢大炮吗?”

“喜欢!”吴小军赶忙站起身答道。

“好,等你长大了就来当炮兵吧。”

“行!叔叔,那我现在能摸摸你的大炮吗?”

“哈哈哈,好,过来摸摸吧。”

那个解放军叔叔让他摸了摸大炮上面的手轮,又弯下腰抱一下那个空弹壳,嗨,竟没抱起来。解放军叔叔哈哈哈大笑起来,说,“小伙子,你还小啊,那里面装着配重那,等你能抱起它,就可以来当兵了。”

不知那些解放军叔叔和炮车走了没。

来到南大场,发现南大场空空的,那些军车和大炮已经走得无影无踪,只留下车轮碾压的痕记,让他有些失落。军车和大炮走了,吴小军也不知该上哪玩去。这时,见耿明亮和杜二柱气喘吁吁的向他跑来,吴小军以为是来找他玩的,可马上他就感觉不对头。耿明亮这个家伙跟吴小军一向合不来,怎么可能来找他玩。正琢磨,两人就到了吴小军脸前,耿明亮拿捏着一脸的严肃,手指着吴小军的鼻子气势汹汹的斥责道:“吴小军,你反动。你敢写反动标语,我们要批斗你!”把他搞得一头雾水。

“我写什么反动标语?”吴小军反问道。

“你在西大桥的石碑上写的反动标语,革命有罪 造反无理,这是不是反动标语。”耿明亮厉声质问道。

“胡扯八道!我写的是革命无罪 造反有理。”他刚刚写过的怎么会忘记。

“你就是写的革命有罪 造反无理,我和杜二柱都看见了,不信你问杜二柱,上面还有你的名字那。”耿明亮死死地证着吴小军。

杜二柱也狗仗人势似的气昂昂的过来说,”对,我也看见了,顶上有你的名字,就是你写的,你还不承认!”

“我承认什么?你们都是胡扯八道!”吴小军吼道。

“我们都看见是你写的,你还死不认账。”耿明亮恶声恶气说道,“你为什么说革命有罪,造反无理?难道革资产阶级的命有罪,造资产阶级的反无理!”

“就是,你这就是反动!”杜二柱帮腔道。

“我就没有那样写,你两个是想找事!”

你就写了。不信咱们一起去看看去。

“去就去,我还怕你!”

三人一起来到西大桥的石碑后面,耿明亮指着石碑上面的字说,“睁开你的眼睛看看,这个革命有罪造反无理是不是你写的?”

吴小军一看,顿时有些慌神,那上面确实写的是“革命有罪 造反无理”。竟一时无语。他赶忙仔细回想着当时写字时的情景,断定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错误。他定定神再次仔细的审看,发现了问题,那个有罪的“有”字,他习惯的笔顺是先写有字的一撇,一撇到底后陡然回头往上一撩,转个一百八十度的回头弯之后,自然有力的带出有字上面的一横,一横到头,断崖直下,顺势拉出月子,那是早已胸有成竹的一气呵成。而这个“有”字显然不是他的笔迹,虽然笔顺不错,但不够畅顺自然,功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接着更让他发现了“有”和“无”字的位置有擦过的痕迹。毫无疑问是有人动过手脚。吴小军霎时底气冲天,怒吼道“有人改过我的字。”

“你不要耍赖,没有人改你的字。就是你写的,我们都看见了,上面还有你的名字那。”

“就是有人改过!”吴小军预感到就是耿明亮他们两个搞的鬼,他们的意图已很明确,就是来找事操他。借着上面有他吴小军的签名,把事糊的他的头上,让他理亏,不敢反犟。这样一想吴小军火气刺啦家伙就窜上头,脱口骂道:“就是你狗日的耿明亮改的,你还想害我!”说着,扑上前去就是一拳,砸在耿明亮的胸前,猝不及防的耿明亮被搋的一个趔趄。

其实,耿明亮就是想找吴小军事的。他又轻易不敢和吴小军单挑,他们两个势均力敌,不相上下,一般情况下耿明亮是没有便宜占的。今天他喊着杜二柱一块是有备而来,当耿明亮和吴小军一交手,杜二柱跟狗似的就上来了,两个人一前一后,使吴小军难以应对,终因寡不敌众,他被他们两个按倒在地,一顿饱揍。


                                          

  
上一章:凤凰镇43
下一章:凤凰镇4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4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