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基础奠定 58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3-04 点击数:394次 字数:

58

 

江青说:

“北京党委实际上是在保护这个煽动性专栏。一些虚假评论很快地便在全国范围内流传开来。”

尤其是在陶铸主持的广东地区,报纸上每天都在刊发这方面的文章。

杭州会议之后,彭真的言论引起了主席的不满。

江青忿忿言道:

“北京的党组织已经成了一个‘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的堡垒。连主席都成了‘局外人’!”

这座堡垒的寨主便是彭真。

 

彭真同志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杰出的国务活动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我国社会主义法制的主要奠基人,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

中国人民的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为最终实现共产主义,顽强奋斗,建树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彭真同志19021012日出生于山西省曲沃县侯马镇垤上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取名傅懋恭。

参加革命后,他在地下斗争中使用过许多化名,1937年改名彭真。

彭真幼年时白天随父母下田劳动,夜晚全家纺线,饱尝生活艰辛之苦,曾随祖母愤起反抗恶霸欺压。

由于家境贫寒,12岁才开始读私塾

1919年,考入曲沃县立第二高等小学,受五四运动影响,带领同学进行反帝爱国宣传。

1922年考入山西省立第一中学,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参加进步组织青年学会,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山西省共产党组织的创建人之一。

大革命时期,任中共太原支部委员、书记,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太原地委书记,中共天津地委二部(区)委、一部(区)委、三部(区)委书记,中共天津地委组织部部长、职工运动委员,在太原、石家庄、天津、唐山等地组织领导工人运动、学生运动。

1923年,在太原主办以工人为主要学员的成人夜校,参与组织反对曹锟贿选的斗争和成立太原民权运动大同盟。

1924年,参与筹建国民党山西省党部,开展国共合作工作,同国民党右派排斥共产党员的活动进行斗争,并参加领导成立了太原和山西省的国民会议促成会。

1925年,指导成立山西工人联合会和太原总工会,发动工人群众和各界民众反对阎锡山强征房屋估价税的斗争,五卅惨案后发动山西各界声援上海工人、学生的反帝斗争。

在石家庄领导恢复正太铁路总工会,任正太铁路总工会秘书1926年,作为正太铁路总工会代表出席在天津召开的第三次全国铁路工人代表大会。

先后组织领导了石家庄和天津的纱厂工人斗争。大革命失败后,任中共天津市委代理书记、书记,中共顺直省委(当时领导北平、河北、山西、山东、察哈尔、河南等省市党的工作)常委、组织部部长、代理书记,是中国共产党在北方地区的主要领导人之一。

他在白色恐怖的严酷环境中,深入工人群众,继续坚持斗争,组织领导天津近郊农民开展反霸护佃斗争,在农民中发展党员。

1929年由于叛徒出卖,他在天津被捕,遭受酷刑摧残,坚贞不屈,组织被捕同志同叛徒、敌特进行斗争,减少了党的损失。

在狱中秘密组织党支部,任书记,组织学习、宣传马列主义,开展各种形式的斗争。

1935年刑满出狱后,任中共天津工作组负责人,组织领导天津各界群众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1936年,任中共北方局代表、组织部部长,并直接领导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总队部。

他支持刘少奇同志提出的白区工作基本方针和策略原则,坚持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批评和纠正关门主义、冒险主义及投降主义的错误倾向,为恢复和发展北方地区党的组织,巩固和发展一二·爱国运动的胜利成果,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开创白区工作的新局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19375月,作为白区代表团主席参加在延安召开的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任大会主席团成员。他在会议上发言强调,党在白区的工作要充分运用统一战线形式,广泛组织发动群众抗日,同时必须坚持党的独立性。

接着,又参加了中共中央召开的白区工作会议和中央政治局会议。

他在聆听了毛泽东同志对中国革命基本问题和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的深刻论述后,结合中国革命的经验和教训,认定毛泽东同志是中国共产党当之无愧的领袖

抗日战争爆发后,彭真同志参与部署党在北方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创建抗日根据地的工作。

1938年他任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北方分局)书记,同聂荣臻等同志一起,发展、巩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创造性地执行党中央关于抗日战争的战略方针和基本政策,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提出并实施了根据地党的建设、政权建设、武装建设以及土地、经济、劳动、金融等方面的政策,主持制定了《中共中央北方分局关于晋察冀边区目前施政纲领》。

他明确提出要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在根据地改造旧社会,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社会。晋察冀边区被党的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主席团誉为敌后模范的抗日根据地及统一战线的模范区

1941年,在延安向中央政治局和毛泽东同志汇报晋察冀边区各项具体政策及党的建设经验,分析了边区各阶级、阶层的政治动向,说明了确定边区党的各项基本政策的根据和不同时期执行政策的重点,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全面系统地总结了边区建设的基本经验。

这个汇报受到毛泽东同志的高度评价,称它是马克思主义的,由中央批转各根据地党委

此后,留在中央,任中央党校教育长、副校长,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城市工作部部长,参加领导了延安整风运动

1944年参加扩大的党的六届七中全会,任历史报告委员会成员、组织委员会成员,参与起草《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和《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

在延安,他为总结党的历史经验,把全党思想统一到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正确路线上来,在全党确立毛泽东思想的领导地位,为培养党的领导骨干,为开展敌占区、国统区党的地下工作,作出了重大贡献。

1945年,出席党的七大,当选为主席团成员,并任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主任

他在会上作了《关于敌占区的城市工作》的发言,总结了我党进行地下斗争的历史经验,阐述了精干隐蔽,利用合法形式,团聚群众,蓄积力量的方针政策和斗争策略。

在党的七大和七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年8月被增补为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

抗日战争胜利后,为实现党的七大作出的争取东北的战略决策,彭真同志任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东北民主联军政治委员,在矛盾错综复杂、形势变化急剧的情况下,严肃执行中央、中央军委、毛泽东主席的决定、指示、命令,粉碎国民党反动派军事进攻,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迅速扩大部队,建立根据地,为最后取得胜利奠定了基础。

1947年,回到中央,任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常委,并以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指导晋察冀工作。

1948年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政策研究室主任,同年12月兼任中共北平市委书记

19499月,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代表之一,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央人民政府委员。

他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建立了不朽功勋

新中国成立后,彭真同志长期担任党和国家的领导职务

建国初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政治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党组书记,后任中央政法小组组长。

1954年起,任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1956年在党的八大和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在中央书记处协助邓小平同志负总责。

建国后一直兼任中共北京市委书记,从1951年起兼任北京市市长,直至19665月。

任内他始终坚定不移地与毛泽东思想作斗争,坚定不移地依靠知识分子中的右派精英分子。

他,同样具有那种无产阶级革命家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毛泽东搞的那一套,在山沟沟里行。在北京不行!毛泽东想放屁,到外面去放。在我的一亩三分地里,我让他放不出,也放不响!”

可以说,没有彭真,就没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他是迫使毛泽东犯错误,亲手发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第一功臣。

建国后十七年中,他作为党和国家领导成员,为党的建设、政权建设、经济建设,政法工作、统战工作、民族工作、思想理论工作、科学教育文化工作、外事工作,为首都的建设和发展,呕心沥血,作出了重大贡献。

在和平接管北京的过程中,彭真同志善于把原则的坚定性和策略的灵活性结合起来,依靠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团结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知识分子和其他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使北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荡涤了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污泥浊水,建立了新的社会秩序,实现了翻天覆地的伟大社会历史变革。

解放前,北京是一个民生凋敝、满目疮痍的消费城市。

北京刚一解放,他就强调把恢复、改造与发展生产作为北京市党政军民的中心任务,其他一切工作都应该围绕并服从于这一中心任务;并明确提出,首都建设要为人民大众服务,为发展生产服务,同时又要为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机关服务。

1951年,北京市的国民经济就得到全面恢复,并超过历史最高水平。

随着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北京市的经济建设持续突飞猛进,由消费城市变成了生产城市。

他从进城不久就开始抓首都城市规划,1956年提出城市规划要有长远考虑,要看到社会主义的远景,要给后人留下发展的余地的指导方针。

1958年,他领导了十大建筑的建设和天安门广场的规划。

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他既爱护人民群众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又强调必须也只能实事求是地、老老实实地按照客观规律办事。

他提出社会主义建设不犯路线上的错误,根本的问题在于调查研究。

他身体力行,深入农村、工厂,直接听取群众意见,进行调查研究。

十七年中,他为把首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城市,精心擘划,呕心沥血,作出了卓越贡献。

彭真同志一向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对于发展科学教育文化事业给予高度重视。

他强调北京是全国的文化中心,又是高等学校集中的地方,努力办好这些高等学校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他主持制定了提高北京市中小学教育质量的决定。

他热忱关怀青年的健康成长,连续多年向首都高等院校毕业生讲话,勉励他们自觉地走历史必由之路,同工农相结合,坚决跟共产党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

他提出发展城市人民大众的文艺,号召文艺工作者像过去深入农村一样深入到工厂中去,反映我们取得全国胜利的新时代;并提出要推陈出新,对旧戏加以改造,从改造中提高。他经常深入教育界、科技界、文艺界,广交朋友,听取意见。

他尊重、团结老的知识分子,关心、培养青年知识分子,重视发挥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作用。

1965年,在文化领域中的倾向已经相当严重的情况下,他明确提出:

要区别政治问题和学术、艺术问题。

真理要受社会实践检验。

一切人,不管谁,都应该坚持真理,随时修正错误,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他一句话,让毛泽东忙活了好一阵子,才肃清流毒,端正党风。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基础奠定 5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