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43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03 点击数:1764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七斤和吴小军一前一后进了家,直奔锅屋里的盛水缸,抓起水瓢咕嘟咕嘟半瓢水先灌进肚,然后把乌七八糟的手脸洗了洗。大黄狗也渴的呱唧呱唧的喝着他们的洗脸水。七斤的娘端出杂面饼,连骂加嚼的抱怨七斤晌午了也不带同学回家吃饭,吴小军赶忙解围说他们在山上烤山芋已经吃饱了,盛赞七斤的烤山芋怎么怎么的好吃,而且玩的也很开心,七斤的娘才停止叫骂和抱怨,接着就催着吴小军说:“孩子,在外跑一天了,你家大人该着急了。看天阴得那么厚,说不定一会就下雨了。快回家吧,以后什么时候想来就再来,就不留你再玩了,啊。”

在门口告别了七斤的娘,在村口告别了七斤,吴小军连蹦带跳的离开了村子。出了村子没走多远,就雾雾啦啦下起了星星雨。凉凉的星星雨,淋在脸上好舒服。他故意放慢了脚步,一路走一路哼着最新最潮的歌:“小河的水呀清幽幽,庄家盖满了沟,解放军进山帮助咱们闹秋收,拉起了家常话,多少往事记上心头……”

田里的高粱刚刚砍下,高粱穗已被农民收割回家,剩下的高粱秸打成捆竖起来椽成秫秸椽。围靠在一起的秫秸椽像金字塔似的,堆在地头等待晾干后再拉回家。

刚砍下的高粱秸有的秸杆很甜,甜的不亚于当地种的一种甜秫秸。看看四下没有人,吴小军跳上地头的秫秸椽,想抽一根青青的高粱秸当甜秫秸啃。选好一根抓住一头刚要往外抽,身后“嗨!”地一声惊叫,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咦,王玥,你怎么在这!”吴小军回过神来,很是诧异得问。

“哼!你又玩疯了吧。你不是说一会就回来吗,你这是哪国的一会,这么长。老实给我交待,又跑哪玩去了,都一整天了。”

“嘿嘿。”吴小军自知理亏,扮傻的向她笑笑,自我圆场的说,“我帮七斤上山刨山芋去了。”

“别哄我了,你会刨什么山芋,”王玥不相信。

吴小军也知道这会子说什么王玥都不会相信的,那就不能再顺着她的话往下走,避开王玥的话题,岔开话头说:“哎, 这么远你怎么跑来了?”

“我怕你跑丢了找不到回家的路,就过来了呗。”

“ 你怎么知道我会走这条路?”

“就这条路近,你会憨的绕远路走?”

“嘿嘿。我怎么没有看见你过来呀?”

“你光顾着高兴了,哪看得见我。好远就听到你的小河的水清幽幽了,藏起来就是想吓唬吓唬你。”

听王玥这么一说,吴小军挺开心,还有那么一点点感动,却不知怎么表达,只是向她笑笑。看见王玥头发上沾着一层细细的水珠,他伸出手去抚摸,手落在她的头上,王玥调皮的来回转动着头,要把头发上的水珠都沾到他手上,他再一次被她的乖巧所感动,一只手轻轻把她拥在怀里,用衣袖拂拭她头上的水渍,遮挡着越下越紧的小雨。

“下紧了,咱到这里躲一下雨吧,里边可好玩了。”王玥指着身边的秫秸椽说。

钻进秫秸椽,站在高粱秸围成的空间里,有点蒙古包的感觉。里面还堆放着一大堆半干的秫秸叶子,正好成了他们的坐垫和靠背。半躺半卧在秫秸叶子上,被浓浓的香香的秫秸甜味包围着,有一种独特的安详与温馨的氛围,让人身心放松,有如躺在一个暖融融被窝里的感觉。

王玥依偎在吴小军身旁坐下,他想起裤袋中的酸枣,一把一把的掏出来,鲜红鲜红的酸枣放在王玥的两腿之间让王玥吃。王玥掏出她的小手绢,把酸枣仔细地的擦干净,放在嘴里,从她脸上的表情能感知酸枣有多么的甘甜。她捡一颗又红又大的酸枣,擦干净送到吴小军的嘴里。吴小军摇摇头,说:“你吃吧,我都吃够了。”

看着王玥吃着酸枣,听着王玥说着她今天的事情,吴小军迷迷糊糊,迷迷糊糊的竟坠入梦乡。

吴小军是被冻醒的,醒来时发现自己两手搂着王玥,王玥紧紧地依偎在他的怀抱中。也许是因为冷,睡梦中的他本能的把她拥到怀里从她身上获得温暖。天已经擦黑,吴小军推推王玥说,“快醒醒吧,天都黑了。”

这时,王玥伸开双手搂住吴小军的脖子,说,“你醒了?人家根本就没睡。”

 “我怎么没觉着就睡着了,快起,该走了。”

“不起,我还想再躺一会。”

“哎呀。天都要黑了,起吧。”吴小军想拉开她的手,王玥两手却扣的更紧。

“不走,再躺一会。”

“哎呀,你又睡不着,睡着就冷了,起吧。”

“不吗,我就想和你再躺一会,就一小会。”王玥搂着他的脖子怄着不起。

吴小军没有和她再拗。他想:她那么老远的跑来迎我,现在她要我再陪她躺一小会,就顺从她吧。尽管吴小军有点发冷,睡意全无,他还是头靠头脸对脸的躺在她的身边,静静的等待她说的一小会。

一分钟或许两分钟,王玥挪动了一下身子和他贴的更紧。吴小军悄声说:“有一会了吧,该起了吧?”

王玥闭着双眼悄声问道:“小军,我问你,那天晚上在邮电所,你知道梁姐姐在干什么吗?

“在干什么?”他不知道王玥怎么忽然又想起这事情来了。

王玥说,“人家俩人在相好呐。”

“……”

“你说咱俩好吗?”王玥轻声的问他。

“唔。”吴小军应道。

“唔什么唔,咱俩到底好不好?”王玥不满地在他后脖子上捏了一下。

“好!好!”

“你说咱俩怎么好了?”王玥又问。

“……”吴小军无语,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你说呀,咱俩怎么好了。”王玥继续追问。

“你有好吃的想着我,我有好吃的想着你呗。”

“那还不能算好。”王玥说。

“那就是跟人打架时我向着你,你也向着我。”

“那也不能算是好。”

吴小军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说明他们俩好的例证,沉静了一下,王玥压低声音喃喃地说:“那晚梁姐姐她们那才是好呐,咱俩也像梁姐姐她们那样好,行吧?”

“啊!”邮电所值班室里的一幕又呈现在他眼前。他想起了光着身子的梁姐姐和那个光着身子的男人缠抱在一起的情景,也想到梁姐姐痛苦的呻吟。

其实,梁姐姐长得白白净净、雍容富态挺好看的。梁姐姐穿的衣服总是紧紧巴巴的,把身体勒得凸凹有致,曲线分明。最招眼的就是她那两个突出挺拔的乳峰,看见梁姐姐总也躲不过的先看到她那两个鼓突突遮拦不住的乳峰,就像揣在怀里的两只不安分的月中玉兔,把前胸的衣襟鼓涨得让人担心那衣扣会随时被两个不安分的玉兔拱开似得。乡村小镇上的人,情感淳朴直白,看见好东西总是忘记矜持,不加掩饰的流露出来,所以,只要梁姐姐在街上走过,男女老少一律行注目礼。虽然吴小军还不懂那是漂亮女人独有的诱惑,这种诱惑在不同的人眼里有着不同的内涵,但他却能从那些紧盯着梁姐姐的男人们眼睛里看到火辣辣的甚至有些下才的眼馋,就像几年没见荤腥的饿汉忽然看见嘴前一碗油汪汪香喷喷的红烧肉却又吃不到嘴里一样,简直无以言状。不过,梁姐姐的漂亮确实无可挑剔,吴小军也觉得梁姐姐挺好看,除了那两只让人担心会把扣子崩开的乳峰格外招眼之外,她那双又黑又亮被好多女人污蔑为勾魂的眼睛,在吴小军看来是最温情动人的。可那晚光着身子的梁姐姐却不那么好看,吴小军觉得别扭而且有点丑。不过, 他似乎明白了王玥的意思,惊奇的问,“你想抹光腚呀?”

王玥没有出声,只是把他的脖子搂的更近一些。

吴小军感受到王玥的呼吸,他早已熟悉她淡淡的带有点奶味的女人香又向他袭来。他喜欢她给他的这种气息,但却不理解这种气息所带给他的信息。他喜欢王玥和他肢体上接触,却不明白她如此温情柔软的身体对他的召唤。不谙性情,不明事理的他,更不知王玥那一丝懵懂的情窦初开和那一丝朦胧青涩的情爱嫩芽初上枝头,而吴小军又恰恰在这至关重要的方面老是滞后与她。如果不是清冷的雨天,不是爬山的疲倦,不是黑暗的降临,不是发冷的身子,不是梁姐姐那莫名的痛苦呻吟,也许他会听从她的话。混沌没开的他,可能会把它视作像小时过家家玩的一种游戏而顺从王玥,去陪她演绎梁姐姐那晚的故事,完成王玥一直渴求的那种好。

“太冷了,走吧,明天再玩行吧?”吴小军的话惹恼了王玥,她奋力翻身骑到吴小军的身上,两手捏着吴小军的脸来回晃动着,极其夸张的发着狠声,像是要把他撕碎似得。然后跳起身丢下他走出秫秸椽,外面传来她愤怒地骂声:“混蛋,以后再也不给你玩了!”

天已黑影朦胧,雨已住,路上有些泥泞,没走几步鞋子就沾成了个大坨坨。吴小军索性脱掉鞋子提在手里,赶上王玥,用身子挡住前行的王玥,讨好的说,“我背你走吧。”王玥站在他身后没有动,吴小军弯着身子用屁股碰碰她,恳切的说 “上来吧,我背你。” 王玥还是不动,吴小军弯着腰撅着腚固执的等待着,王玥委屈的怨道: “坏蛋,人家想跟你好你干嘛不,你说你坏不坏蛋!”

没有呀,我一直都跟你好呀。

“跟我好,那我想和你学梁姐姐她们那样你干嘛不愿意?”

“那样就是好?哎,你说梁姐姐她们那样好,梁姐姐怎么还像生病似的叫唤?”

“那......”王玥被问住了。她也不明白梁姐姐为什么会那样子,俩人好应该是快乐的,怎么还会痛苦呢?从何而来的痛苦?王玥无法跟吴小军说的清楚。迟疑了一下,她在吴小军的背上轻轻地打了一下算是给他的回答,然后,不太情愿地趴到了他的背上。


 

  
上一章:凤凰镇42
下一章:凤凰镇4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4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