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42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03 点击数:1657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一觉醒来,昨天晚上的事就忘到脑后去了。吃过早饭,吴小军的爸妈都上班去了,哥哥也去中学闹革命去了,妹妹、弟弟在院子里和平平、四妮她们几个小孩玩跳房子。吴小军准备去王玥家,因为岚岚姐规定他们上午必须跟她学两个小时的功课。这时街上传来了阵阵的争吵声,吴小军赶紧跑出去看究竟。

  出了门就看见十字街口围着好多人,走到跟前,慢慢就听出点门道来。原来是中学的两家红卫兵因贴大字报的事而争吵起来。井冈山红卫兵说他们昨天下午贴的大字报今早被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的大字报给恶意覆盖了。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说他们是无中生有恶意诬陷,说他们张贴大字报时根本就没有看到有井冈山红卫兵新贴的的大字报。井冈山红卫兵说他们不顾事实,强词夺理,要求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把刚贴上的大字报揭下来,让事实来证明给革命的群众看。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坚决不答应,甚至高呼用生命捍卫真理,与革命的大字报共存亡。越是这样,井冈山红卫兵越是认为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的行为可疑,欲盖弥彰,坚决要求撕下大字报。争来争去终于激怒了井冈山红卫兵中的好斗人物,硬是冲上前去强行撕下了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贴的大字报,强行硬上难免不发生了肢体上的冲突,更糟糕的是当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的大字报被撕下来之后,并没有发现井冈山红卫兵被覆盖的大字报。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得理更强势,于是战斗升级,由推搡到大动干戈。不知是有人报了警还是吵闹声惊动了近在咫尺的派出所,派出所的贾叔和许叔匆忙赶到,愤怒的贾叔跳上街边停着的一辆平板车上,把手铐往身边的电线杆上一摔,大吼一声:“住手!谁在动手我就把谁铐起来!”这声怒吼还真把大家给镇住了。毕竟凤凰公社是个偏远的小地方,两派红卫兵又都是凤凰中学的学生,这些学生也就是在家门口咋咋呼呼,唧唧歪歪,其实,还真没见过什么大的世面。

  贾叔高声喊道:“你们都是毛主席的红卫兵,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战士,怎能不弄清原委就自相残杀。我相信,你们哪一方都不会看着人家新贴的大字报故意去覆盖它,那样干还是毛主席的红卫兵吗?能对得起毛主席他老人家吗!大家想想我说的对吧?眼下还有那么多的革命工作需要你们去做,还有那么多的阶级敌人需要你们去斗争,不要在这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上浪费你们宝贵的革命时间!各自把各自的人带走吧,这事我可以给你们亲自调查调查,调查清了再跟你们个交代,好吧,大家都散去吧,我会马上着手调查此事。都散吧散吧。”

  就这样,一场将要越演越烈的武斗很快被派出所的民警叔叔给平息了。

  混乱中吴小军没有发现哥哥的身影。这么大事情他哥怎么不在场呢?正在纳闷,王玥一把逮住他说:“吴小军,走。”然后推着他就往人圈外头走。

  吴小军一边被她推着走一边给她描述刚才发生的事:“井冈山红卫兵说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把他们的大字报给盖住了,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就说没盖,井冈山红卫兵不信,硬把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的大字报给撕了下来,结果一看,根本没有井冈山红卫兵贴的大字报,就打起来了。”

  “你别说了,我都知道。”王玥把他推到街旁停了下来,把嘴凑到吴小军的耳边小声说,“是不是他们贴的大字报叫七斤、杨立群他俩昨天夜里给撕走了。”

  吴小军一愣,觉得王玥说的有道理。虽然他和王玥昨晚跑了整条街没有发现七斤他们的身影,也不能排除他们可能会在下半夜里行动,杨立群三更半夜不敢出来,七斤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不过,七斤说过不撕人家刚贴上墙的大字报嘛,要不就是夜里天太黑,看不清大字报是新是旧,误撕;要么就是杨立群个家伙干的,只要能摸的着够得到撕得下的就牛鬼蛇神一扫光。这不是玩大发了!这要是被红卫兵逮着那还得了,还不得游街示众揍个半死。

  呀!要是七斤他们来收购站卖大字报可就糟了,那肯定是会被发现的。要是当场被那个什么......什么俱获,就是把小偷连人带物一块逮着那个意思,那两个家伙的罪可就大了。想到这吴小军心里顿时焦虑起来。

  “王玥,我得去七斤家看看,问问他们昨天夜里是不是来撕大字报了,要是他们干的,我就叫他们把大字报藏好,千万别来卖,这要叫红卫兵逮着可就完蛋了。”这么一说王玥也紧张起来:“那我跟你一起去。”

  “咱两不能都走,我自己去就行了。”吴小军说:“我跑得快,一会就回来。你给岚岚姐就说我肚子疼,不去上课了。”

   “不行,你去了就得赶快回来,我等着你。”王玥不容商量的掐死他外逃不归的念想,这方面王玥有杀手锏,只要告诉张姨,他就在劫难逃。

“好好好,到那跟七斤说了就回来。” 吴小军不想跟她啰嗦太多,于是满口答应,急急慌慌的调头就跑。他虽然还不知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说词,却明白离开她自由权就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从王玥的眼神中也能看出王玥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知道撒出去的兔子难回还,所以多少显得有些无奈。

  三里地的路程吴小军一口气就跑到了七斤的家门口。七斤不在家,七斤的娘说七斤上山刨山芋去了,让他多少松了一口气。那就等他回来呗。

  七斤娘在门口的菜地里整理着菜地,顺手拔下一只萝卜,用揪下的萝卜缨子把萝卜身上的泥巴拧干净,又撩起围裙擦吧擦吧递给吴小军说:“吃个萝卜,自己先玩会吧,七斤一会就回来。”

  萝卜有点辣,吴小军吸啦吸啦的啃着萝卜,在七斤的家院子里转悠,顺便瞅瞅七斤撕的大字报藏在了那里。转到里头转到外头也没有发现,他的心又揪了起来。

  大黄狗先回来了,看见院子里的他,两耳陡竖,狗脸一沉,嘴里发出低沉的威胁。吴小军大叫一声,“大黄。”大黄狗立即认出他来,厌声也变了,似乎很歉意的摇着尾巴跑到他跟前,吴小军抚摸着它的头说:“大黄,不认得我了,还给我啊呜,忘了我给你的兔子头了。”大黄狗似乎对一下子没认出他来而不好意思,它甩着尾巴亲昵的在他腿上蹭来蹭去,舔着吴小军伸给它的手。

  大黄狗到家了,七斤肯定离家也不远。吴小军立即迎出院子,见七斤背着一背箕山芋走来,吴小军赶紧跑了过去,连珠炮似的发问:“七斤,你昨天夜里又去撕大字报啦?夜里什么时候去的?撕的大字报卖了吗?大字报藏在哪了?有没有人知道?他们为这事都打架了......”没容七斤说话,吴小军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把七斤搞得一头雾水满脸茫然。

   “怎么了,伙计,让我把东西放下再说好吧?”七斤放下山芋,吴小军也缓过气来,把街上发生的事给他细说了一遍,七斤听了哈哈哈大笑,说:“伙计,我早就不干了。就那次咱们一块下饭店之后,就没再干。是杨立群个家伙说漏了嘴,让我爷听见了,我爷把我臭骂了一顿,打哪就没再去。”

  “真的!没骗我吧。”

  “咱们是老伙计了,我骗你干嘛。”

  吴小军说:“那是不是杨立群干的?”

  七斤摇摇头说:“他怂包一个,再给他一个胆他自己也不敢去。”

  吴小军把街上发生的事又饶有兴趣的给七斤道了一遍,把派出所贾叔要调查破案的情节增补进去,完了,吴小军不无担心的再次问七斤:“真不是你撕的?别哄我啊!”“不哄你,真不是我撕的。”七斤拍拍胸脯说,“你放心,这跟咱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要哄你我是儿。”吴小军悬着的心这才终于放了下来。

  吴小军说,“刚才你家的大黄狗都不认得我了,见我还冲我呜呜发威呢,我说大黄,忘了我给你的兔子头了。它就想起来了,冲着我直摇尾巴。”

  七斤抱怨的说道,“还说那,你多长时间没来我家玩了?有大半年了吧伙计!大黄没咬你就不错了。”他蹲下身抚摸着大黄狗说,“大黄,下次他要再拖那么长时间不来,你就咬他。”

  吴小军也蹲下身顺抚着大黄背上的毛说,“大黄,咱是好伙计,什么时候来你都欢迎我,对吧。”大黄狗似乎听懂他说的话,亲昵的把头往他的怀里拱,拱的有点过了,把他一下子拱坐在地上。看吴小军倒在地上,大黄狗也兴奋起来,摇着尾巴更往他身上扑。

  大黄狗对吴小军的示好,气的七斤照大黄狗的后腚上揍了一巴掌,骂道:“叛徒。”

七斤拉起吴小军问他要不要去山上玩,说山上的酸枣都红了,鲜甜鲜甜的可过瘾了。吴小军欣然接受,那还记得王玥的嘱咐,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凤凰山虽然近在咫尺,他还从没上去过。以前,和其他的小伙伴偶尔也到凤凰山的山脚下玩,只是在山脚下的树林边转转,未敢贸然上山。七斤听说吴小军还从未爬过凤凰山,感到可笑,二话没说,一挥手,大黄狗得令似的前头开道,带着他俩沿着林间小路直奔山顶。

  凤凰山不算高,吴小军和七斤一口气就窜到了山顶。站在山顶放眼望去,凤凰镇尽收眼底。高大浓密的树木掩映了低矮的民房,最醒目的还是公社机关大院那片错落有致的青瓦房和街东头大礼堂的尖尖屋顶。吴小军仔细的寻觅着自己家住的房子,葱葱郁郁的树冠掩映着,只能判定大概的位置,终没能找到自家的房顶。

  移目南望,镇南的十八孔桥独处一隅,清晰扎眼。沿十八孔桥向南,古老的大运河映入眼帘,她就像一条柔软的丝带婉转飘逸,在凤凰镇旁轻柔地绕了个弯,便缓缓舒展开来,载着点点帆尖,向东南飘去。回头向北,吴小军看见了旺山,看见旺山脚下的旺山庄,旺山庄后的那条绿色长廊,就是旺山水库的大坝。大坝那边就是郝大鹏带他游泳洗澡滑滑泥差点把他开肠破肚的旺山水库。绿色长廊,一直向东伸展,隐约可见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周庄。那里有他的同学郝大鹏、周德宝他们,还有美美、丽丽,还有郝校长、张姨。他想,这会儿他们都在干什么?

第一次登高远望,第一次鸟瞰凤凰镇全貌,发现她竟是那样美,美得难以想象,美得不可思议。吴小军肚子里那点墨水,无论如何也找不出成套的像样的词汇来形容她的美,赞扬她的美。他被这美滋润着,无法自己,于是亮开嗓子,对着凤凰镇又蹦又跳的大声呼喊:啊——啊——啊——。

他忽然后悔没有带王玥一起来。

喊够了,喊累了,他们就寻找酸枣吃,鲜红的酸枣,酸得醉人,甜到发苦。装进肚子,顺着肚皮往外透着舒爽。吃足了酸枣,他们就戳蚂蜂窝玩。不是找蚂蜂窝戳,而是碰上了就想干掉它,就和碰到过街老鼠一样想打死它。枣树丛中的红眼蚂蜂野得很,凶的要命,蜂尾的毒针弯如鱼钩,强劲有力,蛰你一勾子能挖你一块肉下来,注入的毒液疼的让你生不如死。硕大如盆的蜂窝上盘踞着数百乃至上千只个个身手矫健、不惧生死、勇于拼杀的蜂战士,惹急的蚂蜂发疯般的到处寻找侵犯它的敌人愤而群起攻之,能要你的命。七斤说,以前队里散放在山上的一头驴吃草时无意间踢翻了草丛中的蚂蜂窝,无数只红眼蚂蜂红了眼,一哄而上,眨眼就把驴蛰翻在地,没有一袋烟的功夫那驴就在惨叫之声中命归黄泉,在那驴身上用手一胡拉掉下一把驴毛。

尽管七斤讲的故事听的让人有点毛骨悚然,丝毫没能阻止他们两照戳不误的兴致。一只挂在枣树上离地不足一米高有盆口大的蚂蜂窝,在他们一阵乱石的的攻击下窝碎蜂散。他们趴在不远的碎石矮墙后面,在紫槐的掩护下,看着漫天飞舞的蚂蜂因找不到仇杀的敌人而在头上疯狂的飞来飞去,颤动的翅膀发出渗人的呼啸。

戳完蚂蜂窝,逃离蚂蜂不再攻击的范围,七斤又带着吴小军来到自家的自留地头,挖出几个山芋,在一个石坎旁架起篝火给他烤山芋吃。山地的山芋拷出来像山栗子一样,干面干面的好香好噎人,吃的满手满嘴黢黑。人说吃饱喝足不想家,一点都不假。酸枣,烤山芋塞了一肚子,中午就没有下山回家。

走出树林,在山后的一片乱石旁,眼前突兀现出两个巨大的石头,有一人多高,黄褐色,圆圆的,与周围灰青色的乱石颜色截然不同,形状很像被放大了无数倍的鸡蛋。吴小军觉得奇怪,这也不像是人工刻意打凿之后又刻意放在这儿的。正自疑惑,七斤告诉他说这就是传说的凤凰蛋,让他甚感神奇。他回味着施二妮爷爷曾给他讲过流传在凤凰镇的凤凰传说,手扶着“凤凰蛋”围着转了好几圈,想探究一下“凤凰蛋”是怎么变成石头的。几圈下来,他相信“凤凰蛋”就是石头,真的凤凰蛋是不会变成石头的。只是不知道这两块巨石是怎么变的这么圆,这么有型,又是从哪儿来到这里的。

踩着乱石磊的台阶,吴小军和七斤爬上“凤凰蛋”。坐在蛋上嬉戏,躺在蛋上睡觉。大黄狗上不来,急的在蛋下面转着圈子的哀狺。

直玩过了晌午,口渴得实在受不了他们才下山。  


  
上一章:凤凰镇41
下一章:凤凰镇4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4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