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41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03 点击数:1697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邮电所原来是一家财主的院落,解放后收缴归公,交由公社邮电所使用。院落临街有间过道,经改造后现今既是进入邮电所的过道也是营业厅。过道里的西墙有个小小的窗口与隔壁房间相通,寄信发电报都在那个小小的窗口进行。过道临街的老式双扇木门,可以在里面插上门栓。由于木门陈旧,门缝之间的缝隙小孩子的手指是可以伸进去的。手指伸进去,就能拨动门栓进而打开大门。这个秘密吴小军是前几天在过道里玩时发现的。当时并没有在意,现在,面对邮电所紧闭的木门及院里那一树的石榴,他想起了这个秘密,顿时兴奋起来,这是个绝好的时机,趁着黑夜的掩护和那个老家伙不在之际,决定来次突袭。不把它一网打尽,也叫它所剩无几。

丢开王玥的腻歪,吴小军悄无声息的来到门前,王玥还没弄明白他想干什么,门就已经被他拨开,她还傻乎乎的问他,“他们怎么没插门吗?”

走进黑黑的过道里,王玥明白他要干什么了,她紧紧地抓住吴小军的衣角悄声说,“我知道你是想偷人家的石榴?”

吴小军说:“你在这等我,别出声。”

“我不,我害怕,咱走吧 。”王玥拉着吴小军手往外拽。

“这有什么害怕的。闫叔回家了,没事的。”吴小军宽慰着王玥。

“你这是干坏事,偷人家东西。”

“切,摘个石榴算什么偷,又不是偷钱。咱不摘就捞不到吃,都叫他们吃了。”

“不行,我害怕。”王玥紧抱着吴小军的的胳膊不丢手。

院子里静静的,所有的房间都黑灯瞎火的,只有一个房间从房门的门帘上透着一点亮光,预示着只有这个房间还有人在。这时,吴小军也担心起来,那个亮着灯的房子是电话总机房,总机房里有一个总机台,几十根电话线拔来插去的,电话就是这样接通的。是闫叔没走吗?这爷们的警惕性特高,要真的是他,有一点点的动静都会惊动他。他有些犹豫,可诱人的石榴已近在迟尺,翻过齐腰高的竹篱笆,就能得手。就这样退回去实在心有不甘。为确保安全,他决定先探看一下是谁在总机房里值班,然后再决定动手与否。他回头悄声对王玥说:“你就站在这别动,等我一下,我去看看是谁在那屋里,要是闫叔在,咱就走,好吧。”

吴小军顺着墙根蹑手蹑脚向亮灯的房门口摸去,王玥并没有执行他的等待命令,一步不落的跟在吴小军的身后。吴小军伸手挡挡她,示意她回去,不要跟着他。她低低的哼了一声,表示反对。吴小军也不再坚持,坚持说不定会弄出动静来,反而坏事。他回头附在她耳旁悄声嘱咐她“千万别出声。”然后小心翼翼地向门口摸去。那是一扇上半截镶着玻璃的门,他把脸贴近门的玻璃上,从拉的不太严实的门帘一边看进去。

他看到了奇怪的一幕:话务台前,柔和的罩子灯下,他看见话务员梁姐姐,光着白白的身子,坐在一个同样光着身子的男人身上。近在迟尺的罩子灯,把梁姐姐柔顺的脊背勾勒的鲜亮如玉。在那个男人的怀抱中,梁姐姐挣扎蠕动着身躯,隐约能听到她很痛苦的喘息声。吴小军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也给弄懵了,不知他们在干什么,还让梁姐姐如此痛苦。恍然间,他想起一句很脏的骂人话,描述的结果就是男人把女人给睡了。当前,梁姐姐光的一丝不挂,是不是在做那种被人睡了的事?可睡了又怎么不在床上睡?吴小军也听说过男人和女人睡觉是件很好玩很快活的事情,要是梁姐姐现在做的就是那事,那梁姐姐怎么没有表现出很好玩很快活的样子,而是如此的痛苦不堪,像是被重病折磨似的呻吟不止!

尽管梁姐姐那不寻常的举动让他有些迷糊,让他琢磨不透,他隐约感到她们赤身裸体正在做的事就是人们常说的男女睡觉的事,因此,他还是因过分紧张而心跳的厉害,牵着王玥的手急忙退回到过道里。王玥问:“是闫叔吧?”

吴小军说:“不是,是,是......”

王玥又问:“不是闫叔是谁?”

吴小军说:“是梁姐姐……”

“不是闫叔那你吓得什么。”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是谁?”

“那个.......她们......那个......”吴小军因紧张变得结结巴巴语无伦次。

    “那个什么?你看你吞吞吐吐的,怎么了?”吴小军的结结巴巴语无伦次,让王玥更想一探究竟问个明白。

“梁姐姐.......那个那个......”突如其来的状况使吴小军有些不知所措。他吭吭哧哧的想说又不知怎么才能说的明白,这让王玥更急了,她晃着吴小军的胳膊急切的问:“梁姐姐怎么了?快说呀”

吴小军吞吞吐吐的说:“我看见,看见梁姐姐,她,她光着腚......”

“啊!瞎说,你看清了,她干嘛光腚呀?”

“不知道。我看见她就是光着腚。那个人还掐梁姐姐的奶。”

“啊,还掐梁姐姐.....?”

在提到性就是罪过的年代,不要说他们那么大的孩子没有机会了解有关性的知识,就是成人对此也是知之甚少,人们都在刻意的回避它,似乎只有骂架时才会触及到性,性是肮脏的,性是用来骂人的。那个时候的吴小军,连小孩子是怎么来的都搞不清,直到有一天,他去施二妮家玩,见证了施二妮家的花母狗下了四只小狗崽时,由此才联想到前院的王阿姨挺着大肚子去医院生孩子是怎么一回事,原来王阿姨家的小宝宝和施二妮家的四只小狗一样,都是从娘肚子里生出来的。可他还是不明白,小孩和小狗是怎么跑到娘肚子里的。

对眼前发生的事情,吴小军不知道该怎样给王玥描述。反正两个大人,光着晃眼的身子缠在一块,那肯定不是一件好说的事情。

王玥松开吴小军的手说:“你肯定没有看清瞎说的。你在这等我,我去看看。”王玥扶着墙,蹑手蹑脚的向亮着灯的总机房摸去。

吴小军没有阻止王玥,只提醒她小心点。他没弄明白的事情,他想也许王玥会弄明白。

很快,王玥就折回来,拽着吴小军的胳膊就往外走,逃似的来到她家黑黑的过道里。她像是被吓着了,两手紧紧地搂着吴小军的腰,气息稍粗的依偎在吴小军的胸前。

吴小军推推她问:“你看清了吗,梁姐姐是光着腚吧?她们在干嘛?那人干嘛要掐梁姐姐?”

“唔——”王玥用力地抱了他一下,说:“别问了。”

“怎么了?”越是闹不明白的事他就越想掏弄清楚。

“哎呀!叫你别问了你就别问了。”王玥好像挺烦的。

“问问怎么了?你不是也看见了吗,我就想问问你她们在干啥。”他很想在王玥那里得到证明,证明他的猜想是对的,她们是在干那种男女睡觉的事。

“哎呀!笨死你了,什么都不懂!”王玥气的一把推开他。

“怎么又笨死我了?你懂!”吴小军反驳道。

“就懂!”

“你懂你说呀,你说他们在干嘛,你怎么不说?”吴小军急她。

“就不说,气死你。”

吴小军生气地一把掐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捏。她挣扎着叫起来,“啊——坏蛋!疼死我了!”吴小军赶紧松开她。王玥反身用力地在他身上报复地打了两下,然后蹲在地上再不理他。黑黑的过道里好静好静,只能听到王玥愤愤的喘息声。

过了一会,吴小军说,“该回家了,我走了。”

王玥站起身,一把抓住他,以警告的语气对他说,“哎,梁姐姐的事你千万别给人说。”

“什么事?说什么?”

“切!”王玥推了他一把,“她们......刚才看见的事你别跟人说就行了。”

吴小军不屑的“切”一声:“我才懒得说呐!”


  
上一章:凤凰镇40
下一章:凤凰镇4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4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