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基础奠定 55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3-03 点击数:224次 字数:

55

 

1961年春,《北京晚报》编辑部从提倡读书,丰富知识,开拓视野,振奋精神的目的出发,请邓拓写一些知识性杂文。

邓拓考虑到北京二字和晚报二字的特点,就把栏目定名为《燕山夜话》。

是年夏天,北京市委理论刊物《前线》也请邓拓开辟杂文专栏。

邓拓感到力不胜任,就约吴晗廖沫沙合作,三人各选土木,文责自负。

栏目定名为《三家村札记》;署名吴南星(吴晗的吴字,邓拓笔名马南邨的南字,廖沫沙笔名繁星的星字)。

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中文章的主流是积极的、健康的。

它宣传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及党的政策。

其中有对历史人物的评价,有对新人新事的赞颂,有对文化艺术的鉴赏,也有少数对当时倾错误和不良风气的批评、讽刺,具有相当高的思想性、知识性和趣味性,写作技巧也很好,受到读者的欢迎。

《三家村札记》从196110月开始到19647月结束,每人各写20篇左右。

这些文章的写作并不是北京市委决定的,也没有一片文章送北京市委审查过。

可是,江青一伙在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出于打倒彭真,改组北京市委的需要,在批判吴晗的《海瑞罢官》之后,进一步上挂下连,扩大到《三家村札记》和《燕山夜话》。

迫干压力,北京开始公开批判《三家村》,指资他们利用学术文章、杂文等形式反党反杜会主义

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下令撤销了《二月提纲》,《五一六通知》为批判三家村定了性。

1966416,《北京日报》开始公开批判邓拓、吴晗、廖沫沙,以及《燕山夜话》、《三家村札记》。

《北京日报》的按语中,把邓拓、吴晗、廖沫沙的一些作品称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称他们三人是党内外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代表人物,指责他们利用学术文章、杂文等形式反党反社会主义

同一天政治局召开了常委扩大会议,讨论彭真的问题。

会议最后撤销《二月提纲》和文化革命五人小组随后彭真被停止工作。

196658,署名高炬,实则江青一手策划的《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开火》一文,在《解放军报》发表;化名何明,实则关锋的文章《擦亮眼睛,辨别真伪》在《光明日报》发表。

同时,上述两报联合刊载了《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的材料摘编,并加了煽动性的编者按。

毛泽东明确表示:

何明的文章我看过,我是喜欢的。

510,《解放日报》、《文汇报》同时发表姚文元的署名文章:

《评三家村”——<燕山夜话><三家村札记>的反动本质》。

文章毫无根据地说,邓拓、吴晗、廖沫沙以三家村为名写文章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一场反社会主义大进攻

对《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断章摘句,无限上纲地批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叫嚷将上有帅,要揪出黑后台

11日出刊的《红旗》杂志上,登载了戚本禹的《评<前线><北京日报>的资产阶级立场》。

一时间,批判文章如潮似涛,所谓三家村反党集团就此铸成。

邓拓、吴晗、廖沫沙遭到林彪、江青一伙的残酷迫害,邓拓、吴晗含冤而死。

林彪、江青一伙还在各省、市、自治区大抓三家村四家店等,致使三家村冤案祸及全国各地的一大批作家、文人。

在邓拓、吴晗、廖沫沙三人惨遭厄运的同时,北京市及全国各地的大批干部和群众也受到株连,先后被打成三家村黑帮分子马前卒小三家村黑店伙计等等。

林彪、江青一伙以三家村为突破口,大搞层层揪、层层抓、追后台,上把矛头对准中央和地方的一大批老干部,下把罪名强加于一般干部、知识分子乃至普通群众。

就连给《前线》、《北京晚报》写过稿、有过工作来往、甚至家里有一本《前线》杂志的,也免不了要受审查、挨批斗。

某地一位喜欢《燕山夜话》的读者,托北京的亲戚代订了一份《北京晚报》,也被追查同三家村的关系。

于是从山东到云南,从广东到黑龙江,到处揪三家村四人店,甚至远距北京数千里之遥的敦煌也被打成三家村在敦煌的分店

广东诗人熊鉴为作的纪念三家村作的一首诗。

三家村里本无村,

留在人间却有痕。

一自黄钟遭毁弃,

遗音唤醒万民魂。

粉碎四人帮后,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学术界人士纷纷提出要为三家村平反。

全国许多报刊先后发表文章,提出要清算四人帮制造的文字狱

19781115(光明日报》第三版发表了苏双碧写的《评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

苏双碧在他的文章中指出姚文的政治阴谋后说:

冤狱就是你们这些祸国殃民的四人帮制造的,今天我们就是要平冤狱,包括你姚文元《评新编》造成的以批《海瑞罢官》为中心的文字狱,都必须一个个地清算,一个一个地平反。冤狱不平反就不足以平民愤,冤案不昭雪就不足以快人心。

这篇文章在国内外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国内很多媒体都转发了这篇文章,世界各大通讯社纷纷播发刊登这篇文章的消息和评论。

许多读者也纷纷写信。

一位来自云南的老教授在信中说:

我仅仅因为认得吴晗,就被打成三家村黑线,对我又批又斗又送进牛棚,差一点被折磨致死,不敢想到还有今天……真是令活着的人兴奋,死去的人安慰的快事啊!”

后来,新华社的一篇《一个惊心动魄的政治大阴谋揭露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黑文出笼的经过》为三家村的平反起到了助推的作用。

197923,黎澎的长篇文章《一个围歼知识分子的大阴谋评姚文元对<海瑞罢官>的批评》也刊出了。

之后,从不同角度为吴晗三家村平反的文章纷纷刊出。

19797月,中共中央批准了北京市委为三家村反党集团冤案彻底平反的决定。

718,北京市委发出文件,宣布为三家村冤案平反,

全文如下:

关于三家村冤案的平反决定

一、文化大革命前,邓拓吴晗廖沫沙三位同志应北京市委理论刊物《前线》之约,撰写《三家村札记》;邓拓同志应《北京晚报》之约。

撰写《燕山夜话》,以及吴晗同志写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等,完全是正常的。

他们的文章和著作,热情宣传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贯彻了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反对现代修正主义,资产阶级思想和各种歪风邪气,对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年进行政治教育,向读者广泛介绍科学文化知识,作出了贡献。

虽然他们的少数作品有缺点、错误,但大多数作品是好的,根本不是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

他们之间完全是正常的工作关系,他们各自的政治历史是清楚的。

林彪、四人帮诬茂邓拓、吴晗、廖沫沙三同志是所谓三家村反党集团,并强加以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种种罪名,完全是出于篡党夺权的罪恶目的而有组织、有计划地制造的大冤案,应予全部推倒。

经中央批准,决定撤销原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办公室对邓拓、吴晗、廖沫沙三位同志所作的错误结论,恢复这三位同志的政治名誉;恢复邓拓、吴晗的党籍,恢复廖沫沙同志的组织生活;为林彪、四人带迫害致死的邓拓、吴晗同志举行追悼会,并发布新闻。

组织专人负责清查被抄走的珍贵的书籍、文物字画、诗稿文稿和其他财物,退还本人或家属。

二、宣布北京市委1966525关于撤销《北京日报》、《北京晚》、《前线》编委会和撤销范瑾同志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定是错误的。

文件予以撤销,为上述单位和个人恢复名誉。

强加于《<前线>发刊词》的一切诬陷不实之词一律撤销。

三、在林彪、陈伯达、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和康生一伙的压力下,1966416《前线》、《北京日报》、《关于三家村<燕山夜话>的批判》的编者按的材料是不实事求是的,宣布予以橄梢。

林彪、陈伯达、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和康生一伙阴谋打倒北京市委,诬蔑416编者摇假批判真包庇”.“舍车马保将帅等等,纯属诬陷不实之词,应予彻底推例。

四、在报刊上组织文章,批判林彪四人帮一伙诬陷邓拓、吴晗、廖沫沙三位同志的罪行,肃清流毒,伸张正气。

83,《人民日报》报道了北京市委为三家村反党集团冤案彻底平反的消息,摘登了北京市委的平反决定。

9514日,邓拓及吴晗、袁震夫妇追悼会先后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基础奠定 5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