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基础奠定 54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3-02 点击数:299次 字数:

54

 

1966416,《北京日报》以三个版的篇幅,发表了一批批判《三家村札记》和《燕山夜话》的文章。

1961年,《前线》刊物请邓拓开辟一个杂文专栏,邓拓约历史学家吴晗和北京市委统战部部长廖沫沙轮流撰稿。

栏目定为《三家村札记》。

《三家村札记》及邓拓在《北京晚报》上写的《燕山夜话》对当时一些的错误和不良作风有所批评和讽刺,深受读者欢迎。

196632830日,毛泽东同康生等人谈话中点名批评了邓拓、吴晗、廖沫沙的三家村札记和邓拓的《燕山夜话》,于是《北京日报》被迫对三家村进行批判。

510,上海《解放日报》和《文汇报》发表了姚文元的文章《评三家村》、《三家村札记的反动本质》,诬蔑《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一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进攻,号召要彻底挖掉三家村的根子,彻底肃清三家村的流毒

一时间在全国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围攻、声讨三家村的恶浪。

 

三家村札记19619月中共北京市委机关刊物《前线》杂志为丰富刊物内容活跃气氛提高质量而开辟的一个专栏

三家村一词出自苏东坡《用旧韵送鲁元翰知洛州》一诗,其本意为偏僻的小山村,虽是自谦之词,但亦有《汉书.艺文志》所言的一言可采···不废刍言狂夫之议

不想文革初被姚文元关锋等人批判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成为文革序幕中的标志性事件。

文革结束后197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杂文集《三家村札记》

收杂文六十五篇。

1961年中共北京市委理论刊物《前线》,请邓拓开辟一个杂文专栏,邓拓约历史学家吴晗和北京市委统战部部长廖沫沙轮流撰稿,合署笔名吴南星

栏目定为《三家村札记》。 《三家村札记》介绍古人读书治学、做事做人、从政打仗等方面的历史知识,以针砭现实生活中的弊病,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文章短小精悍,深入浅出,富于启迪性,对当时一些的错误和不良作风有所批评和讽刺,深受读者欢迎。

 三家村札记作者邓拓吴晗廖沫沙。该专栏邀请邓拓吴晗廖沫沙合写,三人其时皆为北京政府各机构官员。

他们约定,文章以一千字左右为限,每期刊登一篇,三人轮流写稿。

作者由三人取一个共同的笔名:

吴晗字,邓拓字(笔名马南邨),廖沫沙(笔名繁星),合称吴南星

196110月到19647月,三家村札记共发表了60多篇文章。

19665三家村札记遭到批判,被姚文元关锋等人批判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又称该专栏有指挥、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地为复辟资本主义、推翻无产阶级专政作舆论准备的

一般人认为,他们的真实动机意在指向这三人身后的北京市党政系统。

196632830日,毛泽东康生等人谈话中点名批评了邓拓廖沫沙三家村札记和邓拓的《燕山夜话》, 于是北京日报被迫对三家村进行批判。

1966416,《北京日报》以三个版的篇幅,发表了一批 批判《三家村札记》和《燕山夜话》的文章。

510上海《解放日报》《文汇报》发表了姚文元的文章《评三家村》、《三家村札记的反动本质》,诬蔑 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一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进攻,号召要彻底挖掉三家村的根子,彻底肃清三家村的流毒

一时间在全国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围攻、声讨三家村的浪潮,成为文革序幕中的标志性事件。

这束《三家村札记》,被林彪"四人帮"诬为毒草,打入十八层地狱,已经十多个年头。

今天,它又重新回到人间,显示出它的倔强的生命,决不是几个流氓痞子的谎言咒语能将它绞杀的。

现在,这本书摆在我们面前,每一个有头脑的心地正常的读者都可以看到:

这里面无非是三位作者用杂文的形式,介绍了一些古人读书、治学、做事做人、从政打仗等各方面的经验得失;针砭了现实生活中一些不良倾向和作风;赞扬了社会主义社会的新人新事;还介绍了一些可供借鉴的各种知识……这样的书,虽然不是巨火熊焰,却有着智慧的闪光,能帮助读者开扩眼界,增长知识,提高识别事物的能力。

一句话,使人变得聪明一些而已。

但正因此就触怒了黑暗和愚昧的制造者们,他们动员了自己的一伙,施用栽赃、歪曲、断章取义、指白为黑等手法来围攻这本书,而姚文元则集一切鬼蜮伎俩之大成。

只有最卑鄙最无耻的文痞恶棍,才有本事把一些毫不相关的东西生拉硬扯在一起,穿凿附会地给这本书扣上那么多莫须有的罪名。

从围剿《海瑞罢官》和"三家村"开始,黑暗就笼罩了整个文坛,林彪、"四人帮"制造的文字狱遍于国中,正直的作家和进步的作品几乎无一幸免地被打进了他们张设的网罗。

古人有言:

尧舜无权,管不了三户人;桀纣有权,却可以乱天下。

林彪、"四人帮"是深得此中三昧的,所以,他们拚命地抓权。

他们做梦也喊着:

权、权、权,有了权就有一切!

围攻《海瑞罢官》和围攻"三家村",正是这伙野心家整个篡党夺权计划中的一个重要步骤,听听姚文元是怎么叫喊的:

"不管是'大师',是'权威',是三家村或四家村;不管多么有名,多么有地位,是受到什么人指使,受到什么人支持,受到多少人吹捧,全部揭露出来,批判他们,踏倒他们"

还要挖出什么"最深的根子"

他们的矛头指向什么人,不是很清楚吗?

他们的气焰何等嚣张!

从此以后,林彪、"四人帮"就展开了全面夺权的疯狂活动,真正大乱了天下,把我们的国家拖到几乎毁灭的边缘。

但是,这些人被野心弄昏了头脑,他们竟不知道权能夺得,也能失掉。

要不然,一切专制王朝真可以万世长存,桀纣就用不着"出奔""自焚"了;人类社会也永远不会前进了。

曾几何时,那些曾在他们制造的黑暗里发出狂笑的鬼蜮们,或者折戟沉沙,或者死有遗臭,或者只落得向隅而泣

这是人民和历史给予他们的应得的"报应"

而被他们打下地狱的《三家村札记》却终于复活,并将长期存在下去,因为它不仅对当时有益处,对今天有益处,对将来也还有益处,为千千万万读者所需要。

三家村札记》的三位作者,都是我所认识和尊敬的。

他们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党和人民的事业,他们的功绩是抹煞不了的。

在林彪、"四人帮"的残酷迫害下,邓拓吴晗同志早已饮恨死去,剩下廖沫沙同志也受到严重的摧残,我永远不能忘记,在一九六六年五月的一次会上,宣布邓拓同志的死耗时我心头感到的伤痛,而林彪、陈伯达和那个"顾问"脸上,却露出了冷酷的狞笑。

解放以前,我和沫沙同志曾在重庆、香港等地一起工作过,在十分艰难的生活中,他的虽遭严酷打击而坚韧不拔的精神,谁也不能不感动。

前几年,我们被"四人帮"放逐到一个地方,相距咫尺,却无法见面,只能在心里暗祝他身体健康。

感谢党中央粉碎了"四人帮",我们才有可能活着重逢。

令人高兴的,是他刚毅倔强的性格依然如昔。

我们相约:

要追回被"四人帮"糟踏的光阴,更加勤奋地工作,以报答党和人民对我们的关怀和期望。

当然,这也是对"四人帮"的一种报复。

 

1966 5月,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一伙利用他们窃取的那部分权力,首先从几家重要报刊入手,发起了一场对所谓三家村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店批判

其规模之大,来势之猛,调门之高,在建国以来思想战线  历次运动中是罕见的。

58江青一伙化名高炬何明,同时抛出两篇定  调的文章,疯狂叫嚣要向所谓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开火

紧接着,他们的党羽戚本禹、林杰之流蜂拥而上,对《三家村札记》和《燕山夜话》大打棍子,大扣帽子,发动了全力围剿。

510姚文元在上海《解放日报》和《文汇报》上抛出了黑文《评三家村》。

全国报刊,都奉命转载。

这一场围剿,是这帮隐藏在党内的大奸继《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之后,精心制造的一场更大的文字狱
  这场反革命文字狱使《三家村札记》和《燕山夜话》的作者邓拓吴晗、廖沫沙三位同志横遭迫害。

邓拓很快就被迫含冤而死;吴晗在残酷的打击迫害下,也离开了人世;廖沫沙在精神和肉体上也遭受了极大的创伤。

林彪四人帮一伙不仅株连九族,而且实行瓜蔓抄,用所谓支持三家村的罪名,迫害北京市委的许多领导干部,以及《北京日报》、《前线》、《北京晚报》的领导干部和编辑人员。
  不少省市的报刊因为也办过一些类似的专栏,许多作者因为也写过几篇杂文,便同样遭到迫害。林彪四人帮一伙就是用这种狠毒残暴的手段,使我国上层建筑各个领域,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出现了万马齐喑的可悲局面。
  反动文痞姚文元在《评三家村》一文的开头,就耸人听闻地给邓拓吴晗廖沫沙三位同志的写作活动定了性质,说什么这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一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进攻

为了证明这一假设,姚文元经过精心策划,开列了一张三家村怎样开场、怎样进攻、怎样退却的时间表,据说只要一看时间表,立刻可以得到异常深刻的印象

但是,人们只要把这个时间表三家村的全部写作活动对照起来看一看,就会发现,这完全是毫无事实根据的诬陷。
  1961年春节前,《北京晚报》约请廖沫沙写了一篇迎新春、鼓干劲,搞好农业生产的杂文腊鼓催春小记》。

文中引用古籍腊鼓催春一词,鼓励农业战线的同志们鼓足干劲搞好生产。

这是一篇鼓舞干劲、文情并茂的杂文。在发表于2 月份的另一篇杂文《》中,廖沫沙就《海瑞罢官》的演出谈的关系,他认为史和戏历来门户之见很深,而吴晗“‘破门而出了,历史家却来写

所以我说:

“这真是难能可贵。

吴晗在回信中建议廖也能动笔写点戏。
  这本来都是很正常的事。

姚文元却无中生有地断定三家村”“认为进攻的时机已到、  真有点拼一拼的样子

于是凭空编织了所谓摩拳擦掌破门而出大干一场的罪状。
  邓拓为《北京晚报》《燕山夜话》杂文专栏写稿,是19618月至19629月的事。  

在这期间,《前线》杂志开辟了《三家村札记》杂文专栏。

当时,正值我国国民经济暂时困难时期,《北京晚报》的编辑多次请邓拓写些杂文,激励先进,策励后进。

邓拓有感于一些人沉迷于个人生活的小圈子里,不珍惜大好光阴,便写了《燕山夜话》的首篇:《生命的三分之一》,鼓励人们应当多劳动、多工作、多学习,不要让时间白白地浪费掉。

这也是邓拓从事《燕山夜话》杂文专栏写作的主要目的。

这篇杂文受到了广大读者的欢迎。

而姚文元却说这是主将登台”“上马,想从腐蚀人们的生命的三分之一开始,直到把全部生命腐蚀掉,是为和平演变组织力量,以便颠覆整个无产阶级专政,实现资本主义复辟。
  《燕山夜话》问世不到一年,党中央召开了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认真总结建国十三年来党的工作的经验教训。

毛泽东同志在会上号召大家发扬社会主义民主,认真实行三不主义

毛主席语重心长地指出:

没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而没有高度的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 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

毛泽东同志的讲话,一扫我国政治生活中的沉闷空气,人民群众敢想敢说敢干的革命精神有了发扬。
  这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许多报刊都坚决贯彻党的双百方针,从内容到形式,有了较大的改进。

很多报纸副刊的专栏办得生动活泼。

例如,《人民日报》副刊开辟了由夏衍、吴晗、廖沫沙、孟超等同志负责撰写的杂文专栏《长短录》。

在这种比较生动活泼的政治空气的鼓舞下,邓拓同志继续利用工作之余的一点时间,在《燕山夜话》中写了 150多篇,在《三家村札记》中写了18篇。
  吴晗、廖沫沙同志也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陆陆续续地为《三家村札记》和其他报刊写了不少文章。后来《燕山夜话》结集成书,前后共印行了30万册之多,受到读者的好评。
  196292,《北京晚报》的同志给邓拓送去一本《三十六计》的油印本,并要求他讲一讲中国古代兵家用计的事。

邓拓应约写了一篇《三十六计》。

由于其他原因,邓拓的杂文没有继续写下去,因此,这成了《燕山夜话》最后一篇。

姚文元别有用心地说:

“这是因为 9月召开了党的八届十中全会,牛鬼蛇神心惊胆战,受到极大的震动。三家村见势不妙,开始了退兵

姚文元说得活灵活现煞有介事
  《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的 200来篇文章,多数是就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有感而发的,或褒或贬,切中时弊。

也有知识小品,帮助读者增长知识,提高认识能力。

还有关于学习方法的短评以及历史考证、地方掌故

《燕山夜话》中有28篇是读者出题目,作者写文章。

这些题目,是中央负责同志出的。据当时有关的编辑同志追  忆,在《燕山夜话》的文章陆续发来期间,每天都收到读者欢迎这个专栏的信件,也有个别读者对某篇文章提出不同的看法,但没有一封读者来信说是大毒草

难道成千上万的读者都不懂什么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话,只有江青、姚文元才有特别的识别能力?

当然不是。

他们不过是以《海瑞罢官》为导线,以三家村为突破口,重操秦桧莫须有故伎,大兴文字狱,为篡党夺权捞取政治资本。
  为了把三家村杂文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姚文元从《三家村札记》和《燕山夜话》200 多篇杂文中挑出24篇当靶子,对其余的大量作品,或装聋作哑,或含糊其词。

然而,就从姚文元对这20多篇所谓毒箭”“毒草分析中,  我们也可以看出这个反动文痞是怎样采取阴险卑劣的手法来构筑文字狱的。
  手法之一是:

寻词摘字,断章取义
  我们已经在上述时间表中,看到姚文元用拼凑法凑出了三家村如何出场的妙文。

他又用同一手法,拼凑出了一个所谓三家村”1962对形势估计

他先从吴晗的《说浪》里,挑出一个字,再从邓拓一篇谈春节民间习俗的杂文《今年的春节》中,摘出解冻二字,然后强拉到一起,胡说:就是一股冲击党的领导和无产阶级专政的逆流

对别人的文章先进行肢解,再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接肢,这是姚文元的一个创造!
  为了捏造邓拓竭力鼓吹向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学习的罪名,姚文元抓住一篇谈接待外宾工作的杂文《交友待客之道》,从中挑出几个词,凑成了这样一句话:
  邓拓鼓吹要学习’‘团结’‘比自己强的国家,要欢迎朋友比自己强’”,然后便宣布邓拓这是恶毒攻击我们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要求把修正主义请进门,引狼入室

这又是莫须有的罪名。

这篇杂文的真实写作背景是:

当时正在举行第26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各国朋友云集北京,编辑同志请作者写一篇中国人民交友待客习俗的文章,以利做好接待工作

在文章结尾,作者明明白白写着要欢迎朋友比自己强,这对自己有好处,因为可以向他学习,提高自己。目前参加国际运动竞赛的同志们,应该好好体会这个意思。

无奈邓拓同志指出的这个意思不符合姚文元的需要,于是他一刀砍下,硬把向各国运动员学习歪曲成学修正主义,欢  迎各国运动员就变成欢迎修正主义了。
  手法之二是:

索隐发微牵强附会
  姚文元一伙是十足的主观唯心主义者和实用主义者,他们衡量事物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是否有利于他们篡党夺权的需要。

从这种需要出发,三家村杂文成了他们索隐发微牵强附会的材料。
  邓拓的《两则外国寓言》,是被姚文元视为极其疯狂的黑文之一。

这两则寓言,讽刺了一个声称能跳得最远而实际根本不行的运动员,又讽刺了一只夸口要烧干海水的山雀以及那些带着汤匙到海边等着喝鱼汤的人们。

杂文发表于196111月。当时组稿的同志一眼就看出作者意在讽刺前不久苏共二十二大上赫鲁晓夫吹的一国进入共产主义”“土豆烧牛肉的共产主义那一番牛皮。

这篇杂文既骂了赫鲁晓夫,又不露痕迹,文章做得很巧妙。

事情过了四年多,当事人还在,姚文元却硬说成是恶毒地嘲笑我们党为克服困难而采取的自力更生的方针,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专治健忘症》是使姚文元认为可以抓住把柄大做文章的又一篇杂文。

在这篇杂文中,邓拓引据明代陆约《艾子后语》中的一则故事,叙述健忘症的症状,开列出各种治疗方法。

由于这篇杂文没有点明讽刺对象,也没有区别治疗手段的性质,因而人们可以作不同的解释。

姚文元乘此空隙扣上一顶帽子,胡说这篇文章恶毒诬蔑党的负责同志患了健忘症’”,用心十分险恶。

其实《专治健忘症》的所说的自食其言言而无信的这种社会现象是客观存在,对这种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进行抨击又有什么过错呢?
  手法之三是:

混淆事物性质,无限上纲。
  三家村杂文中,许多是歌颂党和人民革命斗争事业的,也有不少是以古喻今,对我们社会的某些现象有所批评或讽刺,有所建议和倡导。

写作手法上,有的直截了当,有的比较含蓄曲折。

对我国社会生活中的某些不良现象,实事求是地进行批评、
  讽喻,以达到改进的目的,是社会主义民给予每个公民的政治权利,也是一个作者对党的事业负责的表现。

姚文元蓄意混淆事物的性质,把对个别领导人作风的批评说  成是对党对毛主席的诬蔑,把批评某种与社会主义格格不入的东西,说成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反对和攻击,把艺术风格上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说成是资产阶级自由化。

对姚文元说来,对于任何一个问题,如不上升到自觉地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这个,他是绝不住手的,活现出一副政治流氓的嘴脸。
  《三家村札记》、《燕山夜话》批评和讽刺得最多也最深刻的,是那种吹牛皮、说大话、不依靠群众,不按客观规律办事的现象。

纸上谈兵赵括言过其实马谡,自称活了数千岁的方士,夸口养了三千食客季孙氏等,就是这样的典型。

作者通过
  这些生动的古代故事,告诉人们要引以为戒

《伟大的空话》一文,更辛辣地嘲讽了那些爱讲空话的人,奉劝专爱说伟大的空话的人们及早去休息

这些意见,写得尖锐辛辣,但仍然不失为一种善意的批评,今在读起来仍然有极大的现实意义。
  姚文元抓住文章列举的空话中有东风是我们的恩人,西风是我们的敌人这一句,硬说这就是明目张胆地咒骂东风压倒西风这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论断是空话’”,从而把整篇杂文说成是对毛泽东思想的攻击。

这一来,一方面把正常的批评打成了恶意攻击,堵塞了言路,另一方面又为以后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伟大的空话大开绿灯,使之泛滥成灾。
  姚文元把所谓右倾机会主义翻案当成他打人的最得意的棍子,谁敢说一点真话,讲一点不同意见,谁就是反党。

邓拓的《智谋是可靠的吗》一文,通过历史上几则故事,讽剌了那种喜欢自己逞能,不接受下面群众意见的现象,提出任何智谋都不是神秘的,不是属于少数天才的,而是属于广大群众的

姚文元一口咬定皇帝’‘博采广谋’”,就是要党中央接受他们支持的那条修正主义路线
  姚文元把三家村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店所使用的手法,是林彪四人帮一伙的看家本事,是他们对人民实行全面专政,建立封建法西斯专制主义王朝的一个法宝。

从《评〈海瑞罢官〉》到《评三家村》,从《评周扬》、《评
  陶铸的两本书》,直到九年之后的《评三项指示为纲》,使用的都是这种构陷之术。
  这一点也不奇怪,既要加害于人,又没有什么根据,只好乞灵于造谣、诬陷了。

《评三家村》,是林彪、陈伯达、江青、姚文元一伙野心家篡党夺权全盘计划中的一个严重步骤,是他们在全国大规模地残害革命干部和广大人民群众的一个重要开端,姚文元在文章中曾经杀气腾腾地叫喊:

不管是大师,是权威,是三家村或四家村,不管多么有名,多么有地位,是受到什么人指使,受到什么人支持,受到多少人吹捧,全都揭露出来,批判它们、踏倒它们,并要挖出什么最深的根子。上揪之外,还要下扫三家村”“在新闻、教育、文艺、学术界赞赏者和追随者

这就是说,他们一伙的屠刀不仅要杀向北京市委,而且要杀向全国各地各级党政领导机关,杀向文化、学术名界,要横扫一切,打倒一切。

果然,随着《评三家村》的出笼,一场政治大迫害的腥风血雨便迅速遍及全国了。

 

看了以上的文字,我想读者对当年的《三家村》事件一定是有了一定的了解。

同时,也有了自己对整个事件的正确判断。

噢——,原来“文化”也可以杀人。

“文化人”也更喜欢杀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基础奠定 5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