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40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3-01 点击数:1765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那天晚上,在王玥家复习以前的功课,做六年级的算术题。做功课是王玥妈妈安排的,让王玥的姐姐岚岚给王玥做辅导。吴小军是去找王玥玩碰上了,被王玥逮着非要他一块复习做题。好久好久没摸书了,也好久好久没做功课了,五年级的书都没有正儿八经的学,六年级时全忙活上街闹革命,基本就不摸书了。现在弄六年级的题来做,费劲吃力搞不懂。做了一会儿就犯困,几次想走都被岚岚姐给喝住了。不知为什么,岚岚姐并不恶,吴小军就是有点怯她。

岚岚姐是县中学高二学生,停课后也回到了家里。岚岚姐好静不好动,回到家也很少出门,偶尔上街也很少有人认识,岚岚姐就喜欢看书,闲在家中每天不是翻看自己的课本作业,就是看毛主席著作,毛主席语录。其实,那时也没有什么书看。

岚岚姐长的清秀苗条,两个长长的辫子长的过腰,辨子的中间用一枚卡子卡在一起,规规矩矩的依靠在她柔润的后背上。岚岚姐和妹妹王玥长得很像,只是岚岚姐两腮有两个好看的小酒窝,笑起来那两个小酒窝好美好美。可岚岚姐总是不苟言笑,一脸严肃,难得看见那两个美丽的酒窝在她少有日晒的脸上闪现。她说话不紧不慢、举手投足有板有眼,总是透显着一身的贵气洋气。

陪着王玥如坐针毡备受煎熬的总算努着告一段落,出来时王玥也跟着走出家门。王玥说她妈妈嫌外面太乱了,叫她以后少出去玩,让姐姐在家辅导她学六年级的功课,以后还要学初中的。

“你也来和我一起学好吧。”王玥央求他说。

“学校都停课了,学那还有什么用。”吴小军就烦上课。

“有用,就有用。”

“有什么用?”

“我妈说,没有文化不行,现在停课只是暂时的,学校不会一直停下去的,以后肯定还是要开学的。”

“那就等开学再学吧。”

“那可不行,万一要是等好几年后再开学,我们都大了,都是上高中上大学的年龄了,还能再去上小学吗。我们现在先学着,学完小学学中学,我们以后还要上大学那。”说完,王玥丢下吴小军径直往前走。

“要学你就学吧,反正我是不学了。你没听人说吗,知识越多越混蛋,知识越多越反动。”

“那是胡扯八道!人家还说知识越多越聪明,没有文化就是睁眼瞎呐。”王玥反驳他说。

“咱又不是没文化,能写字读书看报就够了。哎,你这是去哪?”吴小军停下脚步问。

“不去哪,送你回家。”

“吔,我还要你送?”吴小军拦住她,“你回吧。我自己走。”

“我偏送。不把你送回家,半道拐弯又不知跑哪玩去了,到时候跑丢了还赖我呐。”王玥推他一把,“起开。”

“切。”这简直是对吴小军同志的污蔑,他真的懒得理她。

“切什么切!我说的不是真的?”王玥口气咄咄逼人。

每次王玥在吴小军家玩得很晚时,她都会叫他送她回家,她怕过她家院那个黑咕隆咚的过道底。可他在王玥家玩的再晚他从来不让王玥送他,就是她想送,她也只敢把他送到她家院的那间过道底门口。那个黑咕隆咚的过道底总是让她胆战心惊望而却步。即便是吴小军送她通过,她也是紧紧抱着他的胳膊或是搂着他的腰,这时的吴小军最有成就感。不知今天怎么了,胆子长大了?王玥走在前头竟在不觉中穿过了黑咕隆咚的过道底,令他还没理清王玥一定要送他回家是什么意思,就已经到了吴小军的家门。

见到吴小军的母亲,王玥说:“张姨,我妈叫我姐姐辅导我学功课呐,你让小军和我一块学好吧。”

“那好呀。这是件好事,学学学,就是王玥董事,以后天天叫小军跟你一块学。”吴小军妈满口答应。

“小军说他不愿意学。”王玥故意把“不愿意学”加重嗓门说。

母亲脸一板说:“他敢!给我说什么时候学我叫他去,我看他敢不去学,你还是他的学习委员那,他不好好学回来告诉张姨,看我不揍他个狗东西。”

“唔,张姨,学的时候我就来喊他,他要不学我就告诉你。”

吴小军明白王玥干嘛一定要送他回家了。王玥的目的达到了,兴高采烈地出了门,在门口还财大气粗理直气壮地喊道:“吴小军,送我。”

跟在王玥的身后一路上他都没有吭气。对王玥的用意,谈不上生气也谈不上高兴,学习这玩意不是什么好事,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就是搭点时间少玩了。一路上琢磨着: 跟着岚岚姐学习就是有点受管制,岚岚姐老是对我不感冒,不给我好脸看,怎么能让岚岚姐对我好一点,别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找我的事就好了。

走近王玥的家黑咕隆咚的过道口,王玥突然停下脚步,问他:“小军,你说七斤和杨立群今晚会不会来撕大字报?”吴小军一愣,觉得是个问题。不自觉地把目光转向昏暗的街头。

夜黑路静,能听到风儿掠过街道撕扯大字报的声音。吴小军说:“走,咱们看看去。”吴小军牵起王玥的手向漆黑的街口摸去。

他们俩来到十字街口,靠着街的一边先往东街摸去。街口、中心校门口、大礼堂门口,这三个集中贴大字报的地方都静如死水,没有发现七斤他们的身影。吴小军两手遮口轻声呼唤“七斤,七斤。”除了风儿撕扯大字报哗啦声,没有七斤他们的回应。折回来他们俩又往西找,摸到了西大桥。西大桥的桥东头一侧靠近挡水墙的位置,不知哪朝哪代遗留下的一段一人多高的影壁墙,也是贴大字报的好地方。两人摸到墙前,顺河而上的阵阵清风翻过挡水墙,贴着影壁墙溜进漆黑的大街,一条在影壁墙根专注觅食的小狗突然地窜起,把他们两吓了一跳。街面很静,偶尔有行人走过,远远就能听到脚踏青石板的脚步声,在空旷寂静的街巷传播,来到眼前你才能借助星光,从模糊的身影辨别出走过来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查了半夜未见七斤他们的身影,让吴小军稍感欣慰,也少了一份担心,同时也多了一丝疲惫。这时的王玥有点腻歪有点黏人,回来的路上老是和他勾肩搭背晃晃悠悠的不好好走路,一副标准的小无赖。

没有电的小镇被夜幕笼罩着,街巷是黑暗的,也是宁静的,只有天上的星星是亮的。

路过公社邮电所,忽然想到邮电所院子里的石榴树,石榴树上的石榴正红的诱人。还是去年,吴小军跟着老爸来邮电所寄信,正赶上闫叔在摘石榴,就给了他一个。哎吆,那个好吃!真的能甜掉牙,让他吃一口想两口,终身难忘。

晌午,他曾进到邮电所的院子里玩,也想瞅个空挡以玩的形式接近目标摸两石榴过过瘾。还未近到石榴树跟前,就被闫叔看破端的识破诡计撵了出来。闫叔是邮电所的所长,长年累月风餐露宿的下乡送报送信,造就了那张黢黑而又棱角分明的脸,没有一点机关干部养尊处优的风范,看着就感觉厉害,还好骂人揍人,反正在机关这些孩子的印象中他是个不好惹的角。不过那一树的石榴一直让吴小军惦记着。这么晚了闫叔一定回家了,他知道闫叔的家在凤凰镇西边的闫庄。离凤凰镇有八里多路,他常见他骑着邮电所专配的绿色自行车回家。只要他不在,事情就好办,只要不被闫叔逮着就没有多大的事。他最怕闫叔逮着会揍人,最可恶的是扭屁股,能把你的屁股扭的虚紫烂青的。


 


  
上一章:凤凰镇39
下一章:凤凰镇4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4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