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38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2-29 点击数:1755次 字数: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上学的时候,吴小军就一直想有一支红蓝双色圆珠笔,就是那种一按“啪”红笔出来,再一按“啪”红笔进去,蓝笔跳出来。啪、啪、啪、啪,反复的按来按去,听着那声音跟听歌似得特舒服,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原来他们班刘坤有一支。有了它,不是为了写字,写字是浪费,是大材小用,它最光荣的使命就是在同学面前显摆,以示它与从不同高傲尊贵的笔生,光给人看就能让人眼睛看得发绿,羡慕的要命。掌控它的人自然跟着水涨船高,人气大增。

王玥临走时,吴小军给了她八毛钱,让她从城里给他买那样一支红蓝双色圆珠笔带回来。这样的圆珠笔,他在公社供销社的文具商店见过,八毛钱一支。吴小军想让母亲给他买一支,母亲说他还不到用那种圆珠笔的时候,只给他买三分钱一支的铅笔,这让他大失所望也很无奈。内心的渴望让他无法平息,暗下决心依靠自身的力量省吃俭用也要拥有它。于是,他就开始偷偷的攒钱,一分两分的攒。经过长达近一年的艰苦积攒,钱赞够了,可商店又没有卖的了。等了好长时间,商店也没有再进货。恰好王玥去城里,他就把一纸盒子的硬币交给她,让她一定帮他买回那只和刘坤一模一样的双色圆珠笔来。吴小军急切想见她,就是想早早的看到王玥给他带来那支他渴望已久梦寐以求的红蓝双色圆珠笔,尽管早已停课没有学上了。

刚走进过道间里,就碰见王玥出来。王玥也是刚刚回到家,放下行李拿起圆珠笔正要去找他,两人就再过道里相见了,真是哪个什么灵犀一点通。果然,王玥不负吴小军所望,一支笔杆瓦蓝瓦蓝的红蓝双色圆珠笔呈现在他眼前。正是他想要的那种。

王玥没有马上给他,她把笔藏在身后,伸过头来悄声嗲气的问他:“你说你想我了吗?”

“唔,想了想了。”吴小军急于要笔,慌忙答道。

王玥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不行,不行,你说的太随便了,不是真心的。”

“那要怎么说呀?”

“你要真心的说,你得这样说。”王玥手捂着心口窝,一副深情的样子,“王玥,我——想——你——了,好想你好想你。就这样说,说了我就给你,不说就不给。”

好多时候,吴小军稚嫩的情商和王玥比总是慢一个节拍或是差一个档次,他常常不觉中把她那份稚嫩柔情看作是女孩子的故弄矫情或是故意的为难他。她的这种矫情或是撒娇在他这里得逞的机会少之又少,不过她还是不厌其烦的屡败屡试。每每这时他宁愿放弃所取之物,更多时他采取强夺,很少能顺从她的温情。不过,无论是顺从还是强夺,吴小军都能感受到她是喜欢的。特别是他的强夺,每每强夺之中肢体都会发生紧密接触,或搂或抱,王玥柔软得身躯在他的怀抱中挣扎反抗时,她都是快乐的。每当他从王玥那拿到他想要的东西后,他都会变得异常温顺,任王玥在他身上实施任何报复,这时的王玥会开心的享受摆弄他和操控他的那份欣喜和快乐。

这次采取的强夺策略没有得逞。当吴小军饿虎扑食似地想抓住她抢下圆珠笔时,他忘记肚皮上的伤口,在她被他拽入他的怀抱之时,王玥的胳膊肘正巧触碰到他肚皮上的那道伤痕,一阵刺痛让他立即终止了野蛮行径,赶忙手捂着肚子弯下腰去。

 王玥以为他在使假装羊,就说:“别在我面前装相,碰你一下就疼成这样,你是纸糊的呀!”看看吴小军那副痛不堪言的苦相不像是在装,就问:“怎么了呀,真的碰疼你了?我有点不信。”

吴小军苦楚着脸点点头。她半信半疑小心翼翼的凑过身来,接着她也似乎闻到了什么,说:“呀,你身上有医院的药味,你怎么了?”

“我的肚皮........”说个半截他打住话头,心想,算了,还是别让她知道了。可王玥像发现了他的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不依不饶,非要看看他的肚皮到底出现了什么状况,“你的肚皮怎么了,让我看看。”

瞒是瞒不住了,就不再隐瞒,吴小军缓缓地站起身告诉她说:“我肚皮上刮了个口子。”

她惊叫一声,“啊,刮个口子!厉害吗?怎么刮的呀?让我看看。”

“哎呀,没事了,别看了。快把圆珠笔给我吧。”

“我不信,没事还能疼成那样!你让我看看,让我看了就把圆珠笔给你。”

吴小军知道她拗起来是挺难对付的,便无奈地撩起衣服,给她看那道他自己看着都感觉很丑很伤自尊的伤口,一道长长的抹着紫药水的伤口。

“呀!刮这么厉害?在哪刮的?怎么刮的?怎么就刮这么长呀?”那道被黑黑的紫药水夸大的伤痕,惊呆了王玥,现出一脸的惊恐和痛楚,好像那口子不是刮在吴小军的肚皮上,是刮在她的身上。

“在旺山水库滑滑泥刮的。”吴小军一边说一边放下衣服。

“什么滑滑泥?怎么滑滑泥刮这么长的口子呀?哎呀,别动,我还没看完那。你和谁一块去的旺山水库?”她又让他把衣服撩起来。长长的伤痕一直延伸到他的裤子里面。“这么长呀!刮到哪里了?”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勾起他裤腰上的松紧带,想看看伤口的那一头究竟延伸到了哪里。吴小军赶紧推开她的手,说:“没有事的。”

她却不愿意,“让我看看到底刮到了哪里,有多长。”

“那有什么好看的。”本来就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他不想再让她翻腾了。

“看一眼又怎么了!”

“不看!”

“好,不让我看是吧?”她把那只圆珠笔在吴小军眼前一晃说:“不让我看,这个笔就不给你了。还给你的八毛钱。”

吴小军犹豫了一下,说:“好好,让看让看。”他实在是想尽快拿到双色圆珠笔,还是投降服软了。他再次撩起上衣,用下巴压着撩起的衣角露出肚皮,腾出两手撑开松紧带,自己先往裆里瞄了一眼,然后就给了王玥看。王玥食指勾着吴小军的库腰,顺着伤痕往他的裤桶里看下去。叹道:“呀!刮这么长呀,还疼不疼?”吴小军放开手,顺了一下衣服,顺手拿过圆珠笔,说:“早不疼了。”

“那么长的口子不疼?我才不信呐,得流好多血吧。”王玥望着他,脸上现出痛楚的模样。

“哎呀,就刮破一点皮,冒一点点血,还没有刚才你碰那一下疼呐。”吴小军端起一副根本不算事的无所谓样子,来冲淡王玥极度渲染的悲情氛围,释缓王玥一直为他担心受怕的紧张情绪。

“哎,对了,”王玥紧张的情绪稍稍得到缓解,忽然像想起了什么,拉住吴小军的一只胳膊,说,“我刚才没注意看清你那个,那个......”没有说完,她自己先羞羞地笑了。她上前一手揽住吴小军的脖子,嘴巴贴着吴小军的耳朵,悄声说道:“我没注意看清你那个宝贝刮破了吗?”说完,自己道不好意思的咯咯的笑起来

“咦,流氓,不害臊!”吴小军知道她说的那个宝贝指的是什么。

“你才流氓那。”她不放手继续逼问:“给我说,到底刮破没刮破?”

“去,你刚才不是都看过了吗。”

“我刚才没注意,让我再重看一眼。”

“咦,”吴小军推开她说:“真不害臊!一个女的非要看人家的那个。”

“就不害臊,就要看!”王玥低下头,脸蛋泛起羞羞的潮红,狠狠地低声反驳道。

其实,吴小军只是不想让她看见他的惨状。在肚皮上有这么一道伤,又涂上那么难看的紫药水,自己都感到挺丑的,没法见人。对他来说,就是一种耻辱,运气不佳,摊上这么倒霉的事,只能是偃旗息鼓,忍气吞声,哪还敢满世界的张扬,那不正好给人以话柄,被人嘈弄,他才不干那傻是哪。本想连王玥也不让她知道,已经瞒不住就算了,她知道也没事的,她不会幸灾乐祸嘈弄他。

经过三百多个日日夜夜省吃俭用积攒的八毛钱买回来的双色圆珠笔,着实让他兴奋了两天,尽管还要偷着瞒着家里的大人。可悲的是他只玩了两天,新鲜头还没过去,可怜命短的双色圆珠笔就不幸粉身碎骨离他而去。疼得他差点嚎啕大哭,气的他和出坏点子使他痛失心爱之物的陈立福干了一架。都是他个熊孩子惹的事,要不是他戳活事,那支笔也不会惨遭碎尸。

那天本想去王玥家玩,还没走到王玥家门口,被陈立福从后面楼主了脖子非要带他去个地方。陈立福调弄吴小军说供销社后院有口特大的铁锅可好玩了,坐在里面和坐船的感觉一样,昨天他们几个已经玩了一下午,正因为特刺激特好玩才来喊他的。搁不住他的诱惑吴小军跟着一块就过去了。到供销社后院,果然看见了院子中央撂着一口奇大无比的铁锅,真的像一只船。那是供销社做酱油蒸酱糟用的,锅底坏了一个碗口大的洞。

陈立福带头跳了进去,接着喊他“上船”,没容多想他就跟着跳了进去。坐进那口破铁锅里,稍微一动,大锅就像漂浮在水面的船摇晃起来,越动铁锅就摇晃的越厉害。晃着晃着俩人就有了默契,大铁锅摇摆的就越有规律,也就越有那种“乘风破浪”的感觉。在这惊涛骇浪的颠簸中吴小军的圆珠笔从口袋里就顺了出去,顺着铁锅底下的破洞滑向“海洋”。铁锅在无水的海洋上航行,锅底与地面直接对抗,就像上下牙齿咀嚼食物, 圆珠笔在劫难逃。最让人伤心的是在他和陈立福满头大汗摇晃着大铁锅“乘风破浪”的时候,他清清楚楚的听到锅底下传来咯咯巴巴的断裂声。那时他们摇得正起劲呢,他还问陈立福:“下面是什么东西响的。”“管他什么东西响呢,摇起来吧。”陈立福一头的汗给他说。

他们两个坐在里面使劲的摇呀,摇呀,把那口漏底的破铁锅摇得像只漂浮在惊涛骇浪中的一只舢板。等吴小军汗流浃背精疲力尽的爬出大铁锅,伸手一摸,圆珠笔没了,浑身的热汗立马变成冷汗。因为来的路上,他还拿出来啪嗒啪嗒、按来按去的偏给陈立福看。他清楚记得上铁锅前把笔放进了裤兜里,除非掉到大铁锅里,吴小军向铁锅里瞄了一眼,傻眼了,赶紧挪开铁锅,啊!一片碎骨残渣,那红的蓝的笔芯还在往外渗着油,惨不忍睹。

祸起陈立福,悲愤之情骤然爆发,二话不说,起身抬腿踹陈立福一个大跟斗,接着就和他扭打在一起。



  
上一章:凤凰镇37
下一章:凤凰镇3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3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